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5590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派》「小三」與「壞女人」

(Jennifer Muller繪圖) (Jennifer Muller繪圖)

圖:Jennifer Muller

另一半對中國社會中的「小三」很陌生。

他不但不懂「little three」,他更不懂什麼是「壞女人」(tricky woman)。

很令我訝異的是,中國封建社會的「妾」,他倒是聽說過,而且還把中文的「妾」,很恰當地翻譯成英文「concubine」。

聽他說出「conbubine」的感覺很怪異。好好的中文字「妾」,竟然有個英文名字,變成了「康Q班」,好像是在說一個恐怖組織「神學士」(Taliban,塔利班)。

嬌滴滴的「妾」,跟邪惡的「神學士」擺在一起,多不協調,另加噁心。更多的是,對另一半竟然知道「妾」的存在的訝異。

另一半對中華文化了解十分有限,他居然知道這個中文的英譯,可見得中國人納妾歷史的名聲有多麼遠播。我不知道是該感到榮耀或難為情。

慶幸的是,這就是另一半對「另一個女人」的知識上限了。

另一半不知道,「little three」的三部曲。

他連自己踏進了三部曲的第一步,都渾然不覺。

那天,他去買一件應急的傢俱。是一件裝飾用的儲藏式邊桌(trunk)。

他回家時,載回一個差不多是正方形的廂型小邊桌,8個角都鑲了發亮的黃銅色金屬設計。

我誇:好可愛(cute)!

他受到讚美,跟我分享買這件傢俱的經驗:是啊,好多人也都這麼跟我說。

我覺得奇怪了,咦,一件傢俱可以得到好多陌生人誇讚?

我問:都是什麼人誇你?

他說,在付帳的時候,排在我前面的女士,回頭跟我說的。她也是說,好可愛!

嗯,他說的是「好多人」(others),是複數喲,那還有其他什麼人誇他?

他說,在停車場,他把這張邊桌搬上車時,旁邊那輛汽車的女士也誇:好可愛!

這時,我的中國人敏感鼻突然發出了要我小心的訊號。

我提醒他:你知道,這是「little three」的第一部曲。

他很疑惑:一點點的恭維(compliments),跟「小三」有什麼關係?

我反問:為何只有女士發出恭維?

他答不出來。的確沒有男士誇他那邊桌買得好。

OK,且讓我替他上一課「50後」的再教育吧。

請問,搭訕算不算「放送」訊息?

請問,您一個看起來厚敦敦的老實人,會不會給人一種財務穩當的感覺?

請問,您像不像是個出手會很大方的好好先生好糖爹?

另一半不同意我的分析。

沒問題,我有五個姊妹,讓我聯絡她們,請她們一起為另一半的性教育,不,我是說再教育,一起出力。她們旁觀者清,會比我這個當事人看法更客觀。

電話討論後,有了結論。

沒錯,那是「壞女人」第一部曲。

尤其是,我其中一個姊妹是虔誠的耶和華見證人。她的判斷,有神同在,不容反駁。

另一半服了。

他順便舉一反三:那麼,那天我在做運動時,有一位女士看我流汗流得那麼多,她在我的跑步機前丟了一條擦汗毛巾,這算不算「翠姬女」(tricky woman)。

老天,有這種事喲,真還是不講不知呢!

但是,咱們不能隨便冤枉人,姊妹們又開了一場電話會議。

結論就用我那位耶和華見證人妹妹的話來說明好了。燕妮說:「Yes!」

又給他碰上了一個「壞女人」。

我們的再教育,講完第一部曲,一直沒機會把進度推進到第二部曲。

直到那天,我倆一起在運動中心泡按摩熱浴(jacuzzi)。

我照例閉目養神。另一半挨著我坐。

等我睜開眼睛,第一個感覺有異的是,怎麼有一隻玉手從另一半的另一邊伸過來,幾乎碰到我肩膀。

另一半只穿著游泳褲的裸背,是被這隻玉手整個「吃」了下去。熱浴池很大,只有我們三人,怎會有人如此不注意熱浴池基本禮儀,不懂保持距離,還坐得近的讓人尷尬的地步?

我納悶,但沒出聲。另一半可能是有我「保護」,也沒出聲。

是一名看起來善良的亞裔女士,她也閉著眼睛,在享受熱浴。很奇怪的女士,很奇怪的誇張姿勢。

事情原本就要無聲無息地成為過去。

在我們走出運動中心時,另一半開口了:那位女士好奇怪。

我說,你也注意到了。

另一半:她走過我面前時,還曾朝我潑水!

嘩特(What)!

這可是進入了第二部曲的階段喲!

不得不準備召開姊妹緊急電話會議。

另一半故做驚惶狀:完蛋了,這下子一定會被你們姊妹判死刑了。

我勸他:不要怕,頂多99年徒刑,但我明白,判他跟我一起再生活99年,這絕對是一種懲罰。

另一半不予置評。

第三部曲?

感謝老天,希望我們這一輩子都不會有需要這樣再教育的一天。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