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0558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專題》美國女飛行員 人間蒸發80年

厄哈特1935年成功由夏威夷飛抵加州,受到熱烈歡迎。(美聯社) 厄哈特1935年成功由夏威夷飛抵加州,受到熱烈歡迎。(美聯社)
厄哈特(左)與她的導航員努南。(美聯社) 厄哈特(左)與她的導航員努南。(美聯社)

就在2017年的這個夏天,美國女飛行員艾美莉亞‧厄哈特(Amelia Earhart)80年來始終未解的生死之謎,又從許多美國民眾遙遠的塵封印象裡,再度浮現。

世紀懸案 透露新曙光?

厄哈特當年風風光光展開世界矚目的環球飛航冒險,結果卻突然失蹤,從此下落不明。這起被喻為「20世紀最大懸案」之一的離奇案件,雖然事發當時美國官方立即發動大規模海空同步搜救,數十年來更有許多學者專家及研究人員前仆後繼投入調查與探勘,卻從來沒能解開謎團。隨著未曾曝光的照片今夏在世人眼前亮相,這件陳年冷案又成為媒體熱議焦點。

厄哈特擁有多項「第一」的傲人紀錄,她不僅是第一位飛越大西洋的女飛行員,而且還是第一位兩度飛越大西洋的飛行員,讓許多男性同僚刮目相看。另外,她也是第一位獨自從夏威夷檀香山起飛,橫越太平洋抵達加州屋崙的飛行員。可惜的是,就在她即將完成環球飛行創舉之際,卻連人帶機突然人間蒸發。

1937年7月2日,39歲的厄哈特駕駛著洛克希德(Lockheed )伊萊克特拉型(Electra 10E)雙引擎小飛機,與導航員努南(Fred Noonan)從新幾內亞(New Guinea)第二大城萊城(Lae)起飛 ,目的地是位於太平洋中部赤道北邊的珊瑚礁小島豪蘭島(Howland Island)。這是厄哈特長達2萬9000英里的環球飛行之旅最後一段旅途,受到世人熱烈期待與祝福,但是,她不但沒能如願完成計畫,反而可能因此踏進了人生旅途的終點站。

相關閱讀:1932年3月10日:女飛行冒險家厄哈特傳奇

厄哈特失蹤 海空搜救2周

厄哈特失蹤消息傳出之後,美國海軍與海岸防衛隊在豪蘭島附近海域發動海空同步搜救,但搜救行動持續兩周之後,仍然找不到這架小飛機的任何下落。官方搜救行動宣告結束之後,厄哈特的丈夫普特藍姆(George Putnam)則請來私人團隊繼續搜尋,可惜最後全都無功而返。

長達數十年的期間,設法解開這起失蹤懸案的學者專家與冒險家,足跡遍及馬歇爾群島(Marshall Islands)與塞班島(Saipan),還曾經到海平面底下展開的深海搜尋,但卻都沒能找到足以說明厄哈特到底是生是死的具體證據。

美國有線電視台「歷史頻道」(History Channel)在今年夏天播出的紀錄片「厄哈特:消失的證據」(Amelia Earhart: The Lost Evidence)中,秀出了過去不曾曝光的黑白檔案照片,推測厄哈特與努南當年可能沒有墜機身亡,而是在飛機失事意外中幸運存活,並且落腳在距離豪蘭島只有數英里之遙的馬歇爾群島。這部紀錄片的播出,讓厄哈特成為今夏最熱門的「話題人物」。

黑白照片曝光 驚奇發現

事實上,這張黑白照片的出現,過程充滿戲劇化的曲折。2012年,已退休的美國財政部調查探員肯尼(Les Kinney)在美國國家檔案館(National Archives)內尋找有關厄哈特失蹤的相關線索時,從一個專門收藏美國海軍情報局(Office of Naval Intelligence)文件資料的盒子裡,突然發現了一張攝於馬歇爾群島賈盧伊特環礁(Jaluit Atoll)的黑白照片。

肯尼今年7月接受美聯社訪問時說,他在找到這些照片的第一時間,其實根本沒有細看,因為那時候手邊有數千份堆積如山的文件需要檢閱。肯尼表示,等到2015年把照片再度拿起來仔細查看時,突然出現有如當頭棒喝的頓悟。

他說:「我先是看著照片,然後忍不住驚呼出來,『簡直不敢相信!』」肯尼直覺認為,照片當中一名背對鏡頭而坐,身材纖瘦的女子,極可能就是厄哈特。他說,連忙請妻子過來,協助確認背對鏡頭的影中人物究竟是男是女,妻子則說「是女人沒錯」。接下來,肯尼透過更多調查,認為照片右邊的一艘船隻,似乎用駁船拖著厄哈特的小飛機殘骸。

年輕時期曾擔任海軍情報局探員的肯尼說,跟這張照片放在一起的一大盒文件,都是當年美國情報人員多方搜集,為了1944年美國計畫攻佔馬歇爾群島而預先準備的情報資料。他說,這張照片顯然是被放錯地方了,其實並不應該與這批資料夾放在一起。國家檔案館後來證實,肯尼所提出「照片被誤放」的推測,是正確的。

出動搜救犬 探勘7號現場

除了「歷史頻道」這部紀錄片之外,由「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以及「國際航空遺物發掘協會」(International Group for Historic Aircraft Recovery)共同贊助的一項大型探勘計畫,今年暑假則在距離豪蘭島約350海里的尼庫馬羅羅島(Nikumaroro)展開地毯式搜索,共有四隻專業搜救犬參與行動,設法尋找島上是否有掩埋已久的人體遺骸。

「國家地理雜誌」考古學家希柏特(Fred Hiebert)指出:「沒有任何一種科技比搜救犬更為精密。牠們成功辨識物體的準確度,遠超過任何透地雷達(ground-penetrating radar)的效果。」

名叫「瑪西」(Marcy)、「派波爾」(Piper)、「凱爾」(Kayle)以及「柏爾克利」(Berkeley)的四隻邊境牧羊犬(Border Collies),今年6月30日浩浩蕩蕩抵達尼庫馬羅羅島,前往調查人員在先遣探勘時已經鎖定名稱為「七號現場」(Seven Site)的地點,做為這次搜查行動的主要目標。這個地點由於形狀類似阿拉伯數字的「7」,因此獲得「七號現場」名稱。英國官員曾在1940年造訪這個地點時,在一棵銀毛樹(tournefortia)底下發現人類骨骸。2001年,考古專家這裡也發現許多營火遺跡,還有一些美國製造的物品,包括一把折疊刀、一面女用附鏡粉盒、一個拉鍊頭以及一個玻璃罐。

同一棵樹 找到人類遺骨

在今年7月初的這項密集搜尋行動中,搜救犬「柏爾克利」最先在一棵銀毛樹下做出可能有人類遺骸的反應,接下「凱爾」也在相同地點做出相同反應,「瑪西」與「派波爾」稍後被帶到「七號現場」時,都在同一棵樹下做出找到人類遺骨的反應。不過,直到搜尋行動結束,調查團隊的考古學家們卻未能挖掘到任何骨骸。在找不到骨骸的情況下,考古學家決定改採權宜方案,也就是將這個地點的土壤進行採樣,帶回送往位於德國的專業實驗室,請科學家進一步研究能否從中檢測出人類DNA。

1937年7月2日這一天,厄哈特所駕駛的洛克希德引擎小飛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過去80年來,學者專家與媒體報導所提出的說法可謂五花八門,但有三種理論被認為可能性最高。

猜想一:油料耗盡墜海

第一種理論是來自美國的官方說法,認為厄哈特的小飛機在飛往豪蘭島途中油料耗盡,不幸因此墜入太平洋。在厄哈特失蹤之後的兩周期間,美國政府砸下大約400萬美元預算,在豪蘭島附近發動大規模搜救,但都未能找到厄哈特、努南或小飛機的蹤影。1939年1月5日,美國政府以飛機失事為由,宣告厄哈特失蹤結案,認定她已隨著飛機墜入太平洋某處,喪身海中。

包括美國國家航空及太空博物館(U.S. Air and Space Museum)在內等研究機構,也與美國官方看法一致,認為厄哈特與努南因為找不到豪蘭島,在油料耗盡一空的情況下,墜毀於太平洋海底。

當年由於雷達設備仍未臻至成熟,美國海岸防衛隊巡邏艇義塔斯卡號(Itasca)奉命在豪蘭島就定位,為厄哈特提供無線電定向與煙柱協助。遺憾的是,由於義塔斯卡號本身的無線電裝置發生問題,使得與厄哈特駕駛小飛機之間的溝通變得斷斷續續,最後更是完全失聯。根據義塔斯卡號無線電通訊紀錄,厄哈特曾經回報指出,她應該快要接近豪蘭島了,只是目測仍無法看到目的地,而且油料已經快要用完。

2002年,位於馬里蘭州漢諾威(Hanover)的專業深海打撈暨海底搜尋公司Nauticos,展開了一場尋找厄哈特失蹤飛機的搜查行動,鎖定範圍是豪蘭島附近海域。Nauticos總裁佐丹(David Jourdan)表示,根據厄哈特失聯之前時有時無的無線電通報內容,加上飛機所剩油料可飛行範圍的推算,大幅縮小了飛機失事墜海的可能範圍。Nauticos調查人員以高科技深海搜尋聲納系統,在豪蘭島附近海床搜尋了大約1630平方公里的範圍,結果並沒有找到厄哈特飛機殘骸,2006年雖然再接再厲,展開了另一次搜索,最後同樣毫無所獲。

2009年,非營利組織「魏特機構」(Waitt Institute)策畫的一項豪蘭島西部海底搜查行動,搜索範圍廣大則幾乎等同整個德拉瓦州,結果並沒有找到任何飛機殘駭。「魏特機構」主席魏特(Ted Waitt)指出,這次行動仍然具有重要意義,因為「幫未來可能陸續展開的搜查行動,排除掉了數千平方英里的海底範圍。」

猜想二:緊急迫降小島

如果厄哈特並沒有隨著小飛機葬身於太平洋海底,那麼第二個理論便有機會得以成立,也就是又名加德納島(Gardner Island)的尼庫馬羅羅島,應該是她飛機緊急迫降的最後地點。「國際航空遺物發掘協會」之前便曾以這個假設做為前提,沙盤推演厄哈特與努南在找不到豪蘭島的情況下,是否可能改將伊萊克特拉小飛機一路飛到尼庫馬羅羅島,並且在正值退潮期間降落於海灘。

支持這個理論的研究人員認為,飛機失事當天,厄哈特在上午8時43分最後一次向義塔斯卡號發送無線電訊號中指出:「我們在航線157 337。」但義塔斯卡號無法解讀這則訊息內容。研究人員認為,「航線157 337」意思是指將豪蘭島從西北到東南一分為二斜角對切的航線,如果厄哈特飛航途中錯過了豪蘭島,必定會繼續延著這條航線,往西北方或往東南方飛行,若選擇前者往西北方飛去,她所面臨是無窮無盡的茫茫大海,但如果選擇後者,也就是往東南方繼續飛去,則會來到尼庫馬羅羅島。

厄哈特失蹤之後的10天當中,義塔斯卡號無線電操作員陸續接到共計121則無線電訊息,其中至少有57則可能是由厄哈特小飛機發送的。「國際航空遺物發掘協會」研究人員研判,厄哈特飛機失事時,由於尼庫馬羅羅島正值退潮,海灘地帶的確有著足夠平面空間,讓小飛機得以成功降落;如果57則無線電訊息果真是由厄哈特小飛機發出的,更代表了小飛機降落之後,應該沒有受到重大損害。

研究人員進一步推測,由於白天日曬,導致鋁製機艙內變得炎熱難耐,因此厄哈特與努南可能選在入夜之後才發送無線電。然而,後來由於開始漲潮,小飛機最後終於被海水沖走,最終結果可能沉入海底,或隨著海水沖刷在島礁之間撞毀。義塔斯卡號最後一次收到無線電訊息,是在1937年7月13日。

1937年底,英國探險家貝夫英頓(Eric Bevington)來到尼庫馬羅羅島,發現島上有類似「露營過夜的營地」,他在海灘拍攝的照片中,也拍到了後來被「國際航空遺物發掘協會」研究人員推測可能屬於厄哈特小飛機起落架的物體。

到了1938年,已被大英帝國併入殖民領域,土地面積僅4.1平方公里的尼庫馬羅羅島上,陸續傳出發現飛機零件的消息,使得厄哈特墜機在此的說法,變得越來越熱門。英國殖民地區行政官員葛拉格爾(Gerald Gallagher)1940年在島上一處營火遺跡附近的地底下,掘出13塊人骨,還找到分別為男鞋與女鞋的部分殘留,以及一個專門用來存放六分儀導航設備的盒子。「國際航空遺物發掘協會」研究人員利用現代科技比對鑑定,證實這些人骨是屬於女性的骨頭,而且推算而出這名女子生前的身高與體型,剛好與厄哈特非常接近。

從1989年以來,「國際航空遺物發掘協會」總共前往尼庫馬羅羅島展開12次勘查行動,在「七號現場」找到多處營火的痕跡,以及魚隻、鳥類、烏龜以及貝類的遺跡,推測這個地點曾經有人透過生火烹煮的方式,食用了這些動物。研究人員從貝類被撬開的方式,還有魚頭並沒有被食用的飲食習慣,推測飲食者應該不是太平洋島嶼出身的當地人。研究人員曾在島上找到1930年代在美國普遍使用的玻璃瓶罐,其中一個瓶罐當中還裝有除斑乳霜,而這款皮膚保養品也是厄哈特可能使用過的。

猜想三:馬歇爾群島遭日軍扣押

然而,尼庫馬羅羅島上被發掘出土的遺骸,如果最後證實並不屬於厄哈特,那麼第三種理論便有機會成立。某些學者專家大膽推測,厄哈特與努南在找不到豪蘭島的情況下,最後可能一路往北飛,誤打誤撞抵達當時由日本控制的馬歇爾群島,並且遭到日軍扣上「美國間諜」身分,強行扣押。

以這套理論做為基點的延伸發展,部分學者推測,厄哈特與努南後來的下場,可能是雙雙遭到日軍處死。但是,也有部分專家認為,兩人後來可能被遣返回到美國,只是換了新的名字。1970年出版的暢銷書「厄哈特還活著」(Amelia Earhart Lives)當中,直指厄哈特後來改名為「艾琳‧克雷格米爾」(Irene Craigmile),結婚之後冠上夫姓,名字又變成「艾琳‧波藍姆」(Irene Bolam),但波藍姆本人後來出面,對作者克拉斯(Joe Klaas)與出版商提告,並且求償150萬美元,出版商則被迫回收所有書籍。

厄哈特家族後代華利‧厄哈特(Wally Earhart)在2009年時表示,家屬方面的看法是,厄哈特小飛機當年確實墜入太平洋,只不過機上兩人幸運存活下來,被派駐塞班島或馬歇爾群島的日軍救起,遭到俘虜,淪為人質。努南最後可能被日軍砍頭,厄哈特則因痢疾或其他疾病而亡故。

定居於夏威夷的退役美國空軍上校雷尼克(Rollin C. Reineck),在2003年出版的「厄哈特倖存」(Amelia Earhart Survived)書中提出了推測指出,厄哈特當時在找不到豪蘭島的情況下,只好選擇往北飛,並把飛機降落在馬歇爾群島。被日軍當成人質而強行扣押的厄哈特,最後基於國家安全因素考量,同意以假身分回到美國本土。

長年研究厄哈特失蹤之謎的高中教師史賓克(Dick Spink),從馬歇爾群島當地民眾的口述歷史中,抽絲剝繭找到線索,推測厄哈特與努南可能迫降在一個名叫密里(Mili)的環礁。史賓克在2015年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馬歇爾群島當地民眾對於厄哈特降落在密里環礁,民間流傳的說法非常普遍,而且內容非常一致,讓他無法忽略不顧。他表示,島上民眾口耳相傳的內容,則都是從他們親生父母、叔伯阿姨或祖父母口中聽到而一代代流傳下來的。

為了證實他的推測無誤,史賓克自掏腰包花了5萬美元,設法尋找厄哈特小飛機在密里環礁的確切迫降地點。「歷史頻道」今年暑假隆重推出的紀錄片「厄哈特:消失的證據」(Amelia Earhart: The Lost Evidence),正是朝向厄哈特倖存於馬歇爾群島的推論發展。

另外還有一種充滿戲劇張力的說法則是,厄哈特的真正身分為美國間諜,當年那趟飛行肩負著秘密任務,就是要拍攝日本在太平洋各個島嶼軍事設置的照片,不料飛機失事,慘遭日軍擄獲。傑米森(W.C. Jameson)在2016年初版的著作「厄哈特:墳墓之外」(Amelia Earhart: Beyond the Grave)當中,朝這個「陰謀論」說法進一步延伸推論指出,厄哈特的飛行計畫是受到當時美國總統羅斯福授命,美國政府對於厄哈特失蹤的所有細節都有掌握,只是不願公開。

然而,耗費數十年時間尋找厄哈特下落的退休飛行員隆恩(Elgen Long)則表示,厄哈特的小飛機應該是沉入1萬7000英呎的海底了;因為當厄哈特發出「油料不足」訊號時,她的位置已經非常靠近豪蘭島,密里環礁與豪蘭島相隔有800英里之遙,在油料不足的情況下,不可能飛到密里。擁有兩架同款洛克希德伊萊克特拉型小飛機的世界航空(World Airways)資深飛行員派特森(Fred Patterson)也說,當時油料已經快要耗盡的情況下,厄哈特這款小飛機絕不可能飛得到馬歇爾群島的。

傳奇女飛行家 生死仍不明

另外,專門研究女飛行員歷史的美國國家航空及太空博物館(National Air and Space Museum)館長柯藍恩(Dorothy Cochrane)認為,光是靠著一張模糊的黑白舊照,並不能斷定厄哈特的生死下落。她說:「我無法確定這到底是不是厄哈特。或許照片裡根本就不是她。光是靠著這張照片,是無法得到答案的。」

柯藍恩也表示,能夠理解為什麼許多民眾非常想知道厄哈特的下落真相,「這是二十世紀最大的神秘懸案之一,而且她又是非常有名的人物,正當全世界都在關注著她的時候,她卻突然從地球表面消失了,自然而然的,大家都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多次參與尼庫馬羅羅島實地探勘的「國際航空遺物發掘協會」調查員麥克肯納(Andrew McKenna)表示:「非凡的說法需要非凡的證據做為背書,例如要有骨頭,或者要有DNA才行。」

「厄哈特:消失的證據」紀錄片後來也出現意外轉折,今年7月9日在「歷史頻道」首播之後,電視台方面宣布這部紀錄片不會再重播,網路串流服務同步停止,靜待調查團隊對於厄哈特失蹤完成進一步研究的結果。「歷史頻道」發言人說:「對於調查研究結果,我們將抱持透明公開的態度。」

直到厄哈特小飛機殘骸能被尋獲的那天來臨之前,這位傳奇女飛行家充滿神秘色彩的失蹤謎團,仍將停留於無解狀態。雖然她的環球飛行創舉未能圓滿達成,但有關她是生是死、落腳何處的各種不同說法與推論,卻滿足了塵世之間凡夫俗子無盡的想像空間。

〈更多精采專題請看世界周刊

夏威夷大學的研究船,也參與搜尋厄哈特下落。(美聯社) 夏威夷大學的研究船,也參與搜尋厄哈特下落。(美聯社)
近年出動先進設備,進行水下搜尋。(美聯社) 近年出動先進設備,進行水下搜尋。(美聯社)
去年被發現的一張老照片,被解讀為與厄哈特有關。(國家檔案局) 去年被發現的一張老照片,被解讀為與厄哈特有關。(國家檔案局)
圖中央那位坐在碼頭上 、背對著鏡頭的女子,被懷疑是厄哈特。(國家檔案局) 圖中央那位坐在碼頭上 、背對著鏡頭的女子,被懷疑是厄哈特。(國家檔案局)
1928年6月厄哈特從美國飛抵英國,成為飛越大西洋的首位女性。(美聯社) 1928年6月厄哈特從美國飛抵英國,成為飛越大西洋的首位女性。(美聯社)
厄哈特的環球飛行,從美國出發,飛抵北愛爾蘭。(美聯社) 厄哈特的環球飛行,從美國出發,飛抵北愛爾蘭。(美聯社)
厄哈特與她的座機。(美聯社) 厄哈特與她的座機。(美聯社)
厄哈特(左)失蹤前在新幾內亞機場拍下最後一張照川,右為導航員努南。(美聯社) 厄哈特(左)失蹤前在新幾內亞機場拍下最後一張照川,右為導航員努南。(美聯社)
厄哈特橫越太平洋的飛行圖。(美聯社) 厄哈特橫越太平洋的飛行圖。(美聯社)
多年來,搜尋厄哈特下落的工作一直未停。(美聯社) 多年來,搜尋厄哈特下落的工作一直未停。(美聯社)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