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92396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挖趣》陳容和他的墨龍圖

廣東省博物館有「鎮館之寶」盛名(儘管也曾有過爭議)的雲龍圖也叫墨龍圖。(網路圖片) 廣東省博物館有「鎮館之寶」盛名(儘管也曾有過爭議)的雲龍圖也叫墨龍圖。(網路圖片)
這是筆者所藏墨龍圖的全畫幅照片。 這是筆者所藏墨龍圖的全畫幅照片。

自去年十月初開始,與國內一結識52年、長我九歲的老畫友互通微信後,五個多月來,不間斷地把我所藏的古今名畫照片傳去,讓他欣賞點評,其中就包括陳容的這件墨龍圖。

老畫友在3月13日的微信裡回覆說:「墨龍圖很生動,也是我們福建人的自豪!」斯時絕對沒想到,未隔多久,就在3月15日紐約亞洲藝術周佳士得的一場夜拍中,陳容的六龍圖竟拍出了近4900萬美元的天價,轟動了華人世界,尤其是文物藝術品收藏界。也讓當年曾以「所翁龍」揚名立萬而後卻沉潛默默無聞了幾百年的南宋畫龍名家陳容「我們的福建老鄉」,一下子如春雷驚天動地的火起來了!海外華人原籍福建者眾多,尤其是美國紐約更是不計其數,但能令人振聾發聵者迄未與聞,此番似乎著實讓那些老鄉也「自豪」了一把。

事實上在該次拍賣前三個多月,也就是去年的12月初,筆者就已數次瀏覽過該次拍賣的所有六件名畫圖錄。當時因其畫面皆較新美整潔,而曾疑為可能是上世紀70年代日本造的高模擬複製品據筆者所知,因上世紀70年代初開始,日本曾與台北故宮合作,利用其高科技模擬技術出了不少複製品名畫,所謂「下真跡一等者」就有這些高仿複製名畫,其逼真效果較之民國初也是始創日本的珂羅版影印技術更勝一籌。至今在海外的不少拍賣行,尚時不時地見到這些「名跡」的蹤影,一般非專精者難以識別。

至於筆者所藏這件陳容的墨龍圖,早在去年10月中就已寫成專文,於今摘其精要與同好分享,也欲借此以就正於大方之家。

想當初我在外州的一家美國人拍賣畫廊看到此畫時,他們並不知作者是誰,自然也沒有任何的拍品介紹說明。我因閒來點看網路上各地的拍賣資訊時,第一眼見到此圖照,就覺得其畫風應為陳容遺跡無疑,當放大點擊圖片局部,看到「所翁」兩字落款,就更加確信而竊喜。實際上那原畫早已發黃,畫面並有些剝落,而且只剩一張後背起毛貼滿補丁(即古畫被修補時用的小貼條),連四周的留白也遺失的畫片,但畫面基本保持完整,落款的第一個所字筆畫有些殘缺,不過只要細辨仍可看出。因為第二字翁便相當顯眼,以其字形較大,筆畫粗獷勁健,「所翁」兩字赫然在目。只因一般藏家當時未必熟悉此名而不識其寶,還因此畫是與一件老舊日本小畫(後經筆者根據日本繪畫史研究,斷為明中葉日本早期摹學南宋院體馬夏山水,並曾來華的一代宗師雪舟【1420~1506】的遺跡)合在一起上拍的,讓不少國人誤為日本畫,才使我有機會「獨具慧眼」撿得便宜吧!

陳容其人其畫

歷史上關於陳容的記載其實也寥寥無幾,今綜合多方推考略作陳述於茲。其出生有兩種說法,一作1189年、一作1200年,而逝世之年則有三種:一為1258年、一為1262年、另一作1266年,當然也有乾脆說生卒不詳的。他字公儲,號所翁,應可肯定的一點他是福建長樂人(雖然也有其他幾種說法),因為在長樂還有他的墓地遺存。另外可以確定的是他是於南宋理宗端平二年(即西元1235年)才考中進士,而入朝為官(這一點,我已數次在網路資料上看到顛倒誤為1253年者),先任平陽縣令,曾為國子監主簿,後又做過福建莆田太守,最終官至朝散大夫。擅詩文書畫,以畫墨龍最為著稱並名重一時,人以能得「所翁龍」為榮幸。但傳世畫跡甚少,據說全世界至今不過20餘件。

如今已知全球所藏最有名的作品,乃是現藏美國波士頓美術館裡的九龍圖長卷,該卷縱46.3,橫940.4公分,紙本墨筆,局部淺設色。此圖深得龍的變化之意,為歷代畫龍的公認最具代表性之作,畫於宋理宗淳佑四年甲辰之春,亦即西元1244年。所謂九龍者,意謂「天地水火福祿壽喜財」等九種人世間不可或缺最美好之物象也,非常具有象徵意義。此外還有現藏廣東省博物館並被視為鎮館之寶的墨龍圖或曰雲龍圖,尺幅巨大為201.5x130.5公分,氣魄宏大也是十分難得。另有現藏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的五龍圖卷,以及石渠寶笈續編中的六龍圖等。

龍作為中國的圖騰,也是中國人的信仰,千百年來口耳相傳,已成為中華民族的象徵,龍之傳人者此之謂也。但考之歷史,龍究竟始於何時則無法確知。若從地下發掘的考古資料推測至少應有4、5千年當無疑義。只是史前或曰宋前的有關龍的形態樣貌卻並不一致。如3、4千年前的玉器雕龍,青銅或石器上的圖案,包括馬王堆出土的龍帛畫,皆與今日通行已定型的龍之面貌大不一樣。可以確切地說,自從陳容畫龍造型的出現,在他之後的近800年中國歷代畫龍的形象才基本定型,不脫他當年所構建始創出的龍外在的霸氣與威武,以及內含的那種堅強和堅毅不屈的精神象徵。

據說陳容喜文學,常與一班文友一起談論詩詞歌賦,一有閒暇輒動筆畫畫,最擅以水墨畫龍,所畫龍富有多種變化神態和多樣動作,極富神秘色彩。尤其好在酒酣之時揮毫,先潑墨於畫面,再噴水成霧,故所作龍畫大多呈現縹緲朦朧的虛無意境。一代奸相也是著名的書畫鑒藏家賈似道曾宴請賓客,也邀請陳容與會,在大家玩的愜意盡興時,趁著酒醉,陳效仿南唐李後主的「鐵鉤鎖」法畫竹,賈看後大為讚服而嘖嘖稱其畫技高超。到了晚年其畫藝愈發精妙,並在畫龍之外兼長畫虎,波士頓美術館除藏有九龍圖卷外,還有一件陳容所繪龍虎圖軸,龍虎互纏咬噬慘烈搏鬥的場面真是驚心動魄,讓人看了不能不嘆服,十足的神奇妙筆,以龍爭虎鬥之成語來形容,實無過於此。

再說本件墨龍圖

現在再回頭審視本件墨龍圖,水墨紙本,原畫縱128,橫53釐米,本應為一般立軸中堂規格,只因歷經歲月的滄桑,又沒得到很好的保護,如上已提到只剩一張背後都起毛的「破紙」,所幸畫面仍保有原作的面貌,雖然有些地方已經起片脫落。畫中一條騰雲駕霧的猛龍,龍頭朝右下方與廣東省博所藏那件墨龍圖頭朝左上方不同。雙眼尤其炯炯有神,注視前面。龍的姿態呈現出張牙舞爪狀,神態自若中透出絲絲威嚴。與廣博墨龍圖的龍身占居整個畫面當中不同,此幅龍身則只占居畫之上半部,下半部卻為雲霧,只在左下邊露出一腳爪,龍身上面更有廣博墨龍所沒有的火狀飛舞紋,愈顯氣勢不凡。他用遒勁的筆墨功力勾勒出龍身的齒鱗特徵,然後又用潑墨手法渲染出深沉的背景顏色,從龍身來看,其勾勒的筆觸十分細緻,龍身細小的特徵也被刻畫的淋漓盡致,尤其畫面中雲霧的畫法與龍身極其協調,若隱若現、虛無縹緲、意境十足,讓人讚賞不已。

由於本件墨龍圖原與另一件日本老舊小山水畫(不但裝潢十足的日本味,畫之風格也明顯露出不同於中國傳統山水之氣歆)合一個拍品,故我推測其原藏家應是一日本人或其後裔,而且還是先流入日本,再由日本帶到美國,加以畫上無後世之鑒藏印記,足見其流失海外甚為久遠。而流美之前原畫應該還是一件尚為完整的立軸,只因漂泊在外年代甚久,如今只剩一付老舊的外皮,雖然無任何裝潢,幸運的是整個畫面還算保持較好,儘管一些地方已經脆弱剝落,如其右上頭的所字落款,款下原有一朱文大圓印,也因畫面太模糊而看不清內容了。總之該墨龍圖無論從紙質到畫本身的筆墨特點風格均已到位,符合700多年歷史的氣味,雖有小缺憾,仍無損其宋畫真跡之標準。更何況存世之稀少,又是中華象徵之龍畫,意義殊不一般也,我今能擁有之,實屬有幸亦有緣耳!

這是畫右上方「所翁」兩字落款,雖然畫面有些剝落,仍清晰可見,且筆畫粗獷勁健。 這是畫右上方「所翁」兩字落款,雖然畫面有些剝落,仍清晰可見,且筆畫粗獷勁健。
真龍現身,雲霧繚繞飄緲畫法最令人讚賞。 真龍現身,雲霧繚繞飄緲畫法最令人讚賞。
古人有畫龍點睛之說,此龍眼睛尤其傳神生動,龍頭特別威武活脫脫逼人。 古人有畫龍點睛之說,此龍眼睛尤其傳神生動,龍頭特別威武活脫脫逼人。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