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12210/article-link/

首頁 人物健康波士頓科技美國

MIT學者蔡立慧「找回記憶」大突破 失智症有解

專攻阿茲海默症腦神經科學的麻省理工學院Picower學習暨記憶研究中心主任蔡立慧找到破解阻斷大腦記憶的新方法。(記者唐嘉麗/攝影)

專攻阿茲海默症腦神經科學的麻省理工學院Picower學習暨記憶研究中心主任蔡立慧找到破解阻斷大腦記憶的新方法。(記者唐嘉麗/攝影)
全世界的阿茲海默症者近4700萬人。(MIT) 全世界的阿茲海默症者近4700萬人。(MIT)

麻省理工學院(MIT)腦神經科學教授暨Picower學習暨記憶研究中心主任蔡立慧及其團隊在8日出版的「細胞報告(Cell Reports)」發表論文,找到破解造成記憶喪失的大腦基因斷阻的新方法,為阿茲海默病患者和家庭帶來希望;目前在小老鼠上進行的測試,有可能應用至人類,成為阿茲海默症病患重拾記憶功能的解方。

這次突破令人興奮  首覓得基因調控機制

科學家早已知道阿茲海默症患者的認知衰退,始於被稱為 HDAC2的酶與記憶相關基因緊密融合,導致健忘和難生新的記憶;科學家試圖阻斷HDAC2,但過程中很難不影響對身體十分重要的HDAC家族元素;幾年來,科學家和製藥公司致力開發阻斷HDAC2的藥物,但這些藥物也阻止其他的 HDAC,導致毒性副作用。

蔡立慧的團隊找到一種精確定位 HDAC2 的方法,能成功阻止其與名為Sp3的元素結合;這項里程碑式的發現,可讓科學家更進一步找到失智症的治療方法,不但可以預防失智症,更可以恢復失去的記憶。

蔡立慧說,此項突破令人興奮的原因是,研究團隊首次找到具體的基因調控 (synaptic gene expression )機制,「如果我們 能以抑制HDAC2的活動,或降低HDAC2的量,接著就能消除大腦功能的阻斷,就可以使學習和記憶功能所需的所有基因表現(gene expression),得以恢復。」

外婆忘了回家的路  是她無法抹去的痛

台灣出生的蔡立慧,三歲那年,最親愛的外婆帶著她逛基隆的市場,一場雷雨過後,祖孫站在馬路旁,外婆卻突然忘了回家的路;外婆臉上的失落,是蔡立慧這一輩子都無法抹去的痛,日後矢志找出治療阿茲海默症的可行之道。

2007年,蔡立慧首先發現阻斷HDAC活動可能逆轉小老鼠記憶喪失現象,也發現人體細胞中十幾種形式中的HDAC 中,HDAC2與阻斷記憶基因有關。

阿茲海默病患者都有HDAC2 升高現象,蔡立慧和研究團隊針對HDAC2尋找和確定與記憶形成相關的基因蛋白質,並分析63個HDAC2高低程度不一的大腦樣本,取得基因表達數據,確定Sp3基因與HDAC2和封鎖記憶的相關性;現在更找到在不影響其他HDAC情況下,阻止HDAC2和Sp3基因結合,和釋放封鎖記憶基因的方法。

蔡立慧希望進一步研究與HDAC2相關的其他基因,並探討這種方法是否有助於治療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等HDAC2量升高的其他疾病。

每66秒新增1病例  65歲以上每10人就有1人罹病

據阿茲海默協會(Alzheimers Association)2017年報告,目前美國有500多萬人患有阿茲海默症,而且不斷快速增長,每66秒就新增一病例,現已是美國第六大死亡原因;平均十名65 歲以上長者,就有一人患阿茲海默症,三分之二是女性。協會估計,至2050年,美國將增至每33秒多一名病患。2017年美國為照料阿茲海默症病患的花費估計達2590億元。

小檔案/蔡立慧  中研院院士  美國家醫學院院士

蔡立慧1983年畢業於台灣中興大學獸醫學系、美國德州大學病毒學博士,2008年當選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2011年當選美國國家醫學院院士,以研究失智相關神經傳導物質聞名,曾獲阿茲海默症研究論壇傑出貢獻獎2004、阿茲海默症研究聯盟獎、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坎托尼獎、葛林老年生物機制研究獎。

點我看更多相關新聞

華裔科學家蔡立慧的科研突破,有助於阿茲海默症的治療。(MIT) 華裔科學家蔡立慧的科研突破,有助於阿茲海默症的治療。(MIT)
蔡立慧觀察到阿茲海默症患者腦部對於伽瑪射線的反應(下)與正常人有重大差異。(MIT) 蔡立慧觀察到阿茲海默症患者腦部對於伽瑪射線的反應(下)與正常人有重大差異。(MIT)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