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4489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派》讓他說笑話 說得更好笑

(Jennifer Muller繪圖) (Jennifer Muller繪圖)

圖:Jennifer Muller

大姊說,她現在的工作是她這輩子最滿意的工作。

她的老闆是她女兒。

大姊現在住在她女兒家,幫忙帶她的兩個外孫。她老早忘光了她幾十年前帶孩子的經驗。我生孩子生得晚,我常說我帶大了我的兩個「孫子」,所以,可以跟她「隔代交流」孩子經。

大姊談到她的大孫上幼稚園,拿到了「B」,她很緊張,怕不好向「老闆」交代。

幼兒園有什麼正經八百的學習?

發生了什麼事,讓她的大孫被扣分而拿不到「A」?

原來是「行為」部分被扣了分。

大姊的大孫在午餐時間,老是說笑話逗同桌的孩子發笑,不符老師要他們安靜吃飯的要求。大姊來電取經,希望改進她大孫的成績,好對她的老闆有個交待。

我問:「老闆」對她的孩子得「B」,如何反應?

她說,「老闆」聽了聽,沒有特別的反應。

「老闆」的先生怎麼說?

他聽都不要聽。

顯然「老闆」的另一半,比老闆本人更不在乎這個成績。

直屬關係人都沒有把幼稚園的「B」當一回事兒,這一切擔心都是大姊自己的責任心驅使。

這就好辦。只要我們姊倆兒商量好怎麼做,就怎麼做。

我問:為了要5歲的孩子拿A,逼他在午餐時做個木頭人,這是你們想要的結果嗎?

不是。

5歲不正是該胡搞胡弄的年齡?我替大姊的孫子感到委屈。

不確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去請問另一半的看法。

另一半的建議是:讓大姊的大孫下次說笑話時,說得更好笑一點。

鬆了一口氣。

看來「美國爸」是認同「移民媽」對孩子在學校學習態度的看法的。

「移民媽」與「美國爸」也都同意,別家孩子課外活動學什麼,與我們家小孩無關,我們不必有樣學樣。

鄰家孩子都在學鋼琴,我很擔心孩子學琴帶來的壓力,不是他們學習上的壓力,而是我必須做司機接送的壓力。所以,即使老大顯示出對音樂的興趣,我也是狠著心,假裝沒有注意到。

兒子大約三歲時,與鄰家小女孩吉利安有個「玩伴約會」 (playdate),他們一起睡午覺,兒子一面睡一面哼著一個曲子,我仔細一聽,知道是一首剛才收音機播放的某個交響曲。這大概是個不平常的情形,我猜想孩子大概是有某種的音樂傾向吧。我不想讓自己套上去做鋼琴課司機,所以沒有行動反應。

很不幸的,吉利安的媽凱西也聽到了,她半帶責備的提醒我:「這孩子在夢裡有能力哼出這個複雜的曲子,你該帶他去學音樂了。」

我還是狠著心,沒有行動。

直到老二上了幼稚園。

女兒提出了要求:我要學鋼琴!這大概是她去同學賈桂琳家「玩伴約會」的後遺症。賈桂琳的媽是鋼琴高手,常常秀才藝。

女兒是「美國爸」的甜心,對她的要求,幾乎有求必應。這下子我不能再把頭埋在沙堆裡了。

找了朋友,打聽出那裡有鋼琴老師。牽著女兒的小手,坐進老師的教室。先向老師說明,我家沒有鋼琴,女兒想學琴,這樣的孩子老師可以教嗎?

老師竟然說,可以,因為學鋼琴剛起步時,就是學音階,你家有玩具鋼琴嗎?

我掩飾著失望的表情,承認我家是有一架小玩具鋼琴。

老師說,這樣就可以起步了。

第一節課,女兒學了45分鐘的鋼琴。

她走出教室時,我問她,學琴就是這個樣子喲,你還想學嗎?

很失望地,5歲的孩子竟然可以忍受45分鐘的教學──她點了頭。

狠著心,還是不能考慮買琴。

第二節課,女兒又上了45分鐘的課。

再問她,學鋼琴就是這個樣子的上課、練習喲,你還是喜歡嗎?

老天,她又點了頭。

我們逃不過了,只有去買琴。

我聲明在先,我不會做鋼琴警察,練琴是她的事,她沒興趣時,我們就賣琴。

與另一半講好了,我們要買的,一定是一架有「二手貨價值」 (resale value)的鋼琴。

就這樣,老二走上了學琴的路。

一天,看到兒子倚著客廳門,觀望他妹妹學琴。

不忍心了,問他:你也想學琴嗎?

不出意外,他點了點頭。

說沒有期望他們彈琴彈出點名堂是假話。但是,不逼不管的原則,始終如一。維持興趣,是唯一的目標。

一次坐在教室外等女兒鋼琴課下課,聽到一位在新州北柏根郡有名的波斯裔老師,在數落女兒,「移民媽」打破自己不做鋼琴警察的原則,衝進鋼琴室去請老師轉移責怪的對象。如果小孩不達標,是「移民媽」不硬逼的錯,請勿責怪小孩。

改換教琴老師後,兩個孩子都學琴學到高中畢業。他們去外地上大學回家時,都還會主動去找姚老師補習鋼琴。

一個海歸北京朋友的孩子,沒有這麼幸運。

他們孩子在國內學琴,被老師「休」了。因為這兩位海歸父母也是照美國方式,以培養孩子對音樂的興趣為目標,學了一陣子,無法達到老師訂出的進步目標,老師不願再浪費他的教學時間了。

可以另找老師嗎?

不容易。

他們說,國內競爭激烈,且玩且學的哲學,沒有老師願意接受。

「移民媽」陪著惋惜,說不出一句安慰的話。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