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92394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人物》紐約首位亞裔女法官 陳翠芳回首來時路

陳翠芳(前左五)今年3月成立丁勤時獎學金。(本報資料照片) 陳翠芳(前左五)今年3月成立丁勤時獎學金。(本報資料照片)
陳翠芳今年2月在曼哈頓哈佛俱樂部接受本報專訪。(記者朱澤人/攝影) 陳翠芳今年2月在曼哈頓哈佛俱樂部接受本報專訪。(記者朱澤人/攝影)

「我不是蝴蝶夫人(Madame Butterfly)或龍女(Dragon Lady),我是女法官。」皇后區刑事法院法官陳翠芳去年底退休,不斷受社區多團體表揚為華人楷模,而作為紐約州首位亞裔女法官的歷史先驅,她誓言決不讓受害者或嫌犯的族裔影響判決。無論是中國女留學生姚宇遭西裔醉漢姦殺案,或外賣郎陳劍秋被白人酒駕撞亡,她堅守依法判案,在法界贏得「公正不阿」的讚譽。

參選法官路艱難

紐約州亞裔法官鳳毛麟角,1300名法官中不到2%為亞裔,最近幾年雖有好轉,白思豪今年任命20位紐約法官有趙艷玲和王怡芳這兩名華裔。不過在80年代時,沒任何亞裔女性擔任法官,陳翠芳剛選上不久,還曾被法院職員誤認是法庭傳譯員。

陳翠芳回憶在1986年決定以律師身分競選法官,是受法官種族歧視所刺激。她指出曼哈頓區長丁勤時(David Dinkins,後成為紐約市長)在1986年初舉行就職晚宴時,她帶著紐約大學三名中國留學生與擔任股票經紀人的丈夫布蘭特(Kevin Brandt)一同出席,當時同桌一名已退休紐約州法官盯著這幾個亞洲人面孔,低聲跟身旁的布蘭特說,「你不該跟這些東方人(Oriental)說話,你不能信任他們。」

丈夫當時嚴正回覆對方,稱法官口中的「東方人」是他妻子與其學生,並在回家後告訴陳翠芳這段對話。「我氣壞了,我一直自認反應快、工作勤奮,但如果在法院受審,法官看到黑髮、細眼、黃皮膚,從外表就做出評斷,這樣能叫公正嗎?」陳翠芳表示,她仔細審視紐約市司法系統後,發現只有15%是女性,14%是少數族裔,亞裔屈指可數,僅有皇后區刑事法院的伍元天與曼哈頓房屋法庭的譚國禎等,而且完全沒有亞裔女性。「我心想我一定能成為好法官,當時真挺單純。」

首次參選落敗

首次競選曼哈頓民事法院的法官席次時,初選對手約克(Louis York)是黨內的建制派,曾為「新民主黨人聯盟」(New Democrat Coalition)前主席,擔任東哈林區法律服務中心14年主管。陳翠芳的競選幕僚思葛尼克(Jerry Skurnick)表示,「當時民主黨大佬75%都支持約克,陳翠芳出了華埠就沒多少人認識」。

陳翠芳表示,確實沒多少人看好她能當選。「有人說還輪不到我參選,很多人在前面排隊,叫我等一等,先站一旁。」看到她不願退讓後,民主黨大佬更揚言說,她最好能贏,否則會樹立大批敵人,紐約市律師公會(nycbar)也不會再認可她的參選法官資格。不過,陳翠芳想全曼哈頓選民都可投票,不是小區域競選,健制派很難封殺,仍有獲勝機會。

1986年9月初選開出約10萬多張選票,陳翠芳僅以138票落敗。「當時確實很灰心」,她表示,當時已擁有華埠選民全力支持,拿到將近2萬個初選聯署簽名,背書者包括丁勤時、國會眾議員藍格(Charles Rangel)、美國首位華人副州長吳仙標,以及飛虎隊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將軍遺孀陳香梅等,最終敗選不免覺得建制派築起的障礙難以跨越。不過受到社區的鼓舞,她鍥而不捨,年得知隔年有曼哈頓民事法庭有兩個法官席次空缺,立即決定再戰,重新向初支持他的官員與選民拜票。

當選紐約州首名華裔女法官

陳翠芳二度競選時,有四人角逐兩名法官席次時,除了譚國禎,還有猶太裔參選人布朗(Richard Braun)與葛雷瑟(Harvey Glasser),兩名白人同樣受民主黨大佬力挺。結果跌破眾人眼鏡,陳翠芳與譚國禎分別拿下約2萬票與1萬9420票當選。思葛尼克指出,「兩個華人能選贏兩個白人,全世界只有香港跟曼哈頓了」。

思葛尼克表示,陳翠芳勝選有三大因素。一是當時人氣正旺的丁勤時帶來少數族裔選票,二是紐約時報背書讓主流社會了解她,三是華人選民大動員投票,一面倒投給陳翠芳與譚國禎。特別是80年代末郭德華(Ed Koch)市府被貪腐醜聞纏身,紐約客民心思變,外族裔也把票投給兩名華裔法官參選人,促使紐約州首名亞裔女性法官誕生。

回顧選上法官的前幾年,陳翠芳表示壓力頗大,美國人對亞裔的刻板印象是歌劇「蝴蝶夫人」(Madame Butterfly)服從丈夫,或是如「龍女」(Dragon Lady)誘惑男性。身為女性與亞裔這雙重法律界少數群體身分,每當有白人男性打開話匣子,總是先問她哪裡有好吃的中餐館。儘管身為首名亞裔女性法官可打破刻板印象,但這不是她競選的首要目標,「我是為了當一名法官」,讓所有人了解亞裔能不偏不倚、嚴謹依法審案。

在曼哈頓民事法院及2001年轉派到皇后區刑事法院至2016年底退休,近30年她極力避免讓亞裔的背景或情感影響判決。陳翠芳說,印象最深的是一起華裔外賣郎遭外族裔攻擊案件,一名年輕助理檢察官要求對被告裁定特別高的保釋金。「如果助理檢察官眼前的法官不是亞裔,他或許就不會提議這麼高額」,最終裁定將保釋金降低到合理範圍。同樣,當被告是華裔時,她致力不讓自己升起「讓華人丟臉」的念頭,一切依法裁決。經過多年努力,陳翠芳肯定自己,「我在法界贏得公正無私的評價」。

培養無數亞裔進入法律界

退休後的陳翠芳並未閒著,今年3月在華員會為她舉行的退休歡送會上,宣布成立「丁勤時獎學金」,紀念這位助她選上法官的前市長,幫助優秀華裔市府雇員子女求學。沒有子女的陳翠芳為提攜更多亞裔及女性進入司法界,除了加入多個組織如美華協會、紐約市府華員會、紐約亞裔律師協會(AABANY),還邀請多名學生到法院實習。

她的得意門生林書怡(Linda Lin)為紐約亞裔律師協會前共同主席、波克夏特殊保險公司資深主管,創立少數族裔聯合律師實習計畫。她表示,1995年仍就讀高中時,陳翠芳在美國亞裔郵政員工聯誼會認識母親,邀請她到皇后區刑事法院旁聽審案,此後孜孜不倦帶她認識法律界的重要人物、建議參與團體與會議。「在各種宴會,陳翠芳總會跟每一人親切交談,不會漏了任何人。」林書怡指出,無論陳翠芳再怎麼忙,都會想辦法抽出時間鼓勵青年克服困難,「任何人遭遇到與陳翠芳相同的挫折,早就放棄了,甚至對法界心灰意冷,不過她總是不斷反擊,她是最棒的導師」。

在紐約中華公所定期提供免費法律諮詢的陸維安律師2009年就讀法學院時,曾在陳翠芳辦公室實習,看她如何審案,協助做研究與寫法律文件,而陳翠芳也會逐一審視與提出建議,奠定他對法律的理解與專業。他指出,陳翠芳對所有人一視同仁,在公共場所面對法官、律師、法警或社區民眾都彬彬有禮,展現身為法官待人處事不偏不倚的精神。「身為律師,我們都是司法系統的一份子,必須以法為依歸,我們的行為不僅代表各人,更代表整個社區,而陳翠芳就是我們的表率。」

陳翠芳1986年競選法官時獲得丁勤時背書。(本人提供) 陳翠芳1986年競選法官時獲得丁勤時背書。(本人提供)
陳翠芳。(本人提供) 陳翠芳。(本人提供)
陳翠芳1994年在曼哈頓民事法庭。(本人提供) 陳翠芳1994年在曼哈頓民事法庭。(本人提供)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