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27030/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一帶一路」拖垮中國 是否危言聳聽?

中國正加速推動「一帶一路」戰略,被中國輿論捧為中國人提出的第一個全球戰略,而國家主席習近平則被稱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具有全球視野大全球戰略眼光的國家領導人」。然而,西方學界看法截然相反,他們斷言,「一帶一路」可能是拖垮中國的戰略。

美國前副總統白登、副國安顧問厄利.拉特納(Ely Ratner)上周在華府一項研討會說,「如果美國的戰略家希望制定一個戰略,拔掉中國崛起的閥門,窮盡中國的資源,這個戰略的操作絕對就像『一帶一路』」。究竟是中國輿論屈從當局政治需要,因而一葉障目,不見泰山,或是西方國家蓄意危言聳聽,唱衰中國?

按照北京當局描繪的藍圖,「一帶一路」涵蓋全世界44億人口,超過65個國家參與,占全球總面積66%,全球GDP經濟規模30%,總建設投資估計達8000到9000億美元,並帶動機電工程、運輸貨運、國際貿易、金融貸款等需求,確實稱得上全球歷史上投資規模最大的戰略,稱為中國版「馬歇爾計畫」,實不為過。

對這一戰略,中國輿論多聚焦它的美好前景,包括輸出中國過剩產能和投資能力,擴大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朋友圈」和影響力等。而上月中旬在北京舉行「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多達130國家領導人或代表出席,更讓中國輿論相信,在美國總統川普倡導「美國優先」,推行「逆全球化」政策的時刻,中國正成為全球化的領頭羊,「一帶一路」戰略「得道多助」

但是上月發生的兩起事件也提醒中國人,不能視西方學者一再提醒的「一帶一路」戰略風險是唱衰中國而置若罔聞。一件是「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落幕不久,在「一帶」必經的中東和中亞地區風雲突變,沙烏地等多國突然宣布與卡達斷交,令中東局勢劍拔弩張。由於卡達是最早與中國簽署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備忘錄的國家之一,中國也與沙烏地、埃及等國交好,中東風雲突變,使中國與各方交好的中立政策面臨考驗,「一帶一路」的安全成本加重。

另一事件是上月25日,兩名中國人質在「一帶一路」經過的重要國家巴基斯坦,遭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綁架後殺害。儘管中國輿論刻意宣傳兩人質是因受南韓「邪教」指使,在當地傳教而被殺害,試圖降低大陸民眾前往巴基斯坦投資的恐懼,但巴國時局不穩,針對中資企業的襲擊此起彼伏,卻是不爭的事實。中巴經濟走廊儘管是「一帶一路」戰略的示範工程,但同時也風險巨大,既面臨巴基斯坦內部極端勢力威脅,又遭神學士武裝力量恐嚇,還有巴基斯坦宿敵印度極力阻撓,未來如何絕處逢生,還是未知數。

中國在巴基斯坦和卡達的遭遇,可說是「一帶一路」戰略風險的縮影。若不能做好風險管控,中國大筆投資很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這也是西方國家投資者不看好的主因。

美國亞洲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納德吉.羅蘭(Nadege Rolland)在她的新書《中國的歐亞世紀?─「一帶一路」倡議的政治和戰略影響》中提到,儘管幾乎沒有一位中國學者敢在公開場合批評「一帶一路」,但很多人私下卻認為,當局這個項目「太自負」、「野心太大」。

她在書中著重探討「一帶一路」的四大風險:其一,沿途國家恐怖組織可能會對中國項目帶來威脅。中國也可能被迫捲入當地種族、宗教、領土爭端中。其二,中國對歐亞大陸的多元化和複雜性缺乏應對經驗。其三,由於「一帶一路」投資的區域多不安全,收回投資回報基本不太可能。其四,來自其他大國和當地國家的負面反應。這個戰略不僅讓美、俄、印、日等國視為建立區域影響力的競爭對手,沿途一些小國也有風險,包括政權更替及當地人對中國日漸增長影響力的擔憂。

因此,「一帶一路」即使不一定像西方學者宣稱的「拖垮中國」,但至少目前看來它的政治意義似大於實際投資計畫。而「一帶一路」如何避免變成「一帶一陷」(One Belt and One Trap),中國投資數百億美元,回收卻遙遙無期的浪費資源項目;如何避免一些中國公司利用「一帶一路」名義擺脫國內資本控制,以「走出去」為名把資金轉移國外,北京當局還有許多功課要做。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