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5606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從法學院亞裔學生偏低談起

前司法部助理部長李亮疇領銜的律師團隊,代表黑人、西語裔與亞裔雇員,向知名服裝品牌 Abercrombie & Fitch提起訴訟,該公司於2004年同意支佉4000萬元和解。(美聯社) 前司法部助理部長李亮疇領銜的律師團隊,代表黑人、西語裔與亞裔雇員,向知名服裝品牌 Abercrombie & Fitch提起訴訟,該公司於2004年同意支佉4000萬元和解。(美聯社)
時年22歲的余珍妮(左)代表亞裔雇員控訴知名服裝品牌Abercrombie & Fitch。(美聯社) 時年22歲的余珍妮(左)代表亞裔雇員控訴知名服裝品牌Abercrombie & Fitch。(美聯社)

對於亞裔學生離開校園之後的生涯規畫發展,存於美國社會的刻板印象,似乎脫離不了「當醫生」或「當律師」。然而,耶魯大學法學院(Yale Law School)與美國「全國亞太律師協會」(Nat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Bar Association)今夏共同發表的一項最新調查研究卻顯示,近年來亞裔學生進入法學院就讀的人數,呈現了明顯的下降趨勢,這個問題更凸顯了法律界內亞裔專業人士所面臨的各種挑戰。

這項於7月初公布,題目為「法界的亞裔美國人寫照」(A Portrait of Asian Americans in the Law)的調查研究指出,如果以族群做為分析指標,近幾年來美國法學院新生人口當中,亞裔學生人數驟減現象,比其他族裔都來得嚴重。在2016年裡,亞裔學生進入法學院就讀的人數,更是創下過去20多年來的新低點。

目前以律師為業的亞裔執業律師當中,研究人員發現,亞裔經常面臨升遷不易,而且承受龐大心理壓力,如此狀況值得各界深入探究,以便尋求積極改善之道。

這篇研究報導發布後,引起輿論熱烈迴響。有網友在雅虎新聞(Yahoo News)留言版寫道「亞裔很聰明,他們知道唸法學院是騙錢的」,也有網友認為,亞裔不唸法律的主要原因是「他們已經算出來了,大多數律師年薪不到9萬元,但光是唸法學院卻要花費超過12萬元,更不用說那三年讀書期間因此損失的工作收入。何況,現在律師真的一大堆。」另外,也有網友直指,不管是進入科技業或醫界,都比法律界更有「錢途」。

這項研究的共同執筆人之一、華裔大法官劉弘威(Goodwin Liu)對哈芬頓郵報(Huff Post)指出:「研究結果確實顯示,亞裔族群投身法律界的成長趨勢將面得緩慢,這個現象頗為令人憂心。」

劉弘威進一步分析,越來越少亞裔民眾願意投身法律界,未來將出現現實後果。

美國是由來自不同背景的民眾所組成,不同背景也反映出不同的生活經驗,造究豐富多元的大環境。他指出,亞裔族群從法界流失,將影響「如此大環境底下所做出的決策」。

回顧亞裔族群在美國法界發展史,第一位獲額美國律師資格的華裔人士,是1860年出生於廣東香山的張康仁。他是1872年清朝首批留美幼童之一,後來進入耶魯大學唸法律,1886年取得哥倫比亞大學法學士學位。那年,張康仁剪掉辮子,準備在紐約開始當律師,卻因為1882年通過的排華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 )而無法如願。

他在1888年終於拿到律師執照,獲准在紐約州法庭中執業,隔年更獲得美國國務卿布萊恩(James G. Blaine)簽署的美國公民護照,取得紐約州執業律師的完整資格。

1890年,張康仁從美東轉往美西,想在華僑人口眾多的舊金山申請擔任執業律師,卻被加州法院拒絕。加州最高法院裁定,張康仁入籍證件屬於非法發放,因此認定無效。雖然張康仁已於1926年過世,但來自北加州的一群法學院學生,2014年向加州律師公會提出追發律師執照給張康仁的要求。2015年3月,加州高等法院宣判,追授張康仁律師執照。

距離張康仁年代的百餘年後,披上律師袍的亞裔律師,雖然大環境條件已經改善許多,但仍充滿不為外人道的苦楚。舉例來說,美國過去30年的期間之內,以法律為業的亞裔人口雖然成長了四倍,但進入法學院就讀亞裔新生,從2009年到2016年之間卻足足減少了大約43%。

相較之下,從2009年到2016年的這段期間,美國法學院新生總數減少了28%,白人新生下跌了34%,非洲裔新生則短少了14%,唯一出現逆勢成長的是西語裔新生,人數增加了29%。

對於導致這個現象的背後原因,這項研究的另一名共同執筆胡曉南(Xiaonan April Hu,音譯)則表示,美國陷入經濟蕭條,可能對亞裔學生進入法學院就讀的意願造成衝擊,因為大型律師事務所接受的暑期實習助理(summer associate)人數隨之減少,這些律師事務所聘用正職員工的機會,同樣也跟著縮編。

胡曉南分析,或許在亞裔學生眼中看來,如今唸法律已經不再像從前那般,可以視同日後收入穩定的保證。

劉弘威表示,越來越少亞裔學生進入法學院就讀,衰退狀況雖還不至於能用可怕來形容,卻讓人不免擔憂。他指出,亞裔是目前美國社會成長最為迅速的族群,不管是在法律界或其他領域,人口組成應該要能同步反映社會人口的真實結構,才會有較高的公信力。

他也表示,如同其他行列的領域一樣,法界專業人士如果能有多元背景,有著各種不同的觀點立場,在討論與歧視有關的政策時,才將會是比較有利的。他舉例說,如果當年美國在二戰期間要討論拘留日裔美國人的問題時,「如果會議上有亞裔美國人在座的話,後果會是怎樣?」

對於美國法界「竹子天花板」(bamboo ceiling)的問題,研究人員在這份調查中也做了深入探討。「竹子天花板」是指美國亞裔人才在職場面臨的種族偏見與升遷障礙。

研究人員統計發現,在全美最頂尖的法學院畢業生當中,亞裔學生占了10.3%,不過這些優秀的亞裔法學院畢業生,能夠擠入全國最知名的大型律師事務所中擔任高層主管的幸運兒,卻是少之又少。相較於其他族裔,在全美規模最大的律師事務所管理階層當中,亞裔主管的比例非常稀少,而在去年共計94位美國聯邦檢察官當中,竟然只有三人是亞裔身份。

另外,截至2014年為止,全美各地經選舉產生的地區檢察官當中,僅四人為亞裔。在所有聯邦法院法官當中,亞裔法官大約只有3%,亞裔在聯邦法院法官助理(law clerks)當中則占6%;全美各州法院當中,亞裔法官更只有區區2%而已,亞裔在州級法院法官助理中則占4%。

相較之下,全美排名前30名法學院當中,約58%畢業生為白人,但卻在聯邦法院法律職務當中占有高達82%的比例,所有州級法院法律職務也有80%是白人。

根據統計,目前全美執業律師當中,亞裔約占5%。研究人員透過訪查發現,許多亞裔法界人士坦承,法界確實存在明顯的種族偏見以及刻板印象,導致升遷遭到層層阻礙。胡曉南分析,調查當中許多受訪者指出,一般而言亞裔被認為勤奮努力、認真負責、邏輯清楚、體貼周到而且沉默寡言,這些刻板印象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卻成了在法界工作的負面累贅,因為在這一行當中,訴訟律師必須具備「謀定而後動的攻擊性」個人特質,才會比較吃香,比較受歡迎。

胡曉南舉例說,身為一名亞裔訴訟律師,儘管個性並非消極,也不是墨守成規,「但別人對你的成見就是這個樣子的,如何去克服這個問題,是今日身為亞太裔(AAPI)律師必須面對的挑戰。」她表示,亞裔向來被喻為少數族裔的模範生,但這種刻板觀念與一般民眾挑律師時想要尋找的類型,卻剛好是相反的。

對於就讀法律之後的生涯規畫,這項調查研究發現,打算法學院畢業之後尋求政府公職或從政的亞裔學生,比例相當少。如果以不同族裔背景進一步區分,唸法律是為了日後想進入美國政府機關任職或從政的菲律賓裔美國人(11%)與印度裔美國人(5%),明顯超過了日裔美國人(2%)或韓裔美國人(3%)。

河濱加州大學政治系教授拉馬克瑞許南(Karthick Ramakrishnan)指出,這項統計結果並不是意味著菲律賓裔或印度裔對於擔任公職與從政較有興趣,而是反映出這兩個族群對於公職與從政「較不排斥」。

馬克瑞許南接受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訪問時指出,對菲律賓裔美國人來說,在加州與夏威夷州的州政府與地方政府當中,通常有不錯的升遷發展,因為他們在當地人口眾多,僑社歷史也相對悠久;印度裔美國人到美國立足的時間則相對較晚,大多是在過去20年才開始茁壯,這代表著他們並不期望考慮從政,但由於印度裔對民主較有經驗,英語熟練度也較高,因此他們對於政治的參與度,在亞裔族群當中也比較高。

研究人員透過實際訪查也發現,對唸法律的亞裔學生來說,在法律界很難找到導師級的亞裔良師益友前輩,想找同為亞裔的聯絡對象也不容易,而且亞裔通常不擅社交,在職場想要更上一層樓,難免形成困難。這項研究指出,若論擔任律師所需要具備的各種資格條件,亞裔通常被認為「硬技能」(hard skills)毫無問題,卻缺乏屬於溝通、融入群體以及交際層面的許多「軟技能」(soft skills)。

胡曉南便指出,絕大多數亞裔美國人所出身的家庭,家長都不是擔任律師,因此首開先例踏入法界的第一代亞裔律師,職業生涯所碰到的各種跌跌撞撞,以及建立人際脈絡的過程,格外辛苦。

從心理層面來看,這項研究發現,在所有法律界專業人士當中,亞裔律師出現焦慮(72%)、憂鬱(52%)以及恐慌發作(23%)的比率,與其他族裔律師相比之下偏高,而且坦承自己有精神狀況的亞裔律師當中,逾半數不曾因為自己的心理健康問題尋求醫師協助。胡曉南推測,導致亞裔律師心理壓力沉重的主因,只能與在職場上原地踏步以及遭受歧視有關,但有待未來更多進一步研究,探討亞裔律師壓力沉重的真正主因。

透過這項研究結果,研究團隊人員希望雇主能檢視存在於自己潛意識當中的種族偏見,然後創造出對亞裔更友善的環境,讓法界裡的亞裔專業人士能有適當管道得以暢所欲言,發揮所長。

加州最高法院法官劉弘威是傑出的華裔司法從業人員。(美聯社) 加州最高法院法官劉弘威是傑出的華裔司法從業人員。(美聯社)
加州最高法院法官劉弘威的法學成就十分傑出。(美聯社) 加州最高法院法官劉弘威的法學成就十分傑出。(美聯社)
在1932年的資料照片裡,一個著名案件的陪審團裡就有兩名華裔。(美聯社) 在1932年的資料照片裡,一個著名案件的陪審團裡就有兩名華裔。(美聯社)
華裔張康仁早在1890年就申請成為律師,但未如願。(網路圖片) 華裔張康仁早在1890年就申請成為律師,但未如願。(網路圖片)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