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4182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大山下 耀眼的「博士村」

西村首位博士黃俊傑畢業照。(取材自廣州日報) 西村首位博士黃俊傑畢業照。(取材自廣州日報)
今日西村一角。(取材自廣州日報) 今日西村一角。(取材自廣州日報)

80多年前,當鄉村小學的校長黃俊傑決定兩手空空出洋留學,以求通過知識來為家鄉和國家的改變時,他可能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為家鄉——台山縣白沙鎮西村(今廣東江門台山市白沙鎮西村)學子的榜樣。在他的榜樣激勵下,西村,這個位於大山下的古老鄉村,從黃俊傑開始,一個村子竟然出了41位博士,而有的家庭還是「一門三博士」「兩代六博士」。

白沙鎮西村,這條鮮為外界所知的村落,竟然是附近聞名的「博士村」。

正是村民們一代又一代傳下來的家家崇尚學識,人人以讀書為榮的優良傳統,改變了走出國門的村民命運,也改變著家鄉。今天,當有些人開始懷疑「讀書改變命運」的時候,我們不妨聆聽來自這個「博士村」的故事,在這裡,也許我們能從中得到一點啟示。

●鄉小校長 村中首位博士

說起西村的博士,台山市白沙鎮萃英中學原校長、「博士村」文化建設顧問黃在有著講不完的故事。而最令他感到自豪的也許是,他的家族裡也有博士,那就是他的爺爺黃俊傑,而且,黃俊傑還是西村的第一位博士。

位於西村村頭的紹憲學校,據當地人講,是由村裡出洋謀生的華僑們捐資所辦,創立於1908年,昔日校舍由三間大祠堂合成,當初在此求學、現年70多歲的黃老伯說,「裡面像迷宮一樣,很大。」

「我的高祖父,也就是黃俊傑的祖父,和當地很多人一樣,青壯年時曾赴美淘金;我的曾祖父在家鄉做小生意;黃俊傑曾到廣州廣雅書院求學,學成之後回到家鄉,擔任紹憲學校的校長。」黃在說,「他當了八年鄉村小學的校長,當時的台山縣(現台山市)督學到學校視察,覺得他是大材小用,就發動他出洋留學,希望他能繼續進修學業。」

黃在說,那時候,他們家並不富裕,沒有條件供黃俊傑到美國讀書,但是,家裡很支持他去讀書,繼續深造。後來,黃俊傑就一個人到了美國,一邊打工,一邊讀書,四年後,獲得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法學博士。「他是西村第一位博士。」他說,「父老鄉親無不引以為榮,也激勵著更多的家鄉學子求學深造。」

在黃俊傑學成之後,經當時的國民政府要員孫科安排,黃俊傑回國,出任廣東省民政廳粵中區巡察。「在上個世紀30年代,黃俊傑博士是廣州三大名律師之一,也曾再登教壇,做教授。」黃在說,「也許是認同黃俊傑博士的人格人品與辦學貢獻,家鄉人公推他為紹憲學校有史以來唯一一位終生榮譽校長。」

●人才輩出 不只「盛產」博士

西村不僅「盛產」博士,而且,還有眾多在其他領域取得不俗成績的人士,可謂是群星耀眼。

被譽為美國最偉大的電影攝影師之一的黃宗霑,也出生於白沙鎮西村永安村。

黃宗霑1904年隨父移民美國華盛頓州。他畢生拍攝了135部電影,導演過3部電影,總共獲得過10次奧斯卡最佳攝影獎提名。1956年,黃宗霑拍攝的電影《玫瑰刺青》摘取了第28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攝影獎;1963年,黃宗霑拍攝的《赫德》一片,再次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攝影獎。他是首位榮膺奧斯卡金像獎的華人,被國際電影攝影師協會會員投票評選為史上最具影響力的十大電影攝影師之一。

在美國波士頓市,黃官羨在華埠是家喻戶曉的成功人士。黃官羨坐擁華埠三萬平方米的土地,被稱為「華埠最大的華人地主」。黃官羨也是白沙鎮西村坑裡人,小時候就讀於西村紹憲學校,深造於美國波士頓大學。

●崇文重教 觀念代代傳遞

偏僻的鄉村,怎麼會如此人才輩出呢?「我們學校坐落在百足山下……,培養了博士人才名揚四海人人誇……。」一首《紹憲學校校歌》,是這裡崇文重教的反映。

「我們祖上就有讀書學習的好傳統。村裡的幾輩人一直流傳這樣一句話:『筆筒裝米,也要教子讀書』;就是說,即便家裡窮得米用一個筆筒就能裝下,也要省吃儉用供後代讀書。」黃在說,「大家認為,讀書人不僅是自己有文化、有出息,而且還能富家強國。所以家家戶戶都捨得花錢供孩子上學,都願意智力投資。」

說起自己的經歷,黃在也頗有感觸,「1977年恢復高考,那時候我已經結婚,但是,聽說可以考大學,家裡人非常支持我參加,希望我能像祖父那樣,學有所成;當時我的文科總分在當地是第一名,文、理兩科合計成績第三名,因為體檢不過關而沒能上大學;但是,我並沒有放棄學習,後來經過七年時間,函授拿到了本科文憑。」他說,「我那時已經工作了,沒有家人的支持,沒有村裡這種一代代傳下的讀書好風氣,也許就沒有我的後來。」

黃在認為,西村能夠成為「博士村」,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這個村的華僑多,早期的華僑在外面做勞工謀生的同時,也見到了外國教育,認識到教育的重要性。

出身南陽里村的黃朝翰博士,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新一代華僑能夠受到良好教育並且取得好成績,與老一輩的華僑艱苦奮鬥是分不開,他們大多數沒受過正規教育,人在他鄉,老一輩華僑深受「沒有文化」之苦,為改變現狀,對新一代寄予厚望。

早在清末,西村的老華僑們就把分散在十幾處的私塾集中起來,讓出家族的黃氏祠堂,投資辦起了「紹憲學校」,給村裡打下了教育事業的良好基礎。當時,教師薪俸很豐厚,但對師資要求很嚴格,要求學生一律住校,從小學英文,並且注重品德教育。

●光環下的 愛國愛鄉情懷

隨歲月流逝,昔日聞名的「博士村」如今顯得日漸冷落;然而,相互掩映的洋樓與大青磚瓦房仍可見當年的榮光,也見證著博士們的愛國愛鄉情懷。

「村子裡的博士多數是華僑,普遍有愛祖國、愛家鄉的情懷。」黃在說,「他們不僅支持家鄉居住條件改善,也通過自己的所長為國為鄉做貢獻。」

和黃俊傑一樣,黃朝輝博士雖然自幼生活在加拿大,後來在美國獲得博士學位,卻應當時國民政府的邀請,回國參與國家建設;而黃昌榮博士現在經常回國講學交流,幫助選拔專業醫學人才赴加拿大深造,被廣東省人民醫院聘為名譽教授。

而更為當地人津津樂道的是,他們對家鄉教育的重視。改革開放以來,包括博士們在內的華僑先後有四百多人次捐款,為家鄉的學校增添各種教學設備,改善辦學條件,擴大學校規模……沿著紹憲學校的歷史足跡,也會發現到處都有華僑捐資助學的身影:1972年,三間大祠堂改建為平房校捨時,旅港鄉親黃耀棟出錢出力帶頭捐款;1987年旅美鄉親黃松錦獨資興建「風儀樓」;1999年,重新建造新校捨,旅美實業家黃卓林捐資100萬元建教學大樓……

如今,一向沉寂的西村因為「盛產」博士而逐漸為人所知。據了解,白沙鎮政府也正在做規劃,想要把西村的「博士村」作為一個景點來向游客推薦,讓外界了解「博士村」,了解「博士村」背後的故事。

(取材自廣州日報)

黃俊傑正是從圖中的「陋室」中走出來的。(取材自廣州日報) 黃俊傑正是從圖中的「陋室」中走出來的。(取材自廣州日報)
小村細節頗具文化氣息。(取材自廣州日報) 小村細節頗具文化氣息。(取材自廣州日報)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