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0559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專題》厄哈特傳奇人生 留下神秘句點

華府史密森尼博物館陳列的厄哈特塑像及飛機。(美聯社) 華府史密森尼博物館陳列的厄哈特塑像及飛機。(美聯社)
失蹤80年的傳奇女飛行員厄哈特。(美聯社) 失蹤80年的傳奇女飛行員厄哈特。(美聯社)

厄哈特大聲朝妹妹喊著:「就跟真的飛起來一樣!」

這位美國航空史上的傳奇女飛行員,第一次嘗試到「空中飛翔」的奇妙滋味,是她年僅七歲那年。在舅舅的協助之下,她在自家院子工具儲藏室的屋頂,打造出模仿雲霄飛車軌道的斜坡,然後坐在木板釘成的小箱子裡,一路滑行俯衝而下。

雖然騰空僅歷時短短數秒,木箱著陸之際斷裂四碎,厄哈特更是摔得鼻青臉腫,連洋裝都扯破了,卻難掩激動狂喜之情。

多年之後,當年用簡易木箱體驗飛翔奧妙的這個小女孩,創下航空史上首位獨自駕駛飛機橫跨大西洋女飛行員的光榮紀錄。除了在航空史上風光留名之外,美國20世紀女性主義萌芽階段,主旨在於保障男女平等、消除性別歧視的「平權修正案」(Equal Rights Amendment)立法過程中,厄哈特也曾經積極參與。

置身民風保守的年代,厄哈特33歲那年與出版商普特南(George P. Putnam)結婚,卻堅持不冠夫姓,在當時堪稱特立獨行。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記者曾經以必須報社編採寫作準則為由,堅持要在報導當中以「普特南太太」稱呼她,結果遭到厄哈特以一笑置之做為回應。

相對的,受到妻子盛名之累,普特南則是體認到一個明顯事實,那就是在妻子萬丈光芒的光環底下,他將被外界將錯就錯地誤認為「厄哈特先生」。

曾經離過婚的普特南,開始與厄哈特交往之後,前後總共求婚六次,才終於獲得佳人點頭,1931年,他們在普特南母親位於康乃狄克州的住處舉行婚禮。對於自己的婚姻,厄哈特曾以「夥伴關係」來形容,並強調他們的夫妻相處之道,並不是由任何一方掌控片面主導權,而是採取「雙重領導」。她也堅信,夫妻雙方本來就應該要共同承擔家計。

大喜之日當天,厄哈特在一封給丈夫的親筆信中寫著:「我希望你能了解,我不會以中古世紀的忠誠標準來要求你,同樣的,我也不會用這種標準,把我自己跟你綁在一起。」厄哈特婚後膝下無子,但與普特南前一段婚姻的兩名繼子,相處極為融洽。

1897年7月24日出生於堪薩斯州艾奇森(Atchison)的厄哈特,原本應該有個比她大一歲的姊姊,可惜姊姊出生即夭折,讓厄哈特因此升格成為長女,她還有個比她小兩歲的妹妹。厄哈特外公是赫赫有名的聯邦法院法官奧提斯(Alfred Gideon Otis),後來擔任地方銀行總裁。從童年時期開始,綽號「梅里」(Meeley)的厄哈特就充分展露領袖風采,妹妹則是她的小跟班。

厄哈特的母親艾美(Amy)對於如何教養兩個女兒,有著大膽而前衛的看法,完全拒絕把女兒塑造成符合刻板印象的乖乖女。她讓兩個女兒穿上走在流行尖端的女式燈籠短褲(bloomers),厄哈特對於這種可以方便跑跳的褲裝愛不釋手,卻經常聽到外婆的反對意見,因為社區裡的同齡女孩並沒有人這麼穿。

厄哈特的童年時期,妹妹就是主要玩伴,姊妹兩人成天耗在一起,忙著爬樹、拿來福槍捕獵老鼠,或者在山坡上玩滑板,搜集著各式昆蟲、飛蛾、美洲大螽斯還有樹蟾當做寵物。在有關厄哈特生平的多部傳記作品中,都以「具有男孩子氣」(tomboy)的字眼,形容童年時期的厄哈特。

第一次親眼見到飛機,是在厄哈特10歲那年,地點是愛荷華州第摩因(Des Moines)舉行的州立市集上。不過,她在多年之後回憶則說,那架雙翼飛機管線生鏽,木材老舊,「看起來一點兒也不有趣。」直到她23歲那年,1920年12月28日隨著父親在加州長灘(Long Beach)的一處機場參觀,由飛行員豪克斯( Frank Hawks)載著她搭機升空,那趟歷時10分鐘的飛行經驗,對她的人生產生關鍵影響。

她曾說,搭飛機爬升到離地約60米至90米的時候,「我已經知道,我這輩子想要開飛機。」

為了籌措1000美元的飛行學校學費,厄哈特一口氣接了好幾份工作,當起攝影師、卡車司機、電話公司速記員等,好不容易湊足學費,如願以償於1921年1月3日第一次上課。雖然路途遙遠,必須先搭乘巴士到總站,然後再步行4英里抵達上課地點,她卻不以為苦。

厄哈特的啟蒙老師是女飛行員斯努克(Anita "Neta" Snook),上課時使用的是柯蒂斯(Curtiss)的 JN-4「加拿大人」 (Canuck)小飛機。厄哈特對老師所說的第一句話是:「我想開飛機,您能教我嗎?」

下定決心要學開飛機之後,厄哈特開始積極改造自己的造型打扮。除了為自己添購了一件飛行員們常穿的皮外套之外,還剪了一款與其他女飛行員一樣的俐落短髮。

飛行課程才上了半年,她就買了一架二手的金納爾航空(Kinner Airster)雙翼飛機,還為這架漆為淡黃色的飛機取名為「金絲雀」(The Canary)。1922年10月22日,厄哈特就是駕駛著她心愛的「金絲雀」,創下女性飛行員登上1萬4000英呎飛航高度的世界紀錄。

好景不常,厄哈特家人原本從外公家族繼承了可觀遺產,由於厄哈特母親一連串投資失利,後來厄哈特這架「金絲雀」淪落遭到變賣的下場。厄哈特購買的另外一架金納爾航空小飛機,同樣也被她轉手出售。

儘管在遼闊天際叱吒風雲,但厄哈特長年卻飽受鼻竇炎困擾,除了眼部周圍出現疼痛,鼻腔與喉部還會出現大量黏液。有時候,為了鼻淚管問題,開飛機之前她還必須先在臉頰纏上繃帶。

美國飛行員林白(Charles Lindbergh)在1927年駕駛著「聖路易斯精神號」(The Spirit of St. Louis)單引擎飛機,完成飛越大西洋的創舉之後,女飛行員葛斯特(Amy Guest)一度積極爭取,想要成為首位飛越大西洋的女性飛行員。

然而,葛斯特後來發現,這項飛行將充滿高度危險,決定放棄親自飛行的計畫,從駕駛員退居幕後,改為擔任贊助人,並希望尋找「擁有適當形象的另一名女孩」來完成這項任務。

因緣際會之下,厄哈特雀屏中選,於1928年完成挑戰,返抵國門時不但受到美國民眾予以英雄式的歡迎,美國總統柯立芝(Calvin Coolidge)還在白宮設宴款待。

1937年,當厄哈特進一步挑戰環球飛行冒險時,卻突然消失了。有關她的飛機究竟為何失事以及可能倖存各種說法,過去80年來不曾間斷,讓厄哈特的傳奇人生,留下神秘句點。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