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6168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人物》琵琶大使吳蠻

吳蠻在演奏。 吳蠻在演奏。
12歲的吳蠻在浙江藝術學校。 12歲的吳蠻在浙江藝術學校。

今年被財富雜誌(Fortune)列為世界上最有權威的女性之一的吳蠻,新近與絲路樂團一起獲得2017年度葛萊美(Grammy Award)最佳世界音樂獎。在這張她與絲路樂團共同製作的唱片《為我家而歌》(Sing Me Home)中,絲路樂團成員分別譯釋出「家」對他們個人的意義,用中文和英文唱出德沃拉克(Antonin Dvorak)新世界交響曲的主題旋律。「家」的意義既保持了獨特的文化和傳統,又跨越了國家和語言的藩籬,令人深深感懷到人類對於家園普世的愛戀和緬懷。

吳蠻在絲路樂團唱片《異鄉人之歌》(The Music of Strangers)的序言中說: 「沒有東方和西方的分別,只是一個地球。」這種以音樂連接世界人類的信念,一方面要超越國家和地域的障礙,同時又要尊重和保持不同文化和傳統,聽來好似矛盾,卻是吳蠻和絲路樂團成員共同奮鬥的理想。我們來看看這位心胸寬闊、志向不凡的音樂家是怎麼形成的。

影片來源:Movieclips Film Festivals & Indie Films

西湖女兒 就讀音樂學院

在文革即將爆發之時,一個女孩出生在杭州西湖旁。父母為這孩子取名頗費心思,最後選了《菩薩蠻》中的蠻字,覺得這字瀟灑豪放,有股刁蠻潑辣的俏皮勁。他們絕沒想到有天這個名字在西方被翻成Wu Man,與英文woman(女人)相近,叫得特別響亮。

吳蠻和弟弟很早就跟父親學國畫念古文。早期的學習導致吳蠻終生酷愛中國古文學,她以唐詩宋詞為作曲的靈感,而走遍世界之後最嚮往的景象仍然是江南的亭台閣樓和小橋流水。吳蠻從小富有音樂感,九歲時被選入浙江省藝術學校,開始學琵琶。文革後北京中央音樂學院公開招考,首度不論出身背景而以能力選拔學子,吳蠻考進中央音樂學院。

一進學院吳蠻就參加新生演出,以《彝族舞曲》琵琶曲一鳴驚人。在附中六年和大學四年中,吳蠻師從鄺宇忠、陳澤民、劉德海等名師,琵琶造詣突飛猛進。畢業後,她被保送入研究所,師從林石城大師,兩年後成了中國第一位琵琶碩士,又參加全國第一次傳統樂器大競賽,榮登全國《山城杯》琵琶樂器之首。

隨著中國日益開放,很多國外音樂會在中國舉辦,這些新思想對年輕學子造成極大的衝擊。由於中國音樂不重視演奏家的個性,而把重心放在曲調和技術之上,新的信息如振奮的號角般呼喚著吳蠻。六四後,校園裡風聲鶴唳,學生個個如驚弓之鳥,音樂學院師生無事可做,吳蠻決定來美國闖天下。

影片來源:CCTV

認識美國 適應多元文化

吳蠻到耶魯大學讀書,結識到也從北京來的王朋。王朋在耶魯做博士後研究,兩人情投意合,順理成章地戀愛結婚。吳蠻在語言中心學習口語、英文寫作和計算機。同學們來自世界各地,走進課堂像是進入聯合國。吳蠻開始領教到美國這個國家的多元性,從基層建立了一份對美國的認識。

她的音樂學院的學長譬如譚盾、陳怡、周龍等住在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附近,都已小有成就,對這位小妹伸出熱情之手。每個周末,吳蠻坐火車到紐約,參加當地的長風中樂團,也與這些學長聚會。這些當時音樂家都富有理想,六七個人擠一輛大巴到各地演奏,不論是大中小學或是社區教堂的音樂廳,他們熱情地傳播中國的音樂,逐漸引起了音樂界的注意。

吳蠻於是被主流音樂界邀請演出,不僅是古典和傳統樂,還有爵士樂和實驗性的音樂團。在這段時期,吳蠻曾為李安導演的《喜宴》和《飲食男女》配音,也正式加入克諾斯絃樂合奏團(Kronos Quartet),與這個現代音樂先鋒到各地演奏。

隨後,吳蠻一家搬到波士頓居住,他們的兒子在此地誕生。

去各國演奏 獲得榮譽

吳蠻和ICM公司簽約,由這公司代表吳蠻安排她在世界各地演奏的行程,直至今日。於是,吳蠻帶著琵琶走進世界知名的音樂廳,包括英國皇家音樂廳、俄國莫斯科大音樂廳、德國貝多芬音樂廳、波蘭剋夫音樂廳、奧地利維也納金色大廳、美國卡內基音樂廳、林肯中心和甘迺迪藝術中心等等。

1998年至1999年吳蠻榮獲哈佛大學拉德克利夫學院的班亭學者獎(Bunting Scholar Award),她是第一位獲得這榮譽的傳統音樂家。在這一年中,她與世界各領域的精英交流,與東方與西方著名的音樂家合作產生了多首琵琶協奏曲。次年,吳蠻獲得古德音樂新人獎(Glenn Gould Protege),加拿大國家廣播電視台為馬友友和吳蠻舉行了頒獎典禮,並轉播他們的大提琴和琵琶音樂會。

接著,吳蠻又與馬友友一起被柯林頓總統邀請到白宮為中國總理朱鎔基訪美的晚宴演奏。吳蠻是第一位進入白宮演奏的中國音樂家。他們演奏的是中國作曲家盛宗亮為他們倆量身製作的琵琶與大提琴合奏曲《中國民歌三首》,深受貴賓主人及場中兩百位達官要人的熱烈讚賞。

創作傳統音樂 推到世界舞台

2003年阿肯色州立大學亞洲和中東音樂研究中心聘請吳蠻為客座教授,搜集第8到12世紀由印度經西域到長安,然後再流傳到日本的一些手抄唐朝琵琶曲譜,製作《光之無限》唱片。在沉寂了一千多年以後,遠古的聲音終於從湮沒西域的浩瀚沙漠中再度響起,聽眾也可以聽到敦煌壁上飛天反彈琵琶的璀璨仙樂。

吳蠻製作的唱片包括《中國的琵琶音樂》、《吳蠻和樂隊:中國傳統和現代音樂》、《來至遠方—琵琶行》等等。她曾到中國西北采風,製作《西北尋根》紀錄片。她創作多媒體音樂會《上古之舞》,集唐詩、書法、繪畫、音樂為一體。她又應卡內基音樂廳邀約籌畫兩場中國傳統音樂會,推出中國鄉土民間音樂。

吳蠻與眾多作曲家合作譜曲,其中包括中國的盛宗亮、劉索拉、周龍、郭文景、葉小鋼和趙季平等,也包括西方前衛作曲家哈瑞森 (Lou Harrison)、格拉斯(Philip Glass)和萊利(Terry Riley)。2004年世運在希臘首府雅典舉行,格拉斯的《獵人星座》推出七國五洲的音樂,吳蠻的琵琶協奏曲代表中國,飄揚在古希臘露天劇場。

吳蠻與馬友友均是絲路計畫的開創者,他們採用絲路沿線固有的樂器,把不同風格的民間音樂推到世界的舞台。他們不斷地出版唱片,在世界各地巡遊演出,包括每年的哈佛音樂會和在林肯藝術中心的盛大演出。搬到加州以後,近十年來吳蠻與朋友和台灣原住民、中亞回族及拉丁美洲音樂家合作,創作多文化多風格的音樂會。

現代音樂人 寬闊世界觀

吳蠻不願音樂受到形式的羈絆,認為現代音樂人對新的事物必須有更大的視野和更寬闊的容量。如果這世界是個鄉村,所有的民族自然都是鄰居,我們要聆聽他們的聲音才能對自己有更深的瞭解,像朋友般圍坐一起創製新聲。這個時代的音樂家除了具有音樂方面的才能和技術之外,必須有一個寬闊的世界觀、敏銳的直覺和無羈的視野,否則不可能意識到創造新天地的可能性。

吳蠻的成就不僅是由於她天生的才能和熱情,個人的努力和執著,最重要的還是她獨特的見解和跨在潮流尖端的視野。吳蠻覺得自己很幸運,中國給予她豐富的歷史文化,音樂學院給予她堅實的知識和基礎,前輩大師們傳授給她深厚的琵琶傳統根底,而美國這個自由而開放的國家也給予她成長的營養和創業的機會,向她顯示了音樂境界之無限。

吳蠻覺得,自己是中國人也是美國人。同時做中國人和美國人似乎並沒有衝突,就像傳統和現代可以在音樂中相會,不同的文化也可以在音樂裡共鳴。她覺得自己就是個跨文化、越國界、走在藝術前衛的地球人,一個把中國傳統音樂傳播給世界的使者。

吳蠻全家福。 吳蠻全家福。
吳蠻與台灣原居民在演奏。 吳蠻與台灣原居民在演奏。
吳蠻(前右一)、馬友友(前右二)與絲路樂團成員。 吳蠻(前右一)、馬友友(前右二)與絲路樂團成員。
2013美國年度音樂家得獎人合影,居中者為吳蠻。 2013美國年度音樂家得獎人合影,居中者為吳蠻。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