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4183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山坡上 追飛機的飛友們

夜間的成都雙流國際機場燈火絢爛。(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夜間的成都雙流國際機場燈火絢爛。(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成都雙流國際機場周圍那些偏僻小路,成為了飛友們蹲守拍攝飛機的好去處。(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成都雙流國際機場周圍那些偏僻小路,成為了飛友們蹲守拍攝飛機的好去處。(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也許是發動機轟隆作響的聲音像極了生命中應有的怒吼,使他們在純淨的天空中更容易體會宇宙的深邃浩渺,從而超脫世俗羈絆。追逐飛機,這件對於許多普通人來說又苦又累的差事,卻成為了「飛友」們最好的釋壓方式。

又是一個周末,盛夏的日光照得人睜不開眼。雙流牧華路旁,機場二跑道的小山坡上聚集了一群人,他們大多手持相機,仰望天空,等待著一架架飛機的起落。這片看上去略顯荒蕪的農田,是這群人心目中的聖地。航空愛好者,國外將其稱為「plane spotter」,譯為「觀機者」。但是,這群喜歡看飛機、拍飛機、研究飛機的人,賦予了自己更具人情味的稱呼——「飛友」。

他們之中,許多人能夠一眼辨認絕大多數的主流民航機型,根據不同的飛機塗裝分辨其所屬的航空公司;許多人對機場的三字碼、四字碼,航空公司兩字碼、三字碼倒背如流;乘坐飛機時,他們往往傾向於選擇乘坐沒有坐過的機型,上飛機前下飛機後,都會拍一拍飛機,記錄每一次飛行的機型與飛機註冊號。

無論是飛機騰空而起的推背感,還是降落時輪胎和地面急速摩擦產生的煙霧,任何一個飛機發出的信號都是他們的「興奮劑」。2005年,成都飛友會正式成立。目前,這支追飛機的隊伍已經發展到200餘人,而現實中,飛友的數量更大。

●15歲看飛機 乘2小時公交

生長於成都的90後小伙「飛機城」是一位導遊,也是一名資深飛友。「飛機城」是他在飛友圈中的ID。作為成都飛友群最早的創始成員之一,大家親切地叫他「飛機」。幼時,他對飛機的概念來自於姥爺、姥姥。年末,老人家都會帶著孫子前往深圳過冬。而最令他期待的,則是乘坐飛往深圳的飛機。「就是單純地喜歡看飛機,它騰空而起和落地擦煙的瞬間,都讓我覺得很舒服。」

2005年,「飛機」上初中,15歲的他常常花兩個多小時跑到機場,就為了看一眼飛機。那時候,智能手機還未普及,他往往事先通過機場網站,查詢航班大盤有哪些特別的航班號,為觀機做足功課。

從城西的家裡到成都雙流國際機場要轉3次公交車。「先坐公交車到岷山飯店趕機場大巴,再從機場坐大巴到候機樓,到了候機樓下車,然後走路到老機場大門附近趕804路,最後到達老跑道頭三公樁。單程大概需要兩個多小時。」

那時候,成都的機場還只有一條跑道,數碼相機也未普及,飛友們真的就是「看」飛機。跑道盡頭,七八個年紀相仿的男孩或站或坐,等待飛機的到來,飛機發出的任何一個信息都能成為他們聊天的話題。如果遇到不常見的機型,現場往往會沸騰起來。

相比少年時期說走就走的自己,「飛機」覺得自己現在更喜歡根據天氣去拍飛機。「特別是雨後或者大風天氣之後,東西都可見山脈,拍出來的照片會非常有層次感。」從拍下第一張飛機照片開始,現在,他已經拍攝了數萬張飛機照片。

●關於追飛機 「一切都很快樂」

追逐飛機,對於許多飛友來說,已經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許多飛友會在飛友群中寒暄、分享自己曾經拍攝過的飛機照片,展示自己的寶貝。「關於追飛機的一切都是快樂的。」「飛機」這樣形容他的追機之路。

「我們拍飛機很辛苦,天氣熱,經常要曬一整天。」為了節省從跑道頭到雙流城區或者常樂(機場生活區)的時間,他們往往不吃午飯,在去機場的路上就提前吃個早午餐。一年去機場上百次的飛友也是常見的,無論是暴雨還是高溫,只要有空,就去機場附近打轉。為了拍飛機,他們可以在機場等待幾個小時甚至幾天。有的飛友甚至練就了能在幾公里外,通過眼睛和耳朵迅速分辨機型和發動機型號的「特異功能」。

除了可以見到很多機型,拍攝飛機的樂趣還在於能夠見到各種不同的漂亮塗裝。有的塗裝是為了推廣品牌,有的塗裝具有特殊紀念意義,有的則是要宣傳地區的大型活動……。

作為中國西部航空樞紐,成都雙流國際機場每日進出港航班眾多,這是吸引飛友到此地觀機的原因之一。在追機之路上,最讓飛友們感到遺憾的,則是一些拍機位的流失。一些拍攝飛機的絕佳位置,隨著觀機人數的增長,秩序也越來越難維護,對空防安全形成了隱患,因此被管制起來。雖然這些機位被封掉讓飛友感到遺憾,但作為空防安全的傳播者和維護者,飛友也對此非常理解。

●「模擬飛行」 記錄逐夢時光

飛友中的許多人,都有一個飛向藍天的夢,但囿於現實,他們無法成為一名真正的飛行者。看飛機、拍飛機、研究飛機,他們以自己的方式追逐夢想的同時,也見證著歷史中一段段時光。

「模擬飛行」是一種對飛行模擬度非常高的實時遊戲。「比如從成都到美國,從飛行前的準備、和模擬塔台人員的溝通、放行、滑行,按照真實航路的飛行時間都會在遊戲中體現。」也就是說,飛友在玩這種遊戲時,會面對電腦實打實地坐上十來個小時,模擬一次飛行。

2008年汶川大地震,飛友們通過模擬飛行的方式製作了約14分鐘的視頻,基本還原了當時雙流機場的繁忙景象,以此對奮戰在抗災一線的英雄致敬。

「民用、軍用機把雙流停機坪包括滑行道塞得滿滿的,是我見過的世界上最繁忙的機場。」「飛機」拿出一張拍攝於11年前的照片,「這是我在2006年夏天拍的一架圖波列夫TU-154M。」照片中,綠茵草地上,一架紅白相間的客機居於畫面中央。「這架飛機是波蘭政府專機,來成都只是技術短停,那天正好是周末,我專門為這架飛機而去的。」

沒有想到的是,大約4年後,在2010年4月10日,這架飛機在俄羅斯斯摩稜斯克州北部一軍用機場進近時失事,包括時任波蘭總統卡欽斯基及夫人在內,共96人的波蘭高官政府團全部遇難。」而成都飛友會為這架專機留下的影像,就此成為一段歷史。

●跑道相遇 飛友們的小天地

「也不知道那時候哪來的勁,周末天天跑機場,早上七、八時就出門,一直到晚上七、八時才回家。」「飛機」覺得,追逐飛機的過程中最值得紀念和享受的事情,就是結識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能讓人產生一種因為這個愛好得到一小片天地的感覺。」

2005年,超級女聲火爆全中國。當年8月26日,在這檔選秀節目的總決賽這一天,成都飛友會誕生在望江樓公園附近的一家冷啖杯。起初,這個群體以QQ的線上形式保持聯繫,總共有二、三十人,時不時出來聚會,一起聊飛機那些事兒。發展到現在,已經有200餘人了。「但這只是加入到我們群裡的人數,還有許多喜歡飛機但是不知道這個組織的飛友存在。因為每次去二跑道那邊,都能看到從四面八方趕過來看飛機的人。」

這些喜歡飛機的發燒友,除了飛行員、乘務員、空管、地勤、機務、航空公司職員、機場職員外,還有從事媒體、旅遊、攝影、醫生等各行各業的人。平時,大家都忙於工作,但如果想見飛友了,只要前往機場跑道邊,總會有收穫。

「有時候認識的時間一長,各忙各的,約不上面,但就是會心有靈犀,大家都沒有約,去了跑道邊兒剛好就碰見了。」「飛機」說,成都飛友群的平均年齡大約在30歲上下,大部分都是好吃嘴。因為有共同的愛好和話題,除了約著拍飛機,大家也經常約個飯局,喝場酒。「在飛友的心中,天是聊不完的,飯也是吃不完的。」

(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成都「飛友」李蒙驪,5年來收集了國內外多家航空公司的40多架飛機模型。(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成都「飛友」李蒙驪,5年來收集了國內外多家航空公司的40多架飛機模型。(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成都雙流國際機場周圍那些偏僻小路,成為了飛友們蹲守拍攝飛機的好去處。(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成都雙流國際機場周圍那些偏僻小路,成為了飛友們蹲守拍攝飛機的好去處。(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成都雙流國際機場航班情況。(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成都雙流國際機場航班情況。(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