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1046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法理情》不公平?談美國教育的平權政策

費雪(右)與律師2012年在最高法院前,針對控告德州大學一案作說明。(Getty Images) 費雪(右)與律師2012年在最高法院前,針對控告德州大學一案作說明。(Getty Images)
2015年,亞裔教育聯盟(AACE)與80-20促進會組織華人在最高法院門外聲援費雪,要求廢除大學錄取平權政策。(羅曉媛/攝影) 2015年,亞裔教育聯盟(AACE)與80-20促進會組織華人在最高法院門外聲援費雪,要求廢除大學錄取平權政策。(羅曉媛/攝影)

2008年,白人高中生費雪(Abigail Fisher)申請大學時,因為收到德州大學拒絕信,憤而提告法庭,她認為學校違反憲法中的平等保護條款,比她資質差、考試分數較她低的非裔美國人,竟然能夠獲得錄取,而她不能。但最後,最高法院以「證據不足」為由,將此案發回聯邦上訴法院重審。

此案例的發生起因於學校根據平權政策(Affirmative Action,又稱為「肯認法案」),保留名額給予非裔美國人與拉丁裔等少數族裔。那何謂平權政策呢?該平權政策是否真的平權?為何要有平權政策?

平權政策是為了讓少數族裔在就業、就學時具有平等權益,而推出的重要平權法案。因為此項政策,大學招收學生時,給予少數族裔(特別是針對非裔美國人)及具有特殊身分的考生特別名額,或者加分。主要目的在於提升少數族裔的權益、彌補過去歷史上對於少數族裔的不公,另外目的是維持大學(及工作場合)的族群多元性、營造更好的學習(工作)環境。

亞裔眼中 法案獨惠非裔、拉丁裔

但是,過去這法案也引起許多爭議,特別是此平權政策明定針對少數族裔,但在亞裔(特別是華裔與印度裔)眼中,認為此項政策獨惠非裔美國人與拉丁裔美國人。因此,該項平權政策是否是針對所有少數族群,又或只是針對部分的少數族群?這一切的質疑和爭論始終都存在。

在移民的歷史上,第一部移民相關法案是1880年代開始的排華政策,到1940年代,因二次世界大戰遣返日裔美國人,在美國歷史上亞裔美國人遭遇到許多歧視與不公平的對待。此困境透過美國將近100多年的討論與意識型態價值觀改變,才逐漸有了改善。

過去,亞裔族群對於平權法案最大的批判,是在各校的入學分數上,亞洲學生的入學平均分數高於其他族群,卻未見得在名額上多過於其他群體,特別是學費相當高的常春藤名校,如哈佛、耶魯大學,或是西岸的史丹福大學等。因此時不時便會聽聞亞裔家長的抗議與不滿。是否身為亞裔學生就是必須要更加努力、獲得更高分,才能夠與其他族群一較高下?平權法案究竟是在乎怎樣的平等呢?

的確,如上所述,亞裔群體直觀的從生活經驗中體會到此法案,耳聞身邊所發生的事件,會讓亞裔族群覺得平權政策是否是真平權。但是我們必須要從更宏觀一點的角度解讀此法案,也就是社會上本身就存在的不公平結構。平權法案是希望在這不公平結構中,去創造出一個相對公平、多元的社會。

由於美國地大,較富有的州如康乃狄克、紐約、佛州,州政府能夠投入教育資源的數量,遠遠高過於貧窮的州,如阿拉巴馬州、新墨西哥州。翻閱聯邦政府統計的教育預算就能夠發現,富有的州無論是對於貧窮群體的教育福利補助,或是州內的高等教育預算,都遠遠勝過經濟發展較差的貧窮州。

再者,即便是同一州內的教育資源,紐約市曼哈頓的資源就高於紐約上州的小鎮,紐約市內曼哈頓上東區教育資源就較布朗士區(Bronx)高。並且,教育資源多的地區,當地稅收高,使得弱勢族群完全無法負擔,被排除在這些資源之外。這些貧窮區域通常居住的即是少數族裔(特別是非裔與拉丁裔)。

累積劣勢 導致階級分化

學術上用「累積劣勢」來稱呼這樣因為出生階級差異,而產生未來成就發展的劣勢的狀態。沒有良好的教育資源,這些教育、健康的劣勢逐漸累積,最後在教育與就業等成就上,窮人與弱勢階級的教育成就與工作成就會越來越分化。在美國如此教育資源的高度不平等分配,已經有上千篇研究均指出這些困境,並且呼籲政府勢必要有一些作為,而平權政策是其中一項。

從歷史的角度談論,美國從建國開始,白人奴役其他族群的事件一再出現,美國的獨立歷史與之後的歷史,是一部血淋淋白人資產階級或是中產階級奴役其他族群的歷史。

南北戰爭結束後,林肯總統解放非裔族群,雖然非裔看似從奴隸身分轉換至自由人身分,能夠一同在這社會中打拚,但是這社會上,白人已經將經濟資源、社會資源占盡。非裔族群完全無法在這社會中獲得利益,仍需找尋勞役工作以及各種藍領底層工作,領取微薄薪水;並且種族隔離的政策一直就這樣持續到1960年代。這就是白人與資本階級創建的社會結構對於族群的壓迫。

許多人類學學者也發現,這樣長期對於非裔族群的壓迫,使得非裔族群長期下來產生所謂的「貧窮文化」,並且讓其他族裔對於非裔有許多的「刻板印象」,如好吃懶做、犯罪率高等。最後,這群非裔因為經濟弱勢,使得教育更加弱勢,很難在階級中獲得翻身,這就是為何平權法案存在的理由。

平權法案在教育上,讓亞裔族群覺得不公平的部分,是因為錄取分數的不公平,但是平權法案無非是希望在這些歷史遺緒上,給予弱勢的少數族群多一點機會,讓美國這個移民社會,不是被少數幾個族群壟斷資源,而是在各個不同領域與行業中含括更多元的族群。給予弱勢少數族群保障的名額,是一個改善社會結構困境的方式。

美國建國短短數百年,過去在國際社會上,美國人時常自詡美國是一個民主的移民國家。而這個民主的移民國家,如果想要建立一個自由且公平的社會,需要從許多不同角度去想像我們期望的美好社會。

平權法案就是過去在這些對於美好社會想像中激盪出來的政策。此法案想要處理埋藏在我們生活經驗之外的不公平社會結構,創造更多元的社會,讓底層的族群更有機會在經濟社會地位上翻身。或許很多華裔族群會在求學歷程中感覺到不公平,但是我們可以把視野拉高,放下自己既得利益的看法,從更宏觀的角度去看,彼此體諒。長遠來說,捨棄過度的個人自由主義,建造一個公平社會,將能帶來社會安全與保障,以及國家的認同和歸屬。

(作者為羅格斯大學社會工作系博士生)

更多精彩文章  請見 世界周刊  (周日出刊,随報附贈)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