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2294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專題》 跨國娶親 婚前協議一波三折

百年修得同船渡,一張婚紙千斤重。(Pexels) 百年修得同船渡,一張婚紙千斤重。(Pexels)
婚姻不僅是兩個人情感的連結,也牽涉到雙方的財務契約。(Pexels) 婚姻不僅是兩個人情感的連結,也牽涉到雙方的財務契約。(Pexels)

「親愛的,我們交換過去六個月的收支細目,怎樣?」

「那你不把離婚協議書也給我看看?」

回憶起這個場景,劉青(化名)做出擦汗的手勢。婚前協議過程猶如一場兩性戰爭,分頭打腹稿,一條一條地談。眼看光明在眼前,又功虧一簣。

收支細目 該不該交換?

知道他要作婚前協議,女友的牴觸情緒幾乎是通過「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式發作。「既然你的財產歸你,也不需要全部負擔我的開銷,我怎麼花錢,幹嘛全讓你知道?」

想想似乎也成理。只是前妻動不動買名貴手袋和化妝品曾致刷爆卡的記憶,令他「十年怕井繩」。前妻是從東亞某國「跳機」的美麗空姐,兩人相識一個月後閃婚,婚後六年的某一天,劉青收到她訴請離婚的法庭傳票。結果是,前妻拿走紐約長島的大房子,而共同帳戶上的錢本來也已被花得差不多。

「如果雙方婚後財產和收入完全分開,披露最近半年的收入支出細目,倒是無此必要。」針對這個問題,加州庫比蒂諾(Cupertino)家事法律師賀秀娟建議一分為二,「而如果婚後兩人有共同的帳戶來支付生活費用,批露收入支出細目,有助於彼此瞭解對方的生活水準及價值觀。」她表示這也不是法律上的硬性規定,具體怎麼操作,宜視當事雙方個人情況而定。

劉青說,婚後兩人肯定要有共同帳戶,財務上不會完全獨立。不過他也知女友消費習慣當屬健康。這一回合,兩人交換了信用報告,算是彼此讓一步。

離婚協議 宜合理交代

至於離婚協議,女友也沒真的逼他拿出來看。劉青曾以自認為合適的方式,籠統提過給前妻贍養費的大致數額區間,以及要付多少年。「拿出協議書嘛,總感覺怪怪的。」只是女友一臉嫌棄地說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慌得他連忙找一不很相熟的朋友,不顧冒失地問:你經歷過這些事,你說說,是不是真的有必要完全披露離婚協議?

「她要看就給她看嘛。」朋友的離婚協議中有撫養孩子費用部分。但決定送孩子上私校是後來的事,相關的教育費責任,協議上並沒提。聽他得意洋洋道來,劉青覺得對自己沒參考價值,只心想他「現任」真不容易。

賀秀娟律師的建議是,從大原則來講,協議中涉及跟當前婚姻有關聯的部分,還是應該充分披露。「如果再婚的一方要從婚後的收入中來付贍養費(alimony)和孩子的撫養費(child support),披露之前的離婚協議,有助另外一方瞭解雙方婚後的經濟負擔。」

賀秀娟律師。(賀秀娟/提供) 賀秀娟律師。(賀秀娟/提供)

隱性債務 小心被拖累

現在想來,女友或許因為「成謎」的離婚協議而心存芥蒂,甚至進而聯想他有其他負擔也不是沒可能。劉青一廂情願以為:擁有一份「資深碼農」的收入,扣除贍養費,他仍能提供未來妻子一份舒適的生活。有什麼必要多解釋?「反正我的房子,也加了她名字。」

「房子上還剩一多半貸款吧?你會不會欠『別人』太多,突然付不起,要我抗?」女友的玩笑話其實帶幾分猜忌。

劉青承諾,用來償還房貸的共同帳戶,將由他主要供款,依收入比例還多加一部分。女友也須承諾慎用聯名卡刷他所謂「只有女人看得懂」的消費。

他聽過離婚前夜最黑暗的故事之一,是配偶天天豪賭,然後玩消失,留下一屁股債。前妻沒做得那麼絕,女友顯然更單純。但還是得約法三章:婚前和婚內的個人債務,必須明確歸屬。劉青記得,女友答應這一條最為爽快。可見她擔心。

在紐約、新澤西執業,具有豐富家事法庭訴訟經驗的王恆律師指出,作婚前協議時,很多人重視財產披露和約定,忽略了債務披露和約定,卻不料隱患重重。以婚內產生的債務為例,「若一方聲言這是為家庭產生的債務,法庭很可能採信為共同債務。」他也指出,「假設債務是因為一方生活方式或個人生意而產生,比如為餐館裝修作貸款,配偶沒有獲得利益的情況下,法庭有可能判決是個人債務。」但法庭也有判決個人在婚內積欠的卡債、汽車貸款等,雙方各承擔一部分的情況。

自我保護 財產巧披露

王恆指出,一份有效的婚前協議,必須盡量披露雙方財產和債務實情。「法庭裁決婚前協議無效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便是遺漏、隱瞞,或披露不實的財務信息。」婚前協議中的清單A(Schedule A)、清單B(Schedule B),供雙方一一列明各自所有婚前財產和債務(assets & liability)。而就財產來說,他表示,若有不完全披露,「幾百元小數額可能還不太要緊。」但如果在1000元以上,且為有形資產,牽連婚前協議被法庭視作無效的風險就比較高。

現實中,越有可能對數額高的財務有所隱瞞,對完全披露原則抱疑的,恰恰越是那些擁有大量房產、存款的富人。賀秀娟舉例說,「一個人把婚前財產都列出,加起來100萬元,配偶或許很容易簽字認可這部分財產完全歸屬他(她)個人所有。但如果再加幾個『0』呢?」一些富人在婚前協議中寫,「所有婚前財產都歸個人所有」,如此一筆帶過,讓財產歸於「隱形」。賀秀娟說,法官也有可能認為,沒有披露的那部分財產與這段婚姻和這個配偶沒有關係,而未必推翻婚前協議。美國是判例法體系,各州關於婚姻和婚前協議的法律又各有不同,不能一概而論。在一些州,協議當事人甚至可以聲明放棄完全披露。

不過業界提醒,掌握配偶財債全貌下簽署的婚前協議,被法官認為有助離婚財產分配,在家事庭被裁決有效的機率更高。

婚前房產如果在婚姻存續期間發生增值,離婚時,配偶可能可以就其增值部分提出主張。(Pexels) 婚前房產如果在婚姻存續期間發生增值,離婚時,配偶可能可以就其增值部分提出主張。(Pexels)

劉青的朋友當年曾有另一種「難言之隱」。他苦惱要不要透露自己的房產是與介紹他倆認識的女友表姐一同投資。「我需不需要在財產清單中列出產權證上所有名字呢?」既不想在合適時機前匆匆轉售,又怕引起未婚妻誤解,他差點放棄作婚前協議的打算。

「像這種情況,其實並不需要列出產權證上的所有利益人。列出協議一方在這個房子占有的利益比例,就可以了。」王恆舉例說,兩人、或四人共有,就寫當事人占有其中的50%、或25%。再列出地址等信息即可。

配偶貢獻 依法須認定

因保守跟女友表姐之間這個「秘密」,結婚之初與現任妻子又尚無共同房產,心有愧疚下,朋友答應頭幾年每年贈與妻子一筆禮金,由她給陪嫁的房子供貸款。丈母娘擔心兩人萬一離婚「說不清楚」,反而是她堅持應辦婚前協議,寫明白陪嫁房子是女方個人財產。

在紐約曼哈頓唐人街開辦事務所的司徒(Stuart Altman)律師,也是華人家的女婿,他對此表示理解。「婚前協議會定義什麼是共有財產(joint property)、什麼是個人財產(separate property)。比如,在婚後用婚內收入購買物業,通常界定為共有財產。而婚前個人購入的房產、以及其他婚前個人財產,丈夫和妻子各有哪些,雙方也可一二三地列下來。」司徒說,丈夫贈與妻子禮金用於償付妻子個人房產的首付或貸款,只要婚前協議裡寫明這個是妻子個人財產,那它就是妻子的個人財產。

那如果有從配偶個人帳戶、或共同帳戶撥款,幫忙一方還貸的情況呢?賀秀娟律師表示,按加州法律,離婚時配偶可以要求償還個人帳戶或婚姻共同帳戶幫忙付貸款的部分。「而如果在婚前協議中已清楚列出該項財產是個人財產,也列出配偶個人帳戶或婚姻共同帳戶出資付的貸款,是否需要償還,雙方就不會在離婚時產生爭議。」

配偶簽字放棄對財產、利益的主張,要注意不致令婚前協議顯得過於偏袒一方,而損及另一方。王恆律師表示,在滿足婚姻法前提下,雙方自願在婚前協議裡進行什麼樣的約定,原則上都可以。但法庭若裁斷有與婚姻法相衝突的地方,協議也不是簽字就生效,而很可能在法庭這一環節被擱置。

王恆表示,按紐約、新澤西等許多州的婚姻法,即便是配偶一方的婚前個人房產,離婚時,婚姻存續期間房產出現的增值部分,亦將視作共同財產而遭到分割。有些州會區分人為貢獻導致的主動增值和市場影響下的被動增值,前者更易被認定為屬於婚姻共同財產。配偶若有參與管理—如維修、招房客、趕房客、修理草坪、換地毯—但凡涉及對房產有所付出並使其增值的種種活動,都有助於使家事法庭認定房產增值部分屬於共同財產。若要在婚前協議里有效約束配偶的貢獻與房產主張權的關係,使得協議條款在離婚時能取代當地婚姻法的相關規定而獲得執行,還須先把相關規定所基於的公平性原則放在心頭考量才是。

王恆律師。(王恆/提供) 王恆律師。(王恆/提供)

偏袒男權?不能失公平

「男人們在婚前協議中挖空心思,因為女人們按婚姻法是占盡便宜。」劉青不知從哪裡聽到這句話,在哥們圈裡傳播,大家哈哈點頭。被女性朋友聽去,會遇到各種形狀的O型嘴,有一次更遭噓聲:「男權分子!」

起意做婚前協議,也是因為遭到同性間的嘲笑、鼓勵和「恐嚇」。給前妻的長島屋已升值一倍,每每被戳舊傷疤,他嘴上說:「是真男人,給她個房子算什麼!」想想也是心痛。離婚漢打翻身仗,租了一陣公寓後,看準2010年房價未回升時再入手一套,又有女人願意嫁給自己,他一邊高興,哥們一邊提醒,「這回要小心,別再送了綠卡又送房。」

聽多了離婚前一方將聯合帳戶的錢偷偷轉走的事,更有甚者轉到在母國的帳戶,追索無門,他承認如今的他做不到毫無保留。大齡二婚男,職涯近半,收入不錯但也難再攀高峰。投資上都漸採保守策略。希望女友能體諒他沒道明的苦衷。

「支票、儲蓄、股票…好幾個帳戶,沒問題都可以共享的。」劉青只要求,401K和Pension等退休帳戶算他個人財產。

女友沒吱聲,但明顯開始不淡定,她聽劉青說過,他有不少存款在退休金帳戶裡。

談到離婚財產處置的環節,當劉青提出,萬一離婚,希望女方在贍養費數額和給付年限上作一點讓步,畢竟他的工齡已走完近半。女友丟回一個問題:「那婚後如果馬上有了孩子,我要在家帶孩子幾年,我的工齡不縮短了嗎?萬一離婚,對這一段你該怎麼補償我?」她的理由是:她目前還在讀書,既然劉青急著想當爹,她很可能在步入職場前懷孕,立即損失收入不說,也令職業前景變不明朗。

他本能反應是,既不想做高齡父親,又想她生完孩子馬上回職場,好減輕他負擔。當時就舉了一例:有同事的妻子一邊工作一邊帶三個娃,忙得連軸轉,卻樂在其中。女友聞言瞪住他,說:「我不是這種模範女人!」

現在用劉青的話說:「是我不夠男人,我太自私。」

在家帶娃 可主張權利

在大眾普遍印象裡,婚前協議常被較為富足、年長的男性配偶運用來保護自己的財產和利益。現實中,經濟上較弱一方,通常也的確欠缺通過婚前協議進行合理自我保護的意識和意願。而因為家庭關係,女方必須做一段時間全職主婦的話,賀秀娟律師建議:不妨就一方在經濟上的犧牲,在婚前協議中說明,如果雙方離婚,男方應該對女方做何種賠償。

司徒律師表示,就算婚前協議忽略這一塊,法官也許抓住不放。「一份婚前協議,規定這些財產是一方個人所有,那些是另一方個人所有,目前看起來就算是公平,但如果不預計到將來可能發生的變化—就像妻子辭職在家帶孩子這種情況,她的收入和財產受負面影響,而先生繼續在累積財富,這樣的婚前協議,隨著時間變化就有可能是不公平的。」他表示,在起草婚前協議時,他會問:你們計畫要小孩嗎?你們的生活目標是什麼?不能僅僅看住眼前。

劉青反思,他光顧守護自己的利益,當談判失去平衡,雙方都有點不顧章法。女友接著丟出的一句話令他沒法消化:「那我在家帶孩子做家務,你給我發工資?」這一回合,雙方匆匆鳴金收兵,狼狽不堪。而過程中一波三折,糟糕的感覺一點點累積,後來到了「心頭有一道怎麼也過不去的坎」,只是個時間問題。事後回想,劉青懊悔自己沒有真正呼應女友情緒性訴求背後,對可能被損及利益的恐慌和壓力。

海外財產 當地擬協議

而跨國夫妻的婚前協議談判,不僅僅考驗人性,也考驗雙方文化背景和認知的差異。

女友雖是H1B身分的在讀博士,但已是美國稅務居民。她在大陸有父母買給她的個人房產。得知他們要做婚前協議後,女方家一個越洋電話打來問:「協議裡寫中國房產,會跟美國稅務局通氣嗎?你倆萬一離婚,到了法官手裡會問,你在中國的房子有出租嗎?這怎麼回答?」她家是希望寫明這房子跟劉青沒關係,但又怕東怕西。

司徒律師說:正如案例與案例不一樣,法官與法官也不一樣,有可能撞上一個說:「依法我要向國稅局反映,你這處房產有稅務上的疑問。」碰上另一個則乾脆不想插手管這種事;而他作為律師也不宜就此提供建議。

如同大部分的守法公民,劉青對女方一家提出這個問題本身,感到不可理喻。

他去諮詢律師,有人提議,如果不想具體申明中國財產,乾脆進行財產切割。「雙方聲明放棄美國境外的財產,一旦離婚,不作為可分配的財產。」「美國境外的財產」一筆帶過,免得橫生枝節。

像他們這種情況,賀秀娟律師的看法是:因美國各州的婚姻法和離婚法大不相同,中國在這方面的法律也一直在變化中,建議在美國的部分,應該聘請雙方將要居住所在地的律師來擬訂婚前協議,中國的部分也應該聘請在財產所有地的律師來擬定一份婚前協議。

據劉青了解,女友暫無回國的打算,想等婚後有了更穩定的身分才回國省親,正式宴請親友。「原訂8月婚期的話,明年底會去一趟中國。」劉青聳聳肩。假如這一趟能夠成行,他應該會建議兩人在中國當地補辦一份婚內財產的協議,算是讓兩老放心。而假如一切順利,「這時候都應該找律師準備材料了吧!」

「不知多少人『卡』在了落筆簽字前的那一刻…」雙方到底是為哪一件事終於鬧僵,劉青不願再談及,他說,分享這段經歷,既不希望女友看到,又希望她能看到。「就當成別人的故事看吧,或許會有不同的感受。我想我們都有錯,也許是到了彼此祝福的時候?」

更多精采報導,請見明日隨報附贈的《世界周刊》

跨洋娶親,往往考驗雙方文化背景和認知的差異。(Pexels) 跨洋娶親,往往考驗雙方文化背景和認知的差異。(Pexels)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