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01649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少年派》真人版的法律責任

真人版的《少年派》要負法律責任。 真人版的《少年派》要負法律責任。

2012年李安執導的電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講述了少年和全家搭乘輪船遭遇暴風雨意外沉沒後,少年逃到了一艘只載著四個動物(斑馬、鬣狗、猩猩、和老虎)的救生艇。在海上沒有食物和水的情況下漂流,鬣狗殺死了斑馬和猩猩,卻被老虎咬死吃掉。最後少年憑著勇氣和毅力學會如何和老虎共存,老虎逃去了荒島,而少年獲救。獲救後的少年向海運公司人員說了另外一個非動物版本的故事:船上沒有動物而只有四個人(廚師、水手、少年和他母親)。廚師殺了水手和少年的母親後,被少年殺掉了;鬣狗、斑馬、猩猩依次象徵著廚師、水手和少年的母親,而老虎可能就是少年派心裡的獸性本能。動物版本和人類版本的故事,您更願意接受哪一個?

4個人的漂流 3個人的謀殺

回答這個問題前,不妨來先看英美普通法系中的一個經典案例:1884年英國女王訴杜德利與史蒂芬案件(Regina v. Dudley & Stephens)。當時輪船在大西洋裡遭遇風暴沉沒,船長杜德利(Dudley)、大副史蒂芬(Stephens)、水手布魯克(Brook)以及船艙幫手男孩理查‧派克(Richard Parker)一起逃上了救生艇開始漂流。在20多天沒有淡水和食物的煎熬下,船長和史蒂芬謀殺了病重的派克,來拯救其餘三個有妻子家庭的成年人。三人靠吃派克的屍體又度過了四天,最終被路過的船隻救起。三人被逮捕後,水手布魯克作為污點證人沒被起訴,船長和大副被判殺人罪成立,判處絞刑。

整個案件現今看來實在是駭人聽聞,但在1884年來看卻不難理解。當時是英國海難頻發的時代,單單1884-1885年就有上千人在英國船隻上葬身海底。海上逃生過程中時常發生吃人存活的事情,甚至成了慣例。民眾普遍覺得他們為了生存而吃人不單單沒罪,反而算是劫後餘生的英雄。這也是為什麼法院決定要起訴審判這個案件——期望能夠樹立一個吃人獲罪的案例,告訴民眾:為了生存而殺無辜的人是絕不能夠被接受的。

有些人或許認為:不殺派克的話,四個人都會餓死,用一條無辜生命換三條生命還是值得的,更何況那三人有家庭。這看上去很有道理,功利主義學說裡也有讓類似「讓社會幸福指數最大化」的提法。不過按照同樣的邏輯,吃了派克後,若沒有船救,那還要繼續殺人吃人下去,直到最後只剩一個人活下來,假設他活下來了,那不成了用三條生命換一條生命麼?退一步講,難道我們真的可以給生命的價值打上價格來作取捨嗎?這樣的評判難道是憑每個人的體力、智商、財富,還是什麼別的因素來決定呢?誰又能有這樣的資格來評判呢?

回到法律條文本身,只有自我防衛和保護公眾(譬如參軍衛國)的情況可以拿作正當理由殺人。虛弱無力的派克沒有對他人構成任何威脅,所以三人殺人罪成立。事後向女王請求寬赦,罪犯改判監禁六個月,立法目的和尊重民意都得到了伸張。值得一提的是,電影裡老虎的名字和被吃的男孩一樣,都叫理查‧派克。

通過這個吃人案例,可以討論一下為什麼要制定法律來懲罰犯人。懲罰的原因不外乎有四種。第一種原因是最為常見的,叫做威懾(Deterrence),就是通過威懾使他人未來不再犯同樣的罪,使罪犯本身也不敢再次犯罪。第二種原因是改造塑新(Rehabilitation),改造犯人的身心使得他不再犯罪。第三種原因是應報 (Retribution),也就是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最後一種原因隔離懲戒(Incapacitation),完全是為了把犯人和社會隔開,起到保護大眾的作用。

殺人者 卻獲英雄般歡迎

在海難中求生吃人案裡的三個殺人犯,他們被救後,當時的老百姓把他們當作英雄般迎接回來,其中船長甚至都不覺得自己犯了錯,甚至把海難殺人的故事毫無掩飾地告訴眾人。按照當時法律,殺人罪是要判處絞刑的,可是按照民意的話,他們應被判無罪。這樣的懲罰究竟為了什麼呢?當時的政府之所以選擇起訴並定罪這個案子,就是為了告訴民眾,海難殺人以保命在法律上是不可以開先例的——也就是為了達到應報和威懾的作用。

先來談應報。為了活下去而選擇把船裡最虛弱、最沒有家人的小孩殺死並吃掉,在人的道德上來看是不能接受的。很簡單地理解應報,就是要通過懲罰來使社會道德得以回歸。懲戒那些敗壞社會秩序和道德準則的人,在一定意義上就是讓正義得到伸張,讓社會道德回到有序狀態。雖然大眾普遍接受以牙還牙的判刑依據,這個觀點並非無懈可擊。它需要假設人有自由選擇的能力,也需要和道德掛鉤。很多人犯罪前可能經歷了極端的社會或心理上的壓抑,他們的犯罪不能說是自由選擇的結果。有些犯罪更多是該犯人生活中遭遇的一系列不幸外力造成,那麼是否應該為了懲罰而懲罰他呢?

再來談威懾。細分的話,裡面包括對民眾的威懾和對罪犯本身的威懾。海難裡的三位倖存者本身都不是壞人,他們在極端的環境下為了生存作出了極端的事情。從威懾的角度來看,法庭並不是為了威懾罪犯本身,而是為了威懾民眾。當時的海難頻發,法庭起訴這個案子主要就是為了要定罪,然後給民眾樹立一個警示:在類似的極端情況下,即使為了自保也不可以殺人。威懾是最常見的懲罰原因,若用得好,尤其對那些需要準備的並非一時衝動的罪行有用,譬如很多蓄意謀殺還有各種白領犯罪。

威懾在海難這個案例裡,並非民意所向,法院作出這麼違背社會共識的判例是需要很大勇氣和道德要求的。稍微要提的是,威懾若用得不好,譬如量刑和罪行不匹配,那就會讓刑罰失去公正性, 從而導致其失去威懾力。

最後談改造塑新和隔離懲戒。雖然在本案裡不怎麼相關,但他們是在現今社會裡運用得非常多。最近新聞報導,加州矽谷提供程式設計課給被關押的囚犯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美國刑事司法系統問題很多,過多隔離懲戒導致美國監禁率遠遠超過世界所有其他國家。歷史上改造塑新被壓制批評,但現在似乎有崛起的跡象。畢竟教育能讓犯人掌握回到社會的技能,也對犯人在獄內表現和心理狀態起到很大幫助。(作者為在讀法學博士)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