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4035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沉重的紐約行

二○○一年九月二十九日,女兒帶我去紐約逗留了一星期。看看紐約這個知名的國際大都會是我久有的夙願,可是這個夙願的實現,是在震驚世界的九一一恐襲十八天之後,就讓人別有一番苦澀在心頭。

飛機是大清早抵達甘迺迪機場的。那天,紐約地區的天空烏雲密布,除了東方天際有幾處淡淡的魚肚白外,其他地方都舉目陰沉,讓人感到壓抑,而且在後來幾天的行程中,類似的感覺一直揮之不去。

我們下榻的旅店離洛克斐勒中心不遠,我和女兒的房間都在第三十五層樓上,臨窗遠眺,視野倒還寬闊,但是窗口都朝北,所以看不到我們最感關切的九一一恐襲廢墟。女兒告訴我,她一個多月前預訂的旅店原本在中央公園以北的偏遠地段,恐襲發生後,很多驚魂未定的遊客都把房間退了,店家為了留住客人,不加房費就主動把我們重新安排到了較繁華的街區。不過,我雖得了住店的一部分優惠,卻高興不起來。

住進旅店後,我和女兒的第一個行動,就是到世貿雙子塔的原址去親睹恐襲造成的創痛,並對恐襲中的無辜死難者致以默默的哀悼。

世貿雙子塔緊靠曼哈頓島南端,臨近哈德遜河,與舉世聞名的華爾街相距不遠,在高樓林立的紐約市曾是聳入雲霄的擎天雙柱,蔚為壯觀。不幸的是,九一一恐襲時,它們分別被兩架遭劫持的大型客機撞毀,坍塌成了一片由鋼鐵與水泥的殘塊堆成的廢墟。我們到達那裡時,一大批工作人員和川流不息的大型運輸車,正在對廢墟進行日以繼夜的清理。我們沿著離廢墟約兩百米的黃色警戒線緩緩而行,看著從廢墟堆裡伸出來一根根扭曲的鋼梁,看著街頭一家家門破窗毀的店面,看著停車大樓裡一輛輛覆蓋著厚厚的塵土、主人已不幸離開人世的小轎車,不由得一陣陣痛楚揪心!

九一一總共奪去了兩千九百九十六人的生命,其中包括三百四十三名趕赴現場緊急救援的消防人員。

我對這三百多名消防人員懷有崇高的敬意,他們沒有豪言壯語,也不高喊口號,可是面對死亡的威脅,沒有絲毫的恐懼與退縮,或從容鎮定地進行救護指揮,或逆著逃命的人流奮力往煙火四竄的高樓上衝,直至以身殉職。他們用自己對事業的無限忠誠,譜寫了這次事件中最悲壯的一頁。

紐約人是堅強的,恐襲沒過幾天,整個城市就活力依然了。我和女兒按事前的計畫在紐約遊覽景點,看百老匯演出,還參觀了幾個博物館,沒感到任何異常。只是九一一恐襲形成的那堆山丘般的廢墟,好像一直壓在我的心頭,讓我的這次紐約之行顯得格外沉重。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