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6978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文藝

《專題》新銳畫家蔡書璇 跨流行時尚 年輕人著迷

16日(周日)出刊的世界周刊「封面故事─新銳畫家蔡書璇」。 16日(周日)出刊的世界周刊「封面故事─新銳畫家蔡書璇」。
蔡書璇攝於她的工作室。(蔡書璇/提供) 蔡書璇攝於她的工作室。(蔡書璇/提供)

30歲的蔡書璇(Sue Tsai)是生於紐約的華裔藝術家,她創作壓克力畫,也把自己的繪畫製作成流行商品販賣。她的畫風受到許多年輕人喜愛,Instagram上的粉絲超過15萬人;連流行音樂界都想跟她合作,像是瓦力(Wale)與蕾哈娜(Rihanna)就找她設計單曲封面。

去年她被流行雜誌選入「100名自主女性」(100 Empowered)之列,今年蔡書璇的表現更加勢不可擋,她在6月與女性運動服裝品牌Six:02合作,推出以她為名的限量系列服飾,甫上市一個多月,商品就狂銷到店面斷貨。

蔡書璇曾接受許多美國媒體訪問,西方觀眾對她已不陌生,但接受中文媒體的採訪還是第一次。本報日前對她進行專訪,讓蔡書璇談生活、思想,及創作的心路歷程。

1. 談作品

另一個我 夢想力量交織

記者問:妳的許多畫作中有女性、小孩,但卻從未出現男性,可以請教原因嗎?

蔡書璇答:當初我執起畫筆時,想表達的是自己的心情,我想透過多種方式呈現各層面的我,或者說另一個我(Alter ego)。我覺得自己內心仍像個小孩,小孩對我而言代表創意,我希望自己仍能像小孩子一樣,保有許多夢想及玩樂的心情;但同時我也是一個有力量的女人。所以我的作品,想要交錯呈現這兩種角色。

問:所以這些畫中的人物都是妳自己。

答:對,每一幅畫作都反映了一部分的我。

蔡書璇作品「A Beautiful Mind」。(蔡書璇/提供)

問:這是你沒有畫男性的原因嗎?

答:是,但我不是說以後我都不會畫男性,只是目前還沒嘗試過。

問:我也注意到畫中的女性,與妳都長得很相像。

答:哈,真的是這樣。可是這並不是有意為之的。當我作畫時,我一直想要畫出不同類型的女性,我認為這樣才能讓更多人對我的作品產生共鳴。但是當我畫完後,總會有人跟我說:「這看起來真像妳。」

我覺得這或許是潛意識的影響,有人說,畫家創作的時候,會不自覺的把自己畫進去,或畫出與自己神似的人物,我覺得我的情況就是這樣。

不加包裝 呈現純粹的藝術

問:為何這些女性都是赤裸的呢?

答:我只是想展現一種純粹的狀態。因為我想呈現的是她們的心理與精神層面,而我覺得那應該是一個不加包裝、赤裸的狀態。另一方面,我覺得人體本身就是一件藝術品,女性本身就是藝術的化身。

問:妳的一些呈現手法,讓我聯想到幾位藝術家,像是傑夫‧昆斯(Jeff Koons)、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及草間彌生(Yayoi Kusama)等。

答:是的,他們都是我最喜歡的藝術家。我有一件作品「Art about Art」(2014年),就把所有我喜愛的現代藝術家特色都放了進去,包括傑夫‧昆斯、草間彌生、村上隆、安迪‧沃荷(Andy Warhol)、達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凱斯‧哈林(Keith Haring)、巴斯奇亞(Basquiat),而且這幅畫也是我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

蔡書璇作品「Art about Art」。(蔡書璇/提供)

自我療癒 讓人看到美的一面

問:還有一點引起我注意的,就是妳經常使用明亮或夢幻系的顏色,像是粉色。

答:我喜愛明亮鮮豔的色彩。有時即使我想表現的是悲傷的主題,我還是會採取明亮的顏色,將它以美麗的模樣呈現出來,即使我描繪的是心碎或悲痛的感覺。我想讓人看到美麗的一面。

問:「心碎」似乎是妳的作品中反覆出現的主題。

答:因為我覺得這在女性生命中占了很大比重,就像每個年輕女性都會經歷過心碎的感覺,每個女人都心痛過。生活在這個時代,對女性而言並不容易,所以我想表現的是:這是一個會心碎的年代。

問:妳的意思是被愛所傷?

答:是的。每個女人都會為愛心碎。我想表達的是,即使妳為愛受了傷,這仍然可能是一個美好的經歷,這會幫助妳成長,讓妳成為一個更強壯、更優秀的女人。所以我想表現的是,即使當下看起來是悲傷的,但若把眼光放遠,妳會看到好的結果,這是我喜歡用明亮的顏色、美麗的女人與花朵的原因。

問:這與妳的個人經歷有關嗎?

答:當然有。即使不是我的親身經歷,也是來自我身邊親近的人,來自任何讓我產生感觸的事。

蔡書璇攝於畫展場地。(蔡書璇/提供)

2. 談成長

創意受挫 一度焦慮困惑

問:我讀過一篇關於妳的訪問,在談到「A Beautiful Mind」(2014年)這幅畫時,妳曾說妳必須與焦慮對抗,而且妳曾度過一些非常沮喪的時日。

答:對,我曾經有好幾年都非常焦慮,我相信很多人也是這樣,卻沒有對象可以傾吐。老實說,我會開始畫畫,也是因為我把繪畫視為一種療癒方式,畫畫可以讓我不會一直想東想西。

我會感到焦慮,是因為我總是想得太多,總是無法停止擔憂。但是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我並沒有什麼創傷經歷,我只是會感到焦慮,而畫畫能幫助我放鬆及冷靜下來。

問:您的母親曾告訴我,妳從小就開始畫畫,但進入高中後,因為妳的美術老師,妳放下了畫筆。

答:我不喜歡我的高中美術老師,她對我的批評非常嚴厲,她的教學重視繪畫技巧,但是對創意表現就沒那麼看重,這讓我感到很受挫。

我生長在一個藝術氣息濃厚的家庭,我的爸媽(註:藝術家蔡爾平、莊蕙芳夫婦)都是藝術家,所以我從小就跟著他們待在畫室裡,學著製作瓷器、畫畫。我不喜歡那位美術老師的教法,因為那感覺像是在交作業,然後她會對我的作業給分;但我不擅長這種事,也不喜歡這樣。

所以我從那時起,直到大學畢業後都沒有再畫畫。一直到我25歲,我才覺得我可以不再受他人影響,做我自己想做的事。

問:但那同時也是妳感到焦慮的時期嗎?

答:是的,當時我還不曉得自己想做什麼,所以掙扎了一段時間。我想每個人剛從大學畢業時,都會經歷這樣一段時期,我覺得那段時間對所有人都不容易。

當時我不確定自己接下來的人生要做什麼,所以我設計珠寶,因為那讓我覺得自在。

問:關於設計珠寶的知識技巧,妳是向父母學的嗎?

答:沒錯。但他們設計的珠寶類型跟我完全不同。我設計的珠寶是年輕人取向的流行款式。

對我來說,這是一個能提供我安全感的舒適區(Comfort Zone),我可以在珠寶上發揮創意,雖然我真正的熱情並不在設計珠寶上,但當時那讓我覺得可以有事做,並且開始擁有自己的事業。

事實上,當時累積的經驗,讓我學習到怎麼在網站上銷售珠寶,並讓我了解如何進行公關與行銷。

蔡書璇的個展。(蔡書璇/提供)

3. 談家庭

為獲父母認同 努力不懈

問:可否談談父母及家庭教育對妳的影響?

答:我父親對我的影響比較是在創作方面,他教我如何觀察事物、開啟我的視野,教我如何欣賞大自然及色彩;我母親則是教導我工作態度。他們兩人帶給我不同層面的影響,因為他們的合作模式就是這樣,我父親負責創造性的工作,我母親則非常務實,她是負責想辦法賺錢持家的那一個。

我母親也是我見過工作最拚命的人,在我小時候,我母親經常必須到各地去辦展,或推銷他們的藝術品,有時她把我帶在身邊,有時則是帶我弟弟。從我六歲起,當母親不在家的時候,我就要負責做飯,因為我父親對下廚一竅不通,他是會把整顆雞蛋放進微波爐的那類人。但他們兩人對工作都非常認真、自律很嚴,這種態度深深影響了我。

問:他們是傳統的亞洲父母嗎?

答:不是,他們從不會逼我拚命學習。他們讓我學滑冰、鋼琴、馬術,周日也讓我去中文學校,但他們只是想讓我多方嘗試,讓我發掘自己的興趣。我不擅長在考試上拿高分,這他們也能理解;但他們希望一旦我決定做一件事,就絕對要全力以赴。

所以有一段時間我不知道必須要做到多好,才能獲得父母認同;我只能一直努力,希望獲得他們肯定。現在回想起來,是因為這些努力才造就今天的我。

探索自己的路 父母樂觀其成

問:你大學時讀的是商學院,現在妳決定當藝術家,他們支持妳嗎?

答:我想他們一直知道我會成為藝術家。我母親曾給我看我年幼時寫的一些筆記,裡面都寫「我長大想當藝術家」。我想他們明白,我只是需要時間去探索出自己的路,我終究會走上以創意為生的職業,而他們樂觀其成。

蔡書璇(右)與父親蔡爾平感情甚篤。(蔡書璇/提供)

問:妳在許多作品中,畫了不同種類的花朵。

答:是,這是受到我父親的影響。我父親喜歡蒔花弄草,我很感激他讓我從小就在花朵圍繞的優美環境下成長。在我年幼時,我們本來住在皇后區,但我父親為了想給我一個充滿綠意及動物的成長環境,就像他當年在台灣時一樣,所以我們才搬到長島。

我喜歡花草、動物、熱帶植物、雨林,而我也喜歡到各地遊覽,欣賞各種自然風光和植物,所以這些都出現在我的作品中。

問:聽起來花朵在妳的畫作中,具有很正面的意義。

答:的確是如此,這些花之所以會出現在我的畫中,都是帶有意義的。我畫玫瑰,是因為玫瑰代表愛與浪漫;蓮花是代表亞洲文化;火炬花代表熱情;罌粟花代表和平與永眠。

4. 談事業

網路行銷 奠定成功基礎

問:妳現在的個人網站,是以當時的珠寶網站作為基礎嗎?

答:是的,事實上是同一個網站。當我有了個人網站後,我開始學習如何經營;我透過網站收電子郵件、建立顧客群、利用網路進行公關宣傳,開始認識一些名流,並建立起我的人脈,這一切都是由銷售珠寶開始。

等到我開始把畫作上傳,我發現有一些人喜歡我的畫,於是有段時間,我的網站既銷售珠寶,也賣我的繪畫作品,但接下來我的繪畫作品愈賣愈好,於是我不想再經營珠寶這一塊了,所以現在我的網站上完全是與畫作相關的產品。

不過,有時我仍會遇到一些買過我珠寶的人,她們會對我說:「嘿,妳還記得這個手鐲嗎?」而那是我七年前設計的作品。所以我很高興有一些顧客仍在戴我設計的珠寶。

數位時代 一定要經營網站

問:妳提到網路行銷經驗,一開始妳是怎麼想到要建立一個銷售珠寶的網站呢?

答:我覺得在這個時代,你不需要擁有實體店面,但你一定需要一個網站,因為人們都會上網購物,而且網路也是接觸大量人群的方式。

我懂得如何利用網路,是因為從讀中學開始、大約2000年左右,我就會在網上分享自己跟朋友的照片,那時臉書都還沒有開始流行,我就已經架設個人網站,每周末我會跟朋友聚會,然後就把我們的照片貼出來。

問:2000年不僅沒有臉書,連Myspace都還沒問世。

答:對啊,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當年我應該試著創立像臉書這樣的社群網站,因為當時在我的班上,我的網站真的很受歡迎。大家都會去我的網站,瀏覽周末我們在派對上拍的照片,每個人都想看自己被拍得怎樣,或者是看我們的合照,就像現在的Instagram一樣。

我從小看我的父母透過辦展覽來推銷他們的作品。傳統的方式就是這樣,你必須在實體地點展示銷售,而我也因此建立起對藝術市場的了解。不過,現在已經是人人上網的時代,我的目標群眾又是年輕人,所以如果要推銷自己的作品,我自然會選擇網路,而且這個方式也經濟得多。

問:在現在的網路環境,妳如何讓自己的網站持續受到關注?

答:我認為主要還是靠產品。我讓我的產品與眾不同,而我的產品就是我的藝術創作。我創造受人們歡迎的作品,而人們會想擁有這些作品,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把畫買回家。我的方式是把我的畫作印在較小的商品上,例如T恤、手機殼、甚至是花一、兩元就能擁有的貼紙,所以小孩子或年輕人可以很輕易地用這種方式收集藝術品,還可以帶著走、穿在身上,這是最好的宣傳方式。

如果買主把你的畫掛在家裡,這幅畫就只有他家的客人才看得到;但如果你的顧客把你的畫穿在身上,或使用你設計的手機殼,會有成千上百的人看到。

蔡書璇把她的畫作製作成貼紙販賣。(蔡書璇/提供)

廣鋪人脈 提升作品能見度

問:的確,尤其年輕人特別會注意同儕間流行的事物。我聽說妳也認識許多流行娛樂界的名人,請問妳是怎麼辦到的?

答:當我在設計珠寶的時候,為了增加品牌的能見度,其中一項策略就是接觸那些有影響力的人,希望他們能戴上我的珠寶。如果有人注意到名人身上戴了我設計的作品,他們可能也會對我的作品產生興趣,我的品牌名聲才容易散播出去。

我盡可能去接觸很多人,建立起我的社交圈,並與他們保持來往。有許多認識我作品的人,都是從我還在設計珠寶時,就知道我的存在。再加上現在透過社群媒體,你可以很容易接觸到各式各樣的人,一個名人可以花兩秒鐘傳個訊息,就能跟你聯繫上,他們會說對妳的作品有興趣諸如此類的話,而我會好好維持這些人脈。

打動人心 任何人都做得到

問:你認為其他年輕藝術家能複製你的成功經驗嗎?

答:絕對可以。我從零開始,然後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品牌,如果我做得到,其他人也一定做得到。如今有了社群媒體的平台,你只需要建立一個帳號,就可能觸及成千上百萬的人,你可以上傳一幅圖畫,到了隔天,就會有難以計量的人看到這幅畫,這對於想要分享作品、建立品牌或想要成名的人來說,是再好不過的工具。

問:就像妳的畫「Love Saves」(2012年),在一夜之間,吸引了十幾萬人點閱及轉傳。

答:是的,我覺得如果你把傑出、獨特且真摯的作品放到網路上,就可能引起人們注意,並幫你大量轉發。在這個時代,網路上的東西都很可能迅速被瘋傳,所以我覺得任何年輕人都可能做得到。

問:但就妳的例子,從妳宣傳妳的珠寶開始,首先必須要先有接觸名人的管道不是嗎?

答:對,那時情況不太一樣,當時社群媒體還沒那麼風行,我必須要先接觸到他們本人,所以當時比較困難,我必須要先透過一些可能認識名人的管道,像是他們的公關、經紀人、公司,所以情況與現在非常不同。現在有了推特、Instagram,要與名人產生接觸,比過去來得容易得多。

當時我從朋友、大學同學開始,逐步拓展我的社交圈,我認識許多不同領域的人,而我覺得年輕人應該互相幫助,所以他們在某些方面幫助我,引領我認識一些有影響力的人,而當他們有需要時,我也在其他方面回饋他們,我覺得人脈就是這樣子建立起來的。

作品獲明星青睞 一炮打響

問:談談妳幫瓦力(Wale)設計的單曲封面。你們是怎麼開始合作的?

答:我們原本並不認識。他看到了我的Instagram,然後聯繫我,問我能不能幫他的單曲設計封面。他把那首歌寄給我,我在收到歌曲的同一天,坐下來畫了大約14個小時,然後把作品寄給他。然後在同一周內,這首歌就在iTunes上架了。

他們完全採納我的設計,沒有任何更動要求,這大概是我最輕鬆愉快的一次工作經驗。因為在那之後,當我跟公司、商標或合作夥伴洽談時,過程往往非常繁雜,你必須要得到核准,才能進行下一個步驟,三不五時要配合修改,合作對象又經常有很多意見……所以我覺得這個第一次經驗簡直是把我寵壞了,讓我誤以為事情都會那麼順利。

問:妳也與蕾哈娜(Rihanna)合作過,能否談談當時的經驗?

答:因為蕾哈娜與瓦力一同推出單曲的改編版本,所以瓦力再次請我設計單曲封面。我沒有直接與蕾哈娜接觸,但我將畫好的樣本寄給瓦力,而她也很喜歡這個封面。

知名主持人吉米‧法隆(Jimmy Fallon)介紹蔡書璇為瓦力設計的單曲封面。(蔡書璇/提供)

堅持創作自由 不輕易妥協

問:跟大公司合作的經驗怎麼樣呢?

答:愈大型的公司,合作過程愈困難。因為我的創作自由會受到限制,許多大公司不願意冒風險,尤其是因為我的作品比較前衛。

問:妳的作品算前衛嗎?

答:對大公司來說,是的。因為我畫裸女,還有我選的主題,都可能讓他們產生擔憂。所以我只跟那些願意給我足夠創作空間的公司合作,因為我不想為了得到他們的認可,而降低自己的標準。

問:我並不覺得你的作品那麼具有爭議性。

答:是啊,但是比方說,你不會期待在可樂罐上看到我的作品。他們想要的是符合商業考量的設計,有時候他們甚至不希望使用人物在上面,因為人物可能涉及到種族、性別等問題,他們不想惹麻煩。所以一般他們會採用的都是比較中性、不會引發情緒的商業設計。

瞄準年輕女性 牽手Six:02

問:能否跟我們談談這次與Six:02的合作?

答:我一直都對流行時尚很有興趣。我喜歡衣服、逛街,所以創造自己的時裝系列一直是我的夢想。我已經醞釀了很多年,不過由於實際運作仍會遇到很多困難,還有什麼時機推出也是個問題。這次Six:02主動接觸我,希望我設計一系列的服飾,並且給我很大的創作空間與自由,所以我們共同推出了15樣商品。

問:Six:02選擇妳的理由是什麼?

答:我想他們看重的是我對年輕女性的影響力。Six:02是一個走設計師路線的高端女性運動休閒服飾,主力消費群是年輕女性。而年輕女性也是我主要訴求的對象之一,所以我覺得這個管道很適合推廣我的作品。我們對彼此而言,都是很好的合作對象。

問:他們認為妳對年輕女性具有影響力,是因為妳的Instagram有許多粉絲嗎?

答:是的,我的作品風格也是因素之一。我有許多畫作都以描繪女性為主,許多年輕女性覺得能跟我的畫產生連結,並且受到鼓舞,所以我的作品受到許多年輕女性歡迎,而這也是Six:02選中我的原因。

蔡書璇與時尚服飾品牌Six:02推出合作商品。(蔡書璇/提供)

5. 談未來

自我期許 用作品啟發他人

問:妳願意說說至今為止,妳最大的挫折是什麼嗎?

答:老實說我不覺得我有真的經歷什麼大失敗,我只是有時會感到挫折,因為每天我都在為自己的作品奮戰。當我走進大公司的會議室,然後他們開始指指點點說「我們不能用妳的設計,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而我必須為自己的作品挺身而出,還要想方設法讓對方接受我的意見,這非常不容易。

但無論如何,我想對自己誠實,所以我會堅持自己的立場。如果我只是為了獲得贊助或追逐金錢,我只要照他們說的做就行了;但這樣就不是我了,人們也不會認得這是蔡書璇的作品。我希望當人們走進店裡,看到我的商品時,他們能夠認出這是蔡書璇的風格。

上網分享生活 願做楷模

問:所以妳怎麼定義妳自己?妳覺得自己是青少女的偶像嗎?

答:我希望我可以成為一個啟發他人的人。對象不一定限於青少女,可以是任何人。我之前辦過展覽,來看展的觀眾各種年齡層都有,有剛在學步階段的娃娃,也有老奶奶,我想可能是她們的子女帶她們來的,但我對於自己的觀眾可以涵蓋這麼廣的年齡層,以及不同種族及性別,感到非常開心。

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楷模,讓大家知道你可以完成任何你想做的事,尤其在藝術的領域。因為我覺得在我成長的年代,藝術並不是一件「酷」的事,想成名的年輕人會拚命躋身名流,但從事藝術的人總給人怪怪的印象,這讓我想要造成一些改變,就是:藝術也可以很酷,藝術家也可以像是搖滾明星。

過去很多藝術家都隱身在他們的作品之後,民眾認識他們的作品,但不見得認得出藝術家本人。

我並沒有刻意想變成名人,但這漸漸變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許多人會認識我的作品,是因為我都會把作品上傳社群媒體,同時我也常會分享一些我的生活點滴,或作品背後的故事。

所以我的粉絲覺得他們好像認識我本人,或知道我的一些心情;而不只是看到圖畫,卻對作者一無所知。因為我願意揭露我的一部分,所以人們會喜歡上我這個人,跟我的作品。

蔡書璇的個展吸引眾多人潮。(蔡書璇/提供)

粉絲感謝信 成為前進動力

問:妳與妳的粉絲如何互動?

答:我與粉絲們隨時在互動,他們會寫信給我,我也會盡量回覆。有時我會收到非常感人的信件,而且這些信出現的時機往往都很神奇,在我消沉或遇到阻礙的時候,我就會收到粉絲來信,對我說我的藝術如何改變了他們,或者告訴我他們被我的藝術拯救。只要想到我的藝術可以影響這麼多人,我就會再度湧現前進的動力。

問: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些與粉絲互動的故事嗎?

答:有很多不同的故事,例如有個遭遇過性侵的女孩告訴我,我的畫幫助她從痛苦中走出來;還有一個有自殺傾向的女孩,跟我說她從我的畫中找到活下去的力量。我總是很驚訝她們願意跟我分享這麼私人的感受。

問:妳喜歡聽什麼樣的音樂?

答:我喜歡各類型的音樂,我愛聽節奏藍調、饒舌歌曲,我也聽一些搖滾樂,有時我會聽歌劇,基本上我什麼都聽,我在創作時都會聽音樂。

問:妳在創作時有什麼固定的儀式嗎?

答:就是音樂,還有零食。我畫畫時總是吃很多,像是巧克力、糖果等。我創作時經常會覺得很餓。音樂則能幫助我把情緒抒發出來,所以我會聽各式各樣的音樂,幫助我引導出各種感覺。

蔡書璇與她的畫作「Dollar and a Dream」。(蔡書璇/提供)

與商業跨界融合 有助藝術傳播

問:妳接下來的計畫是什麼?

答:眼下我還沒有具體的長期計畫,但我打算接下來辦一個全國性的展覽,我也想要跟一些大品牌攜手合作,設計鞋子、手提包、化妝品包裝,我的夢想是能在未來幾年內,與像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或古馳(Gucci)這樣高檔的時尚品牌,或是M.A.C.這樣的化妝品牌合作。

問:就像村上隆一樣?

答:他在商業與藝術上的跨界融合,的確是我佩服跟學習的對象。有些人批評村上隆過於商業化,但我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因為這能讓你的藝術盡可能地傳播出去。只要你的作品質感是好的,我不覺得在不同的媒材上呈現,會有什麼問題。但同時這也是為什麼我仍要舉辦畫展,因為我想讓人們有機會看到原作以及畫中的細節。

問:妳認為自己的作品是在進行女性的賦權(empowerment)嗎?妳是女性主義者嗎?

答:女性主義有很多定義,我認為我是個女性主義者,因為我認同許多爭取權力的女性,我認為女性是美好的,女性可以做任何她們想做的事,這也是我的作品中一再出現的主題。

更多精彩文章  請見 世界周刊  (周日出刊,随報附贈)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