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58873/article-link/

首頁 健康台灣

感人的復健時刻 替失智者建構美好當下

圖/周傳久提供 圖/周傳久提供

幫助鼓勵老人作運動延緩失能不是新聞,但失智的呢?怎麼幫助他們?因為失智所以不能得到幫助?事實並非如此,而且有很多希望。

不久前在日本老人醫院失智區,有較長時間觀察他們怎麼引導長輩活動,減少持續長坐。從我抵達那活動空間,就看到物理治療師一對一,輪班帶不同長者來。確認今日主題後,一遍又一遍不辭辛勞地教,從走路到平衡木到各種小型工具使用,用講的、用唱的,也用示範引導的。不斷不斷試各種溝通方式,看今日當下什麼方式帶來效果。

圖/周傳久提供 圖/周傳久提供

先累的往往是治療師。坐下來休息拿手帕擦汗喘口氣,還拍拍老人甚至抱一下,表示不好意思,讓我喘一下,然後又開始下一段那種我做三遍、你做做看一遍的互動。

所以跟在我後面採訪我的日本電視台問我有何心得?我半開玩笑地說,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老人配合。因為換成是我,一位這樣努力的治療師在我面前用盡辦法的模樣,我好意思不做嗎?他們若有所思的頻頻點頭,然後笑了。

圖/周傳久提供 圖/周傳久提供

記得以前在北歐學習失智,一般來說,失智者認知功能稍弱,還有情緒與自信等挑戰。但早年社會經驗記憶可能存留不少,能分辨感覺旁人的態度。通常照顧失智者不必要他們記得剛才的事與未來的事情,至少可以設法讓他們處於美好的當下,構築一個個美好當下,就是給予有意義的好時光。

>>>看更多長照家庭有淚有笑的故事

從這原則看日本復健也是如此。部分台灣相關領域人士看到這裡,又要問,人家照護比多少?人家健保給付多少?

是的,這些條件不能忽略。然而,我們真的都學會怎麼幫助失智者進行延緩失能的復健活動嗎?在日本以色列荷蘭等許多國家,我常會好奇問,誰來訓練物理治療師怎麼設計失智復健運動?這到底是溝通問題還是另有不同病情的復健設計?

這些國家物理治療師告訴我,的確有開設這樣的創新溝通和執行方法課程。在台灣,因緣際會我多次請問物理治療專業的朋友,他們不想說沒有這種訓練,但又說不太出已經有什麼較完整的入門訓練以及如何訓練。也許我們還在摸索。

不過,台灣是世界老化最快國家之一,失智也在一直增加。失智者人人不同,例如體能、性格、家庭處遇和親子關係,甚至昨日與今日。所以注意他們還有的機會應被重視。

最理想的狀況是物理治療、職能治療與神內能多討論機轉與方法,進而評測失智者的理解力、體能和生活能力需要,在製造樂趣的方向發展策略。

在以色列平價但品質很好的全失智安養機構,我遇見物理治療師幫助失智者。最少分大四類活動來維繫生活能力。

一是在健身房。針對生活能力,例如手抬起來拿東西。治療師告訴我,挑戰不僅在肌力,也在老人會忘記拿的動作。讀者可能很難想像,拿東西的動作怎會忘記?但這就是別人的實際經驗。所以物理治療師預備設備,給予雙手拉滑輪的練習。又如失能失智更嚴重的,還有被動式腳步刺激電動滾輪等,有趣的是器材是台灣製造。

記得以前在北歐學習失智,一般來說,失智者認知功能稍弱,還有情緒與自信等挑戰。但早年社會經驗記憶可能存留不少,能分辨感覺旁人的態度。通常照顧失智者不必要他們記得剛才的事與未來的事情,至少可以設法讓他們處於美好的當下,構築一個個美好當下,就是給予有意義的好時光。

從這原則看日本復健也是如此。部分台灣相關領域人士看到這裡,又要問,人家照護比多少?人家健保給付多少?

是的,這些條件不能忽略。然而,我們真的都學會怎麼幫助失智者進行延緩失能的復健活動嗎?在日本以色列荷蘭等許多國家,我常會好奇問,誰來訓練物理治療師怎麼設計失智復健運動?這到底是溝通問題還是另有不同病情的復健設計?

這些國家物理治療師告訴我,的確有開設這樣的創新溝通和執行方法課程。在台灣,因緣際會我多次請問物理治療專業的朋友,他們不想說沒有這種訓練,但又說不太出已經有什麼較完整的入門訓練以及如何訓練。也許我們還在摸索。

不過,台灣是世界老化最快國家之一,失智也在一直增加。失智者人人不同,例如體能、性格、家庭處遇和親子關係,甚至昨日與今日。所以注意他們還有的機會應被重視。

最理想的狀況是物理治療、職能治療與神內能多討論機轉與方法,進而評測失智者的理解力、體能和生活能力需要,在製造樂趣的方向發展策略。

在以色列平價但品質很好的全失智安養機構,我遇見物理治療師幫助失智者。最少分大四類活動來維繫生活能力。

圖/周傳久提供 圖/周傳久提供

一是在健身房。針對生活能力,例如手抬起來拿東西。治療師告訴我,挑戰不僅在肌力,也在老人會忘記拿的動作。讀者可能很難想像,拿東西的動作怎會忘記?但這就是別人的實際經驗。所以物理治療師預備設備,給予雙手拉滑輪的練習。又如失能失智更嚴重的,還有被動式腳步刺激電動滾輪等,有趣的是器材是台灣製造

二是戶外大樹下例行的歌唱加聯合運動。照服員、治療師加入志工。有些一起玩,還有些操作他們年輕時熟悉的機械,例如板金等等。因為他們認得,他們願意繼續玩。而物裡治療師了解效能意義是什麼。

三是園區有小動物園,隨時提供各種小型有觸感的寵物,讓老人摸來積力活動。說實話除了兔子,有許多動物我也沒見過,但共同特性都是類似臘腸狗,細長有軟毛,爪子不尖,適合放在腿上。

第四類看來普通卻非常務實。每天都有物理治療師和照服員一起,協助所有老人在園區行走,即使已經不穩到兩人架著走也是要走。這不是強迫,而是盡量鼓勵。背後有非常清楚的理念,就是要善待要提供照顧,就是不能讓來這裡的長輩常常坐著,越坐越快失能。某種程度來說,收了照顧費用讓老人天天坐在那裡,「這叫照顧嗎」?我常在不同機構對比之後想到這個問題。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