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4532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親子》天賜母女緣

夏姬送我的畫,上面有各種臉孔表情。 夏姬送我的畫,上面有各種臉孔表情。

夏姬戴著花邊鏡框的新眼鏡,深藍色連身裙,搭配淺藍色的髮帶,精心的將長髮編了漂亮的馬尾,平凡的五官稱不上漂亮,但經過母親精心打扮,顯現出八歲女孩天真可愛模樣。

她又蹦又跳與母親跑進糖尿病衛教室,高興地從手袋中拿出包裝精美的禮品盒送給我,一定要我馬上打開,那是一幅帆布畫,畫著不同表情的臉,有哭有笑。她解釋這是畫著她生病後全家的心情,接著興奮的訴說這次全家到波多黎各度假的趣事。

夏姬的母親瑪麗亞在出發前非常緊張,因為這是夏姬生病後第一次出遠門。在出發前,來上過幾次課,每次認真的取出筆記本,把早已準備好帶夏姬旅行有關的問題,一一提出,並仔細記下我的回答。

●醫院裡的首次見面

第一次認識夏姬母女是四個多月前,我度完假返回工作的第一天。夏姬在我度假期間住院,診斷為胰島素依賴型的第一型糖尿病,終身依賴注射胰島素來維持生命。每餐前需測試血糖值,依據飲食份量及血糖值,精確的計算所需注射的胰島素劑量,以應對忽高忽低的血糖變化,還要擔心控制不佳的併發症等等,頗為複雜不易。

第一次面談,只見一臉茫然無助約50多歲的西裔婦人,手牽著八歲的病人夏姬,她自稱是夏姬的母親,名叫瑪麗亞,我心中有些疑問,這母女倆年紀上的差距。

我重新溫習飲食的管理,正確使用胰島素等應注意事項。瑪麗亞邊聽邊哭,一小時的課程,她哭了近一小時。

夏姬聰明伶俐,一教就會,還不時用西班牙語在一旁加強解釋,讓瑪麗亞更加瞭解。臨走前夏姬老氣橫秋的對我說,我媽在家也是哭個不停,真拿她沒辦法。

接下來瑪麗亞自動參加一周二次的糖尿病課程,上課認真努力。學習如何照顧好夏姬。

我與這母女倆漸漸熟悉,瑪麗亞逐漸能掌握如何控制好夏姬的血糖,笑容逐漸取代了愁容。

夏姬生病後每日須針刺手指測血糖六、七次,及注射胰島素五、六次等,疾病帶來生活上的改變,似乎未在她心靈上帶來陰影,每次來都會將學校、家中的趣事,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把我和瑪麗亞逗得哈哈大笑。

★生母吸毒 被迫送寄養家庭

有次她告訴我,媽媽帶她去看她的哥哥及姊姊,乍聽之下,不明白她說什麼,在一旁的瑪麗亞敞開心房告訴我有關夏姬的故事。

夏姬生母吸毒成癮,生下夏姬後,仍沉迷於毒品,對子女棄之不顧,於是夏姬及一個姊姊二個哥哥,都被兒童福利局認養,四個兄弟姊妹被送往不同的寄養家庭。

夏姬因為胎兒期間受到吸毒母親的影響,出生後有類似戒毒的症狀,哭鬧不安,非常難照顧,寄養家庭大都不願意照顧她,夏姬就像被踢皮球似的,遊走於不同的寄養家庭。

瑪麗亞以照顧受托於寄養家庭的孩子來補貼家用,當時四歲的夏姬就被送到瑪麗亞家。

★寄養到收養 夏姬終於有「家」

瑪麗亞回憶,剛開始時夏姬脾氣暴躁,行動怪異,不合群,打人,搶玩具,學習有障礙,很難管教,讓瑪麗亞頭痛不已,曾多次有放棄照顧她的念頭。

在夏姬五歲那年的冬日,當時瑪麗亞27歲患有癌症的女兒病危,瑪麗亞非常擔心,常獨自一人不吃不喝,關在房間內痛哭,不准任何人打擾她。而每次瑪麗亞一打開房門,就會看到夏姬捧著飯菜坐在門旁等她。瑪麗亞沒想到這脾氣古怪的小女孩,也有貼心的一面,也就逐漸付出更多的耐心和愛心照顧夏姬。

隔年瑪麗亞痛失愛女,全家正式收養了夏姬,瑪麗亞視夏姬是上天的賜予,全家感謝及全心的愛著夏姬。性情古怪的夏姬在真摰的愛及包容下,性情漸變,逐漸活潑開朗起來。

夏姬當時雖小,但對於這段經過印象深刻,她清楚的回憶說,每次瑪麗亞將自己關在房間時,她害怕的以為瑪麗亞就此消失不見,她又會被拋棄,轉送到陌生人家中,那曾經在不同家庭之間遊走的孤單恐懼不安就會浮現;而瑪麗亞沒吃東西,勾起她曾經被處罰挨餓的痛苦記憶,所以每次都捧著飯菜在門口守候著。

聽著這八歲女孩的敘述,真讓人心酸又心疼,這時只見瑪麗亞泣不成聲,緊緊的將夏姬擁在懷中。

望著這對天賜母女相擁的畫面,我也不知不覺的淚流滿面。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