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27141/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性侵犯在現場」華裔受害者抗議

林天心(右)與抗議學生在史丹福畢業典禮上舉著「史丹福保護性侵犯」的牌子抗議。(記者張毓思/攝影)

林天心(右)與抗議學生在史丹福畢業典禮上舉著「史丹福保護性侵犯」的牌子抗議。(記者張毓思/攝影)

史丹福大學2017年畢業典禮,又見校園性侵抗議。華裔性侵受害者林天心(Jacqueline Lin)與五名學生在18日畢業典禮上,高舉「我的性侵犯就在現場」以及「她的性侵犯正要畢業」等牌子,抗議校方對校園性暴力的應對方法。

史丹福校方自從游泳選手特納(Brock Turner)的性侵案後,便受到學生與社運團體極大的壓力,許多性侵受害者指控史丹福校方的性暴力案件裁決機制不公。2016年的史丹福畢業典禮在特納性侵一案後,成為了許多學生抗議與發聲的平台。

2017年的畢業典禮也不例外。「今天我的性侵犯要畢業了,在我們慶祝之際,我認為學生與家長需要知道學校縱容性侵犯的問題。」林天心受訪時表示,自己曾在校園裡遭性侵,然而校方處置方式令她非常痛心。

「學校表現出中立的樣子,但他們在乎的其實是學校的形象。」林天心表示,學校曾允許她的性侵加害者任意更改口供,甚至接受了每一個不同版本的口供。她說:「這根本是湮滅證據。」

史丹福副校長杜爾(Persis Drell)在5月31日的一封公開信中,表示史丹福在2016年2月開始的第九條試行程序(Title IX Process),總共接獲36件性暴力案件投訴,其中29件已走完調查程序。29件案子中,其中8件進入公聽會、14件和解,其餘七件則顯示受指控人沒有責任。

然而林天心對於學校將新的第九條程序視為進步相當不以為然,並表示和解案例的比例之高,只顯示了學生不信任學校的公聽會。「他們只是想要讓學校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有所進展而已。」她強調,希望史丹福的性暴力受害者能夠仰賴真正透明且獨立運作的裁決機制。

18日畢業典禮當天可見林天心舉著「史丹福保護性侵犯」、「我的性侵犯就在場」的牌子,同行抗議的學生則舉著「她的特納要畢業了」、「他是宿舍助理(Resident Assistant),他的萬能鑰匙可以進入158名學生的住所」等牌子。

林天心曾向巴洛阿圖線上表示,在2015年8月時遭到宿舍助理性侵,事發後她透過校內管道申訴,然而內部公聽會判定該嫌犯無責。

林天心說:「我希望學校把學生擺第一,而不是形象。我們是私立學校,學校有那個錢去聘用真正適任的人去監督程序,只是在於他們願不願意這麼做而已。」

記者在截稿前未能獲得史丹福校方回應。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