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9743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旅遊》循猶太人歷史足跡 行以色列人文之旅

以色列在沙漠中種植果樹,綠意盎然,四周土地卻寸草不生。 以色列在沙漠中種植果樹,綠意盎然,四周土地卻寸草不生。
耶路撒冷鄰西牆的地底下,有485公尺長的西牆隧道。 耶路撒冷鄰西牆的地底下,有485公尺長的西牆隧道。

大部分人到以色列旅遊,主要是拜訪聖城耶路撒冷。的確,聖城乃世界三大教(基督教、回教和猶太教)的重要古蹟,當然不容錯失。不過,西方文明與《聖經》息息相關,也就相當於與猶太人的歷史密不可分,欲瞭解歐洲文明,是否該先瞭解以色列的人文歷史?

西方崇尚的基督教其實起源於猶太教,耶穌也是猶太人,旅遊歐洲時,卻處處聽到猶太人被迫害的歷史,讓人百思不解。一次,我終於忍不住問導遊,為什麼歷史上歐洲人這麼仇視猶太人?導遊解釋,理由有三,一是猶太人善於經商理財,借錢給他人,錙銖計較,必加算利息,予人剝削他人的「富而不仁」印象;二是中世紀歐洲爆發黑死病,猶太人因宗教信仰,處理食物有特殊程序,受害有限,導致引人疑竇為散播病菌的放蠱者;三為宗教仇恨,聖經記載耶穌被猶太人害死,西方基督教社會因之牽怒於猶太人。似乎言之有理,但我仍想親自求證,因此到以色列旅遊時,我特別注意猶太人的風俗習性和人文發展。

●不同的工作周曆

西方宗教認為神創世界,工作六日後,第七日休息。早期社會遵循這個體制,乃制訂了一周七日,工作六日的循環。同時,又一直聽說,周日為一周之始,若如此,早期人類豈不是異於神,先在周日休息,周一才開始工作?我的疑惑從未獲得解答。

旅遊以色列前,我細讀資料,知道猶太教的安息日,自古就訂在周五的日落之後至周六的日落前。我大惑不解,如此計算,豈不是一周的第六日才是安息日?直到抵達以色列後,才驚然發現,原來中東的猶太人和阿拉伯人都是周日到周四工作,周五和周六休息。頓時恍然大悟,疑惑完全自解。

根據《舊約聖經》故事,亞伯拉罕(Abraham)夫婦,晚年得子,名之以撒(Isaac)。以撒的幼子雅客布(Jacob)與神較力獲勝,改名以色列(Israel),成為日後以色列人的始祖。亞伯拉罕另有一妾,生子以實瑪利(Ishmael),為後來伊斯蘭教阿拉伯人的祖先。因此,世人統稱猶太教、基督教和回教為亞伯拉罕信仰(Abrahamic Religion)。三教皆源於同一始祖亞伯拉罕,歷史上卻互相殘殺,爭鬥不休,同父異母的兄弟鬩牆數千年,無止無盡,是否很諷刺?

●頑強的猶太人

根據猶太聖經記錄,猶太人最輝煌顯赫的時代,是在公元前十世紀所羅門王統治時期,猶太人對之崇拜無比。所羅門王在耶路撒冷蓋了猶太人一直念念不忘的第一聖殿(First Temple),聖殿在410年之後,毀於巴比倫王國人之手。猶太人後來在舊址重蓋第二聖殿(Second Temple),公元70年,羅馬帝國攻占耶路撒冷又摧毀第二聖殿,猶太人被驅逐離開巴勒斯坦地區,從此流散世界各地。現今義大利羅馬市區,仍有公元一世紀的古蹟提圖斯凱旋門(Arch of Titus),記錄著這件大事,門牆浮雕描繪羅馬軍扛著猶太聖殿的祭祀聖器,凱旋而歸。

令人驚訝的是,事隔2000年之後,猶太人竟不忘祖先的期許,回到耶路撒冷重新立國。不僅如此,猶太人的古宗教、古言語(希伯來語)、古聖經(希伯來語聖經),無一不承襲傳存下來,讓人不得不讚嘆猶太人的堅韌和頑強。

猶太人的頑強尤其表現在離耶路撒冷不遠處的一個歷史古蹟──馬薩達(Masada)。羅馬帝國摧毀第二聖殿後,各處猶太人不斷起義反抗,起義軍最後占領馬薩達為據點。馬薩達是希律王(Herod the Great)公元前37年,在一座岩石山頂上蓋的碉堡,地勢險峻,易守難攻。公元72年,羅馬帝國派兵攻打馬薩達,猶太起義軍被圍困了2至3個月後,自忖無法再繼續抵抗,就抽籤決定10名士兵,在最後一夜,殺死堡內所有居民。然後,其中一名士兵負責殺死其他九位同袍,最後自己自殺。猶太人寧做自由鬼,也不願做奴隸人。隔日凌晨,羅馬軍湧入無聲無息的死城,發現960名屍體橫呈,肅然起敬。至今,以色列軍人仍常以「毋忘馬薩達」(Remember the Masada)作為激勵的口號。1981年,好萊塢曾拍攝一部影片《馬薩達》,由大明星彼得奧圖(Peter OToole)主演,即描述此故事。

我們旅遊以色列時,恰逢猶太人的大節日逾越節(Passover),當地導遊順時與我們一起過節,介紹猶太文化,共同體驗逾越節的儀式。60年代的好萊塢電影《十誡》(The Ten Commandments),仔細描繪了逾越節的故事。根據《舊約聖經》的《出埃及記》記載,摩西準備帶領猶太人離開埃及的前一晚,告誡猶太人把門和門框塗上羊血,因為上帝準備夜晚巡擊埃及人,殺死所有埃及人的第一胎孩子。但,只要門上有羊血記號的房子,就會越過不殺,此為逾越節的由來。

在逾越節的儀式中,我們吃無酵餅、苦菜、喝紅酒,輪流朗誦逾越節由來的故事。吃無酵餅是因為當年猶太人倉促逃離埃及,身邊攜帶的乾糧和麵包來不及發酵,因此無酵餅是為了重啖當年之苦的緬懷食物。原來,逾越節並不是大吃大喝的家庭聚餐,而是思苦念舊的緬懷晚餐。家長在逾越節餐桌上,對子女耳提面命,毋忘祖先在埃及為奴的苦難,以及感懷上帝出手相助的恩惠。最後,還不忘禱告:「明年在耶路撒冷過逾越節。」猶太人年年如此提醒下一代,莫怪千年之後,子孫不忘回到耶路撒冷立國。

●以色列奇蹟

猶太人勤儉刻苦,世界有名。在以色列,更是表露無遺,處處製造奇蹟。

以色列地處沙漠,土地貧瘠,水源有限,當地人卻能胼手胝足,栽種出各種蔬菜果實外銷。我們旅遊巴士在郊區行駛途中,窗外原本是一大片土黃色的貧脊荒漠,寸草不生,驀然見一大叢綠意盎然的果樹,整齊排列,明顯是人工栽種,也不時看到塑膠棚搭建的綠油油蔬菜園,迅速閃過。然而,果樹和菜園四周的土地,仍是寸草不生。我不禁讚嘆,那是多少辛勤勞力,與大自然抗衡的成果啊!以色列四周都是以遊牧為生的阿拉伯民族,遊牧民族四處追逐草原,靠天吃飯,若無礦產,一輩子貧窮無助。猶太人偏不信邪,國家無資源也無礦產,卻能異於周遭環境的遊牧習性,以人力勝天,輸水灌溉,墾植沙漠,改以農業和畜牧為主,經濟富庶,民生無慮,怎不令人佩服的五體投地?

●獨特的合作社群

以色列立國後,政府竭力鼓吹錫安主義(Zionism),鼓勵流散世界各地的猶太人,回國移居巴勒斯坦地區。巴勒斯坦大都是貧瘠荒漠,窮鄉僻壤,個人單獨拚幹,能力有限,困難重重,乃發展出以群力開墾荒地的基布茲社群(Kibbutz)。基布茲有點類似共產主義的人民公社,社員工作沒有工資,食衣住行醫療費用全由社群負責。但,不同於人民公社,每個人可以自由參加或離開,也可以擁有少量私有財產,社區內所有規則和決策全由社員群體共同制定。在農墾畜牧勞力密集的初級階段,基布茲確實替單一個體,提供了生活支柱和立足之地,功不可沒。然而,無工資吃大鍋飯的社群制度,也漸漸擋不住外界資本主義的誘惑,基布茲現在開始轉變成注重資產增加、投資賺錢、獎勵員工努力營運的資本主義合作社群了。

我們到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以色列邊界靠近敘利亞和約旦交界處的一座基布茲參觀。社區內花木扶疏,宿舍、餐廳、游泳池、幼兒院、醫務室樣樣俱全,該社區以畜養乳牛為業,後來另闢工業閥的製造廠來增加社區財源。看著幼兒們在社區內蹦跳快樂的生活,不禁懷念起台灣當年的眷村。

我們住的別墅小木屋,也是由該基布茲經營。四周風景優美,遠眺加利利湖(Galilee),恬靜幽雅,人間仙境。然而,入夜後,天氣驟變,狂風暴雨,呼嘯風聲,整夜不止,驚心動魄。我躺在床上,聽著風聲雨聲,想像當年這些拓荒者住在簡陋木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奮力抗拒狂風暴雨,孜孜不倦工作的逆境,忍不住嘆息,猶太人的歷史和生活,實在太辛苦了!

●宗教自由發展

想當然爾,以色列境內以猶太教為主。拜訪以色列後,才瞭解猶太教還分三派:改革派(Reform)、保守派(Conservative)和極端正統派(或稱哈雷迪派)(Ultra-Orthodox or Haredi)。大部分以色列人或者是保守派,或者是改革派(亦稱世俗派),他們的生活和穿著與西方世界無所不同,思想開放,工作認真。

極端正統派則自認傳承古代猶太教的正統教規,生活極為保守嚴謹。男子都穿黑色過膝長外套、黑長褲,白襯衫、戴黑帽、蓄長鬍,兩鬢還留著螺旋捲曲的鬢髮,據說,猶太教義禁止利刃接觸肌膚,男子因此不刮鬍鬚。在以色列,我們碰到如此穿著者,常常手捧聖經,口中唸唸有詞,不斷搖晃身體,頻頻點頭禱告,惹人側目。

我們受邀到一位極端正統教派的家庭作客,發現在21世紀的今日,該教還要求男女隔離。耶路撒冷的西牆前,男女隔開禱告,就是他們訂的規則。年輕人的婚姻也需由長輩或教會安排,雖然他們不承認是媒妁婚姻,辯稱只是安排男女見面,仍需雙方首肯才談論婚嫁。

哈雷迪教派的男女都很早婚,由於禁止節育,一個家庭往往有7到18個孩子。女主人展示她娘家的全家福照片,共有18個孩子,驚的我們瞠目結舌,無言以對。極端正統派反對一切現代化電器產品,譬如電腦、電視、電影等,卻不排斥電燈和電冰箱。男主人不從事任何世俗職業,只專心研讀猶太經典。我們問男主人如何生存過活,他美其名曰一切以家庭至上,寧可犧牲其他物質享受,譬如,度假旅行、音樂欣賞、看電視等等,只全心投資養育孩子。導遊事後告訴我們,極端正統派的家庭由於孩子眾多,生活貧困,一般都仰賴政府的福利津貼。

在以色列,極端正統派享有政治投票權,卻免服國民兵役,因為他們認為軍隊的世俗環境會污染神聖的學習。眾所周知,以色列舉國皆兵,女性也無例外,身強體壯的極端正統派男女,卻得以豁免,簡直不可思議。

旅遊以色列的最大收穫,就是拜訪以前我聞所未聞的各種宗教,譬如,阿赫邁底亞教(Ahmadiyya)、德魯茲教(Druze)和巴哈伊教(Bahai)。這些教都是從伊斯蘭教發展出來,被傳統伊斯蘭教視為異端,屢遭阿拉伯國家的鎮壓和迫害,在以色列卻得以自由傳播。

巴哈伊教舊稱大同教。據說,早期清華大學校長曹雲祥翻譯巴哈伊教經典時,認為其主張與中國儒家思想的「世界大同」理想相通,故稱為「大同教」。巴哈伊教在以色列的海法市(Haifa)設有巴哈伊世界中心,為該教靈性中心和行政總部。該中心在古聖山迦密山(Carmel),面對蔚藍地中海的山坡上,蓋有一座美輪美奐的階梯花園。海法市是以色列在地中海岸的大港口和工業城,以色列人慣稱:「海法人工作,耶路撒冷人祈禱。」工業城內有如此靈性幽雅的花園,彷彿沙漠裡的珍珠,非常可貴。

●聖城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是世界三大宗教聖地:自從所羅門王蓋第一聖殿後,耶路撒冷就成為猶太教的信仰中心和最神聖城市;同時,基督耶穌在耶路撒冷受難、埋葬、復活、升天,也被基督教視為聖城;根據《可蘭經》記述,伊斯蘭教的先知穆罕默德飛馬夜行至耶路撒冷,登上七重天與真主會面,所以耶路撒冷也是伊斯蘭教心目中的聖城。

耶路撒冷名字的來源有各種說法,其中之一是「耶布斯」(Jebus)和「撒冷」(Salem)的結合。「耶布斯」是希伯來人占領該城前的原住民,所羅門王老父大衛王攻打耶布斯人,占領其地後,成立「以色列聯合王國」;「撒冷」是和平之意,我們旅遊阿拉伯地區時,見人就招呼「撒冷」。所以耶路撒冷含有和平之意,諷刺的是,該城卻是歷史上最血腥和暴力不斷的城市,總共被摧毀了2次,圍城23次,攻擊52次,淪陷又收復44次,幾乎是戰亂不停。

古城的街道彎曲狹窄,教堂處處,歷史古蹟無數,無需多述。特別值得提的是,代表猶太教的西牆(或稱哭牆)(Western Wall),基督教的聖墓大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er),和伊斯蘭教的岩石圓頂清真寺(Dome of the Rock)。

猶太人念念不忘千年前的聖殿,縱使聖殿已毀,只剩牆面,也不時來牆前頂禮膜拜。西牆其實是當時第二聖殿地基的擋土牆,我好奇問導遊,聖殿留下的擋土牆不只一面,猶太人為什麼只看重這面西牆?原來,西牆是最接近聖殿內放置法櫃之處,稱之為「至聖所」(Holy of Holies),法櫃是珍藏猶太教至高無上聖典的櫃子。導遊說,每年在祭典時,猶太教唯一的最高祭司才准許步入「至聖所」,打開法櫃檢視聖典。由於考慮祭司可能不幸跌倒或昏倒,無人准許進入聖殿施救,所以事前都在祭司腰際上繫一根長繩,聯通外界,緊急時可以把祭司拖出。聽起來似乎頗為可笑,卻也顯示聖殿在猶太人心目中的神聖不可侵犯。

西牆有400多公尺長,一般人只見露在外面的60公尺部分牆面,其餘牆面隱沒於兩側建築物中。但是,貼著西牆面的地底下,其實有長達485公尺的隧道,是19世紀考古時發現的。現今,猶太人在西牆隧道裡,設有神聖的禱告室,因為這裡才是最靠近「至聖所」的西牆點。

基督教的聖墓大教堂概括了三處神聖地點:耶穌當年被釘上十字架,在各各他山(Calvary)豎起十字架,和最後抬下十字架埋葬於洞窟內。公元三世紀,羅馬的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 the Great)皈依基督教後,指派母親海倫娜(Helena)尋訪聖跡,在此興建了紀念耶穌的大教堂。

●圓頂清真寺

教堂受毀重建數次,在伊斯蘭教與十字軍戰爭的數百年間,教堂掌管權在兩教之間數度易手。不僅如此,基督教內不同教派,也在教堂內各據一方。現今,希臘東正教占有一部分,羅馬天主教的方濟會也占一部分,科普特正教、亞美尼亞使徒教、衣索匹亞正教和敘利亞正教,也都各占一小部分。各派有各自的祭祀儀式和日期,得互相協調使用。更有趣的是,掌管教堂大門鑰匙者為伊斯蘭教教徒,守衛和看門者又是另一伊斯蘭教家族。一座基督教堂如此複雜管理使用,世界獨一無二,時有衝突,在所難免。原本是宣揚和平的宗教信仰中心,卻變成爭鬥之源,誰能料到?

歷史上,三教不斷搶奪耶路撒冷。公元1853年,統治該地的鄂圖曼帝國蘇丹,為了避免占有者蓄意破壞其他教的神聖建築,引發更多報復和戰爭,訂定所有聖地內的教堂建築必須「維持現狀(Status Quo)」,不准改變或移動任何物件。結果,聖墓大教堂二樓窗外的一座木梯,在此協議下,也被限制移動。那座木梯就待在原地百數年,未曾移動過,也算是世界奇觀之一吧?

伊斯蘭教的岩石圓頂清真寺也是極端爭議之處。岩石圓頂清真寺建於公元七世紀,寺內地面有一塊巨石,伊斯蘭教徒篤信那是先知穆罕默德夜行至耶路撒冷,登上七重天聆聽真主啟示的石塊。可是,猶太教認為巨石是亞伯拉罕當年犧牲愛兒以撒,預備獻給上帝的祭祀台,稱為「聖殿山」(Temple Mount)。同時,也是原猶太教聖殿的「至聖所」地點。石頭對兩教都具神聖意義,千年來,兩教爭執不休,衝突迭起。

如今,清真寺戒備深嚴,警衛荷槍實彈守衛,禁止猶太人和基督徒進入,只有住在耶路撒冷,具備以色列國籍的巴勒斯坦居民才准自由進入。我們未有准許證,只能遠觀不得近臨。圓頂在陽光下,金光閃爍,耀眼炫麗,據說,圓形穹頂上覆蓋的,乃純金金箔,是約旦國王於1993年出資裝修的。耶路撒冷古城一片土灰色的,有此金色圓頂,確實增色不少。

羅馬市內矗立的公元一世紀古蹟提圖斯凱旋門,乃紀念羅馬帝國攻占耶路撒冷的勝利標誌。 羅馬市內矗立的公元一世紀古蹟提圖斯凱旋門,乃紀念羅馬帝國攻占耶路撒冷的勝利標誌。
以色列一座藝術雕像,蒼老曲背的猶太人歷經滄桑提著家當,終於回到自己的國家,惹人傷感。 以色列一座藝術雕像,蒼老曲背的猶太人歷經滄桑提著家當,終於回到自己的國家,惹人傷感。
基督教聖墓大教堂二樓窗外的木梯,百年未移。 基督教聖墓大教堂二樓窗外的木梯,百年未移。
以色列獨特的基布茲社區,區內花木扶疏,環境恬靜幽雅。 以色列獨特的基布茲社區,區內花木扶疏,環境恬靜幽雅。
耶路撒冷的伊斯蘭教岩石圓頂清真寺,金頂閃爍,耀眼炫麗。 耶路撒冷的伊斯蘭教岩石圓頂清真寺,金頂閃爍,耀眼炫麗。
以色列全國皆兵,女性也不例外,平時也武器重裝備於身。 以色列全國皆兵,女性也不例外,平時也武器重裝備於身。
以色列海法市內巴哈伊世界中心的階梯花園,美輪美奐。 以色列海法市內巴哈伊世界中心的階梯花園,美輪美奐。
耶路撒冷有名的西牆。 耶路撒冷有名的西牆。
耶路撒冷聖城全景,金色圓頂建築為岩石圓頂清真寺。 耶路撒冷聖城全景,金色圓頂建築為岩石圓頂清真寺。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