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9379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專題》莎劇踩紅線 導演:如果我們不勇敢,還有誰能?

《凱撒大帝》導演尤斯提斯。(美國筆會提供) 《凱撒大帝》導演尤斯提斯。(美國筆會提供)

在中央公園演出的莎士比亞劇《凱撒大帝》,由於劇情涉及影射總統川普遇刺,引起高度爭議。達美航空及美國商業銀行迅速「切割」,雙雙撤銷贊助,達美航空更直指負責策畫的藝術組織「公共劇場」已「踩紅線」,逾越了藝術應守住的品味界線。

位於紐約的作家組織「美國筆會」(Pen America),7月26日為此舉辦了一場名為「踩到文化紅線」(Crossing Cultural Red Lines)的座談,邀請該劇導演尤斯提斯(Oskar Eustis)及演員史托爾(Corey Stoll),與作家卡莎‧波莉特(Katha Pollitt)及蘿貝卡‧卡洛(Rebecca Carroll)展開討論。

尤斯提斯(左起)、波莉特、史托爾及卡洛參加座談。(美國筆會提供)

導演:全家都遭到死亡威脅

對於掀起的批評聲浪及後續,尤斯提斯說:「我們一家人都收到了死亡恐嚇,包括我太太,還有我女兒。電話、信件……幾乎沒有停過。我們從未遇過這種情況。」

尤斯提斯自2005年起擔任公共劇場藝術總監,在美國藝術圈聲譽卓著,在他的邀請下,眾多明星都樂意出演中央公園莎劇,像是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安海瑟薇(Anne Hathaway)、艾爾帕西諾(Al Pacino)、艾咪亞當斯(Amy Adams)、安妮特班寧(Annette Bening)等,足見他在戲劇圈的影響力。

尤斯提斯說,這次的風波連家人都被捲了進去,讓他必須停下來想一想,往後是否還要繼續。

「但是,我覺得不繼續將是錯誤的決定。」他說。

「這些抗議人士大多數都沒看這齣戲,或者根本沒看完;他們的抗議只是針對一個場景,以及一個形象。」他說:「你看,福斯電視給了一名抗議者整整十分鐘的訪問,我們的戲被這些右翼分子,形容成一群紐約自由派菁英在慶祝川普被刺殺;但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波莉特也同意他的說法:「抗議者大概都只是在電視或推特上看到片段。如果他們看過表演,或讀過莎翁的劇本,就會知道在劇中凱撒被謀殺,導致了內戰以及共和體制的終結。」

卡洛向尤斯提斯提問。(美國筆會提供)

卡洛直接問他:「戲裡這個人是凱撒還是川普?」

尤斯提斯說:「是凱撒。不是川普。」

他進一步解釋:「劇場是個有趣的藝術形式,這種藝術只能在特定的時間與空間中呈現。所以我們的職責,就是讓戲劇看起來能對應我們所處的時空。」

飾演布魯特斯(Brutus)的史托爾則指出:「在這場論戰中,我們可以看到兩邊的不對稱。」

「一種是你要坐在劇場中,用幾小時欣賞一種古老的藝術形式;另一種是你上推特,不花幾秒,就可以看完推文並下評論。所以我們不太可能是贏的那一方。」

被問到選擇以川普形象呈現凱撒,會不會造成整齣戲失焦?尤斯提斯表示:「我認為這個問題,只有看過的觀眾可以回答。但如果你問我,我當然覺得不會。對我來說,川普的裝扮,讓人可以更具體地理解這個類比;就是透過凱撒,去思考民選政治家的吸引力與危險之處。」

飾演布魯特斯的史托爾(右)發言。(美國筆會提供)

捐款湧入 捷藍欲接手贊助

對於贊助遭撤銷,尤斯提斯說:「我完全不擔心。」

他說:「在達美航空與美國商業銀行取消贊助後,各界的關心蜂擁而至,公共劇場收到了比贊助金額多三倍的捐款。」

「在達美航空終止贊助的隔天,我們就接到捷藍航空(JetBlue)的電話,問我們明年起他們可不可以贊助。」

尤斯提斯說:「我從不為公共劇場擔心。我擔憂的是那些財力有限,所以承擔不起政治風險的小劇團。在這樣的風暴過後,可能會產生寒蟬效應,保守勢力會使藝術家們更不敢批評政治。」

他也說:「公共劇場有豐厚的贊助,所以我們有勇敢的特權跟責任,因為如果這樣我們還不能勇敢,還有誰可以?」

《凱撒大帝》導演尤斯提斯。(美國筆會提供)

尤斯提斯也澄清,他並不是想宣揚特定政治立場,他說:「好的戲劇不會只想把所有觀眾導往同一方向,一部優秀的戲劇必然是複雜的,像《凱撒大帝》這樣的劇本,我相信在未來仍會被搬演無數次,也會有無窮的演繹方式,而每個觀眾都可以擁有他自己的詮釋。」

卡洛問他:「在這個多元文化、種族、性別的年代,你怎麼把莎劇帶給大家?」

尤斯提斯說:「這取決於你的作法。我們一整年到監獄、街友庇護所巡迴演出,並觀察觀眾的反應。我們不是想要教導他們,而是想告訴他們:這是我們的作品,希望你會有興趣看看。」

「我們也前往威斯康辛、俄亥俄、賓州與密西根等地表演,我們想要接觸紐約市以外的群眾,並學習如何聆聽他們。」

「但我們還沒有到那些共和黨的鐵票倉,那些為我們選出了川普這位總統的地方。我們還在嘗試。我們不是要去教育他們,而是要去跟他們溝通,並產生聯繫。這才是劇場存在的意義。」

劇場下一步 如何突破同溫層

尤斯提斯說:「如果你看全國的非營利劇場分布圖,你會發現他們大部分都位在民主黨票源的州。我們不如這樣想:不是這些偏共和黨的州拒絕我們,而是我們拒絕了他們。」

他舉去年副總統潘斯觀看音樂劇《漢密爾頓》(Hamilton)的風波作例子,當時演員在謝幕時,公開對潘斯念了一段聲明,引發外界爭議。川普也對此十分不滿,在推特表示演員應該道歉。

尤斯提斯說:「當時有2萬人簽署要杯葛《漢密爾頓》。但這2萬人可能從未看過這齣戲,因為票價實在太貴了,而且不會去他們住的城鎮表演,所以他們根本不可能看到。不是他們杯葛《漢密爾頓》,而是《漢密爾頓》已經杯葛了他們。」

當年《漢密爾頓》在公共劇場排練。(取自公共劇場)

「我們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怎麼突破同溫層,怎麼把我們想說的訊息,傳達給意見與我們不一樣的人。我覺得這個問題非常迫切,而目前我們還沒有答案。」

史托爾說:「我的看法是,其實展現這樣的戲劇與態度,即使只是針對跟我們處在同溫層的人,仍是有意義的。藝術圈裡有些人已感到害怕與退縮,所以我覺得一個擁有相當自覺,並相信自己不需要說道歉的社群,是很重要的。」

無論這次的嘗試是成是敗,四人都認為「無法嘗試」才是最大的失敗。

卡洛說:「我希望所有的藝術家,從小劇團到億萬元的電影製作,你們要勇於讓戲劇繼續上演。」

尤斯提斯說:「而我們絕對要竭盡所能,去支持這件事發生。」

想知道大家究竟在爭論什麼→看完整報導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