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4189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胸痛 可能另有原因

胸痛可能另有原因。(本報資料照片) 胸痛可能另有原因。(本報資料照片)

大約七年前,我和朋友晚餐後步行,突然發現好像有塊大石頭壓在胸上,又好像被人用繩子緊緊地綁住胸部,接著胸部很痛,呼吸也逐漸困難,脈搏更是跳得飛快。大約過了幾分鐘,症狀才慢慢減輕而消失。此後,每當走上幾條街就有同樣的徵候發生。

看心臟科醫生做了心電圖檢查、心臟超音波掃描,及安裝24小時心跳監視器。隨後做了運動測驗、心臟磁核共振及心臟導管造影手術。檢查報告說,冠狀動脈沒有阻塞,我的症狀「可能另有原因」。

接著胃腸科、呼吸科、神經內科、骨科和內分泌科都作過相關的檢查檢驗,每天定時吃藥,且定期做各種心臟測檢,也再做了一次心導管手術。到現在症狀未見改善,亦沒有惡化。這七年來的「痛」,到底什麼原因引起?是那個器官出了狀況?一直沒弄清楚。

●過敏原測試 貓毛是元凶

直到一個多月前,我做完雙眼白內障摘除手術後,眼科醫生要我去看視網膜專科醫生。他發現我對某些東西有過敏反應,建議我去看過敏科。經過80多種過敏原試驗後,證實我除了對花粉有輕微的過敏外,對貓的絨毛有強烈反應。因為這些微細的絨毛被吸入肺部會黏在肺泡內或微細的小氣管壁,而影響氧氣的吸收和二氧化碳的排出。特別當運動或走路時,身體需要更多的氧氣,肺泡交換氣體的功能就受到限制了。

與此同時,心臟科醫生為了確認胸痛症狀不是出自心臟,要求再做第三次心導管手術。由於做第二次心導管時,可能醫生用的麻醉藥不夠,整個過程中我都有知覺,痛得死去活來。我一再向醫生喊痛,但醫生說是我對這種顯影劑敏感。完成後又對動脈切口處理不當,讓我繼續流血約半小時,因而對再做心導管手術確實心懷恐懼,幸好這次手術是在完全睡著的狀態下完成的。

在心臟科醫生確認我的冠狀動脈沒有阻塞,又看到我所做「過敏測試」的報告後,將七年多的病歷從頭再看一次,很高興地說:「還記得七年前我對你說『可能另有原因』?至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症狀,相信你心裡比我更清楚。是不是家裡養了很多貓?如果『是』,只有一個能夠徹底解決的辨法-要胸部不再痛,就放棄養貓。當然我會開一些對症治療的藥物減輕你的症狀,不過這是治標的方法並非根治。」

●寵物如子女 健康道德兩難

回家後和老伴商量,即使我們狠得下心割愛,恐怕也沒有人願意收養這五隻成年大貓。牠們在我家最久的已經14年了,最少的也有5、6年歲月。如同我們年幼的子女般乖巧聽話,善體人意,是家中的一份子。事實上人與貓之間早已建立深厚感情,怎可能送牠們去動物收容所等待處死?因此胸痛與養貓成了一個尖銳的矛盾。

這是一個很難解開的死結,我也曾請教過幾位好友,在感情、理智、道德、責任等複雜的因素糾纏不清下,很難給我適當的建議。自己更不易下決心,一想到這幾個朝夕相處多年的「老朋友」,牠們的幸福甚至生命,打從被我們發現、收養開始,就完全掌握在我們的手上。我們有責任給牠們舒適、而又安全的生存環境。如今為了自己的健康就要剝奪了牠們的生存空間,實在是兩難,我們希望有愛心的人士出現願意接納牠們,不管收養多少隻都有利於我的健康,我衷心期望貴人出現。

面對來日方長,我心中一片茫然,這個「可能另有原因」原來是這麼的矛盾。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