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92398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浮生小記》危險駕駛

我不願意上高速。因為很長時間才開一次車,常常是剛插進鑰匙,警示燈就亮,不是沒汽油了,就是輪胎氣不足,要不然就是電瓶沒電了。光是叫汽車保險公司的路邊服務來跳電打氣,每年都有兩三次。(不過也由於行車里程少,車險的保費也下降了100元。)

這次兒子在公司年終績效考評,得了優秀。獎勵是明年工資漲5%,並得到最佳停車位。我倆準備去中國城吃海鮮大餐慶祝。

我告訴他,上周我成功通過西雅圖最複雜路段到中國城購物的經過,志得意滿。不信今天我來開車,給你演示一番。兒子將信將疑的同意了。事先我跟他說好,如果我開車有毛病,或者是迷了路,先忍著別說。一來為了不干擾我,二來也能看看我的實力。他也同意了。不過他說,如果你要迷路的話,我們可能不能準時吃午飯了。那出發前我先吃點什麼東西吧。

上路後,前半段還好,他基本保持沉默。車輛稀少時,才平心靜氣地提些意見。比如在併線時,他告訴我要在接近盡頭時才慢慢併入;被併線時,別忘了在接近盡頭時給別人留空;平常時待在中間,不要上最左快道,留給愛超車的人;行駛時不要壓白線(我一直不知道我壓白線了,是我視力有誤差嗎?);他還說我打轉向燈打晚了,不是在轉之前而是在轉的同時(可我覺得我是在轉之前打的燈呀);他告訴我,不僅不要闖紅燈,而且不要闖黃燈,甚至看到是綠燈而距離較遠的時候,也要開始輕輕煞車。

可是到了在關鍵地段換道的時候,他就開始不太淡然了。說,換道不可減速,你不知道駕駛規則嗎?我因為沒注意,在接近一個要下的出口時,我還在左側快道,沒有及時換到右側去。當時右側還有四條道,車又太多,我猶猶豫豫地換不過去,就不自覺的又放慢了車速。兒子開始沉不住氣了,大喊大叫起來。要換快換!不換就到下一個出口!不可以放慢!不可以減速!要不然後車隨時可能追撞!可是說時遲那時快,我還是慢了下來,還是沒敢換過去,最後還是到了下一個出口才下去的。

我停在一個加油站,準備掉頭。這時候兒子說什麼也不讓我開車了。我說我學習駕駛手冊的時候,是逐字逐句認真讀的。駕駛手冊上沒有說換道一定要保持原來速度。他說當然說了。你是40多歲學開車,比別人16歲學開車,少了很多年積累的經驗,你讀過了,卻不理解,所以記不住。我說我一個人東西南北橫穿美國,從紐約到西雅圖,從芝加哥到洛杉磯,都是這樣開過來的呀。他說,那時候我還小,不懂事,還為你大聲叫過好。現在我可真後怕。萬幸沒有出事。如果一個人開了10年車,還是這樣的水準的話,那就說明這個人以後最好別開車了。你有沒有聽到剛才一片喇叭聲 ?因為你開車違反普通規則,把後車和你自己都置於危險境地中。我悻悻然和他換了座位,心裡卻想,這孩子是不是有點危言聳聽?

回到家裡,他很認真的跟我說,幸虧我這次看了你開車,現在我是知道你的水準了,也就是在城裡以25英里時速兜兜風就算了。以後要去西雅圖灣區,用Uber打計程車,自己千萬別開了。他說,我本來想,在美國,年紀大的人仍舊自己開車,是自由和獨立的象徵,大於經濟考量值不值的問題。所以雖然你退休後基本上用不著開車,我也希望你可以有事沒事,開車在附近走一走。今天一看,我改變主意了。你保留車不如放棄的好。

經過他詳細解釋後,我也開始意識到這確實很危險。打轉向燈以後不果斷換道,猶猶豫豫,似走不走,我原來以為這就是我自己的事兒,和別人無關。其實嚴重影響到其它車輛和自己的安全。原來,這麼多年來,我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危險駕駛」。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