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71936/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聖荷西 希望讓未來與歷史共存

納格里公園社區一處建築。(記者張毓思/攝影) 納格里公園社區一處建築。(記者張毓思/攝影)
維多利亞式建築風格的Hensley House位於亨士利歷史特區。(記者張毓思/攝影) 維多利亞式建築風格的Hensley House位於亨士利歷史特區。(記者張毓思/攝影)

隨著聖荷西近年的開發緊踩油門,聖荷西的多處歷史遺跡將何去何從呢?

「歷史保存與開發不應該是相互排斥的。」葛雷森(Brian Grayson)是聖荷西保存行動協會(Preservation Action Council of San Jose)的執行長。聖荷西保存行動協會創辦於1990年,致力於保存聖荷西的歷史遺跡,多年來成績斐然,在許多開發案中都可見聖荷西保存行動協會的身影。然而歷史保存與城市開發彷彿是不可妥協的兩端,隨著Google宣布進駐聖荷西市區,聖荷西的開發腳程勢必越來越緊湊,這是否意味著聖荷西的歷史將在開發的洪流中消逝呢?

「雖然歷史保存與城市開發往往是有所衝突的,但並不需要如此。」葛雷森受訪時強調,歷史保存並不必然意味著反開發,而是希望在開發與保存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他表示,歷史保存並不必然意味著固守舊有的建築,有時候可以透過融合歷史建築元素,或是部分建築架構的保存,讓未來與歷史共存。而這種平衡在歷史性社區中最能看見,聖荷西歷史性社區往往必須在建設成長的過程中,同時保存過往的歷史元素。

●日本城:與中國城有段歷史連結

聖荷西的日本城是全美「唯三」的日本城之一。位於聖荷西市中心附近,六街、七街、Taylor街與Jackson街之間的日本城,其歷史根基其實來自於聖荷西昔日的中國城「Heinlenville」。

聖荷西的中國城歷史悠久。第一個中國城位於現在的聖荷西市中心Market St.與San Fernando St.的交叉口,建於1860年間。這座中國城在約莫1870年間不幸遭到焚毀。歷史學者多認為加州中國城屢遭焚毀,與當時高漲反華情緒有關,如今在San Pedro Square上依然可見紀念中國城遭焚的紀念牌。在市中心的中國城慘遭焚毀後,聖荷西華人與當地的德國裔商人海恩倫(John Heinlen)合作,在當今的日本城附近重建了一個中國城,Heinlenville之名便取自John Heinlen。Heinlenville也成為了聖荷西華人此後的居所。

自從美國在1880年間開始鬆綁日本移民管制後,加州的日本移民便逐漸增加。然而在1900年間,隨著日本的武力威脅日益明顯,美國的日本移民便開始受到更嚴重的歧視與反彈。面對外在的壓力,日本移民逐漸在Heinlenville附近聚集成一個日本的文化中心。在日本移民增加之際,原本Heinlenville華裔青年則紛紛選擇離開中國城,以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到1930年間時,Heinlenville的華裔人口已不到1000人。在1930年間的大蕭條以後,Heinlenville的地產遭到聖荷西市政府收購,早期建築多遭到夷平。從Heinlenville發展出來的日本城,則在日裔美國人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囚禁(internment)中返回後,在聖荷西持續的繁榮。

●納格里公園:建築群各領風騷

納格里公園(Naglee Park)位於聖荷西市區,臨近聖荷西州立大學。這處公園是一個從亨利‧納格里將軍(General Henry Morris Naglee)私人所有地產,發展出來的歷史性社區。納格里為著名的美墨戰爭與美國內戰將軍,他對加州的銀行與葡萄栽植產業也有卓越的貢獻。納格里在1858年定居聖荷西,並且在1847年買下此後演變成納格里社區的140英畝土地。

納格里公園是聖他克拉拉谷的第一個現代城區(subdivision)。在1902年以前,該地段仍為私有土地,在14街與San Fernando St.街上仍可見原來的納格里別墅。這座別墅也是現在僅存的納格里住宅。納格里將軍於1886年過世以後,將該土地傳給兩名女兒。他的兩名女兒與丈夫創辦了開發公司Naglee Park Improvement Corporation,並且於1902年開始對外販售土地。

納格里公園是聖荷西當地第一個利用當代開發與行銷概念的社區,公園社區擁有鋪好的街道、天然氣與排水管道,並且有嚴格的契約規定,包括禁止任何商業用途的建築建設。納格里公園吸引了許多當地著名的商人與地方領袖入住,走入公園社區可以發現每一棟建築接擁有獨自的風格,反映了各自屋主的特色。其中建築公司Wolfe & McKenzie所設計的住宅在該社區最為常見,兩名設計師也都是納格里公園社區的居民。

●亨士利歷史特區:維多利亞是主旋律

亨士利歷史特區(Hensley Historic District)位於日本城南邊與聖荷西市區北邊,E Empire St.與E Julian St.之間的社區。亨士利歷史特區擁有聖荷西地區,密度最高的維多利亞時期建築。亨士利的名稱來自亨士利少校(Major Samuel J. Hensley )與其妻瑪麗海倫(Mary Helen Hensley)。瑪麗海倫的父親柯士比(Elisha O. Crosby )於1848年來到加州,並且為1849年加州憲法大會的成員之一。

柯士比曾短暫地以加州參議員身份居住在聖荷西。瑪麗海倫與亨士利少校在1850年當加州代表前往東岸推動加州建州時相遇,此趟旅程標示了加州重要的歷史里程,瑪麗海倫該旅程的藍色雨傘甚至被當作歷史文物,因為瑪麗海倫在回程時將加州建州文件存於雨傘之中。亨士利則於1843年時移居加州,並且在1846年時參與熊旗起義(Bear Flag Revolt )。熊旗起義由美國拓荒者所發起,旨在反抗當時仍控制加州的墨西哥政府。

亨士利受到陸軍上校佛利蒙(Colonel John C. Fremont)所徵招,並且在戰爭結束後獲得少校的軍階。亨士利在1851年時與瑪麗海倫結婚,然而在亨士利過世之後,瑪麗海倫於1890年搬離聖荷西,而他們在聖荷西的莊園則逐漸被開發成今日的亨士利歷史特區。這個歷史特區的整體建築維持在19世紀末的外貌,有許多義大利式與維多利亞時期風格建築。

●Willow Glen:曾是獨立的小鎮

Willow Glen社區位於聖荷西市區南方,沿著Lincoln Ave附近的廣大社區。Willow Glen直到1936年才正式成為聖荷西市的一部分,然而Willow Glen與聖荷西的歷史密不可分,許多市長與市議員都是Willow Glen居民。

Willow Glen在拓荒時期受到Los Gatos Creek與Guadalupe River灌溉,為相當富饒的土地。1864年當太平洋鐵路來到聖荷西,也連帶推動了當地農業的發展, Willow Glen地區當時以農業為主,當地為大片的啤酒花農地以及果園。1927年時Willow Glen為了抵抗太平洋鐵路原本計畫穿過Willow Glen社區的鐵路計畫,居民聯合動員將Willow Glen升格為鎮(town),成功地將鐵路路線改至現在的北Willow Glen地帶。

隨著Willow Glen人口的增加,以及升格為城鎮以後眾多建設的高成本,Willow Glen終於在支出預算的考量下,在1936年時投票成為聖荷西市的一部分,成為如今大家所認識的Willow Glen社區,而非原來Willow Glen鎮。Willow Glen社區至今仍會舉辦年度的Founders’Day Parades,慶祝1927年到1936年之間Willow Glen獨立於聖荷西之外自成一鎮的獨特歷史淵源。

亨士利歷史特區街景。(記者張毓思/攝影) 亨士利歷史特區街景。(記者張毓思/攝影)
聖荷西日本城熱鬧的商店街街景。(記者張毓思/攝影) 聖荷西日本城熱鬧的商店街街景。(記者張毓思/攝影)
納格里社區看板。(記者張毓思/攝影) 納格里社區看板。(記者張毓思/攝影)
聖荷西保存行動協會執行長葛雷森。(記者張毓思/攝影) 聖荷西保存行動協會執行長葛雷森。(記者張毓思/攝影)
創始於1949年的花園劇場(The Garden Theatre)位於Willow Glen社區歷史性的Lincoln Ave上。(記者張毓思/攝影) 創始於1949年的花園劇場(The Garden Theatre)位於Willow Glen社區歷史性的Lincoln Ave上。(記者張毓思/攝影)
Willow Glen社區歷史性的Edward Maynard House建築建於1892年。(記者張毓思/攝影) Willow Glen社區歷史性的Edward Maynard House建築建於1892年。(記者張毓思/攝影)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