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975119/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讀報?還是上網看新聞?by那福忠

「每次訂的報紙送晚了,被迫自己打開報紙網站,都會讓我覺得與印刷版的報紙相比,數位新聞是多麼的淡而無味!」這是美國媒體人 Jack Shafer 說的,他是 POLITICO 雜誌資深作家,有 20 多年的數位新聞寫作與編輯經歷,他說自己接受任何新聞來源,網站、電視、手機、手錶,像一個接納百川的海洋,但一旦深入洞察,就「獻身」給印刷版報紙,幾乎相當宗教崇拜。

這位資深媒體人形容閱讀數位新聞他的眼睛感受,就好像汽車裡的音響壞了喇叭,發出干擾、摩擦、無法忍受的音樂。對數位新聞的了解程度遲緩,閱讀的數量比閱讀印刷報紙來得少,也時常迷失忘記來到這一網頁的初衷,如同被困的太空人,輾轉繞不出去。印刷報紙是最基礎的媒體,有聚焦能力,阻擋干擾,他說給他 20 分鐘閱讀紐約時報,他有自信能擊敗任何閱讀紐約時報網站 20 分鐘向他挑戰的人。

紙張與電子閱讀,特別是紙本書與電子書,已經爭吵了十年,兩類書的優缺點大家都瞭如指掌,各種實驗也都證實了各類書的適用範圍,現在可以說是相安無事、各取所需,戰事平息。但報紙與報紙網站或數位新聞的差異,則爭議不斷,也間接說明了書與新聞的差別,紙本書與電子書的差異說起來不算大,但印刷與數位新聞從設計、到閱讀、到讀後的了解,確實有很大的差異,即使是數位新聞工作者,還是離不開閱讀報紙。

紙本書與電子書的優缺點同樣可以用到報紙與新聞網站,但 Jack Shafer 以他敏銳的新聞嗅覺,說出了重點,報紙有偶然性 (Serendipity),數位新聞沒有。報紙經常帶給人驚喜,不是頭版的標題,而是藏在內頁的瑰寶,不是因為那是大新聞,是因為有趣。報紙能不斷的導引驚異的故事,這些故事在數位新聞就無法得知。網站與數位新聞相互連結同類的內容,範圍受到侷限,就沒有如印刷版的同樣的偶然性,讀報紙好像森林狩獵,沿路有新發現,數位新聞雖然也很寶貴,但感覺上缺乏連貫,不能創造一個「完形」(Gestalt)。

Jack Shafter 繼續他的論述,閱讀報紙教人進入沈思狀態,是數位閱讀無法比擬的,一些學者都同意讀後的記憶,Kindle 比紙本書失去的更多,而且不給人太多的沈思體驗,一份報紙對讀者是一份有用的資訊,拿起一份報紙可以顛量今天有多少新聞,數位新聞卻做不到,無論閱讀多少,都感覺漏了什麼重要的信息。

為此,這位資深媒體人親身實驗,暫時停止訂閱金融時報,改訂金融時報網站 FT.com,金融時報是頂級財經報紙,無論印刷版或數位版應有同樣份量,而且數位版剛重新設計,應該消除對印刷版的偏好。但結果,一時讓這位資深媒體人找不到想要讀的報導,也不能像報紙一樣跟隨喜愛的專欄作家,而週末印刷版原有的新聞、評論、意見、生活、藝術,像結合的花束,但數位版有如隨意分散放置。他說數位版到期,就會立刻轉回印刷版。

數位的優勢人盡皆知,即時報導、即時回應、快速傳播、有很多連結,印刷報紙無法比擬,但真正遇到需要深思的內容,閱讀網站與閱讀報紙的差別,就好像開車到鄰近超市、與走路,數位可以快讀,通常到焦模糊就停下來,報紙卻讓人減速慢行,用人的感覺來吸收,建立更明確的體驗。Jack Shafter 比喻消化新聞如同小口品嚐威士忌,不是大口喝啤酒。

這位資深媒體人說自己雖然對報紙情有獨鍾,但不是固執的浪漫,他深知印刷會被數位取代,所以對網站的設計人、編輯、發行人提出建言,呼籲不要放棄報紙的設計語言,因為這是多年與讀者親密溝通的基礎,所以要找回設計層次,不要把內容隨意丟上網,把讀者陷於迷陣。報紙多年的設計,能導引讀者閱讀重要新聞,也能逗趣讀者進入休閒與娛樂。

「新聞第一」是他最後的建言:數位新聞設計除非加入幽雅的內涵,我們會喪失寶貴的傳統,讓消化新聞成為殘酷、不斷點擊的經驗,數位新聞發行人要更在意哪些人閱讀他們的內容,而不在讀了多少數量。

他說報紙的命運即將結束,希望光輝的數位來臨,在那以前,他還是會每天清晨五點鐘醒來,靜候送報生踏上前門台階的腳步聲。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