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61902/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DACA不能廢 請聽華女吐心聲

杜姓女學生曾因身份無法繼續大學教育,四處打零工,目前在DACA幫助下於聖荷西州大就讀,也有了穩定兼職工作。(圖:杜姓女學生提供) 杜姓女學生曾因身份無法繼續大學教育,四處打零工,目前在DACA幫助下於聖荷西州大就讀,也有了穩定兼職工作。(圖:杜姓女學生提供)

聯邦司法部長塞辛斯5日宣佈將逐步終止「暫緩遞解出境」(DACA)的消息一出,引起許多計畫參與者的恐慌,害怕自己會即刻遭到遣返、永遠不能返回美國。

因為家庭因素,聖荷西州立大學杜姓女學生2006年被姑姑從台灣接到灣區照顧,一開始以為是旅遊,後來就長住下來,姑姑也送她去中學、高中上課,「那時候不懂什麼簽證、綠卡,只知道很想把握這個受教機會。」她很認真讀書,高中畢業時是全校第五名,但因身份問題,無法進入理想大學,甚至連社區大學也不收她。

為了自力更生,初到美國時她就在姑姑和姑丈的餐廳打工,待他們退休回台灣後,高中畢業的杜同學因為沒身份無法繼續升學,就開始在各處打零工維持生計,「我只能打黑工,所以做過很多勞力工作,採葡萄、刷油漆,連搬一個磚塊幾毛錢的工作都做過。」在美國近11年的生活中,爸爸和妹妹各來探視過一次,而媽媽已經10多年沒見了。

2013年,她因加州夢想法案(CA Dream Act)重回社區大學,也在加入DACA計畫後拿到社會安全碼和工作證,脫離黑工生活,也對生活充滿希望和信心。「加入計畫後,我們不會被隨意遣返,工作、生活都更有安全感。」三年後她成功轉學至聖荷西州大,目前在學校擔任聯誼性社團會長,生活逐步上軌道。她表示,聖荷西州大有約470個夢想生,校方非常支持、保護他們,這些夢想生絕大多數以西裔為主,她是其中唯一的亞洲人。

談到對川普政府廢除DACA的反應,她表示,其實有預料到會如此,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周二起床時我在電視前傻了快一分鐘,不太相信一夜之間生活就改變這麼大。」她指出,加入DACA計畫的人都有提供背景調查,不是什麼犯罪者,而目前她最擔心的,就是政府有計畫者的指紋、資料,就更容易能找上他們,且計畫者也沒辦法再回到陰影中生活,「現在我們什麼都攤開了,雖然學校承諾會照顧我們到畢業,但一切都是未知數。」

她表示,自己在美國生活逾10年,對台灣已經不熟悉,文化背景也改變了,「一走可能永遠不能回來,但我還想繼續求學,如果可以希望能繼續攻讀碩士學位。」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