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9775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思淵堂語》知世的幽默

姜尼是一位心臟科醫師和醫學研究者。不過,我和姜尼碰上,卻和醫科無關。數年前,在海風詩社結識,走了以文會友的老模式,形式卻有了創新,先網路後實地:2016年夏,我們在多倫多相遇。姜尼說,出版了小說「醫師日記」之後,他解開了多年來,因為中斷臨床行醫而生的心結,能靜下心寫作了。以「浮生四國散記」為題的一本隨筆選集,就是心靜筆勤的結果。

書共收了108篇文章,分為5輯:楓國情懷;思念故鄉;人生感悟;走入南方;幽默集。姜尼來自中國天津,曾經於比利時魯汶、美國紐約從事研究,現在加拿大定居和工作,因而跨越多個時空,個人經歷豐富。我認識的姜尼,不是一個能說會道者,所以開卷之前,我設想他的散文是怎樣的風格;因為一路走來,頗為艱辛,我不免認為他的文字,或許尚有不平之氣。然而出乎意料,除了那些故事,即我們這一代人出國、打拚的曲折,給我印象最深的卻是其文章透露的幽默。

幽默是一個外來語詞的翻譯。林語堂的這個翻譯,有中國特色。幽和默,恰切地表達了本意。它源於英文「有趣」的最初含義,與中國傳統的笑話、滑稽,卻有所區別。關鍵就在幽與默這兩個字上:它是含蓄,甚至安靜的;相貌(語言)上不必誇張,但骨子裡有機智和趣味。它是生活積累到最深之處,用語不驚人的方式,淺淺流露。幽默需要讀者認真看,用心體會,而不僅如聽觀相聲、滑稽戲、二人轉那樣,跟著表演者的表情伸縮、手臂舞動而調動自己的感覺。所以,它把讀者的品味,至少放到了寫作者的同一高度。飽含生活浸潤,冷眼旁觀的作者,方能以幽默去畫龍點睛,精煉大千世界;只有持有同樣歷練和涵養的讀者,方能於不動聲色間,會心一笑。中國作家老舍、林語堂,是幽默大師;而稍微加強旋律,略帶挖苦,則是錢鍾書。最近,讀書界發現,木心的幽默,尤其是在授課、和弟子談話之時,如黑暗中珠玉的幽光,絕不讓他人於前。唯有知世,才有說世的坦然,並時時透露幽默的潛質。

姜尼離開中國後的第一站是歐洲,在一個大學實驗室工作。因為難以留下,華人學者只有向美加發展。去美國,是工作簽證,但是否能拿綠卡,是未知數;到加拿大呢,辦理了永久居民,可工作卻不知道在何處。他舉棋不定。有一次,去幾十公里外的中國超市採購,買到一隻剛出爐的烤鴨。油水太重,順手拿了一份報紙吸油。吃完了烤鴨,心滿意足之際,突然發現,那油膩的報紙一角有移民加拿大的廣告。此天意乎?乃決定一試。姜尼定居楓葉國,就是這樣來的。他用輕鬆的筆調,幽默的語氣,消解了身在異國沒有方向感而生的迷茫、磨人、徬徨,在文字上原本很容易顯示的怨氣和躁動。

姜尼回憶當年做醫生的甘苦:「那年我在北大醫院進修,一個星期六下班後我就急急火火奔北京站,坐上火車就往天津趕。妻子那頭下了班就奔北京趕,最後錯過,誰也沒見著誰。現在想起來真該買個BB機,也不至於讓妻子那天那麼折騰,等從北京折騰回來都後半夜了。」在手機和微信時代,讀這段便不由生出心酸之笑了。在書裡有不少讀來有趣的段落,僅從這個例子即可知,姜尼並不是以語言的幽默取勝,而是通過生活本身常常包含的那種非苦亦非樂,卻兩者兼有而相通的特性,來展示幽默的。正是在此意義上,我認為作者深悟生活三昧,由此而生出了知世的幽默。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