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92399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親子》乖巧女兒 上帝餽贈的佳禮

小時候女兒是爸爸的玩偶,長大後爸爸反成為女兒的玩伴。 小時候女兒是爸爸的玩偶,長大後爸爸反成為女兒的玩伴。
筆者偕女兒參加高中同學聚會,讓女兒領略媽媽的高中生活。 筆者偕女兒參加高中同學聚會,讓女兒領略媽媽的高中生活。

轉眼一過,女兒小誼及至而立之年,她將走完的人生前三十載,是一段非常踏實豐富且逸趣橫生的歲月。

懷著她時,因為先生公司地點的轉移,我們剛從加州搬至德州,那時我也在同家公司任職。數月後,我把工作辭掉,專心復習會計,準備考完剩下幾科未考的會計師考試。臨盆數月前,我大腹便便地走進考場,衝鋒陷陣,順利地通過會計師資格鑑定考試;稍後經過申請,如願地獲得會計師執照。

女兒隨後在休士頓誕生,這是加州出生長大、以作加州子為傲的父親,對有個德州女兒需要適應的的事實。好在情況逐漸轉為明朗;由於女兒從小乖巧伶俐,逗人喜愛,作爸爸的很快就將女兒視作掌上明珠,愛之寵之;復以把她當作最佳玩伴,遊之戲之。

教養女兒 意外啟發自己

不知是否女兒在出世前的考場經驗,催化了她力爭上游的堅強意志;當她踏上人生旅途後,總是孜孜矻矻努力向學。但她並不是一個nerd(書呆子),從小就好交朋友,廣泛涉獵,喜歡嘗試新鮮事兒。由於我深知女兒早熟,明辨是非,不會做出越分出軌的事,我總是給予她最大的支持與鼓勵,讓她心想事成。

女兒自幼懂得觀察周遭事物,辨別事理;在她孩提時代就說出了這樣的話:「媽,妳好像是我和弟弟的老師,爸爸則像是我們的玩伴。」事實上,在教養她的過程中,作媽媽的亦受益匪淺。從孕育女兒開始至撫養她成人,我發現了自己有座愛人愛己的能源庫,這是我先前萬萬不知的。在留心觀察她對我的一言一語舉手投足的反應,看出了母女互動蹊蹺,因而懂得如何發揮甚至強化我對她的正面影響力。

那段作全職媽媽的日子,雖然辛苦卻收穫良多;即使生活圈子相對狹小,但驚喜連連果實滿滿,可以說是我人生的黃金時段。在那期間,我倆不但奠定了牢不可拔的親子關係,於緊密互動中,也激發出彼此的內在潛能。我體察出不僅是女兒在成長,自己也在加速蛻變更趨成熟;同時,也認識到女兒擁有強烈的學習精神和自我教育的本能。為此,我深深地感激上蒼所餽贈我的此一佳禮——小誼。

不准開車 感情未受影響

小誼一生中,我只有一次跟她說NO;那個英文單字自然不易從我口中對她說出。記得那時她鑑於同學們紛紛考上駕照,有的甚至已自行駕車上學,好勝的她不甘落於人後,因而要求我等她考上駕照後,准許她開車上學。我則顧及她修了太多的AP課程,經常熬夜準備功課,在睡眠不足的情況下,若早起駕車,恐會出事;加上這樣的例子,在高中生裡已偶有所聞。因此,我打定主意,絕不鬆口,但態度委婉,訴之以理,並堅定地告訴她:「人,不管對自己或對別人,總會遇到得說NO的時候。」

這個「NO」,並未影響到母女感情,小誼也沒有讓我的拒絕過分影響她的心情;她以全校第二名畢業於競爭激烈的某藍帶高中,並順利地拿到柏克萊大學英語系入學許可。此系雖是她的首選,但在大一時,她就考慮到未來出路,副修經濟學。憑著她連續三年在法律實習社團(Legal Clinic)擔任要職的履歷,畢業後在美國司法部工作四年。這段期間,她知道現任工作無法讓她滿足,於摸索徬徨中,她決定轉業,計畫從事藝術設計方面的工作。在這點上,作媽媽的可是愛莫能助,只能祝福她心想事成。

向著標竿奔進的小誼,再一次地顯示了她的能耐。一個文科出生、僅有法律工作經驗的她,竟被以電腦聞名的卡內基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收下,成為其中一名持有獎學金的研究生;這實在是一樁令人雀躍的好事。如今,她已在享有盛譽的Frog設計公司,學以致用地服務了一載餘。既非為名,亦非為利,我感到慶幸與安慰——只為她終於走入了一個可以讓她發揮多方面才能的專業。

小誼如我,極重感情,從小到大所交的朋友,如今仍多有聯繫。而在大學後三年裡,先合住於兩間相通的宿舍、後在校外一起賃居的四位室友,現雖各處一方,但每年至少在新年伊始時團聚一次。她們每個人都先後進了第一流的研究所,且在職場上均表現優異。這應證了我的信念及對她的勉勵:上了好大學,較有機會交到旗鼓相當、性向相宜的朋友,那會讓人終身受用不盡的。

回鄉省親 女兒一路相隨

回顧小誼在人生道路上所留下的足跡,及面對小誼即將來臨的生日,我不禁對自己人生的那段30年,因為她,而感到特別豐盛有意義。

小誼至今已遊歷了30多個國家,雙腳踏過歐、亞、美、非四大洲。在這些旅行中,對我來說寓意非凡的旅遊,是那次她願意向工作請假,從東部返回加州自費與我去大陸省親,再相偕回台看望兄姐,又跟著我一同參加北一女四十重聚。

2011年正值民國建國百年,我們幸運地見識到故宮博物院「中華民國精彩一百」的特展。隨著重聚團隊乘火車作花東遊,小誼不但和我共享台灣東海岸之綺麗風景,亦能從我和久別重逢的高中同學親熱相處中,揣測40年前台灣高中生的生活情景,而略能體會出我的人生步履。

花東行的最後一晚,在濛濛細雨中,僅我兩人緩游於台東鹿嗚休閒中心的溫泉泳池;月兒高掛,椰影婆娑,微風拂面,如詩如幻;母女倆閒情逸致地共譜了一首Formosa幻想曲。

在大陸的那幾天,我們在上海拜見了凌家僅存的一位長者,與諸多首次會面的親戚共進晚餐,隔日自搭動車至寧波老家。我倆在凌家祖居的大宅院內,一齊緬懷先祖,憧憬她外公幼時在院子裡和同伴嬉戲的光景。盼望那次的返鄉行,讓小誼多少能品嘗出尋根的味道。

細說了過往30年,點點滴滴,歷歷在目,倍感懷胎時被眾人以為是雙胞的小誼,在我心中的分量確實大於一個單獨的個體。小誼外表出落得越發像我,兩人的內在亦愈顯相近。但願母女情緣長長久久,彼此心心相印,成為永遠的知己。

筆者帶女兒回寧波祖居的大宅院。 筆者帶女兒回寧波祖居的大宅院。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