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2458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開出租車的司機人生

陳河柱當了18年出租車司機,不過其中有4年時間是隔三差五不開車。(取材自新快報) 陳河柱當了18年出租車司機,不過其中有4年時間是隔三差五不開車。(取材自新快報)
陳河柱常在深夜隨阿SIR「出更」。(取材自新快報) 陳河柱常在深夜隨阿SIR「出更」。(取材自新快報)

/肖萍、馮艷丹、謝瑜晴、祝賀、辛捷愷、高鏞舒

在廣州,有近四萬出租車司機每天活躍在大街小巷。無數的故事在他們的車裡發生,城市人的快樂、悲傷、憤怒、迷茫,很多時候都以這小小的車廂作為背景。但往往鮮有路人去真正瞭解他們。然而,走近他們,或許才能真的觸摸到這個城市的體溫。

開無障礙車的許師父近十年堅持為殘障人士服務,過百斤的輪椅推上推下從不喊累,還能堅持50餘次準時準點接送重度殘疾大學生。他說每個人都會老,幫助別人自己也會快樂。

高中畢業至今一直開的士的陳河柱大腦裡存著一本廣州地圖,他不僅幫助過無數的人,還自掏腰包幫乘客支付醫藥費。他還多次「出更」,幫警察破過案。

從他們身上,我們還看到樂觀面對生活的態度和樂於助人的精神,也是這個城市的正能量。

●很準時 手腳又麻利

夏天的廣州,天氣說變就變。下午5時整,楊媽媽推著輪椅上的楊同學等在路旁,這次來接她的正是她最熟悉的許司機。「許師父很準時,從不會耽誤我上課,有時候因為天氣原因才會晚一點。」

15分鐘後,一輛無障礙出租車停在了路邊。皮膚黝黑的許師父走到車後打開後備箱,熟練地放下踏板,接者他從楊媽媽手裡接過輪椅。前進、轉彎、後退,麻利地將楊同學推到車上。

身體有殘障的楊同學2015年考上廣州中醫藥大學,2016年知道了無障礙車服務就開始打電話預約,她坐許師父的車有50多次了。楊同學每次都會感歎,「很舒服,很穩」,「以前我不知道這個服務的時候,我都是打網約車,我要上下輪椅特別麻煩。有時候來的車比較高,上下車都很困難。好幾次因為車踏板太高,我差點摔倒。」楊同學回憶著過去的心酸。

除了50餘次準時準點地到達,讓楊同學沒齒難忘的有兩次。一次是約好晚上9時15分在學校門口上車,可是老師下課晚了半小時。「我當時就特別內疚,許師父不僅等在校門口,還安慰我說,慢慢來。」

有一次,楊同學提前一天約了車,當天臨時接到電話說派不了司機。「我的課是要上到晚上9時多,很多司機嫌晚就不願意來了,我一時就約不到了。」她當時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她撥通了許師父的電話。她說,「去年的12月11日,我很感動,記得很清楚,」許師父沒有絲毫猶豫,「他還安慰我不要怕,要我安心上課。」

不僅是對楊同學,許師父的原則是只要前台派過來的單都會接,既然做了這一行,就要保質保量完成公司交給我們的任務。我會告訴前台,派不出去的單都給我。」他說,「既然接了單,就要有人去,這是誠信問題,做事情要誠信。」

●愛助人 因「自己也會老」

2008年,人和鎮的許師父開始當計程車司機,直到2010年亞殘運會前夕。應廣州市殘聯的要求,廣州市政府出資在出租車行業添置了100輛無障礙出租車。亞殘運會結束後,為最大程度地滿足殘障人士等特殊群體乘坐出租車的需求,無障礙出租車採用以電召服務為主的營運方式,運價標準與普通出租車相同。

「我第一個報名的,自己也會老的是吧。能夠幫到別人,也是一個快樂開心的事情。」許師父淡淡地回憶著當時的想法。

因為是指定時間指定地點,而且乘客上下車要耗費更多時間,無障礙車每天比普通車接客少。他說每天5時半起床,6時就從家裡出發。常常是7時前就開始接乘客了,經常要忙到晚上10時。他平均每天接送20個客人。

「開這個車就辛苦一點,別的沒什麼不一樣。」他強調,「我覺得開這個車比開那個車還開心,雖說辛苦一點,但是自己心裡覺得好。」回到車上,他拿出一個本子,整整一頁密密麻麻地記錄著第二天的時間、地點,又是18張單等著他。「好像做作業一樣,雖然也是打份工,但也像做生意一樣,去克服它,經營好它。」

★18年了 老司機的日常

他當了18年出租車司機,幫助了數不清的人,已然成為「人肉導航」。他是高中畢業就開始開「黃的」的老司機——陳河柱,廣駿集團二分公司的出租車司機,曾被評為白金五星司機(集團中最高級別)。

一輛黃色出租車在約定的時間如約而至,新快報記者一上車,就開始聽司機說起三年前在小洲便橋發生的事。

那天,還沒上小洲便橋,陳河柱看到路邊一個男青年攔了兩輛出租車都沒搭上,他也沒多想,就把車開過去了。原來,那位男青年的母親在幾十米外的小巷子裡摔倒了,需要打車送去醫院。於是,他二話不說,立馬示意男青年上車。

經過公司組織過的急救培訓,他看出來老太太是嚴重骨折。簡單處理後,他將老人送到廣州中醫藥大學附屬骨傷科醫院。

他不僅把老人背到急診室,當他發現乘客身上錢不夠時,還主動掏出500元借給他們應急,然後就又去開工了。

●不開車 隨阿SIR「出更」

2003年的某個深夜,陳河柱將他的車停在了越秀區刑警一大隊的門口,這是他第一次隨阿SIR「出更」。還沒來得及打招呼,阿SIR便說:「陳師父你好,你坐後面吧,車我們開。」首次「出更」,他與三位阿SIR協同,藉著夜色的掩護,緩緩出發了。

那個時代,正是公安系統打擊飛車搶、徒步搶的高峰期。幾乎隔一兩周,陳河柱便會接到上級指令,再度「出更」。

他記得,那晚,車停在了一個路口,突然,一輛行跡詭異的摩托車,緊緊靠在人行道邊上行駛。這輛摩托車引起了阿SIR的警覺,馬上悄無聲息地跟了上去。果不其然,還沒跟出兩個紅燈,這輛摩托車上的人便將一個行人拖倒在地。

「那時阿SIR突然一踩油門,就衝了上去。」陳河柱回憶說,追了兩三個紅燈,終於在一個路口逼停了這輛摩托車。那一瞬間,阿SIR用車側身碰撞摩托車,迫使摩托車失去平衡,並抓住了歹徒。此時陳河柱這才明白,為什麼不讓他開車了,他笑說:「我愛自己的車,換做我開的話,肯定不會這麼幹。」

之後,一下就晃過了四個年頭,從此飛車搶奪幾乎在廣州主城區銷聲匿跡。

●5輛車 用了5本記事本

車子停在南岸路交班,下車前陳河柱在司機門旁拿出了一個A5大小、銀色封面的筆記本,「出車之前,我會用10分鐘檢查車況,記好數據,交班前等同事的時候,我也會記下數據。」

「這是第五本了,每輛車一本,我會記錄車況和(車相關的)一些數據,公里數、油錢、維修情況等等。比如說一個(車)電池一般用十個月左右」,陳河柱說,「我就會記著,避免車在路上走的時候發生意外。」

陳河柱說,最開始跑出租車時,記錄本裡還會有每個乘客上下車的時間和地點,慢慢積累後就能推算出哪個地方、哪個時間點乘客會比較多。「我的習慣是不吃午餐的,因為按照我記錄的數據顯示,每天上午11時半到下午2時半,路上車況最好。」

●人肉導航 強過互聯網

陳河柱的腦中有一套廁所導航系統,附近哪兒有公共廁所、流動廁所,只要乘客隨時提問,他就能找到,比電子地圖還要快和準。他說:「因為長時間路上跑,很多司機不敢喝水,我就不怕。」

對於犯規扣分這件事,陳河柱總是很在意的,每次他都認真地記下的容易違規的點,他說「前人交過的學費,我要避免」。對他來說不犯規就是賺。「陳河柱近10年來,沒有被扣過分,且零投訴」,在廣駿分公司四車隊辦公室裡,陳河柱的同事告訴記者,他除了業務技能了得,還會一口流利的英文。

採訪的當天,剛好是陳河柱的「乒乓球日」,隔一周的周二、周四,他就會和同事們一起到公司附近打乒乓球。這就是老司機陳河柱簡單而不單調的日常。

(取材自新快報)

「做人最緊要開心。」這是許師父的口頭禪。(取材自新快報) 「做人最緊要開心。」這是許師父的口頭禪。(取材自新快報)
許師父說:「我覺得開這個車挺開心,雖然說辛苦一點,但是自己心裡覺得好。」。(取材自新快報) 許師父說:「我覺得開這個車挺開心,雖然說辛苦一點,但是自己心裡覺得好。」。(取材自新快報)
許師父的本子上面密密麻麻記錄著當天的工作行程。(取材自新快報) 許師父的本子上面密密麻麻記錄著當天的工作行程。(取材自新快報)
在廣州,有近四萬出租車司機每天活躍在大街小巷。(中新社) 在廣州,有近四萬出租車司機每天活躍在大街小巷。(中新社)
在廣州,有近四萬出租車司機每天活躍在大街小巷。(新華社) 在廣州,有近四萬出租車司機每天活躍在大街小巷。(新華社)
在廣州,有近四萬出租車司機每天活躍在大街小巷。(新華社) 在廣州,有近四萬出租車司機每天活躍在大街小巷。(新華社)
在廣州,有近四萬出租車司機每天活躍在大街小巷。(新華社) 在廣州,有近四萬出租車司機每天活躍在大街小巷。(新華社)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