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6289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雅麗(二二)

最後她還補充了一句:「老闆和史蒂夫對你真的是很好的,你可是我們公司辦理的第一個H1簽證。想當初要不是公司為你辦理H1簽證……」

「是的,我非常感謝公司為我辦理H1簽證,也非常感謝你為我推薦的那個移民律師。」在雅麗開始長篇大論之前,我趕緊說。

雅麗笑咪咪地點頭,貝齒輕露,眼睛笑得如彎彎的月兒。五十三歲的女人了,依舊很美,風韻猶存地展露著美麗和風情。

春去秋來,花開又花落,時間的河流走過了十個年頭。十年後,我已經換了幾家公司,收入也成倍增長。在一個公司的聖誕節年會上,偶遇一個校友,隨意聊了起來。原來他也在那間公司做過,於是我們便聊起了一些熟悉的人與事。

當他知道我就是「茱迪」時,瞪大了眼睛,大驚小怪地說:「學姊呀,你可能不知道吧,你可是帶了一個壞頭。你是公司第一個辦理H1簽證的人,也是第一個招收的擁有碩士學位的人,更是第一個沒有工資白幹兩個星期的員工。從你開始,公司特別願意招收需要辦理身分的同胞,工資壓到最低、工時拉到最長。因為身分問題又沒有去處,只能拚命幹活,以保持合法身分。」

校友的話把我帶回到了有些久遠的年代。過去的人和事緩緩從從記憶之河的深處,浮現了出來。

於是我問:「史蒂夫和雅麗,還在那裡嗎?當初是他們把我招進去的,雖然工資很低,但是畢竟幫我解決了當時的燃眉之急。我當時的移民律師還是雅麗介紹的,對此,我也一直心存感激。」

(二二)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