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2728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親子》不擠名牌高中 上了頂尖大學

紐約大學是紐約在地的名校。(取自紐約大學官網) 紐約大學是紐約在地的名校。(取自紐約大學官網)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是美國東岸的名校。(美聯社)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是美國東岸的名校。(美聯社)

1998年春,苦等六年後,在廣州白雲機場民航子弟學校讀中三的女兒終於來美,與我和太太團聚。我們在皇后區老人巷的租屋,已容不下一家三口。為讓女兒入讀好學區高中,受良好教育,擁有一個有美好未來的夢想,促使我往好學區購屋,但看了多間物業,皆因超過預算而作罷。最後落腳一個普通學區,兩居室的合作公寓。

入住後打聽,新購房屋的學區高中,竟是原來租處的同一所普通公立高中,我大失所望。仲介聞我怨,笑言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原來,心儀學區的學額不足,多餘的學生須往其他高中插班,新來的學生不得校門而入;反倒是眼前學區學額足,女兒上學不必奔波。

我忐忑不安地領著女兒前往住家學區高中,註冊插班九年級。校務處一位男教師交給女兒九年級的數學和英語試題各一套作測試,女兒僅用40分鐘即答畢,男教師閱卷後說數學滿分,英語及格,建議直接跳級十年級上數學課,英語上十年級ESL,花三年讀畢高中全部課程,最後一年讀AP(Advanced Placement,高等能力分班——大學預修課)。我未及作答,一名同女兒一起參加插班測試,數學卻不及格的女生,對校方安排其插班九年級不滿。她說她來自外州名校,在這場測試中沒有計算器,而我女兒使用了自帶的計算器。男教師旋即取出自己的計算器交給她,並耐心告訴她,計算器僅為輔助工具,學生須自我掌握和運用分步解析數學試題的相關公式,然後計算器才會派上用場,故其測試出錯與計算器無關。該生聞後胸中塊壘頓釋,破怒為喜。但我仍感困惑,猶豫不決。

★讀高中 重在自我學習

校方另一位年長女教師勸解我說,美國是一個包容的多元文化社會,不同文化間碰撞,難免生出歧見,從而使學生產生自我保護意識下的抗辯衝動,校方是理解的。但學生就讀高中,其實並不在於學區是否優良、學校是否名牌,反倒在於學生自我學得如何。即便是普通公立高中,學生本人如果學得好,也會勝過名牌高中生。例如,剛才兩名學生同場測試優劣互見。她又說,美國的高中與大學不同,大學名校生畢業更容易找到工作,而名牌高中畢業生卻不能保證會被名牌大學錄取。

她舉例說,紐約大學(NYU)每年都會只做不說,實際上給紐約各學區高中平均分配錄取新生的配額(Quota),給一所普通公立高中的配額是僅錄取前兩名,所以也被稱為「兩個配額」。給一所名牌高中的配額是錄取前幾名,所以也被稱為多於兩名的配額。試想,一名資智聰穎的優秀學生,在頂尖學生稀缺的普通公立高中,去競爭兩個配額,顯然要比在頂尖學生雲集的名牌高中,去競爭幾個配額,要容易得多。就像古代的田忌與齊王賽馬,選擇更有利於發揮自己優勢的平台,用自己的強項去與他人的弱項競爭,通常會勝出;選擇不利於發揮自己優勢的平台,用自己的強項去和他人的強項硬拼,往往卻會落敗。

她的一席話有如醍醐灌頂,令我茅塞頓開。女兒也高高興興地在該校插班十年級。四年高中學習,彈指一揮間。

2002年,女兒從當地高中以第二名成績畢業,果然順利地被NYU錄取,並獲NYU每年6500元獎學金,還獲柏德基州長獎學金,每年1000元。不過,另一所名校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也錄取了女兒,為競爭優秀生源,給出了每年獎學金加助學金1萬7200元;女兒選擇了後者。我對形同保送女兒進大學名校的地區高中校長表達歉意,因為可惜了一個NYU的配額,校長倒不以為意,回應我說,女兒是該校的驕傲。當初女兒就讀學區高中,沒有硬擠名牌高中,事實證明,這個選擇還是有道理的。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