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883868/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周日專題》中工會百歲 對美中台貢獻大

中工會成立至今已經100年。圖為1931年時中工會歷史照。(圖:中工會提供) 中工會成立至今已經100年。圖為1931年時中工會歷史照。(圖:中工會提供)
中工會是歷史最悠久的華人專業社團之一。(圖:中工會提供) 中工會是歷史最悠久的華人專業社團之一。(圖:中工會提供)

創立於1917年的美洲中國工程師學會(Chinese Institute of Engineers – USA),今年正好滿百歲,成為少見的百年老字號華人社團。從中國最早的鐵路工程師詹天佑等人開始的中工會,見證了華裔工程師在美國的發展歷程,也隨著大時代的演變,連結美國與台灣及中國大陸的工程科技需求。

作為北美歷史最悠久的華人學者民間社團,中工會不斷調整角色,老幹新枝傳承經驗、創新求變,希望在今天激烈的競爭環境下,能讓華人工程師在美國繼續走向下一個一百年;當然,更重要的是不忘所有工程師最重要工作:「改善人類生活。」

★在美有7分會 會員上萬人

1905年以前,中國沒有所謂的「工程師」,重大工程項目必須由「外國人」承擔。後來在留美的詹天佑主持設計下,完成了從北京至張家口的京張鐵路,才有了第一條由中國人自己設計的鐵路。意識到工程師對現代中國的重要性,越來越多學生被派遣到國外學習科學與工程技術。1917年,一群中國工程師在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成立了中國工程師學會,早期會員包括詹天佑、顏德慶、徐文涓、吳健、淩鴻勳、陳體誠、張貽志、吳承洛、侯德榜、周琦等人。

目前中工會在美國有紐約、舊金山、西雅圖、達拉斯、新墨西哥、洛杉磯、及環保協會等七個分會,會員共一萬多人,涵蓋土木、電機、電腦、資訊科技、機械、化學、環境、生物醫學、及再生能源等工程領域。與聯誼社團不同的是,中工會以專業與技術為導向,很多會員是各領域專家與學者,遍及工程界、學術界及研究機構,對美國工程科技事業也有巨大貢獻。

★傑出亞裔工程師 每年表揚

在美國國內,美洲中國工程師學會每年遴選的「傑出亞裔工程師獎」,表揚傑出的美籍亞裔工程師;參加會議人士來自美國各大公司的領導階層、工程師及政界領袖,是最受矚目的亞裔工程師社團活動之一。在國際上,中工會自1966年起,每兩年在台灣組織一次「近代工程技術討論會」,由學會組織專家到台灣,透過研討合作模式,向政府建議產業發展方向、技術創新趨勢與解決建議。1992年中國國家外國專家局以中國國際人才交流協會的名義再與中工會簽署合作協定,隔年起,雙方每兩年在中國舉辦工程技術研討會,促進美中兩國工程技術人員交流,並解決中方企業技術難題。

★李國鼎 助台灣走向工業化

「很多人不知道,連(飛機製造商)波音公司的第一任總工程師也是華人,名字是王助。」中工會舊金山分會前理事長方玉山表示,中工會早期當然是以鐵路工程為主,後來隨著產業趨勢,半導體、個人電腦(PC),再到現在的多元領域;著重的點隨著時代改變,但目標一直是沒變,持續作為華人工程師的平台。

他介紹,中工會在美國成立總部後曾一度搬回到中國大陸,之後國共內戰,一部分人士到台灣、又到美國來,1953年在紐約復會。另外台灣的成員也於台灣組織「中工會台灣CIE-ROC」。有台灣「科技教父」之稱的李國鼎也曾當過台灣的理事長,帶著中工會協助台灣走向工業化。

談到中工會與台灣,創投大老、中工會舊金山分會創會理事長徐大麟回憶,建設台灣能走向現代化,有歸功於李國鼎的領導與計畫藍圖,引進科技產業。而中工會則在旁扮演支援的角色,兩年一次的「近代工程技術討論會」,由中工會帶著專家到台灣深度輔導、諮詢,每次約三個星期,特別是當時有個「外國和尚會念經的感覺,效果極為好」。

徐大麟並說,那時回台的專家,很多是前後期從台灣出去的留學生,很多都有在貝爾實驗室、IBM、惠普等國際級的一流公司工作經驗,大家聯繫感情,互相交流;這些資訊與激盪出來的想法,成為台灣工程科技發展的莫大助力,「最先進的想法,就在宵夜桌上聊」。

★專家赴中 推動與國際接軌

90年代,中工會與中國大陸串起交流平台。由中工會徵詢一批約80人的專家,根據中國當時的需求,組團到北京。他們先到工廠去調研、再聚集起來開會,最後的報告送到中國國務院,作為技術發展的參考,在推動中國與國際接軌的時代任務上貢獻重大。

中工會舊金山分會現任會長馬思平指出,美國價值之中,有一項很重要的信念就是「回饋社區」,而中工會就是華人投入華人社區的平台,並且與主流合作的一個渠道。特別是中工會以專業為本,非常和諧,各地中工會成立有先有後,原本也其實無淵源,但後來順利整合,地方自己改稱為「分會」,上面有總會,總會長由各分會輪流。

華人工程師在美國一百年,成為重要的一支。但登高一看,技術方面華人不成問題,可是爬到管理層上的華人就少些了。印度裔則不一樣,他們勇敢表達自己,實力是一回事,但多數非常能言善道,又拉拔自己人,跨國上市公司的印度裔高管比比皆是。

「最簡單的答案是語言。他們用英文,先天上有這個便宜。」徐大麟認為,除了語言以外,歷史與文化也有影響,印度究竟曾被英國殖民,對於西方文化的認識與適應都比較深,另外,印度人也有全球科技社團組織,在平台上交流。

★工程師升管理層 華人較少

創投家、曾是矽谷職位最高的華裔副總裁楊耀武指出,文化的差距絕對是因素之一,「華人的工程師很守本分。有人說印度人是『打群架』,我覺得沒有那麼極端,但心態上來講印度裔確實比較aggressive。」

他說,語言之外,有些印度人會把五分的東西,說成十二分;但華人就算有十分,也只說七分。

方玉山補充,文化的影響非常深遠,「第一代移民不用說,沒有自己努力跳不開來;第二代還是有無形的影響,(原生)家庭文化無所不在」。中華文化強調和諧、不要強出頭、好好做事不胡思亂想,「造就了華裔有十分,講七分、六分、五分,剛毅木訥。」然而另一方面,印度裔也不是全憑一張嘴,他們多講、多想、多試,「在矽谷,不能一開始有個idea,就放棄。一直想這個不行、那個不能這麼做。這樣怎麼會有下一步?」

馬思平也說,華人教育在追求個人成長的過程中,同儕都是競爭對象,從小補了很多習,卻沒有如何溝通的培訓。長輩通常也希望小孩在框架裡做事,在激烈競爭的商業社會自然比較吃虧。實務上,工程師要晉升管理層,得要會溝通,會妥協;當然也需要更多的華裔高層,培植的年輕華裔人才。

★跨領域世代 不能只走傳統路

下一代該怎麼走走過百年,華人工程師在美一代又一代。楊耀武認為,未來的是跨領域的世代,「就像矽谷之所以成功,是吸引不同人才。現在是跨領域的時候,不能只走傳統途徑,真正的創新是在多元化的力量上造成的。」

例如,一些年輕人不選擇父母期待的傳統職業,而投入文創、藝術等領域,甚至去唱阿卡貝拉,他認為都值得鼓勵。因為,回過頭來看這些歷程,都是生命的加分,更是觀點能與眾不同之處。

楊耀武舉例,華人丈母娘選女婿,若聽到是其中一個男生是在台積電上班,那肯定很安心,「工作內容是什麼都不重要,反正薪水不錯、工作穩定,還有幾張股票。」另一個男生或是在創業中、還沒有成績,恐怕就比較不受青睞。可是,矽谷卻不一樣,差不多的提案在創投選擇時,若一人士曾有創業經驗(即使沒有成功),另一人是一張白紙,有經驗的通常更受青睞,「矽谷會認為冒風險是很平常的事,也許跟牛仔拓荒性格有關?中國近代史比較辛苦,比較有憂患意識,往往不想要太冒險,以致影響了心態與職業選擇。」

中工會前會長、台灣創新創業中心執行長王南雷說,很多的時候時候其實是一個思維(mindset)的問題;例如台灣現在喜歡講「不要怕失敗」就是一個好的例子.因為在灣區沒有人在講「失敗」,只會說「還沒成功」。就像工程師做實驗,幾十次還沒結果,不叫失敗,「只是還在試」。

他說,2000年以前在科技產業,或許有技術就可以成功,但是時代已經不同,要會凸顯自己獨特的地方,還要「敢講」、要團隊合作、要會領導。「我們是會練、不會說;有些人會說,會不會練不曉得,但就是有人相信、會買單。」

每兩年在中國舉辦工程技術研討會,促進中美工程技術人員交流。(圖:中工會提供) 每兩年在中國舉辦工程技術研討會,促進中美工程技術人員交流。(圖:中工會提供)
中工會成員很多是學者與專業人士。(圖:中工會提供) 中工會成員很多是學者與專業人士。(圖:中工會提供)
中工會老幹新枝,傳承經驗。左起:馬思平、方玉山、徐大麟、楊耀武、王南雷。(記者李榮/攝影) 中工會老幹新枝,傳承經驗。左起:馬思平、方玉山、徐大麟、楊耀武、王南雷。(記者李榮/攝影)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