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92395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人物》陳翠芳家族傳承 為民發聲

陳翠芳保留一張祖母Gun Lou Chin(左)率洗衣廠女工集會的黑白照片。(陳翠芳提供) 陳翠芳保留一張祖母Gun Lou Chin(左)率洗衣廠女工集會的黑白照片。(陳翠芳提供)
陳翠芳(二排右六)在1976年成為哈佛法學院史上首位女性副院長,一路鼓勵的她恩師孔傑榮為三排右一。(陳翠芳提供) 陳翠芳(二排右六)在1976年成為哈佛法學院史上首位女性副院長,一路鼓勵的她恩師孔傑榮為三排右一。(陳翠芳提供)

陳翠芳法官在80年代挑戰建制派,成為紐約州首位民選的亞裔女法官,而勇於為爭取權益的精神在她的家族淵遠流長。她至今仍保留一張祖母率洗衣廠女工集會的黑白照片,作為人生的指路明燈。

陳翠芳祖輩如同成千上萬建設太平洋鐵路的華工,在清末離開地瘠人窮的台山,來美修鐵路、挖金礦。家族向來不甘當「啞裔」,生於賓州的曾祖母Pon Chin在1924年登記選民被拒,曾拿著出生證向康州法院抗議。祖母Gun Lou Chin還是紐約皇后區首位華裔女性陪審團員,裁決一起汽車竊盜案。

陳家頗有名氣

Gun Lou Chin自教師培訓學校畢業,能說一口流利英語。1939年當這名48歲的黑髮女子滿面笑容現身皇后區刑事法庭時,立即受在場媒體矚目,而她當時對記者表示,自己會受注意只因華裔身分,對社會的貢獻不該被忽略,包括四個孩子有三個獲得大學文憑、與丈夫開設可樂娜(Corona)地區首家手工洗衣作坊,以及在曼哈頓教堂主日學教課。

至今陳翠芳還保留一張發黃照片,裡頭祖母在台上,作為主流與社區的橋樑,為台下各族裔的洗衣廠婦女勞工爭取權益。儘管說不出照片年代與地點,她表示,「我們家的女性就像二戰時期挽起袖子的女性鉚釘工(Rosie the Riveter),為民發聲就流淌在我血液裡」。

陳翠芳的父親陳亨利博士從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在華埠也頗有名氣,於曼哈頓行醫40多年。陳亨利30年代考入私立北平協和醫學院(現為北京協和醫院),擔任實習醫師,並與護士顧秀玲在北京結婚,1937年對日抗戰爆發後,北京淪陷,他與妻子返回美國,並決定參軍,由於英語與中文俱佳的優勢,在中國戰場擔任軍醫,之後取得高級醫官頭銜。

「父母一直鼓勵我力爭上游,永遠不要忘掉為人們盡一分義務,無論他們背景為何。」陳翠芳在1946年父親返回中國戰場隔年出生,自小成績優異,就讀亨特高中(Hunter High School),1967年芝加哥大學政治系畢業,並在公校當了一年老師。首次教書的經驗並不好受,只是個小學代課老師,管起學生自覺名不正言不順,對班上學生大吵大鬧沒轍,隔年決定投入自己熱愛的政治。

投身反戰熱潮

「在反越戰與民權運動的高峰,大批亞裔參與示威運動,批評這是反亞裔的戰爭。」在陳翠芳1968年返回紐約時,發生轟動全美的哥倫比亞大學學生占領行政大樓事件,當時學生們抗議校方暗中與國防部關係密切的智庫「國防分析研究院」(IDA)互有往來,加上哥大計畫在哈林區晨邊公園(Morningside Park)建體育館,被視為侵犯非洲裔社區,學生隨即與警方爆發血腥衝突,多名學生遭毆打,約700人被捕。

當時反主流的氛圍促使陳翠芳投身政治,加入大力反戰的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尤金‧麥卡錫(Eugene McCarthy)陣營,擔任競選幕僚助理,挑戰在任民主黨總統詹森。儘管麥卡錫在民主黨初選敗給時任副總統韓福瑞(Hubert Humphrey),後者又輸給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尼克森,但麥卡錫引領的反戰勢力已成為美國政治主流,最終結束了越戰。

陳翠芳1969年回到紐約市,擔任共和黨市長林賽(John V. Lindsay)高級幕僚哥特勒(Barry Gottehrer)的助理,負責少數族裔社區青年聯繫。由於在民權運動,親眼見到律師如何幫助被捕的示威者獲釋,並在法院內捍衛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促使她在市府工作兩年後,決定改行當律師。

哈佛法學院史上首位女性副院長

「本來一向支持我的父母也表達擔憂,可能在中國人傳統觀念裡,律師受人輕賤,地位還不如醫生或老師。」陳翠芳指出,當時也顧不得家人反對,申請布碌崙法學院(Brooklyn Law School)獲得錄取。回顧1972年勇闖沒幾個亞裔的法律界,她笑說,「那年代年輕人都很單純,一心想改變世界」。

在布碌崙法學院,教授經常在課堂上突擊提問,如同在法院替被告辯護,學生必須了解每個案子。她每天在圖書館苦讀,詳讀大量案件始末與相關法律文件,終於在一次教授韋恩(Leon Wein)提問、沒有其他人知道答案時,她將手舉起,「我對那個特別複雜的問題詳盡回答,使得教授對我刮目相看」。韋恩對她的辯才無礙大加讚賞,寫信推薦到哈佛大學剛開不到十年的東亞法律研究所(East Asian Legal Studies)。

「當時我害怕極了,哈佛每個學生都聰明絕頂,而且我中文說不好,又沒去過亞洲,怎麼搞懂東亞法律呀?」陳翠芳硬著頭皮到哈佛後,在指導教授孔傑榮(Jerome Cohen,現任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不斷鼓勵下,一年內拿到法學碩士,1976年成為哈佛法學院史上首位女性副院長,教授美國司法與國際法,並結識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及前副總統呂秀蓮,往後兩名傑出哈佛校友訪問紐約時,都不忘與陳翠芳碰面,交流台灣與美國的司法。

促進美中台交流

一心想著幫助亞裔了解美國法律,陳翠芳在1978年離開哈佛,在紐約頂尖律師事務所「舍爾曼‧思特靈」(Shearman & Sterling)擔任律師,隔年到華府的「迪爾沃斯‧帕克森」(Dilworth & Paxson),負責企業、商業與國際貿易訴訟。1982年回到紐約後,於曼哈頓開自己的律師事務所,幫助華人小商家、社區組織打官司,同時也在多個非營利機構與民權組織提供免費法律諮詢服務,以及在紐約大學法學院與布碌崙法學院任教。

在中國改革開放的80年代,擁有哈佛畢業與頂尖律師事務所光環的陳翠芳是促進美中交流的不二人選。1973年第一次訪華是因母親顧秀玲在中國的妹妹重病,隨母親到北京老家探親尋根,她在此趟體會自身通曉兩國語言與文化,有責任幫助美中雙方互相了解,之後多次訪華,不遺餘力幫助中國大陸與台灣留學生了解美國司法系統長達30年。

面對川普總統不斷批評中國偷走美國工作機會,台灣蔡英文政府也想擺脫對中國的經濟依賴,陳翠芳擔心地表示,身為紐約客,最希望看見的兩岸與美國有更多合作、包容與理解。儘管不便對川普政策置評,但她指出亞裔獲取平權的奮鬥至今還未結束,「無論身在什麼職位,我們都要為民眾權益發聲,這才是民主的意義與價值」。

陳翠芳(右)今年3月在紐約市府華員會為她舉行的歡送會上,拿著1976到1978年期間擔任哈佛法學院副院長的照片。(本報資料照片) 陳翠芳(右)今年3月在紐約市府華員會為她舉行的歡送會上,拿著1976到1978年期間擔任哈佛法學院副院長的照片。(本報資料照片)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