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95838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親子》再多的如果 也喚不回父親

襁褓中的女嬰,如今將為護士,和年老失憶的92歲外婆。(莊維敏/攝影) 襁褓中的女嬰,如今將為護士,和年老失憶的92歲外婆。(莊維敏/攝影)
黃石公園的著名景點-「老忠實」噴泉。(黃石國家公園提供) 黃石公園的著名景點-「老忠實」噴泉。(黃石國家公園提供)

又到了康乃馨盛開的5月,這是我最開心悸動,卻又感觸諸多的季節。女兒生日就在5月,她已經快大學畢業了,為她慶生之餘,總是會想起那段懷胎不易,生產艱辛的時光,常存感恩的是父母千山萬水來美國為我坐月子的愛心,感傷的是點點滴滴未曾料到的變化與遭遇,匯集成我此生最難忘的扉頁。

我曾經挽著老爸的手,在住家社區的步道及網球場來回徘徊,繞來又繞去,為了腹部疼痛卻還沒有生產的跡象,難過不安,爸爸陪著我不知踟躕了多少回。當時一個已經育有三個聰明可愛女兒,年齡與我相近的產婦,為了替夫家傳宗接代,好不容易產下一個壯丁,完成任務,無奈自己卻因為血崩而犧牲了可貴生命,我是那麼的擔憂與恐懼,幾至夜不成眠,總是懷疑像我如此高齡的產婦,能夠平安順利地生出我的第一胎寶貝嗎?

父親的鼓勵 帶我熬過恐懼

父親耐著性子,一再地安慰我:「放寬心,忍耐、忍耐、再忍耐,妳看妳媽媽不是很順利的生下六個健康孩子嗎?媽媽生產這麼順利,妳一定也沒有問題的,更何況,妳和先生一向熱心助人又善良厚道,上天一定會特別眷顧你們的,不要憂愁,就開開心心的迎接這個兩家最遲到的一個女孩兒吧!?」

父親又說:「想想妳可以為她打扮,訓練她和妳一樣會讀書、會寫文章,每天出門裝點成人人喜愛、漂漂亮亮的小姑娘模樣,這個即將到來的事實,不是令人鼓舞和充滿希望的好消息嗎?就再熬一兩天,相信她一定不會辜負大家的盼望,來到這個世界的。」

父親娓娓的鼓勵與安慰,的確安撫了徬徨多愁的我,並且賜予我最大的支持和期待,激勵我終於熬過了那刻最痛苦的生產時候,我可愛的寶貝女兒,到底不負眾望的來到這個美麗的世間。

月子裡,我特別虛弱,甚至連樓梯都走下不去,媽媽為我熬煮補品,爸爸為我買世界日報,還負責幫我把飯食送到樓上,我是多麼幸福的女兒啊!月子中,我為爸爸買了一個他在美國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的生日蛋糕,為爸爸慶生,爸爸抱著小嬰孩,和母親笑得燦爛無比的合照,是父親留給我最後的一張笑臉。

我以為父母為我坐月子,辛苦了個把月,一定無聊地累壞了,好心安排了他們去黃石公園旅遊的行程,原本認為讓他們透透氣,可以放鬆繃緊久了的神經,剛好又有從台灣來探親的伯父母為伴,好歹可為在美國羈留的短暫時光,留下一個最難忘的回憶.怎麼想到這個最難忘的回憶,竟然是令我終生悔恨的一個揪心悲痛。

以為是孝敬 卻讓我終生悔恨

父親在臨出發前,就感覺很是疲累,不知道是不是洛杉磯的氣溫比較低,他在國慶日夜晚在公園欣賞艷麗的焰火後,或許是不勝寒意,返家時,雖然也曾經為滿天絢爛的火花嘖嘖稱奇,卻同時頻頻發出身體感覺寒冷的訊號,我卻不知輕重地安慰他小事一樁,不要緊張,只消蓋著厚厚的棉被,好好休息一晚,隔天鐵定就會康復的。

5日晚餐前,我為他和媽媽整理好行李,其中有禦寒的衣服、防飢的生力麵、還有許多水果,當然更放進一些維他命和傷風感冒藥。父親沒下樓吃晚飯,他說還想睡覺,到了夜晚九點,才勉強吃了半碗飯,他的聲音沙啞,仍然嗜睡,很是反常,我覺得奇怪,開始擔憂地勸他:「明天就不要去玩,在家好好休息一陣吧!」誰知道他馬上回應:「這怎麼可以?浪費幾百元的旅費,太可惜啦!更何況還會讓妳的伯父母失望,我撐一撐,不舒服就會過去啦!」

翌日早晨,我在車庫前和父母揮別,看他們帶著兩大箱的行李,隨先生到旅行社,我心中很是不忍,一眼觸到爸爸仍是充滿倦怠的容顏,說不出有多少的不安,我再次不放心地對他說:「老爸,不要勉強,還是留在家裡休養吧!」父親牽強地拍拍胸脯說:「女兒放心吧!我沒問題的!好好照顧你的小寶貝,我們不在家,倒是擔心妳白天有沒有能耐獨自面小寶貝,妳忙得過來嗎?」

我是牽腸掛肚,憂心忡忡,心神不寧,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先生罵我太神經質了,他認為兩對老人,難得到美國,居然還能一起出遊,高興都來不及呢!我還在瞎操心,也未免太杞人憂天了。

7月8號凌晨2時半,家裡的電話突然響起,我跟先生說:「半夜三更來的什麼電話,都是無聊人的,別理他!」怎麼曉得電話鈴聲像是中了邪一般,不停地響了又響,先生火大了,正想對著話筒開罵,卻傳來母親在那頭歇斯底里地喊著說:「要維敏快點趕來吧!你爸爸不行了,我們在猶他州醫院,他只有20%的生存機會。」

怎麼可能?我慌亂無助中,急忙打電話到聖達芭芭拉給大堂哥,還有同住在洛城的二堂哥求救,二堂嫂馬上幫我訂了機票,並且送我和二堂哥一起到機場搭機,同時外城的大堂哥也搭飛機趕到猶他州醫院和我們碰面。

捨不得 反而讓父親一次次受摧殘

這是一段多麼悲苦的行程,我看見臉色慘白一無血色的父親躺在病床上,他完全不理會我的悲傷呼叫,一直緊閉著雙眼,我們當下決定了心臟的繞道手術,感恩有兩位堂哥的陪伴,助力無限,我和媽媽緊張萬分地苦守在手術室旁;手術成功了,但是爸爸的健康則一落千丈,白天和晚上,晨昏顛倒,始終神志不清,加上洗腎,我已經再也找不回那個會笑的慈祥老爸爸了。

在猶他州的醫院,我和媽媽待了17天,再趕回洛杉磯,父親斷斷續續接受了16次的大小手術,他多半時候都是昏睡,或是胡言亂語疼痛不堪時,父親曾經幾度要求我給他安樂死,他太痛苦了,我卻是沉溺在捨不得他離去的私情上,一次次讓他在手術台上接受刀割的摧殘,陷他在醫藥科技如是發達的特殊折磨裡,有苦難申,讓他平白接受了17個月如水深火熱般的蹂躪。

醫生說70多歲的老人家,很可能是不能負荷長途遊覽車的顛簸,跟旅行團大隊人馬的匆匆行程,趕路的緊張,的確增加許多壓力,再加上黃石公園一路的寒冷,與拉斯維加斯的炎熱衝突,氣溫差距太大,老人家們是經不起太多旅途的困頓和驟變折騰,才刺激疾病的產生,尤其父親曾經在我月子裡抱怨他偶爾的胸口悶痛,我卻沒有警覺,其實早為心肌梗塞埋下伏筆,我實在太大意糊塗了,一廂情願的以為招待旅遊是孝順父母,是我表達對他們為我勞碌許久的一個感謝,卻無法料知竟然導致一場遺憾的發生。

在醫院實習的女兒,每當聽到我說起外公的故事,她總會毫不留情地糾正我說:「媽媽您犯下了一個極大的錯誤,您怎麼可以讓抱著病痛的外公遠行呢?旅費作廢了,固然可惜,但是那怎麼能夠和外公的生命相比呢?你應該不顧一切的攔阻他去遊玩的,可惜,您畢竟沒有遠見和常識,讓外公白受那些莫須有的痛苦!」

愧恨往往是在無知中發生,如果當初我能拚命地阻止父親去黃石公園,或許可以逃過這一趟死亡之旅,這光景又何異於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的情況?也難怪今天的我會如此自責了,然而,我又怎麼會有那樣的慧心和果敢能夠未卜先知呢?唉!如果當初……再多的如果,而今說來,除了懊惱只剩下遺憾哪!

遊客圍觀黃石公園著名的「老忠實」噴泉。(黃石國家公園提供) 遊客圍觀黃石公園著名的「老忠實」噴泉。(黃石國家公園提供)
懷抱剛出生的外孫女,父親和母親開心慶祝他的生日。(莊維敏/提供) 懷抱剛出生的外孫女,父親和母親開心慶祝他的生日。(莊維敏/提供)
漸漸長大的女兒和老年失偶的外婆。(莊維敏/提供) 漸漸長大的女兒和老年失偶的外婆。(莊維敏/提供)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