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91453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獨特的千年彝繡

山坡上,坐滿了四鄉八寨的鄉親,他們穿著自己縫製的滿身繡花的彝裝比美、跳腳狂歡。(新華社) 山坡上,坐滿了四鄉八寨的鄉親,他們穿著自己縫製的滿身繡花的彝裝比美、跳腳狂歡。(新華社)
彝族賽裝節已有1351年歷史,村民們在當天都會身著自己親手縫製的彝族服飾,賽裝比美、跳腳狂歡。 (新華社) 彝族賽裝節已有1351年歷史,村民們在當天都會身著自己親手縫製的彝族服飾,賽裝比美、跳腳狂歡。 (新華社)

李如秀的攤位前,總是擠滿了人,她掛出來的那些彝族服飾,在高原強烈的陽光下,顯得越發艷麗。看的人愛不釋手,李如秀不斷地叫道:「不賣不賣,這些都是我的收藏品。我是來宣傳我們直苴刺繡的。」

2月11日,偏僻的彝族小山村直苴突然湧進許多人,參加有1351年歷史的彝族賽裝節。山坡上,坐滿了四鄉八寨的鄉親,他們穿著自己縫製的滿身繡花的彝裝,頭上戴著有玫紅色毛線球的雞冠帽,一眼望去,像馬纓花開滿了山。

賽裝節這天,直苴村委會門口較平坦的一片空地上,臨時搭建了一條專賣彝繡的小街。李如秀有四個攤位,展示著她收藏了20年的彝族服飾,「我收藏了4000多套,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在雲南楚雄彝族自治州,很多彝家姑娘很小的時候就跟著媽媽學刺繡,女孩出嫁時穿的新娘裝大多是自己一針一線縫製的。李如秀的媽媽是一名傳統刺繡能手,母親和父親都是州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從小生活在直苴的李如秀漸漸成了會唱會跳會繡花的好手,平繡、十字繡、扣繡、滾繡、扣邊繡,她還獲得了楚雄州「十大刺繡女能手」稱號,並被縣委、縣政府授予科技進步先進個人。

李如秀收藏彝族服裝是從1978年開始的。那年春節,李如秀在親戚家發現一條沒有襠的褲子,傳了12代人,這讓她感到很驚奇,因為直苴人去世後,都要把用過的穿過的東西燒掉。於是,她想方設法把它買了下來。

從此,她一發不可收。收藏幾乎花光了她所有的積蓄。至今,她的本子上還記著她向別人借的錢:欠武定縣貓街鎮畢洪蓮1萬元(人民幣,以下同),李仙芝5100元,欠祿豐縣普學芝1200元……她還向別人借過2萬多元收藏了一套貴州彝族服飾。

漸漸地,她的收藏引起了人們的關注,常常有人來參觀。她家小,無法展示,她便去找一個地方,出錢請小工把它們搬出去,等參觀完又讓小工把它們搬回家堆起來。「說起這些事,我也很苦惱。」李如秀說,丈夫和女兒都無法理解她的行為,為此家裡常常爭吵,她一次一次對自己說「不收了,不收了」,但每次看見不同的繡品,又忍不住收了回來。

成立協會 培養女徒弟

楚雄彝族服飾有數百種不同樣式。彝繡滿身是花,用色大膽誇張、針腳細密,李如秀收藏的,從設計、配色到刺繡,沒有一件重複。

上世紀90年代的一段時間裡,繡花的人越來越少,繡出來的東西又賣不出去,李如秀覺得那段時間「最艱苦」。李如秀開的民族服裝店,曾經一年都沒有收入。

1992年,為了參加州慶,永仁縣政府讓她編排一個100人的方隊,她從直苴村請來26個繡娘,在縣政府三樓的一間會議室裡繡了100個人的服裝,每人得到了300多元的報酬,所有的人都高興極了。李如秀以為有了商機,又讓繡娘們做了100個旅遊包,讓一個老板代賣,結果賣了3年一個都沒有賣出去。

「那幾年幾乎沒有人繡花,沒有手工製作服裝,彝繡好像要失傳似的。」一說起當年一個人背著大包小包到處求人買彝繡,李如秀心裡就酸酸的。她曾經背了10套直苴彝族女裝讓州博物館代賣,10年後又被全部退了回來。

那幾年,李如秀不放棄一切機會,只要有相關專家和領導幹部來參觀,她就不停地介紹直苴的彝繡和延續了千年的賽裝節。終於在2004年,永仁縣婦聯在直苴村成立了第一個彝族刺繡協會。

就在這一年,楚雄州委、州政府開始對彝族刺繡產業進行扶持,通過評選刺繡能手、培訓繡女、組建協會、扶持刺繡大戶、擴大刺繡產品宣傳等,推動彝繡的發展。

作為永仁縣刺繡協會的會長,李如秀感到培養後人的責任重大。她先後帶了12個女徒弟,都成了刺繡帶頭人。特別是直苴繡花,「只要有人賣,我都收。我要培養鼓勵她們」。

服裝靈感 躍上時裝周

「我初次見到彝繡時,竟被那些飽和度極高的配色嚇到,覺得它們土氣和俗艷。」國際名模、服裝設計師馬艷麗毫不掩飾她最初對彝繡的感受,直到她後來去彝寨住了一段時間後,她發現,彝繡不是為了展覽或售賣,而是彝家人所必需的生活用品,即使花色繁瑣,它也很純粹。所以,那些古老的繡片,即使被時光浸染,仍散發著誘人的光澤,這種高水平的刺繡技藝正是她要的東西。

2016年2月,馬艷麗參加了直苴彝族賽裝節,她從花團錦簇的彝繡中找到了靈感。同年10月下旬,由北京馬艷麗高級時裝公司設計製作的、以彝繡文化為主題的50套高級訂製時裝,2016年秋天出現在(北京)中國國際時裝周上。直苴人帶著他們的彝族服裝驚艷亮相,贏得滿堂喝彩。

雖然彝繡的社會知名度越來越高,可李如秀的心裡仍然有一分失落和孤獨,「一代、二代的繡娘成了繡花帶頭人,那麼新的一代呢,她們還願意繡花嗎?」 (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賽裝節這天,姑娘們都要穿上自己縫製的最美服裝。(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賽裝節這天,姑娘們都要穿上自己縫製的最美服裝。(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賽裝節上,李如秀在向遊客介紹自己收藏的精美繡品。(取材自新華網) 賽裝節上,李如秀在向遊客介紹自己收藏的精美繡品。(取材自新華網)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