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71626/article-link/

首頁 影藝

吳越被罵翻 沒勇氣再演小三

吳越出演的電視劇《假如生活欺騙了你》。(取材自新京報) 吳越出演的電視劇《假如生活欺騙了你》。(取材自新京報)
吳越出演的電視劇《請你原諒我》。(取材自新京報) 吳越出演的電視劇《請你原諒我》。(取材自新京報)

《我的前半生》大火,戲中演「小三」的吳越因此受矚目,卻也被罵到關了微博評論。吳越表示,在她最初塑造「凌玲」這個角色時,其實並沒有從「第三者」的角度出發,她更想表達的是從愛情到婚姻後迷失的「初心」。但遭遇了這樣的一番經歷後,她說「已沒有勇氣再演這類角色了。」

★談角色:「凌玲」非心機婊

雖然吳越不願認同,但《我的前半生》中的「凌玲」已經成了網上「小三上位頂級楷模教科書」。對此,她很沮喪,「我當時在塑造『凌玲』時只想了兩個方面,一是讓這個人物豐滿,第二就是讓她完成她的功能性——讓陳俊生跟羅子君離婚,這樣劇情才能往後推動。」

首演反派,也很緊張

為了讓「凌玲」的言談舉止更有邏輯性,吳越下了不少工夫。「比如第一場戲,我跟孩子的那段對話,就是我寫的。」「凌玲」沒什麼錢,劇情開始時,她就已經跟羅子君的丈夫陳俊生在一起了。吳越希望透過跟兒子的對話把這些人物的歷史交代出來。「我遇到了非常好的導演和編劇,他們對我的想法很認可,我們一點點地豐富,才有了現在『凌玲』的樣子。從我的角度講,我對她的設置就是她愛這個人,所以她是願意的。但現在大家卻說她是成心的、有計謀的,這我真沒想過。」

而在戲外,吳越曾經發過一條微博,「2016的那個『凌玲』,辛苦不易」。這個「不易」有塑造人物時付出的心血,「一開始我也緊張,因為我從來沒演過反面角色,以前演的都是正面角色,也總演女一號,所以首先我要接受這個角色,還要愛她,正常人一上來都會抗拒這樣的人設,但是我要演好她,就要克服這些。」除此之外,不易也來自生活,在拍攝這部劇的當下,吳越的生活中發生了一些變故,「當時特別感謝導演,他說吳越你任何時候有需要都可以請假,我一邊工作一邊解決自己的事情,很辛苦。那個冬天,我過得不易。」

問她,再遇到這樣的人設,還會接嗎?吳越笑著說:「近期估計沒有勇氣了。」

愛情來了,是忘我的

吳越曾說過「凌玲是很多人的宿命」,「現在很多人說到『凌玲』喜歡提到『第三者』。其實我最初拿到劇本時,點並不在『第三者』上面。我是在想一個人那麼那麼想要一樣東西,而且為此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得到之後又是什麼樣的?我發現生活中,其實大部分人走著走著就離開了。」

接受採訪的前一天,吳越剛剛和幾個好朋友吃過飯,「她們帶著自己的兒子,一個18歲,一個22歲,都要去美國念書,有一個已經是紐約大學二年級的學生,我們在說大人的事情,他們在旁邊特別熱烈地討論在學校會怎樣,美國的教育是怎麼樣的。我就跟我朋友說,你看,這就是恰同學少年。可是等他們到了中年,再回想這個畫面,可能有的人已經離開很遠了。『凌玲』即是如此,吳越可能也是如此。」

她拿自己舉例子,「比如我有一次拍戲等的時間有點久,就有點不高興,後來我想了想,在讀戲劇學院的時候,人家有戲找你拍就不錯了,哪怕等一整天也很高興,現在怎麼等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就要抱怨呢?所以當你越走越遠的時候,有自知的話,回頭看一下,才不辜負年輕時的自己。所以王朔說『年輕有什麼了不起的,你老過嗎?』如果當你老了,還不忘初心,才是最棒的,其實『凌玲』這個角色,我是放了這些東西在裡面的。站在她的角度想,你的兒子怎麼辦?我的兒子怎麼辦?我應該怎麼辦?當愛情來的時候是不分你我的,都是忘我的,等結了婚之後,就有了你的和我的,在這個漩渦裡面就迷失了自己。這是我最感慨的一個地方,所以我特別想在『凌玲』這個角色裡面去說這樣的話,但很遺憾,大家只對『第三者』敏感。」

★談自己:我也算是紅過

戲外的吳越,感情生活也受矚目,被問到如今對感情事業有什麼期許?吳越感嘆,20歲的時候是任性的,慢慢地會發現任性是件很可笑的事情,不可能一呼百應。

自我警惕,不要任性

吳越說,當自己認識到這一點時,就開始改變,「這兩天做採訪,我說了很多『我說』,我剛才還在和朋友說,這樣好像變得好討厭,現在應該是止語聆聽。就是告訴自己不要任性,我覺得完美的感情生活肯定不是自以為是的,放句狠話,自以為是永遠沒有好下場。」

吳越說,要學會尊重,有了尊重就有了友好、相互這些詞,「我以後的生活裡會非常努力地去做這件事。彼此了解、彼此尊重、彼此懂得,而不是彼此的要,彼此的利用。至於我現在的感情狀態,對陌生人不想透露,如果成了好朋友,我一定會告訴你。」

不慍不火,不以為意

從畢業到現在,吳越一直都在拍戲,先後出演了《刑警使命》、《大院子女》、《生死十日》、《中國往事》、《請你原諒我》、《假如生活欺騙了你》等電視劇,但是卻總讓人覺得不慍不火。對此,吳越表示,老是被人說不紅,但她覺得她演《和平年代》的時候挺紅的呀。「問題是紅這件事一定是一時的,沒有人能夠永久地紅,我覺得我也算是紅過了。現在的話,我覺得紅不紅跟我們這個年紀的演員也沒有太多牽扯了。我其實還真沒有特別認真想過這件事,作為演員來說,我還挺順的,劇組也都對我挺好,對手演員也都合作得很好,沒有怎麼受挫。」

娛樂圈年輕的一代小花的崛起,加上如今電視劇觀眾普遍低齡化,火爆的都是仙俠劇,被問到會不會因此受衝擊嗎?吳越說:「我不會受什麼影響,我認為一個時代就要有一個時代的烙印。每個年代都會有自己相應的藝術產生,這個時代藝術圈變成了娛樂圈,有弊端也有優勢。我看了《七月與安生》、《萬物生長》,都覺得很好,我對認真創作的東西沒有界限,只對粗製濫造才有界限。我也喜歡看《哈利波特》,每一部我都要去電影院看,我也喜歡飛來飛去的,如果有優秀的團隊和劇本,我也願意接演仙俠劇。」

★吳越、馬伊琍 當年求學都不順

吳越的爸爸是著名書畫家吳頤人,師從錢君陶,而錢君陶是豐子愷的大弟子。六歲時,她就在爸爸的引導下開始學篆刻,初二的時候曾拿過一個全國篆刻比賽少年組的金牌。但吳越自認在藝術上沒有天賦,「我也沒有那麼熱愛,可能還是比較喜歡動吧!」

而想做演員的念頭,「從我會拿著零花錢去報攤買電影畫報開始,就很羨慕和嚮往做演員了。」以專業課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上海戲劇學院的吳越,上學的過程卻並不順利。幾天前,吳越發了一條微博,寫到「老師,我好高興。」配圖是上海戲劇學院老師佟瑞敏的朋友圈截圖,佟瑞敏說,「當年吳越和馬伊琍的考試都不太順利,如今看到她倆的對手戲,頗見功力,很欣慰。」

吳越大四時,馬伊琍上大一,所以學生時代的兩個人並不熟,馬伊琍考學的插曲也是後來一起宣傳該劇時聊起的,「她告訴我,她在考學的時候,就被刷掉了,後來是佟老師又把她的資料翻出來,把她找回來的。」

吳越自認在學校不是成績最拔尖的學生,但事業上的發展還很順利的。剛畢業時,她就被選中出演電視劇《北京深秋的故事》,並擔任女主角。

「我畢業後就被分到上海話劇中心,當時滕文驥導演的愛人來上海挑演員,有一位老師推薦了我。」吳越在大四時,曾參演過一個電影學院學生的畢業作《上海故事》,導演是喬梁和後來執導過《潛伏》的姜偉,男主角是李亞鵬。「我當時就把這個片子給他們看了,滕導看完直接說讓這個演員來北京。」而吳越的成名作《和平年代》,就是因為導演看過《北京深秋的故事》的片花,直接定下由她主演。(娛樂新聞組整理)

吳越在《我的前半生》中,飾演「小三」凌玲。(取材自微博) 吳越在《我的前半生》中,飾演「小三」凌玲。(取材自微博)
飾演的陳俊生(左)與吳越飾演的凌玲一角,發生婚外情。(取材自澎湃新聞) 飾演的陳俊生(左)與吳越飾演的凌玲一角,發生婚外情。(取材自澎湃新聞)
吳越出道多年,卻一直不慍不火。(取材自新華網) 吳越出道多年,卻一直不慍不火。(取材自新華網)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