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92391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社會傳真》金山房東三部曲

室內栽植大麻,需要強光照射。(美聯社) 室內栽植大麻,需要強光照射。(美聯社)
這是晒乾的大麻。(美聯社) 這是晒乾的大麻。(美聯社)

華人辛辛苦苦省吃儉用,積下一些錢,買棟房子收租金貼補家用,本是一件利國便民的好事。

但在舊金山卻是犯了大忌。太多的房客把收入揮霍一空,漸之寅吃卯糧。反應到房租上就是拖欠、賴皮,甚至破壞、惡作劇。

政府沒有錢來幫這些「窮人」,而無良政客為了討好選民,每年都會冒出一些幫助房客的提案。因為房客的選票數大大超過房東的數目,所以每有這種提案一定通過。年復一年,法規將房東綁得死死的:不准隨意漲租(今年的租金漲幅是1.6%,遠遠低於通貨膨脹率)、不准隨意驅趕、房東收回自住還要支付房客搬遷賠償費每人5000元以上、老年和傷殘房客允許永久性居住……把資本主義制度弄得比共產黨統治下的社會主義還要變本加厲。

(一)舊金山房東淚滿襟

金融風暴時,張先生買進一棟商住樓,是破破爛爛的便宜貨,於是橫裝豎修,弄得光光鮮鮮,放入租賃市場。拜高科技所賜,住房順利租出,但那個鋪位卻無人問津,這是因為網路發達,開實體商店的越來越少,以往緊俏的商鋪反倒成了甩不掉的燙手山芋。

拖了半年後,來了一位中東籍老太太,看了滿意。她說要用來做服裝工場,幫人修改禮服、婚紗等。並說他兒子就在對面車行任經理,平時可能會臨時住一下。

張先生說,商鋪沒有廚房和浴室,不適宜居住。她說沒有關係,只是偶爾休息一下。於是寫了租約,收了租金,交出鑰匙,老張還暗自慶幸總算租出去,多了一份收入。

一個月後,鄰居來電抱怨,說是自從這家服裝工場進來後,電費由每月100多飆升到600多。當時言明是各付一半的,現在那戶服裝店租戶根本就不付。

租屋大變樣 成群租房

老張趕到那裡一看,發現全變樣了。原來說的服裝鋪子連影子都沒有,裡邊大間住了一位大腹便便的孕婦,外面三個小房間裡,床鋪和沙發上都住了人,都是五大三粗的非裔兄弟,膀子上刺滿紋身,橫七豎八的在屋裡大呼小叫,腳底下還堆滿了空酒瓶。

那麼這些人煮飯和洗澡怎麼解決的呢?原來他們是不煮飯的,半成品微波爐搞定。原來的半個廁所竟然被悄悄地加了一個淋浴間,粗製濫造,連排氣管都沒有裝,洗完澡後熱氣積聚在屋內,弄得一屋子霉腐味。

原來這位中東老太根本就是騙人,她是以開服裝店為名,實際上幫兒子媳婦來租房,然後再招人分租。這樣一舉兩得,既解決了兒子媳婦的住房,自己還不用付房租。

無奈之下,張先生本著息事寧人的宗旨,只要房客能按時付租金,其他也就不去計較了。

樹欲靜而風不止,先是為了合用電表的事扯皮。每個月電費五、六百,鄰居只願意承擔四分之一,那張先生就認吃虧,把另四分之一吃下來,讓那戶中東老太承擔一半。

前兩個月雖然拖欠,到第二個月時還算付清。後來就不行了,隨便怎麼催,天天答應日日不付。因為涉及另一戶房客,又不能斷電,張先生只能付全額的四分之三,才算保持煤電不被關閉。再來,中東老太乾脆房租也不付了。老媽推說是兒子在住,兒子卻說老婆要生產了,住醫院動手術,無錢支付。而那位孕婦每天挺著個大肚子,賴在床上好吃好喝的,電話不接,上門不睬,反而弄了條德國牧羊犬放在屋裡,老張一去叫門,就把狗放出來,犬吠聲聲,把老張嚇得落荒而逃。

萬般無奈,老張只能以拖欠房租為由,將之告上法庭。走完程序,拿到判決書,再去申請法警執行驅趕,前後又耗了兩個來月。

拖欠房租 反被詛咒

那天終於盼到法警上門執行,那位中東老太竟然也到場,氣勢洶洶地指著張先生大罵:你們中國人太沒人道,我們生孩子也不讓安生。上帝一定會懲罰你的!

張先生前前後後忙碌了半年多,一共收到了三個月的租金,扣除代付的電費和驅趕的法庭費、律師費,非但沒有收益還要倒貼。房子弄得一塌糊塗,還要請人重新裝條、清潔。最後還落了個「上帝懲罰」的詛咒。倘若上帝有知,又該如何評判這段公案呢?

(二)舊金山房東夜難眠

說起舊金山房東的苦水,真是三天三夜訴不盡!

老張有一套位於大街上的辦公室出租,廣告登了不少,來看的人也有,總是各種原因租不出去。

好不容易來了一個電話,聽聲音是個中年婦女,英語還蠻標準的,說是要做醫務所。老張倒蠻中意,於是約日看房。

簽約前穿著講究 簽約後醜態盡顯

看房那天來的是一個非洲裔女人,開了一輛奔馳S500,還是新款的。拎的是香奈兒皮包、戴的是卡地亞眼鏡,穿著都很講究。既然來了,那就談吧。

那位非洲裔女人一看挺滿意,也提了一些條件。並告訴老張說:她是一家連鎖醫療機構的經理,總公司在南加州,由五位醫生組成,目前在北加州已有沙加緬度、牡丹市和Tracy設立診所,現準備在舊金山地區再開一間。診所主要是為病人治療痛症、失眠等神經性疾病。平時不會太忙,老病人可以電話治療和處方云云。

老張因為以前吃過非洲裔房客的虧,雖不太喜歡,但看在西醫診所的份上,那位非裔女人看來也算知書達禮就同意了。雙方約定三天後簽合約,付款交鑰匙。

回家後,老張不放心,還按照那位非洲裔女人提供的資料上網查了一下,確有這幾個醫生,好像也沒有什麼問題。

三天後,非洲裔女人如約而至,簽完租約後,非洲裔女人拿出兩個月的租金,但奇怪的是全部是現金。老張心裡納悶:醫務所怎麼不用支票而付現金?看看錢倒是真鈔,心想也許是非洲裔做派吧,也就不去追究了。銀貨兩清,各生歡喜。豈料老張的夢魘隨即開始了!

才太平了兩、三天,鄰居打電話來了,說是沿街那間診所貼出了出售大麻的店招「420」。行內人都知道,這就是經營大麻買賣的暗號。隨後每天晚上都有人敲門,因為前面店鋪還沒正式開張,那幫癮君子都找到後面的住家去了。這可怎麼辦?當即與那位非洲裔女子接洽。非洲裔女子房子到手,再也不是溫文爾雅,輕聲細語了。

「什麼?賣大麻?不要搞錯!我們是正軌醫務所、服務病家,醫生有開具大麻的處方權。在加州購買醫用大麻是合法的。」

「那麼能否請你將『420』招牌拿掉,因為影響到後面住家的正常生活。」老張低聲哀求道。

「No way!」

老張也火了:「你沒有事先告知出售大麻的實情,我要終止合約。」

「好啊!中止租約,賠償兩年租金4萬元,再加上裝修費用5000元。否則法庭見!」

老張暗叫一聲苦也!心急火燎地詢問了律師,回答說沒有辦法。加州經營醫用大麻是合法的,既然簽了租約,只能執行完。建議向警方報案,請求司法部門介入。

房東尋求司法援助 慘遭踢皮球

60多歲的老張冒著酷暑的大太陽去了警察局,卻被回答「我們不管」,讓老張去找地檢處。趕到地檢處,說這個屬於刑事,要去郡刑事地檢處,在另一個地方。

老張快馬加鞭找到那裡,回答:「無犯罪事實,建議去市政府找市府律師,作為房地產欺詐試試」。再到市政府律師部門,只有一位接待小姐在那裡玩手機。一問三不知,給了一個電話,讓老張自己去問。但那個電話打過去永遠是錄音,隨你怎麼留言從不回覆。老張深切體美國的司法告狀無門,小老百姓欲哭無淚。

車水馬龍 成大麻購買點

幾天下來,大麻診所邊裝修邊營業,每天車水馬龍,人聲鼎沸,好不熱鬧。而鄰居們結成了幫向老張抗議,並且威脅說:如果發生任何安全事故,房東必須保障租戶的人生安全和財產安全。要知道美國向來是訴訟成風,稍有不慎就會惹上官司。這幫西語裔租戶、窮白人哪個是省油的燈,鬧出點事來,不宰你個血淋淋不算好漢。

萬般無奈,再去同非裔房客溝通,電話裡反被那個非裔女人大罵一通,還威脅要報警指控騷擾。萬般無奈,老張夜不能寐,血壓嗖嗖地往上竄,真的想拿出幾萬元來破財消災求太平。

想不到峰迴路轉,有一個房客讓他去縣政府規畫局詢問,告知這個地址不可以經營診所或藥房。起初老張還不相信,親自趕去縣政府規畫局查出資料,確實有這項規定,說是祖父條款(Grand Father Law),遠祖留下來的法規,什麼原因不知道。這下老張來勁了,立馬將此事告知那個非洲裔女人,告訴她拿不到營業執照就是非法經營,那時政府要來取締的。

那個非裔女人也是一時疏忽,每天忙著裝修、布置,將近一個月了都沒有去申請執照。她原以為這是小事一樁,想不到成了她的滑鐵盧。可笑的是,非裔女人提出要老張向縣政府規畫局提出申訴,開公聽會修改這條法規。老張點醒她說:你不要做夢了,左鄰右舍反對聲一片,就算提出申請,公聽會上也不會通過的。

非洲裔女人一計不成,轉而耍無賴了,提出所有租金全部退還,還要賠償裝修損失費用2600元。太不講理了吧!租約上寫明是由房客自己申請營業執照等事,現在申請不下來,同房東又有何關呢?

房客退租 索賠裝修費

「No !」非洲裔女人反唇相譏,「這是因為房東沒有提供正確資訊所造成的。不賠償就不走!」

所謂秀才碰到兵,有理說不清。擺明了留下買路錢走人。否則不交還鑰匙。耗吧!非洲裔女人每天把所有的燈全部打開,空調打到50度,月底電費賬單1000多,噁心你、促狹你、讓你難受。最後老張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退還所有房租,還賠了2300元損失費,才將這尊瘟神送走。

照理說,賠錢費精神,應該是懊惱才對。不料老張將錢一付,鑰匙收回,如釋重負。回到家中,一覺到天亮。原來老張為這個大麻房客煩心得個把月都沒有睡好覺,如今破錢消災送瘟神。

無「房」一身輕!在舊金山不做房東,才能夠高枕無憂到天亮!

(三)舊金山房東不做也罷

還是老張租房的事。朋友介紹舊金山一棟銀行樓盤,地段不錯、價格相當。只是樓上和樓下都有房客,要自己請律師驅趕。老張也想改變一下住房條件,雖然知道日後手尾不少,不過還是一咬牙買下了。

銀洋過手後,老張除了拿到一張契據(Deed)外沒有鑰匙,也沒有任何房客的資料。急匆匆趕到律師樓,付了5000元委託律師啟動驅趕程序。

律師聽了案情後說此案複雜,不宜兩面樹敵,應予各個擊破。先解決主要矛盾,即樓上的住戶,再動樓下的房客。律師先是調查案情,再發三天通知,再發60天通知(舊金山租務處規定要給居住一年以上的房客兩個月,甚至更長期限)。沒人理睬,最後訂了開庭日期,這句話已經是四個月後的事情了。

原房東破產 被委託人鴆占鵲巢

原來前房東在2008年金融風暴時破產走人,留下爛攤子讓銀行收拾。原房東搬走時曾經委託一個非裔老頭幫忙維修管理,原房東一走,那位非洲裔鴆占鵲巢,搬進去占山為王,儼然以屋主自居。

先是用鐵門重重封鎖,四角安裝閉路電視,嚴密監控來人。再是樓下又占了兩間屋,一道又一道鎖。躲進房內哪管春夏秋冬。銀行是大老闆,也無人去追究打理,就讓這個非裔老頭白住了整整七年。

非但白住 還要分租

非但白住,他還要分租,將其中一間租給別人,每月坐收租金。對於每一個想買這棟房子的人,他都出言恐嚇,拒不合作。因此銀行拖了七年最終才脫手。

在法庭上,非裔老頭和他找來的女房客拿不出任何租賃合同,更無任何付租憑證。法官問他們:說你們是房東吧,你們沒有任何文件;說你們是房客吧,既無租約,又從不付錢。那麼怎麼辦呢?

荒唐的是舊金山租務管制上有一條「事實房客」的規定,任何人只要住進房子就成了事實租客,不能隨意驅趕。原告請的是付費律師,每小時300元,被告請了兩個律師,都是法律援助的免費律師,一位是代表低收入房客的律師,另一位是代表老人權益的律師。在庭上雙方律師討價還價,爭執了四個多小時,最後達或成協議:允許現居住房客繼續免費居住十個月,到時間新房東再一次性支付3萬5000元搬遷費。雙方簽字,呈交法官簽名後登記在案。什麼是城下之盟?什麼是喪權辱國?什麼是不平等條約?老張真正有了切身體會。

事情還沒有解決。因為雙方簽了調解判決,所以非裔老頭「開恩」允許老張進屋看看房子。一進門,嗅到一股怪味道。再跑到樓下,發現有兩間房也是屬於非裔老頭所用,但房門緊鎖,從門縫中透出耀眼燈光。

問了一下,老黑人說這是他的種植試驗,業餘愛好。要他打開,被一口拒絕。再跑到後園看看,老張發現一根一呎直徑的排風管,正嗚拉嗚拉地使勁抽風。這又是做什麼呢?老張實在看不懂。後來請教了朋友,才知道這是在室內種植大麻。大麻需要強光照明,還需不停澆水,用鼓風機排風也是為了促進大麻的生長。

租客屋內種大麻 卻拿他沒辦法

照理說在室內種植大麻是非法的,不但對房子不好,還可能造成火災。老張心急火燎地趕到警察局報案,竟然吃了閉門羹。不得已再去諮詢律師。律師回答:這種事情很難界定的,在舊金山醫用大麻是合法的。

老人說他患有癌症,必須用大麻止痛,他種植的大麻是自用的,你又能奈其何?不過律師還是幫忙寫了封律師信,向舊金山地檢處實名舉報。信發出後如石沉大海,杳無音訊。直到十個月後,老張付清搬遷費3萬5000元後,警察局也無人來過問一下,幸虧這期間沒有發生什麼意外狀況。

樓上總算搞定了,那麼樓下呢?樓下住了一位白人房客。從24歲起就搬進來了,租了樓下的一間屋,每月租金850元。幸運的是他一搬進來,房東就破產走人,隨後連續86個月他沒有付過一分錢。至今32歲,沒有工作,也沒有家小。聽鄰居說此人靠販毒為生,幾進幾出,是警察局的常客。這個年輕白人更狠了,英文是他的母語,對於舊金山的租務條例更是門兒清。他一接到60天通知,馬上趕到律師樓付清了。自老張購房過戶後的所有房租。因為他不欠租金,逼得老張只能撤訴。隨後他要求老張維修房子,開出一大串的修理項目。老張請了裝修工來,但遭到樓上的黑人房客抵制,不許有外人進入。這或許是因為非裔老頭私種大麻,做賊心虛的緣故。老張未能及時修房,樓下白人一狀告到舊金山租務管制處,約期公聽。公聽會那天,樓上樓下房客全部到場,面對租務處官員,老張陳述不是不修,而是樓上房客不讓人進入。

而樓上的房客卻糾纏樓下房客欠了他五年的水電費,要求償還。樓下房客反擊說給過錢了,他不去付造成停電,所以後來就不付了。租務處官員對於樓上樓下房客的爭執根本不予理睬,只是抓住房東沒有及時修理房屋的理由,判處樓下房客租金減半,以前所付租金,全部退回。

地稅1千多 房租卻入不敷出

老張氣得發昏,一棟百萬豪宅,每月地稅1000多,租金只能收450元,還要幫他們付垃圾費。因為垃圾費是政府管轄,如房客不付費,政府就會連本帶利加罰款放在房子的留置權(Lien)上 ,最後當然全部是房東的責任。真是虧到姥姥家了!老張心中苦啊,黃蓮當水喝!

公了不成走私了吧。老張同樓下白人房客談搬遷費用,房客提出一口價7萬美元走人。老張說:大爺啊!您老人家也太黑了吧!你86個月一分錢沒有付,白住了那麼多年。光是一個人、一間房就要價7萬,還有沒有良心?只能耗吧,實際上這個白人房客早就在郊遠城市買了塊地,申請到了許可證,正準備蓋一個大型倉庫,以後靠出租貨倉為生。他看看實在榨不出大油水,最後各退一步。以老張補貼3萬5000元搬遷費,再白住一個半月後,拿錢走人。

照理說老張破財消災,塵埃落定。到最後雙方一手交錢,一交鑰匙後,竟然又起風波。那個白人房客提出要老張再付800元的房租押金。老張都聽不情懂他在說什麼:我哪裡拿過你的押金?

原來8年前那個白人住進來時曾經付過800元給前面的房東,作為租房押金。後來前房東破產搬走,沒有收他房租,當然也不會返還這800元。現在房客白住了86個月,又拿進3萬5000元,最後還惦記著這八年前的800元。反正所有的好處他全要占盡。最後房東只能再掏錢,自認倒霉,息事寧人,把這個瘟神送走了事。

前前後後老張花了近兩年的時間,才總算收回自己的產業,面對著破爛不堪,滿目垃圾的房子,老張只能長嘆一聲:舊金山房東不做也罷!

室內種植大麻,需要強光照明。(美聯社) 室內種植大麻,需要強光照明。(美聯社)
室內栽植的大麻。(美聯社) 室內栽植的大麻。(美聯社)
牆洞破損,處處破壞。 牆洞破損,處處破壞。
拿錢走人,搬走後留下一片狼藉。 拿錢走人,搬走後留下一片狼藉。
花園裡堆滿種植大麻用的盆栽泥土。 花園裡堆滿種植大麻用的盆栽泥土。
房客非法將戶外的220伏高壓電線打穿屋頂,通入屋內。 房客非法將戶外的220伏高壓電線打穿屋頂,通入屋內。
一根直徑近一呎的超粗排氣管,從種植大麻的屋內通到室外,開足馬力排氣。 一根直徑近一呎的超粗排氣管,從種植大麻的屋內通到室外,開足馬力排氣。
房客在室內安裝眾多掛鉤,通過轉換器,連接高壓電,加強室內的照明強度。 房客在室內安裝眾多掛鉤,通過轉換器,連接高壓電,加強室內的照明強度。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