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99914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軟萌女俠」能動手絕不動嘴

張婉迪如今可以輕鬆額頭碰腳尖。(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張婉迪如今可以輕鬆額頭碰腳尖。(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女俠」也有很「軟萌」的一面。(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女俠」也有很「軟萌」的一面。(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徐曉冬挑戰武林的話題愈炒愈烈,也把公眾的視線引向了「武林」,引向了那些現實生活中的習武之人。在四川成都,就有一位現實版的「女俠」,她叫張婉迪,是一個90後女孩,也是一位武術教練,真正的「武林人士」究竟過著一種什麼樣的生活?

「女俠」張婉迪小個子、圓臉、高馬尾,但外形與身手有著明顯的「反差萌」。從13歲開始習武的她,不僅可以出拳生風,舞起幾斤重的大刀,也是游刃有餘。而在「刀光劍影」背後,颯爽英姿的她也有著90後女生「軟萌」的一面。

●超齡拜師 她想當俠女

成都郫都區一訓練場,陽光下,一個白色的身影靜靜站立,突然,她抓起一旁的劍,手腕轉動,一道白光閃爍,劍過生風……「老師好厲害,我以後也要像你一樣當女俠。」旁邊一個稚嫩的聲音說道。

「女俠」二字,勾起了張婉迪久遠的記憶。

小學六年級暑假,張婉迪在家附近一個公園,看到一位正在教習武的老師父。從小,張婉迪就愛看武俠片,想像片中武功高強的大俠一樣行俠仗義。

暗中觀察好幾天後,她終於鼓足勇氣,上前毛遂自薦,「我想跟著你學武功。」當時,張婉迪已經13歲,超過了習武的黃金年齡。老師父見她很執著,讓她跟著做了幾個動作。「身體協調性不錯,柔韌度也可以,跟著學學吧。」

就這樣,在沒有特別被看好的情況下,當時已經13歲、超過習武黃金年齡的張婉迪,走上了習武之路。

●拉韌帶苦 她從來不哭

和那位鬧脾氣不想練基本功,只想學舞劍的小朋友一樣,張婉迪也曾一度想放棄。

剛開始上課,根本摸不到器械,看著一旁的師兄師姐手舞大刀,張婉迪只能「乾瞪眼」。「等練好基本功再說。」師父的一句話,把她打回現實,默默收回眼神,一遍一遍地拉韌帶。

師父要求單腿壓腿,額頭必須要貼到腳尖,這對於當時的張婉迪來說,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最開始的時候,起碼差個30釐米。」為了這30釐米距離,張婉迪一見欄杆就壓腿,就連晚上在家背課文的時間,也沒放過。那段時間,同學發現張婉迪走路「不利索」,「渾身上下,輕輕碰一下都痛。」

練習拉韌帶,是個枯燥、痛苦的過程。師父下手「狠」,扳腿的時候,一起學習的同學,沒少哭喊過,就連男生也有被疼得哇哇大哭的。張婉迪算是個例外,「當時一起學的,年齡都比我小,我不好意思哭,好丟臉嘛。」30釐米、20釐米、15釐米……苦練兩三個月,張婉迪終於可以額頭碰到腳尖了。

●舞刀弄劍 她沒少傷過

基本功練紮實了,拳法也練熟了,半年多後,張婉迪終於可以摸到她一直嚮往的大刀了。「當時的心情,跟中獎了一樣。」張婉迪說。

然而,想像跟現實總是有差距的。電影中,大俠們手握大刀,威風凜凜,然而,第一次接觸大刀,張婉迪就把自己砍傷了。幾斤重的大刀,拿起來並不是難事,但要舞得轉,可不容易。「動作稍一偏差,刀就直接打到小腿上了,一條紅印子。」因為練武,張婉迪的腳踝、小腿、手臂沒少傷過。

●突破自我 她堅持習武

「我們有句話,『傷人先傷己』,很正常。」說起自己受過的傷,張婉迪出乎意料的淡定。不過,在當時,她也「虛」過。剛學習三截棍的時候,她親眼看到一個師兄把自己的眼睛打到鮮血直流,「我也很害怕。」可第二天,她買來一個頭盔,戴上頭盔繼續練,「我都練了那麼久了,不能這樣就放棄了。」

作為女生,張婉迪的習武之路有些孤獨。因為個子小,剛開始時,同學之間相互練習,她常常被虐,身上青一塊紫一塊。每次練習下來,更是「累得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最初,父母也只是想讓張婉迪練習武術強身,沒想到,她卻「一條路走到黑」,一練就練了12年。高二時,她成為國家二級運動員,後來,她考入了成都體育學院武術系。當時和自己一起學武的同學,大多轉行了,而自己卻還在堅持著。

因為長期的訓練,張婉迪的膝關節患上的滑膜炎。高三的一次比賽前夕,她的滑膜炎復發,膝蓋腫起,蹲都蹲不了。「當時心裡也很急,各種看醫生,服藥。」比賽時,膝蓋還沒有完全恢復,她咬著牙堅持上場,「雖然成績還是有點影響,但已經很滿意了。」

對於這一選擇,張婉迪用兩個字來形容:熱愛。

最初的熱愛,是因為夢想著能仗劍走天涯,用一身功夫懲惡揚善,可現實生活中,自己學的功夫,不怎麼有用武之地。在體院讀書時,張婉迪完美地錯過了每一次抓小偷的機會。

不過,在一次次練習中,張婉迪愛上了不斷突破自己的過程。「每一套動作,從學會,到練熟,再把精、神、氣、力、美都表達出來,是一個過程。當完成了一個後,又有新的挑戰,一個接一個,就想登山一樣,不同的高度,有不同的風景。」

她是俠女 也是才女

也是因為習武,張婉迪邂逅了自己的愛情。她的丈夫唐志偉是學散打的,兩人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第一次見她給學生上課,就被她的一股認真勁兒吸引了。」在唐志偉看來,張婉迪有著女生少有的「英氣」,性格大大咧咧。兩人相處的「原則」,也是「能動手的時候,絕不動嘴」,相互切磋、一起訓練。

雖然在訓練場上,張婉迪是個十足的女漢子,可換下運動服,這個90後雙子座女生,也有很「軟萌」的一面。

張婉迪的臥室,是夢幻的粉紅色,擺放著幾十個玩具布偶。閒暇時間,她喜歡彈電子琴、拉小提琴,也會拿起筆,畫上幾筆,安靜得跟練習武術時的那個她判若兩人。電子琴是她大學時自學的,她說,「如果喜歡什麼,就一定要去嘗試,並且投入100分的熱情,這樣才不會有遺憾。」張婉迪說。

(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閒暇時間,張婉迪安靜得跟練習武術時的那個她判若兩人。(取材自微博) 閒暇時間,張婉迪安靜得跟練習武術時的那個她判若兩人。(取材自微博)
張婉迪最初的熱愛,是夢想著能仗劍走天涯,用一身功夫懲惡揚善。(取材自微博) 張婉迪最初的熱愛,是夢想著能仗劍走天涯,用一身功夫懲惡揚善。(取材自微博)
揮舞大刀的張婉迪,果然有一股女俠的味道。(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揮舞大刀的張婉迪,果然有一股女俠的味道。(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張婉迪有著女生少有的「英氣」,性格大大咧咧。(取材自微博) 張婉迪有著女生少有的「英氣」,性格大大咧咧。(取材自微博)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