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5347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我的健康和長壽因子

喝茶。(網路圖片) 喝茶。(網路圖片)
長壽。(本報資料照片) 長壽。(本報資料照片)

我今年86歲有半,旁人都認為我很長壽,我自己認為,在我身上,影響健康和壽命的因素有三個。

●遺傳由天定

一是遺傳。遺傳對健康和壽命的影響是很大的,有時甚至是決定性的。年輕時候學過幾天摩爾根的遺傳學以及他著名的果蠅和豌豆試驗,懂得了遺傳的重要性和它對後代的影響。工作之後,看到和聽說了許多遺傳疾病的事例,讓我對遺傳的作用更是深信不疑。

妻子有兩個同事。一個是男性,剛退休就因肝癌去世了,一查,原來他們家有肝癌的遺傳史。另一個是女性,更神奇了,她中年患病,當確診是腸癌時,她就知道自己來日不多,馬上安排後事,原來她的父母和兄弟姊妹都死於腸癌。果然不到一年她就去世了。

我們三個兄妹先後都患過闌尾炎,我感到很奇怪。後來母親在臨近80的時候也得了闌尾炎,這才知道我們兄妹的這個疾病是母親的遺傳。母親的遺傳也有好的方面,最明顯的就是牙齒。母親的牙很好,懷我們的時候又注意補鈣,所以我們幾兄妹的牙都不錯,我今年已86歲半,一顆牙齒未掉,還能吃軟骨和油炸花生米,這在同齡人中是很少見的。

●環境不由己

二是環境,包括自然環境、政治環境和社會環境。政治環境對人們健康和壽命的影響很大,有時也是決定性的。我父親是1971年去世的,時年67歲。文化革命一開始,他就因早已做過結論的歷史問題而受到隔離審查,在強迫勞動中得了並非致命的膽囊結石,由於得不到較好的治療而去世。如果不是在文化大革命那樣惡劣的政治環境中,我相信他是會多活若干年的。

●習性早培養

三是個人習性,包括起居作息、興趣愛好、飲食衛生、精神情緒等等。許多養生專家認為,個人習性是影響人們健康和壽命的決定性因素,比遺傳和環境的影響大得多,而且可以完全由個人掌控。

我並不完全贊同這些觀點。我的許多好的或不好的愛好,都是在別人的影響下形成的。

我很喜歡喝茶,這和最初接觸的同事影響有關。他們一上班就先打壺開水泡杯茶,然後一邊喝茶一邊工作,於是也學著喝起茶來,喝著喝著就上了癮,這一喝就是60餘年。喝茶讓我避免了或減輕了許多疾病,受益匪淺。但喝茶的好處當時我並不知道,是近些年才知道的,算是「歪打正著」吧,要是當年的同事不是喜歡喝茶而是喜歡抽菸,我也很可能養成了抽菸的習慣。

我很喜歡肉食,這是父母影響的結果。母親很會做菜,她做的菜色香味俱全。父親很喜歡吃肉特別是肥肉,每當看到他吃母親做的紅燒肉、扣肉、回鍋肉和蹄膀時,那種滿足甚至陶醉的神情,讓我羡慕不已。在父母的影響下,我養成了喜歡吃肉,特別是肥肉的習慣。常年貪吃肉類的結果,我的血壓、血脂和血尿酸濃度越來越高,以致痛風反覆發作,腎的排毒功能越來越差,現在只有正常人的30%左右。醫生說,如果再不改變肉食習慣,我將面臨透析(即洗腎)的危險。

我有比較好的起居作息習慣,這和年輕時長期過集體生活有關。很少熬夜和睡懶覺,很少暴飲暴食。這些習慣是有利於健康的。

我常常覺得操心,但我認為壓力、緊張和責任感對健康和壽命的正面影響比負面影響要大許多。退休之前,工作和家庭的壓力很大,我很忙很累,而且十分擔心生病會影響工作和家庭。擔心生病和不敢生病的心態,結果真的導致很少病痛。

退休以後,工作的壓力沒有了,但還得為孫兒孫女「服務」。我有兩個兒子,一個在新澤西工作,一個在加州聖荷西工作。兩個兒子給了我五個孫輩,我和老伴這些年忙得不亦樂乎,經常是在太平洋東岸忙了半年,又得坐上五、六個小時飛機到大西洋的西岸。奇怪的是,在美國這麼多年,竟然連感冒都很少有。這當然首先得益於美國良好的生活環境,但與「病不得」「沒有時間生病」「病了這些事誰來做」所形成的壓力和隨之而來的忙碌緊張的生活不無關係。

有人說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作馬牛。這句話也有二重性。老人少管或不管兒孫的事,有利於培養他們自立自強的精神和能力,但似乎不利於老人自身的養生。老人是絕不能過太舒適、太清閒、沒有追求、沒有理想的生活的。人們常說「頤養天年」,其實「天年」是「頤養」不來的。奉勸老人特別是老年男人,還是多做幾年兒孫的馬牛為好。老年女人從早到晚有許多忙不完的家務瑣事,很容易打發時間。而老年男人就不同了,不會找事做,時間很難打發;如果又不願與時俱進學一些新的東西,有點新的追求,只是整天和一些老朋友在一起發發牢騷,打打麻將,這是非常不利於健康的。這很可能是老年男人常常比老年女人先死的一個重要原因。

我的這些看法和實踐受到一些同事的嘲笑,他們說我不會享受生活。如果說享受生活指的就是整天清閒舒適但百無聊賴,我確實不會享受也不願享受這種生活。北宋歐陽修說:「憂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自然之理也。」我不知憂勞是否可以興國,但逸豫可以亡身,卻是實實在在的。

適度的性生活是有益於健康和長壽的。所謂適度,因人而異。我的經驗是,第二天起床不覺得疲勞反而覺得身心愉快就是適度。縱欲過度和過分抑制性生活都不利於健康。我80以後還有性衝動,但妻子卻不讓我親近,令我非常不愉快。聽說有的婦女六十以後就不讓丈夫親近,那就更不應該了。應當對包括我的妻子在內的她們進行為時已晚的性啟蒙教育。

一個人的習性一旦形成,想改是十分困難的,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是也。常常是當自己痛下決心改掉某種不好習性時,卻為時太晚。我弟弟就是如此。他年輕時在同事和朋友的影響下學會了抽菸,而且菸癮越來越大,父母勸他戒,他卻滿不在乎。後來認識到抽菸的危害而痛下決心戒菸時,卻為時已晚,62歲就死於肺纖維化。

我認為一個人的健康和壽命基本上掌握在上天和其他人手裡,自己可以管控的空間實在非常小。如果我們還不珍惜這小小的空間,在自己的知識範圍內,樹立正確的觀點,自覺地養成良好的習性,儘早痛下決心改掉不好的習性,那就實在有愧於給我們生命的造物主和父母了。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