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2295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專題》 6月新娘 華埠嫁女中西合璧

中國紅的婚紗,東西合璧。(「Lizadia來」/提供) 中國紅的婚紗,東西合璧。(「Lizadia來」/提供)
市政廳婚禮,別緻有意義。(「Lizadia來」/提供) 市政廳婚禮,別緻有意義。(「Lizadia來」/提供)

西諺有云:4月陣雨5月風暴,6月結婚新人樂。去試做盤頭那天,小晗並不知道趕上了很多人搶做「6月新娘」(June bride)的結婚旺季,韓裔髮型設計師倒是忙而不亂,麻花辮盤頭的造型一出來,母親「嘩」一聲說好,捧著小晗的臉,左看又看。透過紐約法拉盛那家美容美髮店大玻璃窗射進來的陽光,小晗看見母親的眼睛在濕潤。

亞裔新娘頭 自成風格

為了越來越近的婚禮,小晗跟母親特意回瀋陽一次,買了一些國貨生活品,挑到一塊小晗喜歡的布料,跟親戚朋友聚餐報喜訊。母親特意去燙了一次頭髮,「每次都攢著回國才燙,因為又便宜又好。在美國堅持一年,只是修修剪剪。」像很多節衣縮食的打工族一樣,做髮型似乎是奢侈品。從華埠走出來,頂著沒有風格的黑頭髮,表情淡漠的黃皮膚的族裔,構成老美眼中對華人新移民的刻板印象之一。而小晗這一代與母親的最大不同,從華埠以及周邊近年來湧現的一家家美容美髮形象設計店受熱捧,可見一斑。韓劇熱播的這十多年,新移民社區的年輕人似乎在韓流與美國範之間找到一種自己的風格。適合亞裔髮質和面容的髮型設計,的確令人過目難忘。

夾上頭紗,造型完成。(Infore/提供)

 

在法拉盛154街上的美髮沙龍Infore,黃頁評價網Yelp上得四顆星。這已經不是亞裔青年摸不清自身形象定位的年代,所謂「歐美風」不再被單純追捧。去團購網Groupon上找丟(deal),在美容理髮區塊,也不乏像這樣一批亞裔業主開創的形象設計店,吸引到越來越多金髮碧眼的顧客前來體驗。

店主J留著修剪平順的亞麻色染髮,對時尚有獨到看法。她會說:「不要照抄誰的髮型…讓我們的設計師看看你的臉型」。亞裔臉有較扁平的三維,在她看來,跟高加索人臉架之不同,會更適合精緻一點的盤髮。「一些新娘子過來說,我要做這個照片裡比較簡約自然(natural looking)的髮型。歐美人頭髮自然卷,臉比較立體,對她們好看的,未必你這麼做也好看。」

小晗留長髮,自從來美國,一直保持黑髮自然色。對於想做新娘盤髮的顧客們,J會建議,盡量把頭髮留起來,不要隨意剪;如果想染髮,提前三四個月開始做,「因為一些染髮的層次,要分幾次,漸漸地做出來。」在圖片社交網Instagram上,她關注紐約形象設計界的寵兒、華越裔髮型師Guy Tang的帳號,尋找各種髮型和染髮的靈感。

「盤髮應該是婚宴前最後一步,這時候新娘子應已訂好婚紗和妝容,配合一起來設計髮型。」J希望新娘子自己先做功課,而不是跑到店裡問:「你們覺得我應該…?」

小晗知道自己要什麼,她跟髮型師的合作也愉快而順利。在另一家店,她做了一個月的新娘護膚按摩套餐,體重管理得當,想來應會在婚照上呈現最完美的狀態。

紀念地拍婚照 拒絕套路

在小晗和未婚夫選擇的外景攝影點中,只有曼哈頓唐人街、布碌崙大橋算是紐約知名。她希望攝影師呈現兩人初識於橋上的6月天,和風輕拂,兩人眼底電流竄動。時值結婚旺季,大眾景點被雙雙對對的璧人塞滿,是可預料之事。倒並非刻意躲開知名景點,小晗是這樣想:老家有同學都來美國旅遊兩三次了,明信片式、大路貨的景點照,拍了放在朋友圈有啥意思?未婚夫也表示同意,高樓大廈、現代風情,國內現在不缺;曼哈頓下城唐人社區的古舊面貌,有一種歷史停駐的悠遠味道,談戀愛的時候他倆經常去喝茶,倒是也有紀念意義。

拍婚照不一定要選著名景點,對新人自己有意義就好。(「Lizadia」來/提供)

可母親從唐人街找來的攝影師,一看樣片,他們就不喜歡,還是自己在網上隨意瀏覽後約到一位。在他們看來,那個攝影師把唐人街拍得毫無新意。而他們想要拍出新舊交替的感覺。

「多瀏覽不同的攝影師網站,明確自己喜歡的風格。」這也是紐約獨立攝影師Peichao Lin(Nadia)的建議。2013年她創建了「Lizadia來」工作室,從新生兒攝影切入市場,拓展到市政廳(City Hall)註冊照、情侶照、婚前(pre-wedding)照、婚禮照、孕婦照等商業領域。她建議新人們,在確定攝影師之前,最好就要明確自己喜歡的風格,「如果你喜歡某一種經典、暗沉的風格,拿樣片給你找的攝影師看,他們可以提前做好準備,拍出讓你滿意的效果。」

這就像預算不高的新人,拿著蒂凡尼(Tiffany)經典的六爪獨鑽訂婚戒樣式,找華埠的珠寶商去訂製。

Nadia發現,一些留學生新人的首選,會找一些很少接觸亞裔新移民、中國留學生的攝影師,「但他們未必了解你跟鏡頭的互動習慣。」有一些華人客戶無法忽視鏡頭,若想拍出自然難忘的照片,就更考驗攝影師的功力了。如果去做婚禮拍攝,她和團隊會根據新人所想要達到的效果、以及結婚日的流程,設計出一套當日所有可能出現的場景和畫面的拍攝方案,預先讓新人進入狀態。「相比之下,美國人的表情較為放得開,很少這麼做。他們結婚那天比較在意盡情享受婚禮過程。而華人更希望在每一個重要的環節,都能補抓到精彩瞬間。因此更需要攝影團隊的預先計畫,並結合現場的情況靈活變通。」她說,這種攝影師和新人之間的期待與關係,在華人中很不一樣。曾經有客戶表示找老美攝影師是為了拍出自然的效果,片子到手,又承受不起這種「自然」,覺得失望。

Nadia說,後期製作,美國人的攝影室做得相對比較少,大致是色調調準一下,不怎麼做精修。「老美新人通常也不會說,你給我手臂修得細一點,臉修小一點。」

必穿白紗?旗袍漢服也美麗

法拉盛Rahel Wedding group的攝影師Hyunsuk Kim也認同,主流市場精於後期製作的婚紗攝影室並不多。翻閱他的樣片集,金髮白人模特兒穿著他夫人李明恩設計的婚紗,夢幻般美麗,吸引很多亞裔新人來找這對夫妻檔租買婚紗和拍婚紗照。

一年前參加母親朋友女兒婚禮的時候,小晗曾經幻想過自己一身白色婚紗的模樣,在馬里蘭的海灘,金色夕陽中…新娘頭紗飄飄被愛人挽住腰的電子訂婚照躺在郵箱收藏夾,她翻出來參考過幾次,也去他們推薦的那家婚紗店試穿,但發現效果平平,自己的身材和風格似乎不適合。

凱辛那大道上以訂製和修改旗袍聞名的百年老字號—上海鴻翔名店,令很多挑剔的華人新娘心悅誠服,甚至有婚紗攝影店的老闆娘來找老闆朱師傅,用旗袍的白紗料子做成婚紗。旗袍領、美人魚尾,適合亞裔的修身剪裁,照片裡的老闆娘看起來豐韻又含而不露,渾然一個中式西派的美人。

朱師傅還給馬來西亞裔的美國新娘,用紅底雲龍紋的綢緞,做曳地長裙。新郎一身白襯衫、黑領結和黑色無尾禮服,站在邊上,東西合璧。

上海鴻翔名店內,翻領兩截式鳳仙裝,是婚禮敬茶環節新娘常穿服飾。(陸怡雯/攝影)

因未婚夫已經在廣西老家訂製了一套改良藏青色中山裝,小晗根據它的顏色和樣式,選了一塊紅底藍白花的絲緞料子。母親推薦的師傅她去見過一次,「可惜她固守傳統結婚旗袍的做法,對我這塊面料,從顏色和風格上把握不了。」

在鴻翔,客人一進來,聊幾句話,辨個性識喜好,朱師傅就能知道大致推薦什麼面料、款式,邊聊邊進一步調整,直到得出最終方案。新娘不喜歡傳統金紅色調,不想做成一眼即可望出的新娘裝,他便推薦四季花圖案深紅面料,30年代老上海經典式樣—圓立領、長下擺,對腿部若隱若現顯露的開衩、修身又不緊繃的腰臀線和胸圍—至今未褪流行的款式,婚禮過後還能日常穿著。「那時候的上海,旗袍正是上得了廳堂,下得了街頭的裝束,從名門閨秀、小家碧玉,到市井婦女,都有好幾件。」在他手下,中式新娘的低調性感,隨著十多道量身工序、精巧剪裁和耐心製作的成品,在款款移步中搖曳生姿地體現。

儘管仍在尋覓一個信得過的師傅,小晗也已經放話朋友圈:「睜大眼,等著來自紐約的旗袍新娘放閃!」她說,有一對朋友穿漢服拍婚照,效果把她驚艷到了,也有美國朋友真心贊好看。

撒紅包的喜宴?有情不在錢多

小晗並不是有多想表現與眾不同,她也喜歡閃閃發亮的鑽戒,想要度假勝地的蜜月,對動輒十幾二十桌的婚宴並不排斥。「只是這邊親友少,一桌就請完了。」在美國,只有單身母親和舅舅一家。她甚至動念是不是隨意吃一頓飯就算了。

北方大道上的金城酒家,可承辦16到18桌的酒席,一桌6到10個人,長桌可坐20幾人,在華社不算大酒樓。但跟長島北岸、可承辦40多桌,有17世紀主題壁畫和水晶枝形吊燈的知名婚宴場所Leonard's Palazzo合作,提供粵式酒水的服務,東西混搭,有特色。小晗聽朋友一說,有點動心。但只辦一桌的話,母親指定在曼哈頓唐人街。她在包厘街找了算命師,按新人的生辰八字算出黃道吉日,只等找到合適的酒樓下訂金。「吃一桌,也要有個樣子。」母親移民十幾年,生活、工作、交友圈子,都在唐人街附近。而她身分「辦」過來才兩年,需要訂老美的場子去款待的朋友,也湊不滿小半桌。

在愛烈治街的美美花鋪主要承辦福州人的婚禮司儀服務。少東主君君做司儀,見慣了福州人婚宴辦幾十桌的大場面。她說,在華埠,福州人社區比較大的怡東樓,最多可以辦到70幾桌酒席。廣東人去比較多的金豐酒樓,可辦120多桌。美美花鋪的生意遍及紐約三大華社,唐人街經常去的還有麒麟金閣、東來酒樓、敬賓樓等。法拉盛能承辦較大酒席的餐館,像東王朝、君豪、牡丹、木蘭、明都、敦城等,布碌崙八大道附近的海悅酒樓、金皇廷、迎賓大酒樓等,也常見他們團隊的身影。

君君(右)最享受當司儀主持婚禮的時刻。(美美花鋪/提供)

小晗跟母親去吃過福州人和廣東人的喜酒,對那種大排場印象深刻。特別是前者,紅包、首飾,新娘子似乎有收不完的禮。

給兩邊雙親和七大姑八大姨敬茶的同時,新娘這邊收紅包、金手鐲、金項鍊、金戒指,司儀那邊唱念誰又給了個大紅包和幾件金飾,把氣氛推向一個個高潮。而之前男方送的訂婚彩禮,傳統金飾以外,西式的鑽石訂婚戒指和對戒,現在也流行。蒂凡尼的鑽戒、卡地亞(Cartier)的手鍊…所有首飾加起來,十多萬元不稀奇。

君君說,禮金部分,福州人傳統上會給3萬3333元的紅包。「條件好一些,給5萬3333元,6萬3333元。」福州方言「3」與「生」諧音,寓意多子多孫。不過,近年來婚俗也在改變,「男女要是情投意合,一分錢不要的也有。」她表示,通常是男方給女方家禮金,女方闊氣的,現在倒過來給也有。

在彩禮上,小晗跟母親商量,適可而止就好。她問了父親現在瀋陽的行情,「好像也沒有統一的標準。」

婚禮經濟 華埠一條龍

母親帶著準女婿去過一次唐人街的首飾店。「他什麼都不懂,分不清訂婚戒指和結婚對戒。」在中國,除非較新潮的都市人,一般也不興訂婚戒。一天睡得迷迷糊糊間,她察覺未婚夫在用一根線擺弄她的手指,當時沒留心,原來他在量她的指圍。

接受求婚後,小晗自己也經常逛首飾店。堅尼路的麗興恆生、六福珠寶…還有一些共租一家店面的首飾鋪。有一次她在一個香港移民的鋪子看見一玫公主型碎鑽圍繞的鑽戒,老闆用計算器根據克拉數一算,才3000多元。「比47街的珠寶一條街便宜多了!」跟蒂凡尼等品牌店比,更是幾倍的差價。

適合亞裔新娘的珠寶首飾,精雕細琢。(陸怡雯/攝影)

在君君看來,婚慶業現在是唐人街的支柱行業之一。「你去看,花鋪、喜帖、喜餅、婚紗店、酒樓、珠寶首飾店,應有盡有。」在福州人結婚最旺月的5月,美美花鋪的訂單已經接到了11月。有8月要結婚的找他們,她只好婉拒:訂滿了。

花鋪提供從酒樓布置,包括舞台、地毯、燈光、花,氣球牆和氣球拱門,到調酒和歌舞魔術表演的一條龍服務。婚禮通常在夜間6、7點開始,10點多結束。「下午2點左右,請的幾個高中生助手放了學到酒樓,開始布置酒樓。散席後,他們也幫忙撤台、收尾。一場婚宴,100元工資以外,能收到三、五十元的利是。君君是白天在家帶兩個孩子的全職媽媽。花鋪的工作人員也都是日間全職學生或上班族,晚上出來做副業。「這個行業不需要全職。」她笑言。她做一場司儀,從新人那裡收利是少說100元,150元、300元也常有。而之前新人下訂單,一場往往都有幾千元。

15年前父親開辦美美花鋪,「那時候婚宴很簡單,訂酒樓、司儀、DJ和花,如此而已。司儀是誰,甚至當晚才知道。」這幾年,新人們的要求促使婚慶業改革。她開始做新的舞台設計和燈光。婚禮上的布置和裝飾材料,看淘寶上流行什麼就馬上進。也會在微信推廣生意。「現在的客人,要求預先知道當天如何進場,訂什麼樣的花,做什麼遊戲。還要求玩最流行的遊戲。」

Rahel Wedding group的Kim也說,如今新人們對婚紗的要求提高。該集團在韓國有三家分店, 2013年進駐紐約。「30年前,韓國曾經向台灣學習婚紗攝影,如今我們回頭看台灣同業,感覺有點落後了。蘇州虎丘婚紗一條街,各種式樣的婚紗都能找到,我們也向大陸工廠下單,可惜製作回來的樣品,質量上通不過夫人李明恩的法眼,細節比較粗糙。」他們在紐約設計潮流前沿的婚紗,發回韓國製作,每季都有新品推出,讓他們這裡走出去的亞裔新娘形象不落伍。

對小晗來說,在華埠的確也是可以找到「大日子」裡她需要的一切產品和服務,並且價廉物美。或許只有未婚夫的一雙鞋,她會到JCrew的官網去訂購。

 

更多精采報導,請見明日隨報附贈的《世界周刊》

上妝盤髮的新娘子。(Infore/提供) 上妝盤髮的新娘子。(Infore/提供)
市政廳拿號註冊結婚。(「Lizadia來」/提供) 市政廳拿號註冊結婚。(「Lizadia來」/提供)
鴻翔名店的一面牆陳列各色旗袍面料。(陸怡雯/攝影) 鴻翔名店的一面牆陳列各色旗袍面料。(陸怡雯/攝影)
一對璧人喜結連理。(美美花鋪/提供) 一對璧人喜結連理。(美美花鋪/提供)
酒樓舞台設計,新穎時尚。(美美花鋪/提供) 酒樓舞台設計,新穎時尚。(美美花鋪/提供)
海灘婚宴,浪漫唯美。(「Lizadia來」/提供) 海灘婚宴,浪漫唯美。(「Lizadia來」/提供)
曼哈頓堅尼路和勿街交口,珠寶店連成片。(陸怡雯/攝影) 曼哈頓堅尼路和勿街交口,珠寶店連成片。(陸怡雯/攝影)
堅尼路上珠寶店成行成市。(陸怡雯/攝影) 堅尼路上珠寶店成行成市。(陸怡雯/攝影)
勿街的喜帖店,琳瑯滿目。(陸怡雯/攝影) 勿街的喜帖店,琳瑯滿目。(陸怡雯/攝影)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