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5034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寄宿家庭:希望小留們成功

中國家長(左一、左二)看到孩子在寄宿家庭健康成長,感到滿意。(孫逸仲提供) 中國家長(左一、左二)看到孩子在寄宿家庭健康成長,感到滿意。(孫逸仲提供)
為了學習語言和文化,小留學生隨時隨地可與當地人交流。(AIEP提供) 為了學習語言和文化,小留學生隨時隨地可與當地人交流。(AIEP提供)

目前,大約7萬名中國小留學生在美國上初中和高中。知情者稱,來美國讀中學的孩子有的是母親陪讀,有的上美國寄宿學校,但是這兩種情況比較少,因為母親陪讀成本高,住校名額都是先給本地學生,絕大部分小留學生是在學校讀書,住在「寄宿家庭」(host family)。這些寄宿家庭被稱為「住家」(homestay),家中的男女主人被稱為「住家爸爸」和「住家媽媽」。

紐約一住家媽媽Carissa說,目前美國經營寄宿家庭的中介大約有兩、三百家,美國沒有政府機構管理,也沒有一個全國性的組織協調,都是各自獨立運作。不過,對寄宿家庭的要求大同小異,寄宿家庭要有空餘的臥室,為寄宿的學生提供三餐、上網、水電暖氣和接送上學和放學。學生自己出去吃飯自付費用。孩子還要自己整理房間,要自己放衣服到洗衣機和烘乾機,並對垃圾進行分類等。一位住家媽媽認為,寄宿家庭可塑造小留學生的人格。

培養中國領導者 改善美中關係

凱利(Kathleen Kiley)是總部位於康州的阿佩克思國際教育事務所聯繫的一個住家媽媽。她說:「我喜歡想像,我在培養中國未來的領導者,因此我尊重他們,推著他們變得卓越。」她說,經過層層篩選,她成為阿佩克思國際教育事務所的一個寄宿家庭。後來,她又被招聘為工作人員。她表示,接待這些孩子,不僅僅是打開大門,而是要向他們敞開胸懷,這樣孩子們會感覺到他們受到照顧,住家希望他們成功。

她表示,成為寄宿家庭,是學習他國文化和構建全球視野、尊重其他國家的最佳方式。學生們也像一個家庭一樣。「我們很高興他們在美國讀大學。」「誰知道呢,也許我們接待中國下一個領導人呢。」她認為,做個寄宿家庭和學習不同文化,人們就能獲得全球視野和容忍不同的東西。「從小的方面來講,當我們照顧好這些未來中國的領導者後,我們可以改善外交關係。」因此,她強烈地覺得這些孩子將來是中國的領導者,寄宿家庭應該幫助他們走好他們的美國旅程。

她說,因為她的女兒曾經在法國學習過,因此她知道孩子在大洋的另一邊是怎麼回事,家長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學習順利。此前,她已經接待過國外訪問者,了解到不同的文化。她說,她對中國充滿好奇,想要知道更多的中國。因此,當她的孩子們搬出家獨立生活以後,她和丈夫就決定讓中國孩子住進來,了解更多的中國文化。

凱利(中)認為,小留學生應該融入美國家庭。(Kathy提供) 凱利(中)認為,小留學生應該融入美國家庭。(Kathy提供)

她說:「我們要想清楚,我們做的事情什麼是一樣的,什麼是不同的,要知道事情不同的原因。」為什麼有的學生做事情用這樣一種方式,常常有文化上的原因。她不僅是寄宿家庭,而是教育事務所的兼職。「在我提供的文化意識培訓課程中,強調這不是對錯,而是不同。」這可以幫助寄宿家庭在更大的文化背景下理解多元文化。

三年來,她和丈夫只接受男生,表示很高興地看到這些男孩子在身體、學習和精神上的進步。「這些孩子剛來到我家時只有14歲,幾年中從半大的男孩成長為年輕男士,我們親眼見證了這個轉變。」

今年夏天,在她家寄宿的中國學生的父母邀請她和丈夫訪問中國。「我們去了中國的四個城市,包括孩子的家鄉。」她說,她和丈夫還見了孩子的祖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員。「他們都不停地感謝我們照顧他們的孩子,並把孩子培養成一個負責任的人。」他們善良,熱情好客,又那麼謙虛,讓這次旅行成為她人生中的最豐富的經歷。「我們還爬了長城,實現了我一生的夢想。」她說,這次旅行使得她和丈夫更加瞭解中國學生的文化,也幫助她更好地理解學生。

成寄宿家庭 為女兒學醫籌學費

Teva是紐約一位針織衣設計師,出版了幾本專著,現在曼哈頓一家法律文件出版社擔任編輯。她說,2008年經濟危機爆發後,大紐約都會區的房地產價格下跌,她就在澤西市買了一套住房。「家裡就她和女兒兩人,於是把多餘的房間出租,以便分擔房貸,並給女兒上醫學院籌集學費。」

Teva認為,申請美國大學是要先把英語學好。(韓傑攝影) Teva認為,申請美國大學是要先把英語學好。(韓傑攝影)

她說,她此前曾經出租給兩個中國女研究生,「這兩個學生已經畢業工作」。2016年,她在網上發現美國寄宿家庭網絡招聘住家的廣告,於是與紐約和新州負責人Rachel Schwarcz聯繫,後者家訪後,認為她的家裡符合公司的條件,就給她安排一個北京女生。「我只接受女生,因為我有一個女兒。」

她說,2016年這個北京女生剛好16歲,附近的一家私立高中讀書,很有才華,準備報考美國藝術學院。「她說,為了來美國,她還專門學習幾個月的英語。」她發現,這個女生比較害羞和膽小。女生來到她家的第一個夜裡,半夜去敲她的門,因為臥室長期無人住,進去一隻老鼠。

剛來時,該北京女生不願意吃美國食品,總是想吃家鄉食品,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她說,這個女生還喜歡拍照,遇到喜歡吃的食物,她總是吃飯前拿出手機先照相。由於英語不好,常用翻譯機翻譯。她曾經帶這個女生去她叔叔家玩,但是她無法與大家交流。「有人要和她說話,大家都看著她,她無法對話。」於是,她立下一個規矩,吃飯時不能用手機,但是可以談話。她認為,申請美國的藝術院校是要先把英語學好。「她夏天回到北京,學習英語。」女孩在北京,始終和她有聯繫。「我希望她秋季開學能夠回來。」

Teva立個規矩,吃飯時不能用手機,但是可以談話。(韓傑攝影) Teva立個規矩,吃飯時不能用手機,但是可以談話。(韓傑攝影)

華人家庭 幫助補足文化不足

侯太太是台南人,從2000年起開始做國際學生的寄宿家庭,至今已有17年。「過去主要是台灣小留學生,現在全部是大陸小留學生。」最初的小留學生都是朋友介紹,後來女兒幫她設立一個網站,留學中介發現她後,就主動介紹客人過去。她說,台灣的小留學生比較有禮貌,會說「請」和「對不起」,但大陸的小留學生很少說。

她現在有四個小留學生住在家裡,都是9、10年級的學生,全部來自大陸。她說,這些孩子平時就在自己的房間裡,只在餐桌吃飯時聊天。她感覺到,大陸的小留學生從不收拾房間,自理能力很差,弄得馬桶很髒,「這些出身中國富裕家庭的孩子如此行為,讓人很難理解,感到頭大」。「不過,他們好的是從來不會動我家的東西。」

侯太太(下)認為,寄宿家庭對小留學生影響很大。(侯太太/提供) 侯太太(下)認為,寄宿家庭對小留學生影響很大。(侯太太/提供)

她的寄宿學生主要來自上海、浙江、深圳和福州。有的孩子一定要吃家鄉菜,有的孩子不吃麵包,還有的孩子不喝牛奶。「因此,我早晨就給他們下水餃,攤蛋餅。」「我感到深圳的孩子不錯,他表示什麼都可以吃。」孩子們的飲食習慣不健康,喜歡吃肉,少吃蔬菜,幾乎不吃水果。「我就勸他們多吃蔬菜和水果,先是強制,後來也習慣了,開始吃蔬菜和水果。」

她說,寄宿家庭的工作主要是提供一日三餐,保證他們的安全。吃完飯,他們不把飯碗放進水槽,而是放在桌子上。她說,大陸小留學生都不吃剩菜,說是「隔夜菜有毒」,因此她不給他們吃隔夜菜。寄宿家庭不過問他們的學業。因為她做過英語、數學和SAT輔導家教,因此小留學生常常問她問題,「有的甚至在12點鐘要問問題」。遇到這種情況,她就明白告訴這些孩子,「我不是24小時on call」,學業問題要自己解決。

她表示,大陸孩子多是以自我為中心,不管別人的感受。他們在中國,家裡都有管家,也把這裡的住家媽媽視為管家。「我就明白地告訴他們,我不是他們的house keeper。」她要求這些孩子洗澡每次洗15分鐘,但是有的孩子要洗一個半小時。大陸孩子喜歡美國名牌,經常網購。「我就罵他們,爸媽花錢送你們來美國學習,不是亂花錢的。」剛開始,這些孩子不管,後來就聽她的了。

她還教孩子垃圾分類,「他們不會,講了許多次都不行。」有的孩子還問她,政府給她多少錢,才讓她進行垃圾分類。她回答沒有錢。孩子就說:在中國,如果政府不給錢,沒有人會做。

她說,時間久了,孩子也學會了美國習慣。例如,有的孩子一開始說話很衝,住的時間長了,講話音調逐漸軟化,常常說「謝謝阿姨」。她認為,小留學生來美國,不僅要學習美國的專業,還要學習美國的文化。她說,現在接待這些小留學生,還可以瞭解各地的風土人情。「這些孩子其實壓力很大,獨自一人來到美國,面對這麼多的壓力,我稱他們為勇士。」

侯太太用多餘的住房作為寄宿家庭。(侯太太/提供) 侯太太用多餘的住房作為寄宿家庭。(侯太太/提供)

文化差異大 學生難適應

美國出生Carissa既是中介,也是寄宿家庭。她說,她已經做這一行三四年了。目前,中國來的小留學生越來越小。過去,小留學生大都在10年級,現在多是8年級生,可以讀滿四年高中。

作為中介,她了解大陸小留學生的父母都希望孩子住在美國人的家裡,讓孩子盡快適應美國社會,但是由於中美文化差異太大,常常事與願違。有的小留學生住在墨西哥人的家裡,而墨西哥住家因為上班忙,就做了很多墨西哥麵條放在冰箱裡,讓學生每次自己拿一碗熱了吃,還有的家庭早餐給孩子吃泡麵。

這些大陸的小留學生不懂得向美國人打招呼,也無法與美國人Talk。他們常常躲在自己的房間裡打遊戲,男生打得更是厲害。父母給他們一張信用卡,讓他們隨便花。他們就網上購物,送貨地點就寫她的地址。「他們買的東西都很貴。」有的孩子竟然買了十多萬元的好車。

有的小留學生翹課,不去學習上課,學校就告訴寄宿家庭。有的小留學生換了三個寄宿家庭,因為寄宿家庭發現他在臥室裡吃餅乾、喝橙汁。寄宿家庭把這些東西全部扔掉,孩子就不高興,告到中介這裡,中介只好給他更換寄宿家庭。

她發現,有的孩子相當聰明。例如,一個瀋陽來的女孩子,托福考了109分,滿分120分,這個分數相當高。「因為她太優秀,在學校裡交不到朋友。」

學生年齡小 可能事與願違

Carissa說,實際上,小留學生中有很多好學生,因為寄宿家庭比較滿意,不會向中介報告,因此關於好學生的故事很少。而如果小留學生出現問題,寄宿家庭反映的就很多。由於小留學生年齡較小,遠離父母,也有可能走上歧途。父母很少與寄宿家庭交流,不了解孩子的實際情況。例如,有的孩子不去上課,抽菸、喝酒、上網、賭博。

她說,有的孩子甚至交男女朋友,去法拉盛開房。「他們自己不會說的,都是通過其他跡象發現的,如有的身上出現紅斑,說是過敏,帶去給醫生看,醫生看過說是不像,應該是臭蟲咬的。這說明他們去開房了。「有的女生問我,如果懷孕了,是否能夠延長I-20?」從這些問話中,她分析這個女孩一定與男生上床,擔心懷孕而影響學籍。她聽一位實習醫生說,一名17歲的女學生,做了19次流產,女孩消瘦,臉色焦黃。

許多小留學生一般不會提前告知旅行計劃,他們暑假都會回國度假,然後返回美國讀書,往往是人到美國機場了,才給寄宿家庭打電話,要他們去接機。有的小留學生認為有錢就能辦事,請人幫助代考SAT,聽說有的學校可以交錢買分數,如要想拿A,就要交1500元,就有效留學生敢買。

她說,有的小留學生看到寄宿家庭安裝監視器,就在自己的房間裡也安裝一個監視器。「監視器發現,住家進到他的房間裡翻東西。」了解後才知道,住家覺得他在臥室裡吃東西,他不承認,於是趁他不在去房間找。她說,如果是華人家庭,說說就算了,但美國人比較認真,要求一是一、二是二。有一個14歲的孩子在臥室抽菸,住家發現後,明確禁止他抽菸。「誰知學生第二天買張飛機票回國了,不讀書了,因為戒不掉菸,他的父母都抽菸。」

由於溝通問題,還會產生寄宿家庭和學校的矛盾。一名上海來的小留學生讀10年級,住在新澤西州一個美國人的家裡,小留學生和寄宿家庭關係不錯,「小留學生還送給男主人一瓶茅台酒」。有一次,老師舉辦課堂討論,這個學生就講到寄宿家庭爸爸酗酒。「這在美國是很嚴重的事情。」於是,學校派人和學生一起去幫學生搬家。「男主人開門後,他們也不打招呼,逕直上樓搬東西,走時也不與住家爸爸打招呼,讓學生暫時住在老師家裡。」住家爸爸很傷心。她去了解才知道,原來是做過手術後,住家爸爸服用止痛藥止痛,有一次止痛藥沒有了,就喝了酒。「由於學校這樣無情,我們決定不與這個學校合作了。」

她說,大陸小留學生還有一個問題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申請大學,許多人都是到了12年級才開始準備,實際上他們應該一進入高中後就要準備。這主要小留學生還沒有了解美國的語言和文化。許多小留學生雖然在美國,但是天天看中國電視劇。「只有那些英語很好的小留學生,才能看懂美國電視劇。」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