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2910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雅麗(二)

儘管預約的時間是兩點,但是我一點半就提前到達了。門前的接待員Cathy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南美女人。她安排我坐在會客室等候,然後打電話通知史蒂夫。

就在我等待的過程中,翩然走進來一位中國女子,四十出頭的樣子,中等身材,豐腴白皙,長到小腿的黑色百褶裙子、淡黃色的短袖絲質襯衫,襯托著她白淨的膚色飽滿而細膩。臉上寫滿了笑意,露出一排整齊潔白的牙齒,眼睛大大的、彎彎的,笑起來的時候就像一彎月亮。

她自我介紹:「你是來找史蒂夫面試的吧!我叫雅麗,是負責人事的。你與史蒂夫談完後,我會與你談。」

雅麗的聲音柔和悅耳,軟軟的江南口音,聽起來非常舒服。

這是我與雅麗的初次見面。雅麗,人如其名,優雅而美麗的女人。

過了一會兒,史蒂夫走了進來。與史蒂夫的交談很簡單,主要談了以後的工作,包括全公司的電腦維修、維護、系統升級等等。因為這是一間小型公司,電腦維修的工作量不大,所以我還需要做一些excel方面的計算和數據分析工作。工作直接對史蒂夫負責。

儘管與專業相距十萬八千里,不過好在終於是有了一份工作,而且史蒂夫說公司答應為我辦理H1簽證。

最後史蒂夫說:「我這裡就是這些事情啦!雅麗會與你談關於待遇和辦理H1簽證的事情。你有什麼要求,可以提出來先。」說完後,史蒂夫就離開了。

我一個人坐在會客室等雅麗,左等右等也等不來。急著想上廁所,又不敢離開。害怕雅麗來了,我卻不在,耽誤正事。但是將近一個小時過去了,雅麗還是沒有出現。

最後我實在憋不住了,便走出去對Cathy說:「我在等雅麗,可是我想去洗手間。如果雅麗來了,請你讓她稍等一會兒。」

Cathy的嘴角微微撇了一下,不以為然地說:「沒關係,你放心去吧!」

我急忙衝向廁所,又急忙衝回會客室,雅麗還是沒有出現。大概又過了半個小時,雅麗夾著一個大本子走了進來。

雖然還是笑容可掬,但是卻多了幾分威嚴和嚴肅的表情。雅麗一進來就客氣地說:「不好意思,有一些緊急事情需要處理,久等了。」

我趕緊站起來說:「沒有關係。」

雅麗腰板筆直地坐在我的對面,揮了一下手,示意我也坐下。她慢慢地收斂起了笑容,一本正經地全面介紹了公司的情況。我心裡急得想知道的那些工資呀、待遇呀、H1簽證呀,一句也沒有提。雅麗的說功具有催眠的作用,在這樣一個嚴肅的、有關我未來前途和命運的場合,我居然進入了一種昏昏欲睡的迷濛狀態。

正當我神思游離之際,雅麗突然話鋒一轉,問:「你現在是F1簽證,對吧?」

我一聽,頭腦立馬清晰,趕緊回答:「是的。」

「那麼,你是需要公司為你辦理H1簽證的,對吧?」雅麗一字一頓地接口又問。

「是的。」我快速回答,那關係到我能否合法留在這個國家。

「我們公司從未為員工辦理過H1簽證。」雅麗慢條斯理地說著,又深深看了我一眼。

此話一出,我頓時如墜冰窖,從外到裡,涼透了。完了,又是因為簽證問題而泡湯了。

「所以辦理簽證的一切費用必須由你自己出。」雅麗的眼睛緊緊盯著我,接著又說了下半句。

墜入冰窖的心似乎暖了起來。雖然有一絲失望,但仍然是十分開心。人不能太貪心,畢竟沒有因為需要辦理H1簽證而拒絕我。錢固然非常重要,但很多時候、很多事情,僅僅有錢是萬萬辦不成的。幾個月的煎熬與磨練,今天,終於塵埃落定。壓在心頭的一塊巨石轟然卸下,心裡一陣輕鬆。

我長長吁了一口氣,如釋重負地說:「沒關係,費用我自己來出。」

「好,那你可以找最便宜的律師,我知道中國城的XX律師收費很低。所有需要出具的文件,你可以找我要。」雅麗非常善解人意,知道我此時的難處,沒有身分,還缺錢。

「非常感謝!」我由衷地說。

雅麗停頓了幾秒後接著說:「你雖然有碩士學位,但我們是小公司,可以支付的薪資不高。況且你來這裡,也不是做專業工作,所以我們付你的工資是按照所有新進來的員工標準支付的。不知你能否接受?」(二)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