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1056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生活》土包子與教練包

許多女性喜歡買皮包,中外皆然,但我卻是個例外。包包當然得有一個,其主要的功能就是裝東西,無論布包皮包,只要能裝進我需要帶的物品,就是好包。至於是什麼牌子或價值多少,對我而言完全不重要。

我今生只買過一個皮包與一個皮夾,其他都是撿朋友不要的,據說都是名牌呢!有個離了婚的老美聽說我不買包,嚇得草容失色,他對我說:「要是有一天你也離婚,之後希望再嫁,請考慮我!」聽完這句話,我笑得花容失色。

●弟弟一家來美 肩負買包使命

十年前弟弟一家四口來美國,除了探望我這個姊姊之外,弟妹還肩負著幫台灣親朋好友們採購的重責大任。據她說台灣人甚愛一種美國品牌「Coach」皮包,所以大家都託她買,還印出好幾張有彩色圖案的單子,方便比對樣式。

我居住的區域可謂是「瞎拼勝地」,附近開車幾分鐘就有大型購物中心數個,半小時車程外還有超大型戶外「暢貨中心」(Outlets),都有Coach皮包專賣店。當弟弟到達後的第二天,我們秉持貨比三家不吃虧原則,就逛了三家店。

有一天弟弟跟我說:「你知道去購物中心裡的Coach店,跟去暢貨中心的Coach店,他們給的購物袋是不一樣的!」

「你怎麼知道?」我問他。不是幾天前才剛入境美國嗎?消息怎麼這麼靈通啊?

「你看,你電腦桌下面的那個Coach袋子,是購物中心給的,材料比較高級;我們在暢貨中心買的時候,給的就是這種比較低級的。」弟弟一面把袋子拿出來給我看。

我一看,還真的是呢!想當年我在中文學校接下財務的工作,前任財務在交接時,把所有的資料裝在一個購物袋裡交給我,回家後我就順手放在桌子下面。

「你自己都不知道嗎?」弟弟問我。

「我怎麼會知道?跟你說實話,在你們這次來之前,我只有聽說過Coach而已,我從來不知道它長啥樣!」我說。

「你真是個美國土包子,比我們還不識貨!」弟弟說。

我早就計畫好,要帶他們去一家大型遊樂中心兼水上樂園玩一整天。因為要開車三個多鐘頭,乾脆去三天兩夜,以免玩得太累還要沿途趕路。

●弟妹衝進Coach店 拎回兩大袋包

第一天我們輕鬆出門,時間非常充裕,開到樂園附近時已經是下午了。台灣觀光客的眼睛很尖,到達後發現路旁有暢貨中心,於是停車察看,看到「Coach直營店」,二話不說,馬上下車衝進去。

這趟出門的目的,原本是去遊樂中心與水上樂園,沒想到目標還沒看見,就先轉移了焦點,不明究理的人,還以為我們大老遠開車來逛Coach呢!

不知是否因為樂園所在地區偏遠,物價好像也比我們居住的地方低了一些,這下子不得了,弟妹進去拿著購物單看來看去,快被皮包淹沒,沒多久手上就提著一堆包。最後的戰利品是兩大袋子的皮包與皮夾等,託買的、送禮的、或自用的,全都備齊了。

夏天天氣炎熱,又帶著四個孩子出門,像我這種有經驗的家庭主婦,會準備許多飲料點心零食等,放在大冰桶中帶在車上。一來自己在超市買的比較便宜,二來孩子肚子餓時要吃要喝馬上就有。當我們到達旅館後,把冰桶也搬下車,順便在旅館裡補給冰塊。

●擔心皮包曬壞放冰桶 弟弟哈哈大笑

第二天一大早起來要出去玩了,正在準備東西時,我忽然想到昨天弟妹花了大筆銀子買的兩大袋Coach皮包。我們這麼早去遊樂中心,一玩就是一整天,那麼這些皮包怎麼辦?放在旅館裡,安全嗎?放在車上的話,會被曬一整天,外面已經夠熱了,車裡的溫度更高,皮包會不會因此變形呢?

我一邊想著,一邊把冰桶裡的飲料食物全都拿出來,弟弟看了問我說:「你不是說在樂園裡面買飲料很貴,要看看可不可以把這些帶進去嗎?你現在拿出來幹嘛?」

「不要管那些小錢了啦,Coach皮包才重要。我們會在外面一整天,我不想把它們留在旅館裡,所以要帶著,但是美國太陽太大,我怕會曬壞,所以得把它們裝在冰桶裡,要喝飲料時我們就多花點錢,在樂園裡面買吧!」我說。

弟弟一聽哈哈大笑說:「你不要開玩笑了!這裡是美國耶!」說著說著,他就把房間裡的一個五斗櫃打開,把兩大袋Coach皮包全放進去,又說:「美國人不是很守法嗎?旅館的人不至於偷客人的東西吧?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你確定嗎?你真的要放嗎?這些都是你老婆花錢買的喔!如果你不怕,我也不怕,又不是花我的錢!」我說。

●我的便宜包弄髒了 完全不心疼

到了遊樂中心玩了一段時間後,大家都餓了,我去買午餐,才把皮包打開拿出手機,發現手機上沾滿了黑色的油污,再仔細一看,原來是我包裡有一支原子筆漏油了,皮包底層也沾滿了黑色的油污,還好包包是深色的,所以髒的部分並不是太明顯。

弟妹一看十分難過,可能也想到了她的Coach皮包吧?她問我說:「姊姊,你這個包是在哪裡買的?多少錢啊?弄髒了你很心疼吧?」

「這個包是我今年初從台北帶回來的。」我說。

在台北時有一天母親從外面回家,一進門我就看到她揹著這個小包,我說:「這個包看起來很不錯喔!」母親說:「台幣200塊(約美金六塊多)而已,我前兩天在菜市場買的。你喜歡嗎?你喜歡就給你帶回美國用吧!」

於是我告訴弟妹:「我一點都不心疼,因為我既沒有花錢買這個包,它也不值錢,只是它真的很好用。如果可以清潔一下,就繼續用,不能用就丟了,那像你們花這麼多錢買包,還用得緊張兮兮的!」

我很喜歡去水上樂園玩,玩得太高興了,完全忘了皮包這回事。在打道回旅館的路上,我忽然說:「你們覺得Coach皮包都還在嗎?」

「你現在問這個問題,太晚了吧?如果不在,那也來不及了。」弟弟說。

到了旅館車一停妥,我馬上跳下車,健步如飛衝上樓,拿出鑰匙打開房門,再衝到那五斗櫃前打開櫃門,還好,兩大袋Coach皮包,仍乖乖地躺在櫃子裡,看來一整天都沒動一下。於是我放下心,鬆了一口氣。

因為弟弟的這趟美國行,介紹我認識了Coach皮包,又因為總共逛了大約八家店,從此Coach商標深印腦海,再也忘不了了。女兒也跟我一樣,如果看到別人揹著Coach包,她就會很小聲地跟我咬耳朵說:「媽媽,你看那邊那個人,她有Coach。」

「你不要說『Coach』,你就說『教練包』,這樣別人就聽不懂了」,我跟女兒說。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