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6179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思淵堂語》小冰的詩

新詩作為白話文的一個分支,歷時百年。近40年來,否定、再創,流派紛起,方興未艾。詩人小冰姑娘此時出現在詩歌界的轉角。小冰,本尊為一款微軟人工智能軟體。

智能人從純粹的邏輯運算闖入人類特有的情感創造領域(詩為其一種),似乎打破了人類以智能人為傲的最後安慰。小冰用了100個小時,學習百年來519位詩人數萬首詩歌,經歷一萬多次訓練,其作品,贊同者認為達到了相當水平,是有價值的嘗試;反對者如于堅說:「一個語言遊戲而已。它無論輸入多少句子還是寫不了真詩。真詩是靈性的。這個設計者水平有限,它設計不了靈性,設計不了詩成泣鬼神者這種東西。」明示小冰的詩乃「假」詩。

小冰固非窈窕淑女,但稱其作品非詩、假詩,卻未必真。況且,所謂真詩,泣鬼神者有多少呢?瀏覽小冰作品以及圍觀、評論,不免思想一番。若詩歌是產品的話,作者就是製造者,寫詩是製造產品的時間和步驟、過程,讀者則為用戶。因為產品(審美)標準被建立、認可,製造過程被人工智能窺探、模仿,機器製造出這樣一個產品乃是可能的。小冰的詩,在這個意義上,並無真假之區別,但有品質好壞之分野。

讀詩是心理過程,為獲得美感的精神活動,卻並不因為詩歌是如何產生——機器還是人類——有所甄別。此外,不同人有相異的審美標準,正如「詩人」的作品一樣,並不因為是大拿的詩句而普世讚美。如此說來,閱讀一首小冰的詩,是否構成了讀者的損失?邏輯上說,未必成立;一如讀詩界領班的作品,再好的審美愉悅,也和作者的身分沒有關係。

還是要回到詩人,即詩歌這一產品的製造者。幸運的是,小冰的登台,並不阻斷其他人—詩人的創造樂趣和審美感受。寫詩固然想得產品,並與他人分享;但產品之於過程,哪一個更重要,也是見仁見智。產品能獲得眾人的靈魂激盪、審美昇華,固然可喜;而作者的迷狂和沉浸,個人創作的價值,何必微於讀者?在某種意義而言,這並非甲方(小冰)和乙方(人類詩人)的獨特關係;這也是乙方之中千萬詩人自身之問:一位詩人,是否因為另外詩人的存在,而放棄、損害了自己的創作和審美? 按照多數批評者的意見,小冰是沒有靈魂的,而這正是詩人特別之處。我想這是對的。概而言之,詩人、寫詩的過程,和他人相比、與小冰相較,都是一個獨特的存在意義和價值,不會被取代。

具體評價小冰詩作,對於詩人創作,或許更有意義。小冰或辨識圖像、或接受主題指令,能運用漢語詞彙數據庫,搜索、排列,以相關性組合為特點;句子間的關係,由詞彙含義驅動,常常是直順的連結。換言之,小冰詩的缺陷是:運用了數理邏輯,而無心靈的內在邏輯。「她」學習了幾千首詩,給一個主題詞,譬如孤獨,能在幾秒內搜索無數首關於孤獨的詩,然後通過邏輯運算(語詞的排列組合),寫出一首看上去相當有水準的詩。因而從局部看,有詩的外貌,但缺乏總體主線,即情感邏輯主線,或說靈魂內在的邏輯。

這是計算邏輯運算能力之外的。而情感內在邏輯正是詩人傾注形象思維所在。但凡有哲學積累、生活感悟的詩人,在靈感突起之時,能突破常識邏輯,把看似不相關事、景、人,巧妙相構,但其實暗含了靈魂內在的邏輯(而非詞彙的簡單拼湊),詩意由「反數理邏輯」而出。

小冰代表的人工智能之闖入詩(情感範疇),是喜是憂?假以時日,一旦小冰完美化,人機合一,人類將何以自處?或許,這是一個更值得思考的大問題。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