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87827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生活》從遊戲看文化…穿背帶褲的美國人

比賽開始前,各家秘製的chili都在小火上保溫。 比賽開始前,各家秘製的chili都在小火上保溫。
比賽開始,參加者排隊逐盤試吃。 比賽開始,參加者排隊逐盤試吃。

上周六,我參加了在Pure Huron小鎮舉辦的製作chili比賽。地點是在沿湖的一家著名餐廳,春光乍現,碧湖瀲灩,對岸加拿大的建築隱約在古老高大的燈塔之後,一切都很美。趕來參加這次比賽的,很多人已是夏日裝扮,早至的春天給每個人臉上都上了妝。餐廳裡音樂輕揚,人頭攢動,戶外的小廣場撒滿了歡樂的粉嫩的孩子,一場輕鬆的比賽即將開始。

這樣的比賽我早有耳聞。因為我家先生巴克每次做起chili時,都不忘提起自己曾經比賽得獎的經歷,據說他參加過某一年的比賽,由於作品料足味美,雄踞第二,以一票之差惜敗於好朋友斯蒂文森的母親。無論從性別還是從年齡上,他都會輸於一位年長且有諸多廚房經驗的婦人,所以這樣失之毫釐的結果,絲毫沒有折損他說起這件事時的豪情。我卻心懷疑慮,用勺子攪動著一鍋由紅豆、洋蔥與香腸或牛肉末熬制的奇怪的粥,我不敢相信這樣的一道餐,也值得每年舉行一次比賽。所以,今年,我是懷著激動與好奇的心參與的。

餐廳的外間是吧台和圍桌,有很多人正在喝酒,一角的樂隊演奏壯懷激烈的曲目,聞者聽得投入,不時閉目享受或是張嘴跟著吼出高潮段落。文化的壁壘為我擋回了歌曲的感染波,每一段音樂都連接著一段歲月、一個故事,而那歲月和故事裡都沒有我,所以,這音樂沒有把我攬入懷中。餐廳的裡間已經擺好了參賽的chili,用統一的容器裝好,標記參賽者號碼,用來投票的鐵皮盒一字排開,底下用來加熱的小火正旺,食物的香氣已經彌漫在各處。

人越聚越多,好朋友們聚在一起,忙著交談、喝酒,忙著買各種抽獎彩票,待抽的各種獎品擺在角落裡,張牙舞爪地顯出華麗、豐富和誘惑。我趕緊買下了三種彩票,內心充滿了期待。見到了邀請我們來的朋友,大家共同占據一個圓桌,桌上擺著小食,還有用於記錄投票者品嘗心得的表格。看起來是十分認真嚴謹的評比流程。音樂聲越來越大,人流緩緩流動在各處,歡聲笑語,其樂融融,比賽就要開始了。

終於可以品嘗了,大家排隊取食chili,仔細品嘗過後,認真在表格上打分,最後鄭重地投出自己的一票。我開始時火力比較猛,一連嘗了五種,直吃到肚脹打嗝。燒烤味道的、加雞肉的、加了玉米粒的、海鮮味道的等等,選手們費盡心思地使出渾身解數,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在眾人中博得更多的關注和喜愛。

★chili差別 老美一吃就知

對於我的中國胃,這些都是大同小異沒有分別,遠不如中餐給我清晰猛烈的震撼,那些我從不感冒的西餐在我的眼裡從來都是模糊一片,有如鄉下姑娘小青與小紅,都是麻花辮子紅臉蛋,沒有區別。如若讓我說出海底撈與小肥羊鍋底的不同,我可以寫一篇論文,如若再說山東包子與天津狗不理的區別,我也可以一口辨出雌雄。chili對於老美來說,這其中的各種差別真如明火照耀,他們不時地為各種細微的佐料所帶來的味覺變化而吃驚、讚歎或搖頭,比如裡面加了玉米粒的那種,他們認為就是出格另類,大逆不道,簡直無法接受玉米對於整體味道帶來的變化。可是這對於我,又有什麼大不了呢,喜歡吃什麼就加什麼唄,我甚至想著明年帶著我的作品來參賽:我會加入中國老乾媽與四川臘肉,中方的秘密武器以一敵百。

該投票了,我嘗過十種中的六種,根據色澤以及配料決定放棄另外的四種,還有消防員專區的六種,我也決定放棄了。我在表格上認真地寫下心得與評價:太甜、太鹹、不錯、驚豔……等等。同桌的麗莎是參賽選手,同時也是投票觀眾,她一邊關注食客對自己作品的反應,一邊認真地試吃其他人的,面前摞起高高的碗,還不時與丈夫互餵,小聲交流心得體會。

他們的敬業讓我很感佩,這大概就是多年參賽經驗豐富的老選手所持的專業風範吧。只有巴克同志自始至終,只做一件事:吃,樂,還不時向我推薦某一款,比如11號一定要吃一下,裡面有大塊的土豆,合了他的口味。在人群中有一個男人老是來回穿梭,向各桌的人點頭寒暄,委婉地問大家要投幾號,並推薦2號-原來他是2號選手,真是為了一鍋粥操碎了心啊。

激動人心的發獎時刻終於到了,整晚忙得團團轉的女主人放下花花綠綠的彩票,拿過樂隊的麥克風,開始宣布比賽結果。人群裡不時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還未等我聽清楚或者回過神兒,得勝者已經開始慶祝了,那個來回穿梭的男人與太太終於獲得了第一名。他們先是一楞,然後緊緊擁抱在一起,與朋友一起慶賀勝利。

得獎者的獎品是一塊獎牌與一個木質的勺子,並沒有獎金,他們卻無比珍視這份榮譽,成為閃光燈下的明星。其他的各個抽獎陸續進行完畢,我竟然一次也沒有被抽到,為今晚貢獻了35塊美金。中獎者當然很開心,沒中者也在人群裡趁機興高彩烈地起哄,又來了一支樂隊,非洲鼓敲起來,餐廳的氣氛達到了高潮。

★chili競賽 資金全捐出

在美加邊境的這家餐廳,舉行chili比賽已經進行了二十幾年,每次募集的所有資金全部捐獻給慈善機構,今年的捐款將用於不被醫療保險包括在內的幾種癌症類別。參加比賽固然是開心的聚會,但是更大的意義是可以為一些人盡一份力,這也是每年吸引很多人參與的重要原因,人群裡的歡呼和鼓掌是最持久也是最真誠的。

由民間自發組織的比賽能吸引如此多的人全情參與,一場遊戲能得到這樣認真嚴謹的組織和對待,幾十年不斷,離不開美國人的信仰與民間慈善的傳統,也離不開美國的遊戲文化。我所知道的美國成人遊戲不只這一種。眾所周知的萬聖節就是美國最大的成人遊戲。每年十月,萬聖節盛大開幕,大小的商店供貨齊全,男女老少開始費勁心思地考慮今年扮演的角色,並流連在各處認真挑選,賣布匹的商店裡更是排著長隊,人們挑好材料回家,耗費幾天甚至一周的時間趕做一件獨有的戰袍。

去年萬聖節我就自己做了一件Lily鬼服。很多人家精心裝飾房子與院落,在黑燈瞎火的夜晚到各家去「看鬼」是萬聖節的一件開心刺激的事,也有很多人開車趕場,到處參加陌生人組織的派對,不論認識與否,皆能熱鬧到一處。巴克與斯蒂文森還有另外幾個朋友,每三年組織一場萬聖節派對,在整個鎮上都是有名的,很多人會慕名來參加,如果哪一年沒有舉辦,來者就會很失望。

在chili比賽當晚,他們又重拾了這個計畫,打算從現在開始,利用大半年時間,籌畫今年的萬聖節派對,地點選在斯蒂文森剛剛買的家裡,那裡有碩大的樹林,他們打算利用天然的自然資源打造一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最震撼最刺激的派對。幾個人聊得很開心,興致不散,當晚離開比賽場地又驅車去了另一個安靜的地方,一直聊到半夜一點多!是怎樣的熱情支持著這些忙著賺錢忙著生活的老男人!

★打獵遊戲 能回味到老年

打獵、賽艇、釣魚,也是美國人的成人遊戲。打獵不是為了吃肉謀皮,而是要支起場子比賽,打到的松鼠要計算個數,「一二三四」地數來,獵到數量最多者勝。釣魚要秤重量量長短,最大最重者勝。打到的鹿也要合影留念,個頭最大者勝。勝利者會有獎牌和獎盃,他們會把這勝利當作最大最快樂的榮耀,可以從年輕回味到老年,寫入自己的編年譜。

我也見過賽艇比賽,在遼闊無邊的湖面上,選手駕駛著自己的快船參賽,各種的船從遠處疾馳而來,在水面上蹭起浪花,漂亮的轉身,貼水飛馳,壯闊的場面讓人不禁想像著駕駛者的那份無畏與瀟灑。參賽者有時是父子,有時是夫妻,有時是全家,帶著家族的榮耀,帶著傳承的驕傲,一起飛翔在湖面,那是怎樣的一種壯懷激烈。參賽者中有年過九旬的老人,只看到他的船矯健疾馳,卻無法看到他的身影,想像他一生的快意瀟灑,我被深深震撼在烈日的沙灘上,那快船裡飛揚的分明是一個永遠年輕的澎湃的生命。當然,也有人平靜地參與遊戲,就是參加艦船的展覽。把自己珍愛的船開出來,徜徉在曲折平靜的湖面,小風輕輕,魚貫而過,與岸上的人們微笑著揮手致意,船上有家人朋友和狗,手上有啤酒耳中有音樂,身上有參與比賽的認真和幾份玩笑,快樂的初夏就這麼開始了,幸福的人生就這樣又走了一程。

當然還有人喜歡軍事玩具。通過巴克我見識了很多軍事發燒友,他們對於世界各地歷次重要戰爭的軍事裝備如數家珍瞭若指掌,瘋狂地仿作、購買、收集,把玩與欣賞這些玩具是他們一生的最愛,達到癡迷的地步。巴克同志本身是個製作者,家裡各處散落著各種兵器和士兵小人兒,我常常在幾艘軍艦的包圍下吃飯,因為餐桌常常成了他的工作桌。他的朋友不論是員警還是其他職業,也都把收藏玩具當作工作之餘最大的愛好。朋友Joe是政府公務員,一輩子在玩具收藏上投入了巨大的資金和精力,直到去世前很多購買的新玩具還未來得及拆封。另一個朋友身在多倫多,竟然擁有一家小型博物館,坐擁市值150萬美金的玩具收藏。

★中國長大 快樂沒幾年

在中國生活了幾十年,我見慣與熟知大部分中國人的成長歷程,並親身體驗:落地之後伴著無知與快樂沒幾年,就開始準備迎接人生大戰,啟蒙教育從幼稚園開始,十幾年學海無涯苦苦掙扎,樹立理想,放棄一切的無用之舉,全力迎戰,力爭上游,殺出重圍,接著再尋找機會,站穩腳跟,步步高升,盤踞一地,最好是可以成為人上之人,然後可以做大做強,風生水起,雄踞天下,積累財富,擴大人脈,高潮之後走向人生的馥鬱之地,所踏之處都是遍地金黃。

這是中國人理想的成功的一生,很多人窮極一生去追求奮鬥。這樣的過程中,我們丟失了什麼?在掙扎中,我們放棄了風景,在世故中,我們放棄了真誠,在獲得中,我們放棄了樂趣,甚至,在利益中,我們放棄了善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沒有人敢於放下名利場上的酒杯去抓起一隻洋娃娃。這是一條所謂的成功之道,這也是一條扼殺之道,獲得了名利,失去了本真,真的就那麼值得嗎?這樣粘貼複製的人生有意義嗎?中國人沒有幾個人有真正的瀟灑與從容,因為在生存面前,在名利場中,只有成者王侯敗者寇,沒人敢於放下武器去嘗試不一樣的生活,我們輸不起。其實,王侯與寇的標準,何嘗又不是中國人自己制定的呢?在自己制定的嚴酷的標準之下爭出你死我活努力達標,這難道不是世間最可悲最殘忍的作繭自縛嗎?

我欣賞美國人的這份輕鬆,沒有世俗的鎖鏈,活出自己,活得瀟灑,富人固然值得祝賀,窮人也可以歡樂一生,沒有人會根據你成功與否、貧窮富貴、姓什名誰來評判你、擠兌你、占有你、消滅你。你可以永遠是自己。所以,美國人的心啊,永遠清澈得像那湖水,清揚得像那音樂,他們不被人欺負也沒打算欺負誰,所以頂著無知的臉傻乎乎地走過自己的一生。

所以,他們是永遠遊戲的小孩,穿著背帶褲從童年走向老年,讓我也穿起這樣的背帶褲吧!

優勝者手捧獎盃,笑逐顏開。 優勝者手捧獎盃,笑逐顏開。
參加者試吃之後,認真打分。 參加者試吃之後,認真打分。
三幾好友,占據一桌。 三幾好友,占據一桌。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