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96400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專題》環保又健康 共享單車風行

中國共享單車占據道路,引起美國業者的詬病。(美聯社) 中國共享單車占據道路,引起美國業者的詬病。(美聯社)
大量毀壞的單車堆在路邊,給行人帶來不便。(路透) 大量毀壞的單車堆在路邊,給行人帶來不便。(路透)

2013年5月,花旗共享單車(Citibike)正式在紐約市運營。從那時起,劉先生就成為花旗共享單車的會員。他說,他在曼哈頓唐人街經營一家餐館,而自己住在曼哈頓的東側,離唐人街有段距離。「如果走路上班,需要40分鐘,開車太近,停車也麻煩,而騎車只要15分鐘,而且沿途還有單車道,最合適」。從此,他每天騎車上下班。他發現很多親戚朋友都利用共享單車。「有人在華爾街上班,也是騎車去。」

共享單車業在2017年獲得巨大的增長。據全國城市交通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ity Transportation)統計,美國現有共享單車項目55個,與2010年的4個相比,已是13倍多。在2016年,騎車數達到2800萬人次,比前一年增長25%。而北美最繁忙的鐵路美鐵東北走廊(Amtrak Northeast Corridor)2016年乘客數僅有1190萬人次,不及共享單車人次的一半。可以說,共享單車已經成為美國城市交通的基本組成部分。

找車方便 還車也容易

劉先生說,他是年度會員,每年交163元會員費,每天可以騎行多次,但每次不能超過45分鐘。若是超過,就要多交錢。騎過後,要把單車還到單車站。「現在,單車站很多,幾條街就有一個,僅唐人街就有十多個,非常方便。」

他說,如果到了單車站沒有找到單車,就可以到單車站電腦上找,發現附近車站有車,去附近車站取。用完後要把單車還回單車站,如果這個車站沒有空位,就到電腦上查看附近車站有無空位。「現在,手機下載軟件,方便找車和找空位。」他說,他常常星期天去海邊,也是騎車去。

美國亞文交響樂團藝術總監兼指揮房飛也是花旗共享單車的年度會員。他說,他已經使用花旗單車兩年了。「我住在曼哈頓,總是騎車去上下班和買東西」。曼哈頓有許多交通工具,但「我最喜歡單車」。

他說,騎單車不堵車,費用也低。「現在一年的會員費是163元,而剛開始時僅要95元。」他從住家走一條街就有單車站。騎車去地鐵站也方便,把單車放在地鐵站附近的單車站。他把共享單車稱為畫時代的交通工具。

單車設計巧妙 騎著舒適

房飛對單車的設計讚不絕口。他感覺花旗單車比中國的單車要好。「我在中國騎了一輩子車,但感到紐約這種單車構造好,騎著舒適。」花旗單車有高中低三檔之分,若是爬坡,因為地形高高低低,要用高檔;而若要載重,則要低檔。車子前面有個小架子,可以放點東西。

他說,有了這種共享單車,就不要自己買車了。而且,單車上可以做廣告,有商業效益。

也有許多人沒有加入年度會員,而是騎一次付一次錢。住在曼哈頓的人,平時乘坐地鐵和巴士,但是若是去的地方要轉車很麻煩,很多人就會選擇騎車,因為太方便了。

若無單車道 騎行要小心

劉先生表示,共享單車的壞處,就是它不安全。如果道路上沒有單車道,就要小心騎行,以免發生意外。「我因為不趕時間,可以騎慢一點」。

房飛也說,他也擔心共享單車會出大問題,導致這種交通工具被取消。「我整天考慮它,主要是安全問題。」有的地方有單車道,而有的地方沒有,單車和汽車走在同一條道路上。而且,騎車沒有保險,也不戴頭盔,在街道邊上騎,早晚要出事情。他表示,管理層已經考慮到了,要求會員帶頭盔,也賣頭盔,但沒有多少人戴。

房飛說,共享單車是短途交通工具,騎行距離不能太遠。 「對我來說,我每天都騎,騎車就是運動,每天運動是好事。我就是怕一旦出事,公司不做了」 。

短途交通 騎車最方便

目前,紐約市的花旗單車公司有1萬輛單車,603個單車站,是美國最大的共享單車系統。2016年一年,它提供了1400萬次的騎行。

紐約市是美國公共交通最發達的城市,有地鐵、巴士、小巴、火車等各種交通工具,但還是覺得不足。紐約市交通局2008年發表一個研究報告,為紐約市提供一個交通替代方案。

報告稱,根據交通局的統計資料,56%的市內汽車行駛距離在3哩以下,其中22%在1哩以下,10%在半哩以下,即超過一半的交通是短途,而這個距離的交通最好是騎車。而且,騎車可以降低廢氣排放、路面磨損、撞車、道路和交通擁擠,增進公眾健康。

於是,市政府決定引進共享單車系統。市政府首先擴大單車道、單車架、單車停放處。2011年,紐約市選擇艾爾塔單車共享公司(Alta Bicycle Share)經營紐約的共享單車。接著,艾爾塔公司成立紐約市單車共享有限責任公司(NYC Bike Share LLC),作為該公司的一個分支機構,經營花旗單車。花旗集團(Citigroup)出資4100萬元成為首席贊助商六年,回報是將花旗的名字Citi放在單車上,故單車命名為「花旗單車」。

推廣共享單車 起步不易

花旗單車的發展也不是一帆風順,原定2011年秋季開業,後來推遲到2012年夏季,後來又因為軟件問題推遲到2013年3月。

單車計畫上路後,珊迪颶風摧毀了存放在布碌崙海軍船塢的1000輛單車和60個單車站。同時,居民對他們街道建立單車站又有不同意見,有人對附近沒有單車站感到不方便,也有人反對在自己的鄰里建立單車站。

2013年5月27日,花旗單車正式運營,當時有332個單車站,6000輛單車,已是美國最大的共享單車系統。隨後,單車數量增加至1萬輛,單車站達到603個。

花旗單車運行的頭三個月註冊會員就有7萬人,運行第一年會員超過10萬人。到了2013年8月6日,每天騎車次數達到4萬2010次,這個次數在北美共享單車項目中名列第一。

取、還不平衡 每天調配

在第一個月內,問題不斷出現,有些單車站停了太多的車,而另外的單車站則車輛不足。於是,公司開始每天用箱型卡車在不同的單車站之間運送調配幾千輛單車。

2014年10月28日,單車共享控股有限公司(Bikeshare Holdings LLC)收購了艾爾塔公司,將其更名為激勵公司(Motivate),任命威爾德(Jay Walder)為CEO。

威爾德將公司總部從俄勒岡的波特蘭市搬到紐約市。2015年初,紐約市交通局和激勵公司把每年的會員費從95元提高至149元。2016年9月13日,單日騎車數量達到6萬4672次的新紀錄。按照計畫,到2017年底,單車公司計畫將單車數發展到1萬2000輛。

花旗單車的會員也可以自願把單車送到車少的地方。這些會員被稱為「單車天使」(Bike Angels),可以獲得禮物卡和更新會員證。2016年5月「單車天使」項目推出後,參加的會員將近2000人。

花旗單車除了申請為年度會員,也有只騎一次(Single Ride)、一天票(Day Pass)、三天票(3-Day Pass);此外,合於資格者也可享年度會員折扣價。

剛剛起步 發展前景看好

北美共享單車協會(NABSA)的專家表示,共享單車仍然在嬰兒期,但是有一個令人激動的發展前景。「除了無站單車外,我們正在開始推出電動輔助單車的嘗試,電動輔助單車沒有車站無法操作,因此將會出現一個混合系統,使用兩種單車,而在某些地方將會出現多種和專業的操作者。」他說,管理共享單車是一個挑戰。單車使用者人數將會上升,因為單車對每個人來說都非常實用。

他說,共享單車尚未普及到一般民眾。目前在美國使用較多的是白人、受過良好教育、收入較高的男性。其實,它是人人都能負擔得起的交通模式。

他說:「我們需要在低收入和少數族裔社區進行推廣,讓他們更多地使用共享單車。而且,目前許多採取會員制的收費模式讓許多人感到困惑,不易理解,因此必須要簡化。而有的系統已經開始這樣做,效果不錯。」

花旗單車與其他城市不同,它由私人激勵公司擁有和運作,但是與市政府簽訂合約,並從市交通局獲得許可。它使用的是智能車站系統。

該專家透露,其實美國有兩類智能單車系統,許多城市都在使用,一個是社交單車(Social Bike),另一個是下個單車(Nextbike)。在這種系統中,其單車不停靠單車站。

激勵公司媒體主管沙門士(Dani Simons)接受採訪時表示,一半以上的會員表示,他們騎花旗單車上下班,其餘的會員則說他們騎車是去個人約會、辦事或者參加社交活動。

他說,花旗單車穿過曼哈頓的唐人街,因此會員中有許多華人。同時,激勵公司在紐約市500多名員工中,也有許多華人雇員。

花旗單車為紐約人提供安全、易用、低價、新型交通選擇。花旗單車補充了現存的交通系統的不足,為那些地鐵和巴士服務不到的人們提供服務。

他說,花旗共享單車在紐約市是成功的,因為花旗單車與紐約市政府和社區領袖攜手合作。「這歸功於它的仔細全盤的計畫,使它成為美國使用頻率最高的共享單車,在高峰時節每天超過6萬次騎行。」

經營紐約花旗單車的激勵公司是一個跨國經營的公司,目前在全球四大洲營運5萬6000部單車,營運北美一半以上的共享單車,包括美國十大共享單車中的五個,除了紐約花旗單車外,還有芝加哥Divvy、首都華盛頓的Capital Bikeshare、波士頓的Hubway和俄勒岡州波特蘭的EIKETOWN。舊金山的共享單車Ford GoBike也在它的管理之下。

中國模式 不被紐約接受

媒體報導,中國三家共享單車巨頭都準備來紐約投放單車。來自上海的房飛說,上海現在滿大街都是共享單車。但中國的共享單車的營運方式與美國的不同。美國有單車站,而中國沒有。中國的共享單車由GPS跟蹤,單車可以隨便停,就比較亂。有的人把單車停在自己門口,還上了一把鎖,別人不能騎,留給自己騎。「我聽說,共享單車公司不是為了長期服務,而是為了圈錢。先把單車投放數字做大,然後用來融資。」

他認為,中國共享單車模式進入外州沒有問題,但在紐約市不行。「紐約市有花旗單車,已經很完善,外來者很難進來。」 而中國模式不要單車站,比美國的單車站要好,但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亂停車,停到小區裡,人們找不到。他認為,共享單車的基礎是信用,信用才能使得它能夠成功。「如果有人不去還車,共享單車就辦不下去。」

媒體報導,中國小藍車公司(Bluegogo)今年初已經進入舊金山。舊金山公共交通局專家麥道克斯(Heath Maddox)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小藍車公司實際上已經停止在舊金山的非法運營。他說,舊金山已經對無站共享單車項目的許可重新立法,無站共享單車公司將不能獲得許可。「我們對專業精神、反應靈敏度、關心公眾安全和公共秩序提出更高的水準要求。」

他認為,這對中國共享單車公司小黃車(ofo)和摩拜單車(Mobike)是一個問題。中國公司在美國城市長期運作的能力依賴它們的財務模式和遵守當地法規的能力以及對當地監管部門的反應。

目前,中國共享單車的特點是方便和廉價。麥道克斯說,他不相信中國的共享單車能夠在中國生存。他們從風險投資拿到很多錢,急於進入美國市場,但他們的財務模式並不是可持續發展的。「他們在這裡做生意比在中國花費要大。」市政府的職責是保護公眾利益,政府的要求將會促使公司運營成本提高。

騎車有益健康 發病率降低

英國醫學雜誌(British Medical Journal)4月20日發表一份研究報告,顯示騎車上班可以降低癌症和心臟病的發病率和死亡率。研究還發現,走路也與心臟病的風險降低有關,但是其癌症死亡的風險並不比那些開車和乘坐公共交通的人的風險低。騎車為主的通勤方式可以減少45%的癌症發生以及46%的心臟病發病的風險。

這項研究以英格蘭、蘇格蘭、威爾士的26萬人為研究對象,年齡從40歲到69歲不等,研究歷時五年。在五年測試到期後,研究者統計分析了各組中心臟病的發生率、癌症發生率以及死亡情況,進行數據統計,最後得出結論。結果顯示,在心血管死亡率方面,選擇騎車和步行的受試者的死亡率要遠低於乘坐機動車人群;選擇騎車和步行的人群,兩者的心血管疾病的發病率接近;選擇騎車上下班的人群的癌症死亡率最低;選擇騎車和選擇包括騎車在內的交通工具的人,兩者癌症發病率最低且接近。業內人士估計,一旦騎車有益健康的概念深入人心,使用共享單車的人會越來越多。

花旗單車剛剛開始運營時,劉先生就使用這個服務,至今已有四年。他說,騎車既方便,又便宜。而且,騎單車的最大好處是可以鍛煉身體。他希望,這個共享單車項目繼續下去。

更多精彩文章 請看《世界周刊》

在紐約市,有單車道路指示牌。(韓傑/攝影) 在紐約市,有單車道路指示牌。(韓傑/攝影)
曼哈頓唐人街設有單車站,給當地居民帶來方便。(韓傑/攝影) 曼哈頓唐人街設有單車站,給當地居民帶來方便。(韓傑/攝影)
街道一半作為單車站,占地面積夠大。(韓傑/攝影) 街道一半作為單車站,占地面積夠大。(韓傑/攝影)
單車站有操作台,方便騎行者借車。(韓傑/攝影) 單車站有操作台,方便騎行者借車。(韓傑/攝影)
有的單車站沒車,有的單車站有很多車,需要公司調配。(韓傑/攝影) 有的單車站沒車,有的單車站有很多車,需要公司調配。(韓傑/攝影)
有單車道的地方騎車比較安全。(韓傑/攝影) 有單車道的地方騎車比較安全。(韓傑/攝影)
統計顯示,一半的單車會員騎車上下班。(激勵公司/提供) 統計顯示,一半的單車會員騎車上下班。(激勵公司/提供)
共享單車的另一個作用是社交。(激勵公司/提供) 共享單車的另一個作用是社交。(激勵公司/提供)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