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92392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又上理財》投資,魔鬼藏在細節中

我曾說過這故事,太像股市中的人性表現,戰亂時的逃難,船航行了好幾天,應已達目的地,難民個個翹首盼望,但始終不見陸地,有位母親抱著嗷嗷待哺的嬰兒忍不住向船長苦苦哀求,拿出金飾換取了些許雞蛋。一夜過去,第二天甲板上傳來一陣歡呼,陸地在望。如果母親知道再撐幾小時,船就會到岸,還會用首飾換雞蛋嗎?

在股市裡,多數人會在股底驚慌時殺了金母雞,因恐懼和未知,這兩個的相互加乘作用,做了錯誤的決定,貪婪亦是。那麼,股市在高低點時,可有一個參考的指標?指標有用,但解讀是但書的?美股兩次世紀性的股災,衡量股價是否便宜的本益本(或稱市盈比P/E=Price/Earning),竟然在股災即將結束,股市要反彈時,史坦普500的本益比–這個平常看是有用的指標–異常的飆高,告訴投資者不宜進場,反誤導了投資者,這怎麼一回事?

以金融海嘯發生前的2007年為例,史坦普500的本益比達到22的高原區,到了金融海嘯過後的2009年4月,史坦普500的本益比到達120,這指標產生一個誤導。

為什麼呢?因為金融海嘯來臨時百業蕭條,這時就產生了一個失真的現象,因為許多公司不但沒有盈餘,還處在一個虧損狀況,這種情形下,平時極為有用的指標這時反而因盈餘的短期突發狀況而失靈。

另外一個投資新手會納悶,但投資老手都有經驗的是,景氣循環股,例如汽車業,有時進場的判讀要反其道而行,買在它的高本益比區,為什麼呢?因為那時盈餘跌到谷底,甚至產生虧損,少有盈餘的情況下,本益比自然飆高,這像詩人說的,到了嚴冬,春天還會遠嗎?但這種不一致的判讀,多少帶來困擾,那可有一個更簡易和可信賴的指標呢?

用席勒本益比 可準確尋找進場時機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2013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主是誰?耶魯大學的教授羅勃·詹姆士·席勒(Robert James Shiller),他也注意到了這現象,所以就用過去十年的盈餘平均值來取代一年度的盈餘。理論上通常每五年為一個經濟循環,所以十年的兩次經濟循環,客觀度就相對完整,這席勒本益比或PE10,真的有用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我們就用過去兩次的股災來作測試。

2007年10月,金融海嘯前的股市高檔,席勒本益比27,是它歷史的高原區,意謂著那時股市並不便宜,2009年3月金融海嘯結束股市落底,席勒本益比是13,歷史的相對低點,很清楚告訴投資者,彼時就是一個絕佳進場的時機。

無龐大資料儲蓄 席勒本益比運用不普遍

我們再往前追溯,測試另一個股災,看是否依然適用,高科技泡沫剛發生時的2000年3月,席勒本益比是43,遠超過歷史平均值的16,這麼強烈的警告訊號,當時許多人是視而不見。在2002年高科技泡沫結束時,席勒本益比下降到23,所以席勒本益比表現了一個相對合理的指標判讀,股災開始時本益比高,在結束後本益比下降,這合理,但一般本益比卻相反,股災後本益比竟然還更高,數據如下,史坦普500在2000年3月,股災開始時本益比是28,到了2002年5月,股災將結束時本益比反向標高到41,顯然不合理,指標給了錯誤的判讀方向。照這麼說,席勒本益比的精準度要高於一般的本益比,那為什麼我們在衡量個股時不採用呢?我想這是因為多數財經網站可能沒有這麼大的資料儲存,保有過去十年的盈餘來做計算,加上新公司也未必有十年的紀錄,所以席勒本益比在個股的運用上就不那麼普遍。

你看,光是一個本益比,就可以延伸出修正版的席勒本益比,也可以說幾乎沒有一個指標可以適用在每一個(精準)的時機轉換點。

高本益比股票 千萬別碰

投資大師彼得林區也提到,本益比是一個容易取得的資料,分析股市也有相當助益,但做決策判斷時只考慮本益比就過於簡化和片面,所以要合理分析,低本益比的股票並不一定值得購買,但高本益比的股票就千萬別碰。除非你是已經做好防禦的高手。

在股市的盈餘失真的情況下,有人會使用帳面價值(Book Value)與股價進行比較,巴菲特的年度報告,就偏好用帳面價值來反應波克夏公司的股價,並且認為他公司股價低於帳面價值的1.2倍時,他就會購回自家股票。

這麼說帳面價值是極為有用的另一指標了,但彼得林區也提醒,帳面價值收購一支股票時,必須考慮一下,那些資產都是什麼?真實的價值又是多少?所以說指標到處都有,但每一個幾乎都有其局限,進而要有但書才能活用的。

我曾提出四個科學性指標,指出美股已經不便宜,而且偏離它的支撐區,但就連席勒本人,在2014年發表警語時,美股又漲了兩年,所以席勒先生語帶保留地說,是的,美股已經不便宜,但我們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做修正。

指標都有局限性 分散投資為良策

這也是美股許多基金還是保有一個相當比例行的股市參與,因為既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發生修正,對有些基金來講,還是近百分百的參與,但分散投資,就是一個策略。可是對一般的投資者,這裡或有一個迷思和盲點,他們最欣賞的就是像007電影一般,在滑雪場上,每一個精準轉身的背後跟著雪崩下來的鏡頭,我並不是說美股就會立即發生崩盤,而是要說明,指標,縱然很清楚看到它的傾斜和偏離支撐,但熟悉投資行為學的人都知道股市裡面存在這種上漲,再漲,漲過頭,跌,再跌,跌過頭的現象。

同樣的指標,碰到不同態度的投資者,所採取的行動是迥然不同的,這樣的敘述是想說明,指標是存在科學性的,但投資則是科學和藝術兩者的結合,如果要抓到很精準完美的轉折點,是還需要別的技巧和經驗判讀。

指標,有它的局限性,聰明的你,可能會好奇的問,指標既然顯示美股已不便宜,且越來越偏離支撐,那美股什麼時候該修正呢?下次聊聊美國歷史上著名的投資插曲,前央行總裁的指標誤判。

作者為財務規畫師(CFP)、又上成長基金經理人,2014年第一季美國大型成長基金第一名、基金截至2016年底過去5和8年的年均複利分別是12.5%和17%,著作《每年10分鐘,讓你的薪水變活錢》、《你沒學到的巴菲特——股神默默在做的事》,FB:闕又上均衡的財富人生。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