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88436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專題》陸戰隊探秘

教官指導新兵戰技。(記者金春香/攝影) 教官指導新兵戰技。(記者金春香/攝影)
陸戰隊是兩棲軍種,也注重水中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陸戰隊是兩棲軍種,也注重水中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只要當過陸戰隊戰士,他的一生都會因此被銘記。穿上帥氣的沙色制服上衣、軍藍色軍褲是很多血色男兒的夢想,作為美國常規五軍種中極為重要且常在影視劇作品中以保家衛國鐵血男兒形象出現的陸戰隊(Marine Corps)更是無數熱血青年極其嚮往的神聖地方。軍營中,又有多少個動人故事?讓我們走進看看。

魔鬼訓練 打造陸戰隊精英

與上世紀90年代相比,如今受當過兵的父母或祖父母影響而決定參軍的人數已大幅度減少,更多的青年是心懷愛國之情、並抱著希望將自己打造得更加堅韌和優秀的目的走進軍營。而一旦進入基地,就再沒有回頭路,進營路上可以看到兩岸巨大的湖池和深淺不一的沼澤,都在告訴你,想要偷溜出來是不可能的,只有圓滿完成13周的瘋狂集訓,才能光明正大地踏出基地大門。在這裡,無論之前的你是什麼樣子,91天後,每個人都會煥然一新,驕傲地以陸戰隊士兵的身分與家人相擁慶祝。

13周的培訓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也就是前24天主要是熟悉戰鬥內容、水中戰鬥和生存技能以及初級格鬥;第二階段是第25天到第47天,主要是訓練槍法以及培訓在更為複雜環境下的戰鬥和生存本領;第三階段是第48天到第70天,會繼續鞏固提高槍法訓練格鬥、模擬戰場訓練,以及54小時的名為「Crucible」的量化指標測試,新兵一定要在體能、心理和精神上都達到陸戰隊忠誠、正直、無私、堅定的核心價值,並擁有克服一切困難的決心以及極為重要的團隊精神。

華裔18歲新兵劉中傑 自我選擇不後悔

陸戰隊成員構成,從早年清一色白人士兵,到近年來各族裔日趨多元化,很多華裔青年在親朋好友的鼓勵下也毅然走上當兵之路,不僅獲得性格的重塑,還擁有更為多樣的職業選擇,開啟精彩人生。

在新兵食堂,18歲的劉中傑端正地坐在餐桌前,迅速將盤中的午餐送進嘴中,整個過程毫無聲息,目光堅定向正前方望去,說起話來聲音沙啞,一看就是經過長時間訓練的結果。劉中傑於2010年才從上海移民美國,父親是廚師,母親在麵包店工作,從紐約Robert F. Kennedy Community High School高中畢業前,聽身邊在陸戰隊培訓過的朋友講述他們的訓練經歷令其非常嚮往能夠成為其中一員。

雖然在那之前劉中傑從未想過真的會走上這條路,但已經在軍中順利度過五周培訓的他表示不會後悔,自己雖然是家中第一個當兵的人,但因為身邊有不少是陸軍和海軍的朋友,所以對軍營生活並不陌生,「陸戰隊是最棒的,我很自豪自己能被選中。」而且進入陸戰隊也是圓了父親的心願,「父親有兩個心願,一個是上大學,一個是當兵,如今我哥哥上了大學,而我進了軍隊,算是完成了父親的夢想。」

劉中傑的選擇也獲得了家人的支持,「媽媽一直希望我參軍,而我進營來之後每周都會給家裡寫四五封信,來緩解對家人的思念。」雖然訓練艱苦,甚至連手背都布滿了各種蚊蟲叮咬的痕跡和訓練中留下的傷痕,但劉中傑表示體能方面的考驗對他來說並不難,耐力和精神上的考驗才是他最需要克服的兩方面。對於是否願意上前線,劉中傑堅定地點了點頭表示,這是他自己做出的選擇不會後悔。

劉中傑還稱,參軍後整個人的精神面貌都煥然一新,以前自己特別愛玩遊戲,而來到島上後再沒有手機、電腦的陪伴,雖一度令他覺得度日如年,不過與軍中兄弟一同克服苦難、迎接挑戰的日子讓他覺得苦中有樂,且培養出更加守規矩的品格。如今的他希望能以優秀的成績盡快迎來畢業,與家人團聚。

華裔新兵桑林 24歲入伍更加成熟自律

在帕里斯島的新兵人群中一眼望去,全都是十八、九歲的年輕小夥,在這裡你要是說自己是23歲已經算是高齡,不過現年24歲的桑林就屬於「高齡新兵」中的一員,說起自己的年齡,他認為比其他新兵經歷過更多讓他清楚地明白自己想要什麼、想做什麼,訓練起來也就更有動力。

桑林還記得自己來到美國的日子,那就是2011年12月10日,那時他從河南來到美國與母親會合,對一切都很陌生,從學英文開始逐漸適應這裡的生活。不過熟悉了大都市紐約的生活後,他也開始對大城市的生活感到厭倦,希望能夠換一種生活方式,恰好那段迷茫時期他遇到了從陸戰隊步兵退役的朋友,聽了朋友的經歷後他對加入陸戰隊產生了濃厚興趣,再加上母親的支持,最終促成他走上這條路。

桑林認為,80%的華裔父母都覺得當兵太危險所以不贊成子女入伍,但實際上,完全不會,「當兵能改變一個人,讓人更為自律,而且以前的我很內向,現在開朗多了。」不過桑林也坦言,來到基地後的第一周磨合期是最為困難的一段時間,其次就是語言上的挑戰,但經歷六周的訓練,桑林也更加明白無論是體能測試還是語言上的學習,都要盡全力去做,就算不愧對自己。營中的新兵夥伴也都給予桑林溫暖的幫助,讓他感覺是在一個大家庭中,完全沒有不同族裔之分。

由於自己是家中唯一的孩子,畢業之後,桑林打算繼續學習工程學而非加入步兵團,以保證能更多陪在家人身邊。培訓已經過半,桑林表示非常想念紐約的中餐,「雖然我很喜歡這裡的伙食,但每天吃也會膩,很希望能馬上吃到自己做的飯。」而每天最幸福的時間就是睡眠的那幾個小時。以前,桑林也從未給家人寫過信,進入軍營後不能發短信,只能以信件與家人聯絡,「我才發現每天都有好多想說的話,第一次拿到媽媽的信甚至哭出來。」此外,他也期待能早日和在新加坡讀書的女朋友相見。

紐約基地的亞裔陸戰隊軍官 要與女兒一起讀大學

在紐約基地,亞裔陸戰隊軍官並不多,其中能講中文的有兩位,還有柬埔寨裔Kenny Chang和越南裔Phuong Tran。Tran已經服役13年,期間還被派駐到日本三年,雖然已經31歲但有著亞裔不老基因的他看著只像20歲出頭,而且竟然已經有一個11歲大女兒,如今從事法律助理工作的他笑稱,打算七年後退役,陪那時候已經進入大學校院的女兒一起再讀一個學位,「我知道我女兒到時候肯定會很煩我,因為我會天天跟在她身後。」

說到女兒,Tran一臉幸福與自豪,稱能與女兒一起成長是特別幸福的事,他說女兒很嚮往耶魯大學,所以一旦她被錄取,自己肯定全力支持,再加上美國退伍軍人教育法案(GI Bill)的優惠政策支持,能基本上覆蓋自己和女兒的學費,所以更加便利。此外,由於Tran負責軍中人員申請結婚、離婚手續的文件,因此對大家婚姻狀態有些許了解,他表示,陸戰隊的士兵普遍結婚較早,「雖說如今真正上戰場的機率很小,但大家還是會希望早些成家享受家庭時光,以防哪天真的要上前線,也不會有太多遺憾。」

陸戰隊女兵 巾幗不讓鬚眉

1949年,帕里斯島成為美國陸戰隊唯一接收女兵的訓練基地,幾乎每周都有近百名優秀女兵從這裡畢業,正式邁入軍營生涯。女兵通過層層考驗,以與男性新兵同等標準要求自己,更顯難能可貴。

來自紐約布朗士的19歲女兵Tayla Marie Medina雖然才入營六周,短髮的她戴著黑框眼鏡,渾身散發出一種比實際年齡成熟很多的軍人氣質,她表示自己非常榮幸能夠成為一名女性陸戰隊士兵,「整個陸戰隊以男性為主導,女性只占1%,但我相信女兵可以做得與男兵一樣棒,甚至更好!」Medina的叔叔是一名陸戰隊士兵,並曾在1988年以作戰部隊身分參加了海灣戰爭中的「沙漠風暴行動」(Desert Storm),也正是受他影響,Medina有了從軍的夢想,並在叔叔的幫助下完成一系列測試和準備。

Medina稱在訓練中精神挑戰比體能挑戰更大,「所有的一切都與軍營外的生活完全不同,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適應。」不過Medina已經對自己非常有信心,且對未來也制定了規劃,與很多人選擇只服役四年不同,Medina表示自己會主要從事行政管理方面工作,並為陸戰隊效力20年。

另一位來自紐約布碌崙的19歲女兵Rose Lorcy則是希望通過陸戰隊的磨練,成為更好的自己。她表示自己剛做出這個決定時父母非常傷心,並不支持,覺得以女兒不夠強壯,不是當兵的料,且Lorcy在學校成績一直拔尖,更是讓父母不解。不過Lorcy有著自己的打算,她認為加入陸戰隊能讓自己脫胎換骨,跳出舒適圈,成為更優秀的女生,而且對未來的職業發展道路也百利而無一害。

如今身材嬌小但意志力強大的她已經完成11周的訓練,克服了自己對游泳和高空的恐懼,將在兩周後正式成為家族第一位陸戰隊士兵,而通過與家人的信件交流她也發覺父母對她的選擇也愈發表示理解和支持,如今她非常期待正式畢業的那一天,也表示會盡可能在軍營服役更久的時間。

「魔鬼」女教官 心繫陸戰隊女兵

帕里斯島陸戰隊基地內,除了滿眼望去的新兵和一些駐紮在營地的服役軍官外,還有一類令人聽了就「不寒而慄」的特殊群體,那就是教官(Drill Instructor),他們的任務是操練新兵,而這一群體的一大特點就是嗓門非常大,且「一言不合」就怒吼。雖然剛開始大家都對他們非常懼怕,但在隨後的接觸中,大家都發現其實教官了脫下那頂深綠色圓頂帽後,其實都是非常溫柔的人,而他們與一般軍官相比,更是肩負重任,因為他們在培養一代又一代的新兵,教官當的好不好,直接影響到新兵的表現。

女教官Simone King就是嚴酷教官團隊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員。今年28歲的King來自新澤西,經加入陸戰隊已有十年,兩年前,她決定從航空技術員轉行成為一名培養新兵的教官,「成為教官後,我能給更多的新兵帶來一定的影響,而且能陪伴他們一同成長。」而成為教官則需要再將自己剛剛成為新兵時經歷過的13周艱苦訓練重新進行一次,不過成為專門訓練女兵的教官令King絲毫不後悔,「我有一個七歲大的兒子,我知道做母親的感覺,在我這裡,女兵就像我的孩子一樣,我雖然嚴格,但都是為了讓她們更優秀。」

King也直言陸戰隊的體能訓練對女性來說挑戰巨大,「在我的13周培訓期間,由於壓力太大,整整三個月我都沒有經歷生理期,在新兵訓練期間,這種現象很普遍。」回憶自己兩年來帶過的女兵,King對其中一名華裔女兵晨的印象非常深刻,「記得她剛來時,都不怎麼會講英文,但她進步得非常快,也特別努力,可惜後來因為受傷無法繼續,只能退出。」後來晨仍然與King保持聯繫,晨在中國的父母希望她能回國發展,「但她希望能有朝一日重回陸戰隊,我也期待著她的回歸。」

King在幾日訓練中的鮮明個人風格也得到了很多教員的讚賞,臨走之前紛紛與其合影留念,King也絲毫不吝嗇自己的笑容,甚至配合著做出鬼臉來拍照。

81歲老兵重回帕里斯島 追憶過往

時隔60年,紐約大學傳媒學教授莫仁(Terence Moran)重新踏上自己19歲時曾經訓練的土地,雖然很多建築和設施都已經變了模樣,但Moran看著車窗外的點點滴滴,回憶起曾經艱苦訓練的日子,不禁濕潤了眼眶。

16歲時,莫仁從高中輟學,工作了兩年後他決定加入陸戰隊,1955年,莫仁正式來到帕里斯島訓練,經過13周的艱苦培訓,光榮畢業,隨後他在南卡、北卡以及維州匡提科(Quantico)等多地服役,擔任步兵的他還負責軍中的插畫工作,並藉此得到派駐到巴黎的短期任務。在巴黎的那些天是莫仁最懷念的美好時光,在那裡他遇到在耶魯讀書的朋友,在交談中產生了重回學校的打算。

1960年退役後,莫仁回到家鄉紐約,入讀紐約大學,學習英文文學,「那時我最想當一名作家,所以打算拿到學位後在學校任教,那樣就可以用暑假時間進行寫作。」本科畢業後,莫仁如願成為一名教師,但他為了更好的前途繼續攻讀了研究生和博士學位,並順其自然成為紐約大學的講師,並在不到十年時間裡就晉升為教授。

回憶起當初選擇進入軍營,莫仁表示非常慶幸自己的選擇,「我一生都以自己是陸戰隊士兵為豪!」他稱很多退役士兵重回學校後,都成為最優秀的學生,「因為經歷過軍營磨練的人,無論從事任何行業都非常有動力,而且他們是一批能夠真正解決問題的人,再加上被教官成天訓斥,大家什麼都不怕了。」

對比今昔,莫仁表示如今基地上的伙食比以前好了很多,「以前我們都是限量給飯的,如今則是無限量。」此外訓練設施也更新換代,整個基地的大環境都比60年前好太多。不過,陸戰隊的回憶也並不全是美好,莫仁直言,培訓期間沒有個人隱私的生活是最令他難以忍受的,「廁所、澡堂都沒有隔間。」熱愛閱讀的他在帕里斯島上也幾乎無法讀書,「教官也相當嚴苛,他們從不說一整句話,只是命令大家做這做那。」

雖然莫仁離在陸戰隊的日子已經相隔很久,但「一日在陸戰隊,終身都是陸戰隊的人。」莫仁每年在退伍老兵節當天都會在家中設宴邀請從前的軍中夥伴一同慶祝,也會攜家人參加每年的陸戰隊晚宴。再過一個月,莫仁將從紐約大學退休,此次帕里斯島之行也算是他給自己的一份珍貴退休禮物。

亞裔養子陸戰隊畢業 白人父母驕傲流淚

13周的艱苦訓練後,一批批新兵在眼淚與喜悅中迎來畢業,完成華麗轉身,正式晉升為陸戰隊一員。畢業典禮的前一天,該批新兵會在家人的注視下完成最後一次激勵長跑(Motivation Run),並在當天獲准與家人團聚四小時,這一天,可以算是新兵和家人在13周中最期待的一天了。

人群中,有一家由白人父母和亞裔子女組成的Melanson家庭格外搶眼。母親Jocelyn和父親Dennis從麻州趕來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看到變瘦變黑的兒子Jared立刻衝上前去,緊緊相擁,留下激動的淚水。出生在柬埔寨的Jared在19年前被美國養父母Jocelyn和Dennis收養,九個月後他們又飛到柬埔寨領養了第二個女兒Soriya,Jocelyn表示,「擁有他們兄妹倆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事。」

Jocelyn稱兒子希望加入陸戰隊是受到祖父的影響,「他的祖父是二戰老兵,還得過銀星勳章,從小他就和祖父非常親近,聽他的從軍故事長大。」Jocelyn在13周中一直為兒子的安全而擔心,「他曾在信裡透露過怕中途掉隊,也面臨很多其他方面的挑戰,而我們能做的就是不停地為他禱告,希望他順利完成培訓。」Jocelyn也在得知兒子通過最恐怖的54小時「Crucible」訓練後失聲哭出來,幾十天來的心理負擔終於得以卸下。重新看到Jared,Jocelyn還驚喜地看到兒子的轉變,「他變得更加自信從容,更加懂禮貌,也更懂得團隊合作的重要。」

Jared則表示自己在參加訓練的第一周最為艱苦,因為要適應隊中所有與之前生活不一樣的規則和生活方式,一切形成習慣後,軍營生活也變得苦中有樂。對於未來,Jared目光堅定看向遠方,表示很可能在完成四年服役後繼續為陸戰隊效力20年甚至更久的時間。

教育業者的直觀體驗:陸戰隊造就一切可能

近年來帕里斯島陸戰隊訓練基地每年會舉辦公開只對外開放一次的訓練營探秘之旅,邀請高中教育業者前來參觀體驗,全方位了解陸戰隊的真實和嚴酷生活。2017年3月初來自紐約和奧伯尼的50餘名高中老師和教員就真真實實地感受到這裡的嚴苛,並通過親身體驗了解到陸戰隊卓越的菁英培養形式。通過此行,不少老師都獲得了很大的心靈震撼,並表示會鼓勵自己的學生積極申請,爭取成為這一驍勇隊伍中的一員。

來自紐約人際發展中心(New York Center for Interpersonal Development)的Chantel Cabrera表示,她的哥哥就是一名陸戰隊士兵,所以能夠親自來體驗哥哥曾經走過的路,對她來說意義頗深,「雖然我哥哥後來不惜以增重的方式退出軍營,但我仍然為他驕傲,他經歷過我想像不到的挑戰。」工作當中與不少問題少年打交道的Cabrera也稱,自己在與新兵的接觸中更加明白青少年的人生有很多種不同的選擇,她會鼓勵身邊的青少年將加入陸戰隊列為人生的一項重要選擇。

在皇后區大都會高中(Queens Metropolitan High School )擔任特殊教育老師的Ryan Verost,同樣被新兵們勇於超越自己的精神所感動,打算回到學校後向自己的學生講述著四天的所見所聞,鼓勵各種背景的學生都積極考慮加入陸戰隊。

更多精彩文章 請看《世界周刊》

陸戰隊員帶著戰友在水中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陸戰隊員帶著戰友在水中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入伍受訓後,劉中傑已經脫胎換骨。(記者金春香/攝影) 入伍受訓後,劉中傑已經脫胎換骨。(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通過考驗,在畢業典禮與家人相擁。(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通過考驗,在畢業典禮與家人相擁。(記者金春香/攝影)
劉中傑願意接受陸戰隊磨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劉中傑願意接受陸戰隊磨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帕里斯島基地停放的戰機。(記者金春香/攝影) 帕里斯島基地停放的戰機。(記者金春香/攝影)
訓練基地掛出各色軍旗。(記者金春香/攝影) 訓練基地掛出各色軍旗。(記者金春香/攝影)
Jared和母親在一起。(記者金春香/攝影) Jared和母親在一起。(記者金春香/攝影)
81歲陸戰隊老兵Terence Moran重溫數十年前回憶。(記者金春香/攝影) 81歲陸戰隊老兵Terence Moran重溫數十年前回憶。(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列隊進行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列隊進行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射擊是新兵訓練的重頭戲。(記者金春香/攝影) 射擊是新兵訓練的重頭戲。(記者金春香/攝影)
模擬戰場的匍伏前進。(記者金春香/攝影) 模擬戰場的匍伏前進。(記者金春香/攝影)
水中訓練包括戴鋼盔、帶著槍游泳。(記者金春香/攝影) 水中訓練包括戴鋼盔、帶著槍游泳。(記者金春香/攝影)
桑林是陸戰隊新添的華裔面孔。(記者金春香/攝影) 桑林是陸戰隊新添的華裔面孔。(記者金春香/攝影)
女教官Simone King對著剛入伍的新兵大吼。(記者金春香/攝影) 女教官Simone King對著剛入伍的新兵大吼。(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在教官指導下,進行搏鬥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在教官指導下,進行搏鬥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陸戰隊重視戰技,射擊訓練是重頭戲。(記者金春香/攝影) 陸戰隊重視戰技,射擊訓練是重頭戲。(記者金春香/攝影)
Jared Melanson(左二)和父母、妹妹在營中合影。(記者金春香/攝影) Jared Melanson(左二)和父母、妹妹在營中合影。(記者金春香/攝影)
Jared Melanson(右二)和父母、妹妹在營區合影。(記者金春香/攝影) Jared Melanson(右二)和父母、妹妹在營區合影。(記者金春香/攝影)
鼓號樂隊激勵士氣。(記者金春香/攝影) 鼓號樂隊激勵士氣。(記者金春香/攝影)
女陸戰隊士兵Micki向教育從業人員講述軍中生活。(記者金春香/攝影) 女陸戰隊士兵Micki向教育從業人員講述軍中生活。(記者金春香/攝影)
基地的口號是「我們訓練陸戰隊員」。(記者金春香/攝影) 基地的口號是「我們訓練陸戰隊員」。(記者金春香/攝影)
Jared Melanson與父親相擁。(記者金春香/攝影) Jared Melanson與父親相擁。(記者金春香/攝影)
Jared Melanson與母親相擁。(記者金春香/攝影) Jared Melanson與母親相擁。(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扛著槍進行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扛著槍進行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按編制列隊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按編制列隊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射擊場上樹起一個人形靶。(記者金春香/攝影) 射擊場上樹起一個人形靶。(記者金春香/攝影)
女陸戰隊士兵Micki向教育從業人員講述軍中生活。(記者金春香/攝影) 女陸戰隊士兵Micki向教育從業人員講述軍中生活。(記者金春香/攝影)
教官示範射擊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教官示範射擊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女教官Simone King把女兵當成自己的女兒。(記者金春香/攝影) 女教官Simone King把女兵當成自己的女兒。(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吃午餐,在餐桌上也展現了紀律。(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吃午餐,在餐桌上也展現了紀律。(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通過考驗,畢業典禮與家人相擁。(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通過考驗,畢業典禮與家人相擁。(記者金春香/攝影)
Tayla Marie Medina是英姿颯爽的女兵。(記者金春香/攝影) Tayla Marie Medina是英姿颯爽的女兵。(記者金春香/攝影)
基地伙食不錯,但劉中傑(右)還是想念中餐的風味。(記者金春香/攝影) 基地伙食不錯,但劉中傑(右)還是想念中餐的風味。(記者金春香/攝影)
陸戰隊引以為傲的「黃腳印」。(記者金春香/攝影) 陸戰隊引以為傲的「黃腳印」。(記者金春香/攝影)
帕里斯島基地的戰機飛行員向訪客介紹他的座駕。(記者金春香/攝影) 帕里斯島基地的戰機飛行員向訪客介紹他的座駕。(記者金春香/攝影)
戰場上不分性別,女兵也要接受射擊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戰場上不分性別,女兵也要接受射擊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通過考驗,畢業典禮與家人相擁。(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通過考驗,畢業典禮與家人相擁。(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畢業典禮家人相擁。(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畢業典禮家人相擁。(記者金春香/攝影)
軍中講求紀律,軍營宿舍十分整潔。(記者金春香/攝影) 軍中講求紀律,軍營宿舍十分整潔。(記者金春香/攝影)
Kenny Chang(右)和Phuong Tran是陸戰隊的亞裔戰友。(記者金春香/攝影) Kenny Chang(右)和Phuong Tran是陸戰隊的亞裔戰友。(記者金春香/攝影)
女教官Simone King指點方向。(記者金春香/攝影) 女教官Simone King指點方向。(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進行援繩攀登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進行援繩攀登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帕里斯島基地停有陸戰隊的戰機。(記者金春香/攝影) 帕里斯島基地停有陸戰隊的戰機。(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訓練鍛練臂力。(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訓練鍛練臂力。(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進行體能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進行體能訓練。(記者金春香/攝影)
女教官Simone King給新兵的下馬威。(記者金春香/攝影) 女教官Simone King給新兵的下馬威。(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畢業典禮家人相擁,看打扮裝束,可能又是下一代陸戰隊員。(記者金春香/攝影) 新兵畢業典禮家人相擁,看打扮裝束,可能又是下一代陸戰隊員。(記者金春香/攝影)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