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4489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中年經緯線》迪沙魯

迪沙魯海灘白沙純淨,沒有污染。(取自網路) 迪沙魯海灘白沙純淨,沒有污染。(取自網路)
迪沙魯位於馬來半島的東南方。(截自谷歌地圖) 迪沙魯位於馬來半島的東南方。(截自谷歌地圖)

我喜歡帶著孩子,搭乘大眾交通工具,背著自己的小背包旅行。旅居新加坡的那些年,我們經常以簡單的方式,從獅城前往馬來西亞自助旅遊。旅遊的景點,通常是名不見經傳的小鎮。

馬來西亞是個開發中國家,治安一直是背包客的隱憂,荒郊野外並不適合一般外籍旅客自由行。加上我家沒有購車,因此,每次旅行出發前,交通是最困難的準備功課。

迪沙魯(Desaru)是我們在馬來西亞的大小旅程中,非常令全家人難忘的一趟旅程。

迪沙魯位於馬來半島的東南方。我們搭公車由新加坡的Kranji(克蘭芝)出發,過了柔佛海峽,也過了海關,便進入馬來西亞的柔佛州新山市。我們在大街上隨意雇了輛出租車,往東到迪沙魯。出租車司機不太會說英語,車子開開停停,一下子買打火機,一下子幫輪胎打氣,一下子又是加油,等一下又停下來充電;我覺得奇怪,這些不是在同一個加油站都可以完成嗎?為什麼要分這麼多地方完成?最詭異的是,他一直用手機打電話和送訊息。

我開始不安。

他老兄會不會是在聯絡他的同夥,要把我們載到某個偏僻的角落,然後把我們洗劫一空?在窄小、沒有空調的車子裡,我用台語低聲跟外子說:「我們太大意了,這裡畢竟不是美國或其他文明國家,我們實在不該隨便找輛計程車就坐,我們連自己此刻在哪裡都不知道呢!」

外子安慰我,「不要擔心、別想太多,我一直在注意太陽的方向,我們的確一直往東走」。我又問,「那你要不要坐前座,比較能掌控位置」,外子嚴肅的告訴我,「不,我現在坐在司機的正後方,必要時,比較容易對付他!」

我看著他一隻手放在司機背後、另一隻手偷偷握著他的口袋裡的瑞士刀,不禁偷笑:叫我不要擔心,你老兄連要怎麼對付司機的方法都想好了。

謝謝老天爺,以上情節都沒發生,我們安全抵達了迪沙魯。這個小鎮沒有民宿,都是度假村。迪沙魯的住宿選擇非常多,以往我們夫妻倆都會以費用為首要考量,外子也常常為了遷就我,怕我嫌房間髒,乾淨變成首要考量。有了孩子之後,考慮的因素更多。

新加坡是個小島,有開放的海灘都是人工的淺灘,而且污染嚴重;因為新加坡是亞洲通往歐美最重要的貨櫃轉運站,港口四周停滿大貨輪,從聖淘沙的海灘就可看到許多大貨輪,海水很髒。至於那些沒開放的海岸,我孤陋寡聞,不清楚政府做什麼用途;感覺上,那些沒開放的沙灘比熱帶的叢林還神祕。

反觀馬來西亞,半島上處處是天然的沙灘或岩岸,許多地方是未開發的;雖然觀光比不上許多進步國家,但許多珍貴的自然景觀也因此倖免於難。

迪沙魯這個小鎮就擁有約25公里長的天然沙灘。金黃色的沙灘乾淨無污染,四處是貝殼和螃蟹,是馬來西亞柔佛州最著名的沙灘之一。除了沙灘,迪沙魯跟馬來西亞的其他景點一樣,有著豐富的熱帶雨林,是可親近大自然的聖地。

馬來西亞以農立國,各民族維持獨特的信仰,整個國家有著濃厚的宗教色彩;其中,又以馬來人的伊斯蘭教為主。西潮之下,洋服普及世界各地,包括馬來西亞。

有趣的是,我發現無論在新加坡或在馬來西亞,馬來男人穿洋服很普遍,但是馬來女性卻大多維持傳統服飾。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別發展呢?伊斯蘭教的教義對女人而言,究竟是解救、還是束縛呢?

馬來男人游泳所穿的泳褲,可以穿沙灘褲或四角及膝的泳褲,我還沒看過穿三角泳褲的馬來男人。但女人就不同了,游泳時,還要穿一種專為伊斯蘭教設計的泳裝叫burqini(布爾基尼)。全身配件含頭套、寬鬆的上衣、寬鬆的長褲。近幾年在新加坡的坊間,也開始出現改良過的 burqini ,所謂改良,也不過是將標準的灰黑色系改成其他亮麗的顏色,其他配件則不變,寬度長度則依舊。

泳池畔,一位風姿綽約的華裔婦女穿著清涼的比基尼、搖搖擺擺的走過兩位全身包得密不透風的馬來婦女面前,這兩位馬來婦女一直盯著這位華裔婦女。我的攝影鏡頭捕捉到她們的眼神,但是我捕捉不到她們內心深處的聲音。妳們在想什麼呢?

經由當地人的介紹,我們到一處小型的農家果園參觀。當家的馬來大姊,素不相識卻願意帶著家人熱情接待我們,而且她能說一口標準的英語和中文,有條有理的為大家介紹這個果園。那不是觀光果園、也不做外銷,農家老闆卻有這樣的外語能力,而穆斯林族群的樸實真誠,讓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回頭再想起我先前對的士司機的懷疑和敵意,真是汗顏!

那天黃昏,我們依照果園大姊的介紹,走過沙灘,到鄰近小館用晚餐。一家四口在微弱的夕陽中走過去,倒也輕鬆愜意。豈知,酒足飯飽之後再走回,原先金黃燦爛的海灘已變成黑暗冥王統轄的國度。

眼前漆黑的沙灘,伸手不見五指,海浪一陣又一陣的咆嘯,恐懼感來襲,令人措手不及。外子走在最前方,在黑暗中帶著全家前進,他雖然沉默,我卻在他急促的呼吸中感受到他的壓力。兩個孩子,一個抱怨、不願意自己走,另一個啜泣、緊緊抓著爸爸的衣角,我則走在最後方。後來,我用顫抖的聲音對大家說,「只要我們四個人在一起,就沒什麼好怕的」。其實,這是說給我自己聽的。

回程,我們改搭漁民和工人搭的Bum Boat(木板船),返回新加坡。離開陸地之後,小船彷彿一葉孤舟,在波浪中,載浮載沈。那是孩子第一次搭木板船,海面波光粼粼,雀躍的孩子,彷彿已準備好乘風揚帆、縱橫大海。這時,我們已忘了前夜黑夜中的恐懼。

迪沙魯位於馬來半島的東南方。(截自谷歌地圖) 迪沙魯位於馬來半島的東南方。(截自谷歌地圖)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